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3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3[ A glass made of light, a dream of not waking . 一盏一琉璃,一梦一南柯 ]




韦恩庄园的早晨通常是由阿尔弗雷德平稳规律的脚步声响起而开始的。

作为韦恩家族最优秀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比所有人都更加深谙时间的规律和节奏,他将需要清洗的衣物放进施了清洁咒的橡木衣柜,然后他让古铜色的机械臂在纸蝴蝶的牵引下缓缓拉起韦恩大宅的每一卷金红色窗帘。

当早茶准备好的时候魔法鸟会去叫醒他热爱赖床的小少爷,而庄园走廊上陈旧的骑士盔甲会挥舞着有些生锈了的剑去庭院中除草。

而他最后的工作就是到庭院中摘下最美的几束花并把他们安放在少爷的卧室,书房和餐桌。

尽管布鲁斯认为把花放进卧室这种行为毫无必要,他的原话是“在家里没有女主人而我也不是什么小姑娘的时候这种试图在卧室构建和谐生态环境的行为完全没有必要。”

不过阿尔弗雷德坚持这是韦恩家族的源远流长的传统不应就此更改。

可怜的布鲁斯少爷永远无法战胜阿福只能默认了这种在他看来和牛奶一样讨厌的行为。

不过今天对阿尔弗雷德而言显然不是那么寻常的日子。

当他像往常一样在早晨的五点四十八分来到大宅的更衣室准备洗衣时已经有一位客人先他一步坐在了那里。





“早安,阿尔弗雷德先生。”克拉克笑着冲他打招呼。

“早安,肯特少爷。”克拉克的笑容总是比朝阳更加有感染力。阿尔弗雷德也不由的笑了一下,而不仅仅是一个礼节性的微笑。

“您起的很早,是韦恩家的客房有什么让您感到不适应的地方吗?如果有的话还请告诉我,这样您下次来拜访的时候我就可以知道怎么改进了。”

“不,不,没这回事。”克拉克显然不太适应这样的说话方式,昨晚心情沉重时还没在意,被称作肯特少爷让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您直接叫我克拉克就可以了,实际上我睡的很好,不过我平常一向喜欢起的早些,我的邻居腿脚不太方便,有些时候,我会帮忙给玉米地浇水或者除除草什么的。”

他扬了扬手中的西装外套。“真不好意思擅自借用了这些针线和钮扣,布鲁斯的衣服对我来说可能小了些,我想还是应该把我自己的衣服补好,我妈总说这是我唯一一套比较体面的西装了。”

当然,玛莎总是对的,克拉克的穿衣品味和乔纳森一样无可救药。这样看来或许穿着一件破西装和布鲁斯完成初次见面也不是什么坏事。

“好吧,克拉克少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您补好您的外套,不会花费太长时间的。”阿尔弗雷德委婉的建议道,以克拉克的缝纫技术普通衣物的还可以,在西装外套上动手大概得把本来还能看的衣服折腾的不成样子了。

克拉克脸也有些红,他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的水平,“麻烦你了阿尔弗雷德。”他补充到。

“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让我做的事情请不要客气。毕竟我在这里留宿了一晚上,总该做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戴上一旁放在衣柜上的眼镜。打量着外套,闻言便抬起头来。

“好吧,您帮我把大宅走廊上的窗帘都拉开叠齐就好,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可以顺便为庭院除草,摘些花放到餐厅书房和布鲁斯少爷的卧室里。等到早餐好了就可以叫少爷起床了。”





事实上这个工程量可不小,整个大宅有五十多扇窗,窗帘厚实而且沉重。一个成年人折腾完大概都要一个小时。

阿尔弗雷德平时都用魔法来解决这个浩大的工程。

不过对于这个实心眼的孩子还是找些工作让他做做会让他感到轻松些。

介于他看起来对于无事可做很难为情的样子,当然,阿尔弗雷德有些坏心眼的想着,少爷的起床气总该有些新的分享者。

用超级速度搞定那些厚重的窗帘要不了多久。在除草的时候克拉克倒是遇到了点麻烦。毕竟依赖骑士盔甲除草的庄园里可没有除草机这种东西。

不过他至少还可以选择直接上手拔。

当克拉克弄完这些时黎明的薄雾也已缓缓掀开。 哥谭和堪萨斯不同,极少的日子里才会是晴天。

今日也与哥谭大多数的日子一样看不见朝阳。

而在克拉克的眼中这样的哥谭似乎也染上了一股别样的神秘。黎明的哥谭卸下了浓厚的黑暗,变得安静的起来,像是饱经折磨后浅浅入睡的人。

透过薄雾东风吹来的方向晨光含蓄而不刺眼的露出头,大都会总在一往无前的迈步,历史和昨日在明日之城站不住脚。但这座城市不同。

人们对旧的东西有所怀念,或许是因为夜晚太黑暗,所以黎明的美才会变得如此动人,而为了这个黎明的到来,很多人便可以撑过漫漫长夜。

克拉克将淡紫色的满天星放在书房的花瓶里。餐桌上盛放的则是还携着朝露的黄玫瑰。

空气里已经闻得到焦糖蛋糕和红茶的清香。他手中握着一束蓝色的矢车菊。轻轻的推开了卧室的木门。





卧室的主人在洁白的大床上整个的缩在被子里把自己团成一只密不透风的茧。听到推门声不仅没有起来的意思还将脑袋又往枕头底下藏了藏。

克拉克在堪萨斯也去过同龄男孩的房间,那通常都是混乱的,墙上贴满了篮球运动员或者橄榄球队的队标。大多充斥着某种零食或者青春期男孩特有的气味。

而布鲁斯的房间不一样。托勤勤恳恳的潘尼沃斯先生的福,卧室干净的一尘不染。

沐浴露淡淡的冷香混合着木制家具的沉香,还有床头看起来依旧新鲜的铃兰,最后是布鲁斯的气味。

淡淡的,很好闻。

等等,打住,我在干什么,直到布鲁斯在床上又换了个姿势克拉克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没什么礼貌。

不,是有一点变态了。

他连忙上前将铃兰用手中的矢车菊替换下来。而接下来怎么把布鲁斯从他的茧里拉出来就是最后的问题。

克拉克还没想好。不过他已经没有这个思考的必要了。

“阿尔弗雷德”反常的举动布鲁斯当然注意到了,鉴于昨晚他难得的睡得很好,他决定也反常的配合起床。

所以懒懒从床上爬起来的布鲁斯和弯腰准备叫醒他的克拉克就在极近的距离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起来。

布鲁斯只惊讶了两秒钟就挑起了眉笑了,这可不是什么高兴的笑,很明显他感到自己的领地受到了侵入,而克拉克显然还没有获得准入许可证。

“堪萨斯男孩,你到我的卧室来干什么。我猜你应该不是想偷袭我吧?”

“不是…当然不是!只是阿尔弗雷德让我来叫你的。早上好,布鲁斯。”克拉克没意识到危险,还开心的对布鲁斯笑了笑。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抬手拈了拈矢车菊细幼的钴蓝色花瓣,很眼熟,布鲁斯想。

哦,对了,说起来这个小镇男孩的眼睛里就装着这么一片蓝色,不过多少还是有些不同。

他还记得小时候父母第一次带他去大都会的时他看到的一切。

他从未见到过那样蓝的天空,那里的天仿佛离地面很近,阳光刺目的让他流泪,但他依然忍不住的想去看看。

那时他想神一定是爱着这座城市的,他让温暖和希望笼罩在这个城市每个角落,所以这里的人都能毫不踌躇的希翼他们的未来。

而这时他想神一定也很爱克拉克肯特,所以他让这个人眼里总是含着太阳。

这种想法让布鲁斯不愉快的挑了挑眉,“我要换衣服了,你还在这里站着干嘛?我想阿尔弗雷德这么信任你或许你应该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做?”

克拉克则这才回过神来,布鲁斯的神色慵懒而戒备,看起来有些生气,显得更加神采动人,这让他的耳朵立刻明显的烧了起来。差点就要飘到天花板上去。

“呃…当然!我去看看他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他出去的时候至少还没忘了带上房门。

而布鲁斯看着克拉克落荒而逃的背影眯着眼轻哼了一声,像一只傻乎乎大型犬似的,也不知道霍格沃兹和魔法部是怎么找到的这么个家伙。





撒了起床气的布鲁斯在早餐的时候明显神清气爽,克拉克完全没意识到他只是单纯的被调戏了,现在还坐在餐桌纠结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而被讨厌了。

最后事情以克拉克为擅闯布鲁斯的房间道歉后瞒着阿尔弗雷德帮布鲁斯吃光了他讨厌的西芹和苦瓜为了结。

可怜的克拉克因此对老管家心怀歉疚,完全没意识到坑了他的正是令人敬重的潘尼沃斯先生。

“说起来怎么没见到海格?”布鲁斯这才想起了那个大个子,这人本来是来接他的,结果最后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似乎邓布利多先生有什么急事要他去做。留下信以后昨天就离开了。”阿尔弗雷德说道。

“他留下了克拉克少爷的学费。我想他是希望您能带克拉克少爷去对角巷把入学要准备的东西买齐了。鉴于十一点半霍格沃兹特快就要出发,我们的时间就很有限了。”

“Well,那我们赶紧出发吧,麻烦的小镇男孩。”布鲁斯颐气指使的冲克拉克挥了挥手,“拿上我的行李。到壁炉那里站好。”

克拉克迷茫的拎起布鲁斯的两个大箱子站到壁炉下,那重量大概得叫四个成年人抬得吃力。而他看起来轻松的像是拿起了两个空箱子。

这倒是让本来想再逗逗他的布鲁斯有些吃惊了。 “好吧,高加索犬,你的力气真不小,现在,抓一把这个粉末,念‘对角巷’就好,发音标准些。”

他像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皱了皱眉,“如果你不想被送到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话。”

克拉克好奇的抓了一把闪闪发亮的粉末,像沙子一样有些硌手。他依言颂出对角巷,然后他的脚下瞬间燃起了绿色的火焰,直接没过了头顶。

他还来不及思考这是不是布鲁斯对他的某种报复就感到眼前一花,已经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空间。





几乎一瞬间熙熙攘攘的人声就灌进了他的双耳,超级听力将这个全新的空间的细节全都巨细无遗的讲述给他的主人,克拉克的双眼越瞪越大,他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一个集市,他听见无数词,其中加隆,西可,古灵阁等陌生的词汇出现频率很高。一个陌生的,属于巫师的集市。

“嘿,小子,你在那烟囱里戳着干嘛,想来次‘艳遇’不成,别堵着飞路网的通道!也许下一个掉下来的是个巨怪也说不定呢!”一个穿着黑色高筒靴和斗篷的漂亮女孩冲他喊着。

不少人的目光都顺着那姑娘的目光冲他看了过来。

“什……!”克拉克还没反应过来他的上方就出现了一个人,克拉克下意识的伸手接住那个人,“布鲁斯?!”

“克拉克肯特!你是白痴吗?”布鲁斯在他怀里的目光简直可以杀人了。

“还不赶快从壁炉里出去!难道你是第一次用飞路粉不成?没人教过你三原则吗?赶快放我下来!”

很明显即使是超级速度也没办法一次回答这么多问题同时完成所有指令。

克拉克赶忙从壁炉跳了出来,抱着韦恩少爷的同时手上还挎着两大件行李。他可还没忘记刚刚那姑娘所说的巨怪有可能掉下来的言论。那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布鲁斯自己从他的手臂上挣了出来。恶狠狠的瞪着他。克拉克这时还听到刚刚提醒她的姑娘跟身旁的同伴感叹着“真的是一次艳遇诶……”之类的话。那音量一点没收敛,不少人好奇的看着他们,他发誓他听到有人吹了声口哨。

“抱歉布鲁斯,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虽然还一头雾水,不过克拉克已经充分学会了出了问题立刻认错这一真理,在布鲁斯的脸色有愈来愈黑的趋势之前赶快摆脱了那些围观群众,很显然即使是巫师们也和普通人类一样没能脱离八卦的低级趣味。





“我错了,布鲁斯,不过我确实是第一次用飞路粉,呃你知道,我的父母都是人类……我以前可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他们总算汇入了街道的人流中。克拉克连忙解释到。努力的让布鲁斯看他真诚的眼神。

“麻瓜家庭吗……见鬼,如果你没有经验就不能先说一声吗?如果我给你喝一瓶长鼻子药水你最好也一声不吭的全部吞下去。海格让我带你来对角巷一定是因为他自己懒得给你做这些常识性说明,我早该知道……别瞪着你的狗狗眼……”布鲁斯有些不满的低喃着。

不过克拉克觉得他大概已经不再生气了。其实也没什么,布鲁斯总不会害他,不过他不太想试试长鼻子药水的滋味就是了。

“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飞路粉使用三原则就是不能自产,传送时发音标准,还有传送结束后不能堵在壁炉口,如果你不想和下一个过来的人来个亲密接触的话。另外只有连入“飞路网”的壁炉才可以进行传输。”他们边说边走进一家长袍店。

店里安静而古朴,几台缝纫机正疯狂的自动工作着。空中针穿线引绣着什么图案。克拉克在霍格沃兹的邀请函上看到过,想来估计是校徽一类的。

一位紫衣白发的老夫人和蔼的接待了他们。“为这位买两套新生长袍。”布鲁斯说到。克拉克惊讶的看着她指挥着桌上的卷尺系到自己的腰上测量起来。

“哦,两个帅气的小伙子。真是遗憾我不能给你们制作颜色更好看的长袍。霍格沃兹那些死板的老头对黑色长袍的执着真让人想不开。”她有些遗憾的唠叨着。

“没关系苏拉夫人。谢谢您,黑色很好了。我想邓布利多总会接受您的建议的,克拉克不要乱动任何东西,有些长袍附法可能会弄伤你……”

“嘿!瞧瞧我在长袍店里看见了谁?”布鲁斯的话被一个略显尖细的声音打断了。克拉克看到三个男孩从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红发男孩。他脸色带着让人不太喜欢的趾高气扬的表情。

“这不是我们哥谭最后的韦恩小少爷吗,韦恩家落魄到了要在开学让你临时来买长袍的地步了吗?还是说你是来陪你这个麻瓜小跟班的?”他用极不友好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克拉克。

“我猜你还没有吸取你父母的教训,整天和这些人混在一起教他们飞路粉的用法,真是纯血们讨厌的消遣。”

布鲁斯皱起眉,克拉克站到了这人的面前,“先生,我假设你的家族有人教过你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更别说当面议论别人的父母。”

克拉克块头足够大,生气时威慑力比常人大很多。对方到底也只是个孩子,还以为他想动手,顿时被吓得后退了两步。

“你这家伙想干什么!”他身后的两个跟班没有直面怒火反而上前一步想抓住克拉克的手臂,当然后果是被一手一个丢到了街道上。

“你这个野蛮的麻瓜巫师,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人,给我等着。”金发男孩见势不妙转身也逃了。

“我会等着的。”克拉克挑眉说到,转过身来。布鲁斯接过定制好的长袍丢给他,有些好笑的和他对视。

“那是卢瑟家的小儿子莱克斯,他们家在大都会很有势力,赚着麻瓜的钱同时不怎么把他们当人看。我猜你得罪他就跟得罪整个霍格沃兹那些顽固的的纯血巫师没差。以后看到像贵族似的人的人还是绕到走比较好。”

“我猜那里面不包括你。如果他们来找麻烦我还是会把他们丢出去的。”克拉克笑着说到。

他本来还担心布鲁斯会因为对方的出言不逊而难过。不过现在看来他显然没打算和他们一般见识。

“哦,得了,闭嘴吧。你这一路上给我惹得麻烦也不少了。”布鲁斯翻了个白眼。“我们去书店和杂货店把需要的杂货都准备好。最后去魔杖店。那会很花时间。”

而苏拉夫人在身后看着他们离去,露出怀念的笑容,“真是年轻人啊。就像当年的韦恩夫妇。”

那之后他们进了不少稀奇古怪的店铺,其中一家摆满了各种没见过的银器。

还有很多黄铜制,锡镀制,银制的可折叠式大锅,型号齐全还带着自动搅拌功能。布鲁斯对克拉克想要买一个黄金坩埚的行为嗤之以鼻。

魔药店里面则堆满了娄娄筐筐的鳗鱼眼珠,蟒蛇肝脏,还有诸如死泥鳅和甲虫,各种粘粘糊糊的液体,羽毛,爪子,干草根把空气的味道弄得怪异不堪。而他们在里面逗留了极长的时间。

布鲁斯对这些显然极感兴趣。他和柜台里那个穿着睡衣的老头经过长时间的杀价,对方最终铁青着脸送他们离开了。而克拉克决定以后一定不要试图在言语上对布鲁斯进行挑衅。

“布鲁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很有钱对吧?你杀价这么狠那个人看起来心脏病都快犯了。”

“哦,事实上我们花的是你的学费,现在再去古灵阁取钱太浪费时间了。如果你很慷慨的话我也不介意多花些钱。”

“都听你的,布鲁斯,都听你的。”





在花很短的时间买齐了课本之后,他们在丽痕书店里又消费了羊皮纸羽毛笔和黄铜天平,还有望远镜,符咒书,月球仪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那些定制精装书,绢面书还有无字书都是克拉克无法理解的范畴。

布鲁斯把他从那本《魔法手记之教你如何报复前任》面前拉走,“相信我,”他说,“如果你真的打算用那上面写的东西对付卢瑟还不如像刚才那样用蛮力把他扔出去更加简单些。”

韦恩家族不缺传信的猫头鹰,而克拉克看着那一水的灰林枭,鸣角枭,草枭,褐枭摇了摇头,他还惦记着之前的那只小蝙蝠。并且决定在霍格沃兹找到它。

而当他们走到魔杖店的时候布鲁斯依旧双手空空,克拉克手上已经提了四个大箱子,背上还背着一个魔药店的荨麻草袋。布鲁斯试图估计出他的力量有多大,不过显然这么点东西还不够看。

堪萨斯犬的该死蛮力,布鲁斯有些愤愤的想着。克拉克跟在他后面走进了店里。

昏暗的光线下无数大大小小的盒子一直堆到了天花板,店里寂静无声。只有尘埃蔓延在每一个角落,一个老旧的牌子上写着“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

“哦…看看这是谁来了……”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从一排高高的盒子背后走了出来。

“布鲁斯,还有这位小伙子。让我想起托马斯和玛莎,哦……那就像是昨天一样。玛莎是十一英寸的鏚木,蛇神经,托马斯是十又四分之一英寸的山毛榉木和独角兽毛,都是精巧的好魔杖,适合炼金术。”他念念叨叨的从一堆盒子中拿出一个。

“来吧孩子试试这个。十三英寸半,橡木,红龙神经,强大的力量。”布鲁斯接过去,那根魔杖立刻发出诡异的震颤。“哦,哦,好吧……换一个试试。十一英寸,黄禅木和苍狼毛。”这次魔杖没有反应。

之后布鲁斯有连续试了十几根,都被一一否决。甚至有一根在他还没碰到之前就自己逃跑了,撞飞了一堆盒子。

“挑剔的孩子,不过很好,看这根。蝙蝠青木和黑鹰尾羽,十二英寸。”克拉克看到布鲁斯在握住它的时候空气中所有微粒都发出了兴奋的波动。

就像是某种微弱的魔力。

就是它了。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向克拉克后明显的愣了愣。“哦…这真是怪……”

“什么?”克拉克有些疑惑的看向布鲁斯,而布鲁斯摇了摇头。

“好吧,孩子,我看不出你大概适合哪一种魔杖。这可是这么多年第一次。也许你应该用这根。”他走向柜台后从笔筒里抽出了一根光滑的黑色木棍递给克拉克。“总共十四加隆。布鲁斯那根,你的就当免费赠送的吧。”

“呃,”克拉克表情奇异的从店里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布鲁斯接过那根木棍仔细看了看,表情也很奇异,“这看起来只是一根普通的黑檀木……我不确定,也许它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好吧,那再说吧。我们还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吗?我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克拉克接过魔杖说到。

对角巷好像一下子空了不少,街上的人也不知道都去了哪。

“哦,见鬼。”

“布鲁斯,我想阿尔弗雷德不会喜欢你说这个词的。”

布鲁斯面无表情的看了克拉克一眼。

“十一点三十五分,霍格沃兹特快刚刚已经开走了。”

“哦,真见鬼……”克拉克喃喃道。





TBC.

┄┄┄┄┄┄┄┄┄┄┄┄┄┄┄┄┄┄┄┄┄┄┄┄┄┄┄┄┄┄┄┄┄┄┄┄┄┄┄┄

我觉得我真是高产似那啥。咳,总算剧情走上正道了。克拉克日常犯蠢,布鲁斯日常嘲讽。之前有姑娘问我布鲁斯才八岁是不是太小了,可能是我上一章描述的不清楚,布鲁斯和克拉克一样大,韦恩夫妇去世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大超又开始被老爷奴役了。替老爷吃他讨厌的蔬菜和牛奶。“工资”全部交给老爷保管[老爷你那么有钱还要花大超的小金库]帮老爷拎东西……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以后被吃干抹净的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顺便放卢瑟出来咬了一圈。这次他不是什么大反派啦,就是一个比较讨厌的熊孩子,作为纯血巫师家族的后代很大一部分受到的教育都是不把麻瓜当人看的,连带麻瓜家庭出来的巫师也被看不起。

只有极少几个像韦恩家族一样的纯血家族乐意和麻瓜平等相处。这样反而被当成了异类,韦恩夫妇去世的时候很多巫师都感到悲伤,但这些纯血家族里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他们和麻瓜走的太近的报应。甚至还有传言说是某个纯血巫师看不惯他们的做法使用黑魔法杀死了他们。当然,具体怎样没人知道。以上

评论(13)

热度(169)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