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0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 10 [ When you have tamed me, we need each other, we become each other.当你驯化了我,我们就会成为彼此需要的独一无二。]




心跳声在他的耳边被无数倍的放大。他感到手脚发麻,呼吸困难。

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他几乎以为自己会就此死掉。

“克拉克……克拉克!混蛋……白痴救援犬!”

布鲁斯的声音终于把他拉回了原地。

“布鲁斯!你没事吧?”他几乎还飘在空中就开始扫描对方的情况。

“见鬼,毫发无损,但如果你在我腰上的手还要继续用力的话,我不觉得我的肋骨还撑得住这个。”

“呃,抱歉……”克拉克带他在看台上降落,惊魂未定的人群立刻将他们包围。

“哦,我的天……这简直难以想象……”一群教授如同摩西分海般从人群中挤了进来。麦格教授在邓布利多的耳边不断的重复着。

“游走球从来没有试图攻击观众席过,更别说那截钢筋!”

“这不是什么事故,有人想要彻底杀了这个孩子!”

那个拉文克劳的姑娘右臂骨折已经被斯内普用漂浮咒抬起来送去了医疗翼。

“不管事情怎么样让这些孩子先去医疗翼检查一下。”邓布利多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们会好好调查这个的。”

戴安娜和史蒂夫也冲他们跑了过来。

“布鲁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有人想把我从这个学校抹杀掉,不过现在还很难判断,总之先去一趟医疗翼吧。虽然我没有受伤不过很难判断会不会有什么慢性魔法在我的身上。”

“克拉克?”布鲁斯走了几步才发现那只平常都跟在他身后尾巴摇的欢快的大狗仍然停在原地没有动。

“有什么……那个时候我应该听的见的,”克拉克在原地自言自语着,“我肯定听见了是谁念了那些咒语,只不过我没有注意到……有人想把我从布鲁斯身边引开……那些声音里面总有那个人……”

一只手拉了拉他的小卷毛,克拉克有些愣愣的看着布鲁斯。

“走吧,我们会有时间想这些的。”

“布鲁斯……我还以为,要是我再晚一点,要是我没能挡住它……”

“白痴。”布鲁斯有些无奈的转过了头。

然后用轻的几乎没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到。

“你做的很好了。”

“呜呜……布鲁斯……”

“放开我,立刻……!别让我说第二遍,该死,把我放下去!”






医疗翼内。

庞弗雷夫人对魁地奇比赛总爱惹出这些麻烦唠唠叨叨的抱怨着。众人不得不垂着脑袋听着她的指责。

首当其冲的邓布利多校长,魔法界最强大的白巫师更是被念叨的主要对象。

难得看到这老狐狸一副头都抬不起来的样子,不少学生都默默的憋着笑,事故发生后的紧张气氛终于被冲淡了些。

在她仔细的检查克拉克的同时一边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调询问他是否真的被钢筋戳中了而不是编了某个玩笑来逗弄她这个老夫人。

事实上即使是布鲁斯也有些惊讶。

他大概可以判断那玩意儿的速度即使比不上麻瓜们玩的子弹,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即使是这样也没能在克拉克的身上留下哪怕一点痕迹。

棒极了,他会重新评估这家伙的抗打击能力的,以后起床的时候可以停止用对方的脑袋撞床头柜的行为了。

只是觉得弄坏了物品很麻烦,没别的意思。






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没有人知道是谁造成了这场骚乱,那个给克拉克传话的格兰芬多似乎根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没人注意过他。

这个结果也不出乎布鲁斯的意料,对方既然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必然做好了不会被发现的准备。

而相对起来克拉克就显得忧心忡忡。

哦,是了,这家伙平时就爱飘着,连脚踏实地的走路都没几次,更别说连小卷毛都耷拉下来了。

“我以为你成功的把我救下来应该很高兴?我记得为没有发生的事情而感到忧虑应该是我的工作。”

克拉克有些无奈的朝他笑了笑,“布鲁斯,我当然为你没事而感到高兴。”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就只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能做的比我想像的还要多。我无法想像如果我没能抓住你会怎么样。这样的如果让我感到不安。以前没有人从我的生命里被夺走过。”

“而我知道我可以飞的更快,我可以听到那么多的声音,即使它再遥远。我可以抓住你,我也可以抓住更多的人。如果只是差点失去的感觉就这么让人窒息,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做更多的事情,至少不要让更多人……”

“克拉克,”布鲁斯打断了他的话,“克拉克。”

他的眼中翻涌着难以言喻的情绪。那让他眼中的蓝色看起来如同寂静的深海。

“你救不了所有人。”

“人都是会死的。”

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

“如果你是因为害怕失去而选择去拯救别人。那么你总有一天会连最后的坚持也无法承受。”

“别为了这样的理由去做那些事情。”






别为了这样的理由……就只是,别把自己变得和我一样。

我在这样的路上走着,我不得不和自己的恐惧一直进行战争,直到最后将自己也变成恐惧本身。我已经在黑暗中了,而我不打算走出去。

我记得那些我生活在在阳光之下的日子,那时也曾有人爱我,纵容我,亲吻我的额头,告诉我一切总会有希望。

那时我可以拥有梦想,拥有野心,可以去爱,去犯错。

而不是在噩梦中挣扎,在训练中让自己遍体鳞伤。

那是我曾经拥有的最纯真最美好的年代,而最后他们被人尽数夺走。然后他们让我一无所有。

那时我在希望之下站立,如今我在罪恶之中匍匐。

我始终恐惧着失去,而当我为此战斗的同时我仍然会不停的失去,直到死亡终止所有的一切。

直到它让我获得我应得的解脱。

但我知道你可以做的很好,做的比我要好的多。

你和我不一样,你拯救别人的时候不该背负着恐惧那样绝望的理由。

因为你从不吝啬你足够多的爱。

因为你看不见那些被赋予在你身上的炫目到刺眼的希望。

而你不知道他们让人感到多么安心。






“那么你来教会我。”

“什么?”布鲁斯皱起了眉。

“你来教会我,把你的理由分给我。”克拉克认真的望着他,布鲁斯几乎要为小镇男孩强势的请求而感到无措。

“那不可能,克拉克,如果你要做什么就别试图从别人那里借来……”

“我会自己找到的!”克拉克大声打断了他想要继续说的话。

“我会自己找到的,那个让你认可的理由!”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布鲁斯熟悉的笑容,他的眼睛明亮而温柔,像是含着太阳。

“所以在那之前,布鲁斯,你来成为我的理由就好。”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别在回廊上大吼大叫,你想引来斯内普在你的脸上喷毒液吗?”






“听着,布鲁斯,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在明天降临。但是我的母亲告诉过我。”

“如果有一个人对你很重要,那么你应该去保护他,去陪伴他,去温柔的对待他。而当有什么要试图把他从你的身边夺走,那么你拼尽一切也要把他留下。”

“如果有什么对你很重要,那么他们对我而言同样重要。如果有什么对我很重要,重要到我绝对不想要失去,那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失去他们。”

“我知道我不可能救下所有人,布鲁斯,但我至少想要守住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而我也会守住我最重要的东西。”

他们在空无一人的回廊上对视,最后布鲁斯先移开了目光。

笨蛋救援犬,你这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回去吧。”他轻声开口说到。

任由那只好心情的大狗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之后的日子变得和平了一些,等到霍格沃兹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了时,克拉克才恍惚的意识到已经到了圣诞节。

假期来临的那一天克拉克和布鲁斯都拎上了行李准备回家,麦格教授手上拿着名单,登记着留校的人数,学校的礼堂被圣诞树和糖果堆满。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的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用了圣诞夜的晚餐。

“真高兴看到我的小主人即使对牛奶敬而远之还能完美的适应生长期。不知道克拉克少爷是否也和您一样长高了不少。”

“Alf……别在这个时候还提到他的名字,在霍格沃兹对着他的脸已经足够久了。”

“那可真值得高兴,鉴于我陪伴您十几年您还没有嫌弃我这个老人家的脸让人看腻。”

“……难以想象,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样对他推崇备至。”

“克拉克少爷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即使是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他也没忘记为一位忙碌的老人家送来一份称心的礼物。”

“我记得我也送了你东西。”

“哦,布鲁斯少爷,恕我直言,为人提供一张支票可不能称之为圣诞节礼物,可怜的克拉克少爷,想想他看到您给他寄去的那张纸条,他的父母该多担心他交的这个朋友啊。”

布鲁斯嘴角抽了抽,他在老管家这里从来都别想赢那么一次。

“他也给少爷您寄了礼物,我放在您的卧室里了。”

所以当布鲁斯洗完澡擦着头发走进房间时,入目的便是一个白色玻璃的物象瓶,里面看起来空空如也。

上面还附了一张卡片:

布鲁斯,圣诞节快乐,之前我注意到哥谭早晨没有太阳,所以我装了一份堪萨斯的朝阳送给你,它会替我叫你起床的,这样可以让阿尔弗雷德也轻松一些。

棒极了,他现在大概猜的到克拉克送给老管家的称心的礼物是什么类型的东西了。

而下次的圣诞节礼物他一定会给克拉克准备一个喜欢往人脑袋上撞的床头柜的。

TBC.

┄┄┄┄┄┄┄┄┄┄┄┄┄┄┄┄┄┄┄┄┄┄┄┄┄┄┄┄┄┄┄┄┄┄┄┄┄┄┄┄

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你的世界里的唯一了。”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




评论(29)

热度(152)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