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Almost Lover【一发完】

是糖放心。

┄┄┄┄┄┄┄┄┄┄┄┄┄┄┄┄┄┄┄┄┄┄┄┄┄┄┄┄┄┄┄┄┄┄┄┄┄┄┄┄

“……Clark……光线太强了…………”

“…………你把窗帘拉开了吗……”

“……我今天上午有会要开吗……?”

“……现在几点了…………Clark……?”

『09:45』『现在是上午七点三十分早上好……』『12:38 AM』『…22点整…又到了说晚安的时间了』『午前11时43分有阵雨』『……2!1!新年快乐!』『18:37,晚餐想吃什么?』

杂乱细碎的声音传入大脑,Bruce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空白——字面意义上的一片空白,甚至无法判断是否存在空间感或者立体的概念,他坐在空白的中间,四周毫无冗杂,没有物质,也没有方向。

蝙蝠侠的本能让他立刻绷紧了身子,下意识的触摸腰间的装备,他身上完好的穿着蝙蝠侠的制服,只是没戴面罩,不过这些也不那么重要了,面前没有敌人,他只是独自踩在——或者说是飘在白色的虚空里。

一切再次安静下来。


『空气中有植物和油墨的清香。

“Bruce,Bruce,看这里,”男人微笑着将孩子从摇篮中抱了起来,“嘿小家伙你笑得可真开心不是吗?要举高高吗?哦……你已经不喜欢这个啦?那要骑在爸爸脖子上吗?”

女人坐在透着暖黄色阳光的落地窗前,捧着一本纸色泛黄的诗集歪着头望着男人哄孩子时笨拙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我以为你当了这么多年医生抱孩子的动作能够更专业点。”她纤长的睫毛在光下泛着美好的棕色。

窗外的景色像是蒙着一场金色的薄雾一样迷茫,或许正是仲春或是早已入了盛夏,绿色的藤蔓攀着精致的墙壁绵延到书架上,落下几朵荼蘼的红花。

“Martha……你知道母亲总是比父亲更擅长这个……”男人尴尬的笑了起来,管家先生摇着头接过了自家的小少爷。

“我想Wayne老爷在当父亲这方面恐怕没什么先天优势,大概在少爷自己学会走路之前老爷都没办法学会怎么抱他了。”

“Alfred……我没想到你居然和Martha统一战线……我以为以我们俩的关系……”

“识时务者为俊杰,Thomas老爷,作为一个优秀的管家附和一家之主的意见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女人笑着起身走到孩子面前,抚摸着男孩黑色的发丝,“但愿我的小Bruce将来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他不着调的父亲和叔叔之间发生的小争执……”

“哦,Martha……”

“Mrs.Martha……”

两个男人都立刻认输的告饶起来。管家抱着的孩子好奇的打量着大人们颇为有趣的行为。

“Ma……tha……?”他眨着蓝色的眼睛也跟着念起来。

“噢我的天!Bruce说话了!他在叫我的名字!”女人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伸手抱住了他的宝贝。

“Martha!”像是感受到女人的喜悦,男孩再次含糊的叫了一次,开心的笑了起来。

“嘿,这小子机灵着呢,”男人笑着凑了过来,“这么小就知道逗姑娘开心,长大会迷死不少女孩的,就和我年轻时一样……”Martha伸手捏住了Thomas的鼻子。

“别嘴贫了,我可过了当姑娘的年纪了,Bruce会是一个英俊的男孩的。”女人温柔的垂着眸子亲吻了男孩的额头,男人顺从的搂住她满足的与那双和男孩如出一辙的蓝色眼睛对视。

“你是我永远的姑娘……Wayne夫人……”他将手中不知名的红色花朵放在女人金棕色的长发上。

“今天会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的,也许晚餐可以做的更加丰盛些。”Alfred望着他们表情也渐渐柔和了下来。

书房暗红色的大门缓缓的合上将美好的场景锁在了平静安详中。』


Bruce愣了几秒后放松笑了笑径直坐在了原地。

“所以最后是怎么发生的?”


『爆炸的火光将正处在黑夜中的城市映亮。

“不行!操老蝙蝠你完全疯了,你以为你从射线里面死里逃生过一次还能有第二次不成?!我告诉你这个提案绝对无法通过……”Hal狠狠从嗓子里啐出一口血沫咬牙切齿的瞪着一旁面无表情的蝙蝠侠。

“真遗憾我们没有时间了,”黑暗骑士平静的扫了他一眼,“最多还有一分三十秒,如果我们没办法把主控飞船的目标方向转移那么它们就会直接扎进地表爆炸,威力足够移平整个城市。”

“……那可以我去,”Barry的身体都在因为过度疲惫而不断发颤,“我的速度还可以更快一点……”

“你知道你做不到。”Bruce伸手最后整理了一次装备,射出爪枪勾住了在攻击中勉强按计划到达的蝙蝠战机。他断掉的肋骨,身上无数的伤痕都在叫嚣着苦痛,祈求着停止,但身体的主人依旧面不改色。

“闪电尽量转移更多的人员。绿灯去支援Diana,我会解决主控飞船。”

他的潜入计划一如既往的成功,左边的肩膀被贯穿,腿骨大概出现了扭曲的螺旋状骨折,伤势严重的足够他在战后进行截肢,大概有内脏因为冲击而破裂,不过这都是在计算内的牺牲。

至少孤独堡垒的最高权限还在他的手上,联盟顾问破解着机械中枢时还能分神漫不经心的想着,氪星的医疗水平可以帮他解决这些小麻烦。

他脑子里几乎立刻就浮现出了某只外星救援犬不赞同又忧虑的表情。

Bruce,你不能这么对待自己,你不该把受伤当做是自己的常态……那双让人永远无法拒绝的蓝色眼睛会悲伤的望着他。然后眼睛的主人会吻遍他身上每一道或新或旧的,痛苦的痕迹,用最轻柔,最动人的方式。最后他一定会告诉蝙蝠侠他有多么爱他,多么不想看到他受到伤害。

得了吧,他们都知道超级英雄是个高危职业,没有五险一金的那种。就像氪星人毫不犹豫的献出心脏一样,蝙蝠侠同样不会在意身上是不是又添了几道伤痕或者断了几根骨头。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黑暗骑士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靠在主控室的中枢旁望向悬窗外他们守护已久的蓝色星球难得的感到有些心情愉快。

危机解除,飞船航道改向,地球上的倒霉城市免除了被炸成烟花的厄运,而且月球和瞭望塔也安全的运行在它们的轨道上,不过遗憾的是蝙蝠侠大概得和这个入侵舰一起在太阳系里炸成太空垃圾了。

确实已经过了英年早逝的年纪了,Bruce漫无目的的想着。况且在他把那只外星救援犬带回家后老管家就放弃了让他给韦恩家传宗接代的念头,Alfred确实需要放一个长假了。比起每天为自家赶着送死的老爷手术和支援,修剪花花草草和出去环游世界才更像老管家这个年纪适合干的事情。

他听到耳边飞船左翼传来的剧烈爆炸声。为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那可以让他已经毫无知觉的右腿摆放自然一些。

从宇宙垃圾里回收一只死蝙蝠大概不会是什么好的回忆,他大概会被炸的灰也不剩,这个工作很明显更适合神奇女侠,虽然他们目睹过的死亡已经太多,但Barry和Hal始终不够成熟。

“Clark……”他听到自己轻声的念着这个普通到有些平庸的名字,带着笑意的。

下一秒烈焰席卷了整片梦中的荒原,疼痛在黑暗中慢慢陷入沉睡。』


“也算是一个预想中的结局。符合后备计划C的处理状况……”Bruce揉了揉太阳穴。不过他现在也感受不到因为缺乏睡眠带来的疲惫和旧伤复发的隐隐作痛了。他感到足够的放松和舒适。

“所以这里看起来不像是天堂或者地狱……”他抬眼环顾了一圈周围无边际的纯白。“意外的挺程序化的。我可以看到我的整个一生了对吗?”

没人回答,不过Bruce知道他已经收到了肯定的答案。这是他的大脑在自动改写着他的认知。

“所以……唔……当初是谁换掉了我写给Rachel的情书?”


『哈维和奥利坏笑的趴在课桌上,对着一张信纸涂涂改改。

“你认真的?夸她的眼睛绿的像青蛙一样漂亮,Bruce会被Rachel追着打的……”

“Come on,哈维,Rachel是大家的Rachel,你该不会想这么便宜了Wayen那小子了吧?”

“……得了,遣词造句再特别一点,要让姑娘们印象深刻。”

“嘿嘿嘿…………”』


“哦,这就是我的初恋失败的原因。”Bruce挑了挑眉毛。

“哦还有……那次我在瞭望塔冰箱里准备的阿福的小甜饼是不是被Clark偷吃了?或者是是Barry?”


『闪电侠淡定的破坏了联盟休息室里的摄像头,从冰柜里端出一盘泛着淡淡香味的小甜饼,一派自然的全部倒入了口中。

蝙蝠侠的脚步声从走廊上传了过来,但闪电侠依旧面不改色,甚至平静的抹了抹嘴巴,将干净的盘子放回了原位,在联盟顾问开门的瞬间淡定的穿墙而过。

黑暗骑士站在冰柜前狠狠的瞪着早已空了的盘子。而走廊上闪电侠已经变回了火星猎人的样子,重新兜回了气氛压抑的休息室。

“J'Onn……”蝙蝠侠声音危险而低沉的询问到,“你看到是谁来过休息室吗?”

“事实上我只看到了红色的衣角,让我拿一下我的奥利奥。”火星猎人冲Bruce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看着气势汹汹的走出休息室的蝙蝠侠神色镇定的咬了一口饼干。』


“噢……J'Onn,我早该想到的……”Bruce有些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

要知道那个月Barry的排班莫名其妙的足足多了一倍,联盟主席则是被勒令待在大都会的小公寓禁止踏入哥谭还有韦恩大宅一步……尽管外星救援犬那时候已经非常擅长阳奉阴违得寸进尺导致这个惩罚只维持了不到三天。

没错,他的超级大脑大概天生就没有教过他怎么听指挥。

“……外星救援犬有多少次不听我的命令擅自行动。”

『1753』

“……这么多次你是不是算上了什么奇怪的命令?……我拒绝过Clark多少次?”Bruce饶有兴致眨了眨眼睛。

『23469』

『“Bruce,今晚我可以来哥谭帮你夜巡吗?”

“不行。”

“Bruce,蔬菜汁对你的健康有好处……”

“不要。”

“Bruce,该起床了……”

“......不。”

“Bruce……你喜欢我这样吗?或者再用力一点?”

“不……嗯……Clark!……停下!”』

“…………跳过这个。”

“…………”

“……我和这个氪星人做过多少次?”

『3121』

“啧……该死的笨蛋救援犬……我是不是对他太予所予求了点……他对我说过的最多的话是什么?”

『“Bruce,早餐有新鲜的苹果派哦。”Clark温柔的笑着抚摸着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男人黑色的头发。

“Bruce,我接住你了。”Superman伸手抱住了自由落体的黑暗骑士爽朗的笑了起来。

“Bruce,我爱你……”太阳之子在堪萨斯小镇的落日下低头吻了他的额头。

“Bruce,我要你收下这个,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控制,我希望能阻止我的人是你……”联盟主席认真的将装有氪石戒指的铅盒交付给了他的最佳搭档,眼中是如同太阳般炽热的全然信任。』

“哼……名字吗……我从他那里有得到什么最应该听取的忠告?”

『Kal El冷漠的将蝙蝠压在墙上,Bruce正愤怒而戒备的瞪着他。

“放开我,Clark。”

钢铁之躯轻蔑的笑了起来,靠在联盟顾问耳边低沉的说道,“你最好别用这种眼神瞪着我Bruce,你这样会让我想把你操到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为止……”』

“该死……卢瑟和红氪石……就是因为他总是鲁莽的不听从计划才惹出这么多事来……谁是最适合我的恋人?”

『Clark温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靠在蝙蝠洞里睡着的黑暗骑士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走向了卧室。』

“不是我交往过的,我是说只要出现在这个世上过的人,谁是最适合我的恋人?”

『“没事了Bruce,有我在。我不会走的……”Clark轻声安抚着噩梦中的蝙蝠侠,直到他放松的在睡梦中平稳了呼吸后轻轻吻了他睡梦中紧皱的眉头。』

“…………我参加过多少次Party?”

『Bruce伸手搂过那个穿着金色低胸长裙的长发女人,对方的妆容艳丽的让人感到不适应……』

“……够了,我不想知道这个。就只是……”

“……他有对我说过谎吗?”

『“Bruce,你知道我做的到。”超人微笑着和他额头相抵,他们同样在这场战斗里遍体鳞伤。

“我不会死,我会回来的……”他认真的亲吻着黑暗骑士带着手套的尖锐利爪。

“你知道我晒晒太阳就会活蹦乱跳了……相信我……”苍蓝的眼留恋的注目着他,像是要将他烙印在视网膜上永不褪色。“现在和Diana他们走……天亮以后我们可以回堪萨斯好好睡一觉,放个假什么的……”

“Bruce,我不会死,等我回来……”』

“……白痴……你觉得你撒谎的时候我会看不出来吗……”

“现在我已经不用继续等了,Clark,真遗憾这么快就步了你的后尘,连死法都差不多,Alfred肯定不会再给我提供小甜饼了……”

“……我得到过他的多少个吻。”

『15736』

“……我是说亲在嘴上的。”

『4789』

“该死这家伙平时都在吻哪……他交过几个女朋友?”

『2』

“哦,我调查过这个,Lana Lang和Lois,不过我想确认一下小镇男孩没背着我交到秘密情人。”

『238』

“…………这是什么……我对自己交过的女朋友数量没兴趣……”

“……好吧我承认是有点多,你真的没把一夜情也算进去……?”

“我们有过多少次约会?”

『3784』

“……你把夜巡和瞭望塔值班也算进去了,我是说像普通恋人那样的。”

『74』

“…………哼。”

“…………最后他有说过什么话吗?”

黑暗骑士沉默的站在原地抿了抿嘴角,“不,还是算了,大体上也猜得到。”

他停了下来,抬起头望着远处一片无边无际的纯白。

“所以就这样了,全部都已经结束了……”

“我会去到哪里?”

『……………………』

“就这么待在这里?那可真是无聊起来了……”

『Bruce,该回家了。』

“你说什么?”

『该回家了,Bruce,有人在等你。』


Bruce有些发愣的站在开的繁盛的花园里,韦恩大宅难得不是记忆中灰暗陈旧的样子。

它看起来刚刚新建,正是金碧辉煌的好年华,细细密密的藤蔓攀满了整片墙壁,绽着赤色的红花。

一个有着金棕色长发的女子正靠在树下的安乐椅里翻看着一本书页微微泛黄的诗集,口中低声哼着哄孩子睡觉时吟唱的催眠曲。

“Martha,我泡了红茶,今天要加奶还是加糖?”一个黑发棕眼的男人端着一份英式下午茶的托盘放在了女人身旁,低头吻了吻女人安静垂着的长发。

“今天是你泡茶吗……我可没指望你的手艺赶上Alfred,为什么不让Clark做,至少能弄出些能喝的东西。”女人笑着摇了摇头,嘴上抱怨着却伸手搂住了男人的脖子。

“Martha……?”Bruce不知道自己出口的声音有没有因为紧张而变得干涩。

女人和男人有些惊讶的望向他。

“上帝啊……”女人有些颤抖的走到他身前,“Bruce?”

“你看起来比你的父亲要英俊多了……长高了不少……哦,我的天啊……”Bruce有些手足无措的望着女人流下了眼泪,求助般的望向一旁微笑着的Thomas。

对方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尽量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却还是红了眼眶。

“Martha,至少你的儿子现在看起来比我年纪还大,看到你这么抱着他我真感到吃醋……”

“这种时候你就不能别嘴贫了吗?”女人笑着抚掉眼角的泪花。

“你知道你儿子已经有了男朋友对吧,也许他们会想要一个单独的空间什么的……”男人冲Bruce挤了挤眼睛。

Bruce僵在原地有些难以置信的转过身去。

他的太阳,他的神明,他的小镇男孩,不听话的外星救援犬正飘在他的身后,带着他最熟悉的暖日和风般的微笑向他张开了双臂。

“嗨,Bruce。”

“要来一个重逢的拥抱吗?”

Martha轻笑着靠在Thomas肩上环住了男人的手臂。看着已经年纪比自己还大而儿子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冲过去拎住了Clark的领子。

“不,你这个撒谎的混蛋……你这一个月都别想进我的卧室了……”蝙蝠侠死死地瞪着对方,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如同撕咬般的亲吻。

“你说了算Bruce。”小镇男孩笑着抚摸他的后颈温柔的拉长了这个亲吻。“我猜至少我还可以进你的浴室或者书房?”

“闭嘴。”

“年轻人,记得事后要打扫干净。”Thomas翻了个白眼。

“成熟点Wayne老爷,我们今晚可以吃的丰盛点,毕竟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Martha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Clark,你在那个白色的空间里都问过什么样的问题?”Bruce放松的靠在钢铁之躯的肩膀上。

“没有,Bruce。我没有问任何问题,我只是许了一个愿望。”Clark笑着亲吻他们交握的手指。“你想念堪萨斯特制苹果派吗?我在烤箱里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END.

┄┄┄┄┄┄┄┄┄┄┄┄┄┄┄┄┄┄┄┄┄┄┄┄┄┄┄┄┄┄┄┄┄┄┄┄┄┄┄┄

结局见仁见智吧……只要不深想世界还是美好的……
最近我真担心写出一些黑色的文字破坏原本我所有坑的小甜饼气氛。所以暂时停更了。

灵感来源是微博上一个外国微电影,不知道名字也找不着了……不过看过的应该有即视感,知道的拜托在评论区告诉我一声,谢了。

评论(100)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