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15 Years Old 【中】

大超变小梗第二发

┄┄┄┄┄┄┄┄┄┄┄┄┄┄┄┄┄┄┄┄┄┄┄┄┄┄┄┄┄┄┄┄┄┄┄┄┄┄┄┄

“已经三天了。”钢骨趴在大厅的沙发上念叨着。

“已经三天了呢。”Hal充满怨念的咬着手中可乐的吸管。

“嘿Guys,你们在说些什么呢?”路过的Diana有些不解的问了起来。

“自从Superman变成15岁的小屁孩已经过去了三天了……然而他还是没有变回来!没有!为什么!”绿灯侠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

“喔……”Diana了然的点了点头,和火星猎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无论是沙赞还是Barry最近粘着他都粘的太厉害了吧?!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去看橄榄球比赛了,就因为他们更喜欢在瞭望塔里头和Kal老大玩捉迷藏!”钢骨有些崩溃的用脑袋去撞击沙发椅子。

Diana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你们都知道以前Kal总是非常的忙碌没时间陪他们瞎闹,沙赞和闪电都很崇拜他,抓紧难得的机会玩闹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啊。”

“不!你不会想像的到的!这件事大了去了!Barry连出去和我看电影都在嚷嚷着蓝大个小时候到底有多么可爱多么好相处不愧是联盟主席!我觉得我在Barry心目中的地位岌岌可危。”绿灯猛地站了起来。

“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本来就比不上薯片和甜甜圈,他至少还乐意陪你出去看一次电影,沙赞现在看起来崇拜Kal老大远胜于我,他甚至说Kal的橄榄球都打的比我好!”钢骨反驳到。

“和超人比橄榄球?呵,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机器脑袋。”

“得了吧就因为每次玩游戏你都喜欢作弊所以Barry才不乐意带上你。”

“用电脑连线作弊的你有资格说我吗?”

“那怎么能叫做作弊,那是我的大脑!”

“啊啊,这种时候也要互相伤害,男孩们就是不懂得同舟共济。”Diana好笑的叹了一口气。

“嘿伙计们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闪电侠走进大厅就看到了一副剑拔弩张的景象。

“哦,没事儿,他们闹着玩呢,Kal没和你一起吗?”Diana有些好奇的张望了起来。

“唉,”小红人立刻瞬移到了沙发旁,就着哈尔的手吸了一口可乐,“他说这个时间约好了要去Bruce的办公室补习数学,不能陪我们玩了。”

“得了吧,谁不知道他有超级大脑,逻辑运算上即使是钢骨也没办法跟他比。”Hal得意的冲钢骨挑了挑眉毛还不忘去刺激他一下。

“他就只是想找个理由和老蝙蝠待在一起而已,大个儿的时候整天缠着老蝙蝠吵架和挨骂,变小了还弄出一个拙劣的补习数学的理由凑上去。果然Superman其实受虐倾向严重吧。”说着还不忘顺手拍了拍Barry的脑袋。

“而且更见鬼的是蝙蝠侠居然没有拆穿他。”钢骨叹了口气,“说什么Superman不会撒谎,看看吧,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心机。”

“除了蝙蝠侠以外谁能拒绝超人的请求呢,变小了的超人就连蝙蝠侠都拒绝不了了,况且他们以前吵架总是这么频繁,这不刚好是一个改善关系的契机吗?”Diana下了定论。

“比起这些来都别再废话了。平时超人可以一个人搞定半个地球的工作量,现在正义联盟可不能让一个孩子去拯救世界,我们会非常忙碌的。”火星猎人点了点头打断了大家的闲谈。

“啊啊啊啊伟大的超人拜托你快点回来吧……”Hal痛苦的站起来呐喊到,“我才刚刚搞定了一次恐怖袭击。现在又要出发吗?”

“是的,收到密西西比河上游有发电厂事故的消息,绿灯去一趟。”

“澳大利亚附近发生一场海啸有谁可以去支援一下?”

“只有Diana和Barry适合干这个了吧?”

“平时蓝大个来一次冷冻呼吸就搞定了,”闪电侠叹了口气甩了甩手臂,“我去吧。”

“我去中心城和大都会转一转。”火星猎人摇了摇头,“最好别让人怀疑超人出了事情,那会给我们惹来源源不断的小麻烦的。”

“Diana,刚刚收到一个星际援助任务,超人不在恐怕你得出发了,距离大概0.7光年,人马座方向萨拉德玛。”

女神佩戴上神剑翻了个白眼,“我现在收回Kal变小了也很好这句话。”

“哼,世界最佳搭档,两个工作狂,这下全都交给我们接手了,蝙蝠侠人呢?”

“……在教蓝大个做数学题。”

“f【——】k。”





“Bruce你还好吗,是不是昨天夜巡太晚所以感冒了?”Clark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正坐在办公桌前翻阅文件的Bruce。

“不,我没事,做你的数学题。”黑暗骑士开口时还比较冷硬,但和Clark对视上就不由得放轻了口吻。

“好吧,为了以防万一你等我一下。”男孩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就跑出了办公室。五分钟以后就端着一杯东西重新跑了进来。

“姜茶,我刚刚熬的。”Clark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昨天晚上下了雨,你去夜巡要是感冒可不好。”

Bruce接过热乎乎的杯子皱起了眉头,“等等,你从哪里弄来的原料。”

“放心,我用超级速度和热视线弄的,绝对不会被人发现……”Clark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些什么,马上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哦,天啊,他立刻想起了那个跑的比他还快的小红人——人们口中的闪电侠和他一起玩时常常念叨的一句话。

“要知道我动嘴的速度可远远比我思考的速度要快多了,所以有些话我来不及憋回去就只能说出来了。”

他可从没想过原来超级速度也会有这个弊端,Clark懊恼的叹了口气,这下完了,他已经猜到了Bruce的下一句话会是什么——我早就告诉你过……

“我早就告诉你过你对自己的超能力控制还谈不上纯熟,为了避免任何意外的发生你不应该……”Bruce本来还想再说下去,不过对上男孩那双生无可恋的狗狗眼最终还是在心里好笑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谢谢你担心我Clark,”一向冷酷的蝙蝠侠无奈的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所以我希望你也能有保护好自己的自觉,你知道我也会担心你的对吧?”

“嗯,我明白。”小镇男孩微笑的冲他点了点头。

哦,果然衬托超人灿烂微笑的小虎牙从小就有了,Bruce暗暗的想着,然后不由自主的有些愣神。

关于他们彼此应该保护好自己的对话即使在蝙蝠侠和超人的身上也不断反复的发生着。

他们因此而争执——或者更多是他对超人那种施舍般的态度单方面的愤懑和怒吼——超人总是露出那副怜悯同情的姿态可笑的望着他。那刺痛了蝙蝠侠的自尊,仿佛是在告诉他“你是无力的”“你只是一个人类”“你什么都改变不了”。

而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在父母双亡时,在失去哈维这个最好的朋友时,在瑞秋被小丑杀死时。

他始终是无能为力的。而他看着天神似的超人在心里的某个角落质问着对方。

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出现?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到我身边自以为是的拯救我?

如果你早点出现的话是不是有些人就不会死去……是不是那些人就可以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但此刻他望着眼前单纯的笑着的男孩将这些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的念头全部掐灭。

他不会早点出现的,而且他同样在成长的过程中被龙卷风夺取了唯一的父亲,甚至连故乡的尘土都消弥在宇宙间。他孤独着,怀疑着自己,渴望一点关心,一个朋友,就足够让他开心的笑了起来。就足已让他感到满足。

Clark,你为什么要担心我?

等他意识到男孩正惊讶的睁大眼睛望着他时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将这句话问出了口。

“因为玛莎告诉我生病是非常难受的,虽然我没办法体会那种感觉……”男孩有些扭捏的开了口,“关心自己的朋友,不希望他感到难受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他蓝色的眼睛认真的望向蝙蝠侠。

“因为我很喜欢Bruce,很爱Bruce,所以担心你不是理所应当的吗?Bruce也是因为很喜欢我所以才……”

“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黑暗骑士猛地站了起来推开门走出了办公室。只留下一脸茫然的Clark一个人站在原地。

“可是Bruce,你的办公室里有洗手间的啊……”




该死的外星救援犬!蝙蝠侠恨恨的将自己关在杂物室里咬牙切齿。

这种说法不会太作弊了吗?谁能够平静的对待一个一脸认真的对着你说“我很爱你”的超人,即使只是一个超人的小鬼形态也绝对不可能。

况且,况且……Bruce有些无力的捂着脸靠着墙坐在了地上。

这不就像是那个永远真诚正义的人间之神认真的在告诉蝙蝠侠“是因为我很喜欢你,很爱你才不希望看到你受伤的样子”吗……

而我没有期待着这个,我绝对没有在那个人身上期待过这样的理由。我明明知道他只是习惯性的把经过路途上的所有破败的东西都捡起来自己背负着,只不过蝙蝠侠在他身前掉落的次数太过频繁了而已。

我要怎么对那个超人问出“你为什么重要保护我”这种愚蠢的问题呢?

“Bruce?……Bruce!你在哪?”

他听到Clark在门外喊着他的名字,超人确实很听话,他甚至没有用超级听力寻找自己的打算。

尽管Bruce Wayen以Clark是自己小侄子的名义把他带来了公司,不过让他到处乱跑可不在Bruce的计划里。

黑暗骑士叹了口气起身走出了杂货室,刚好看到Clark走进男士洗手间的身影,快步追了上去。

“Clark,我在……”他才踏过转角就差点撞上那个僵立在原地的男孩,对方正傻乎乎的和一对正在厕所里接吻的男女站着大眼瞪小眼。

“二位继续。”Bruce按照花花公子该有的惯常反应朝他们抛了个媚眼,然后伸手揪走了还傻愣在原地的Clark。

“嘿小镇男孩,玛莎总教过你遇到这种情况时死盯着别人是失礼的吧?”Bruce有些好笑的拍了拍Clark的脑袋。

男孩这才像反应过来似的被他吓得差点飘了起来,Bruce连忙一脚把他踩了下来,警惕的望向四周,没有别人看到实在是万幸。

“Clark!我告诉过你……”Bruce这才惊讶的注意到Clark已经从脸红到了脖子根。

“……Clark,你没见过别人接吻吗?”

“我不知道……玛莎和乔纳森不会在我面前这么做的……”小镇男孩梦游似的眼神呆滞着望向前方。

哦,这样的超人也足够难得一见,Bruce挑了挑眉,难得生出了一种恶作剧的心思。

他俯下身亲吻了小镇男孩的额头,Clark立刻如遭电击似的跳了起来直接撞倒了摆在走廊上的展示柜,托超级速度的幅才没让摆放在上面的花瓶就地摔个粉碎。

“Bruce!你,你突然干嘛啊!”Clark已经完全陷入了手足无措的状态。

“哦,这只是祝福的程度而已,我没想到连这个都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小童子军。”

“你在捉弄我Bruce。”Clark有些哭笑不得的捂着额头指出了这个事实。

“因为你长大以后会变得比现在无趣很多。”Bruce轻笑着说到。

“你是说我会变成一个面瘫?”Clark看起来完全惊呆了。

“不……不过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了。”

“…………不会吧。”Clark难以置信的活动着自己的面部肌肉,怎么都不敢想像它们居然会有完全坏死的一天。

一个永远脸上只带着自信微笑和悲天悯人的面瘫。蝙蝠侠在心里默默更正着。地球上没人不知道超人拥有的那个充满信念和希望的微笑,联盟主席拯救别人时总带着那个,蝙蝠侠对此曾经毫不留情的讽刺过。

“只有服务业的家伙工作的时候才会一直笑成那种糟糕的样子。”

那是谎言,超人的微笑真诚而且美好。那些人总说在灾难中看到他就像是看到神明带着希望向他们张开双臂送出拥抱。得了吧,如果你等你死了以后神明会和你亲密的拥抱个够的。

“好吧,我们回去吧,”Clark有些愁眉苦脸的放弃了折腾自己的面部肌肉,“或许阿尔弗雷德知道吃些什么食物可以防止面瘫。”

“……他会告诉你的。”Bruce忍笑着摇了摇头。




哥谭的夜晚。凌晨两点半。

这是蝙蝠侠日常夜巡的时间,今天的夜晚并不平静,稻草人跑出了阿卡汉姆利用恐怖毒气造成了不小的混乱,不过蝙蝠侠对于处理这个早已驾轻就熟。

唯一麻烦的问题是人质被分为了几小波分别关在了不同的地方,长时间的吸入恐怖毒气会给他们带来严重的心理创伤甚至是生理上的崩坏。

“Alfred,我需要有人去解救关在城东仓库里的人质,立刻。”

“那我恐怕得亲自出动,Bruce老爷,毕竟Dick少爷并不在哥谭。”

“嘿,Alfred,让我去吧。”Clark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

“我以为已经到了你睡觉的时间了。”蝙蝠侠不满的发出警告。

“没关系的,我们不是世界最佳搭档吗?我帮助你是理所应当的不是吗?”男孩认真的说到。

不,完全不,我会让你滚出我的哥谭。蝙蝠侠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

“没关系,恐怖毒气对我不会有效的,你知道我可以不用呼吸,相信我Bruce。”

“……下不为例。”蝙蝠侠最终还是妥协了,稻草人已经被他关回了阿卡汉姆,只是解救人质这样的任务即使是罗宾也足够独立完成。

“哦!放心吧长官,我一定解救人质!”Clark精神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Bruce原本一整晚都绷紧着的神经也因此放松了下来。

他迅速的掠过哥谭的夜空,人质解放后将由戈登对他们负责进行回收。

他落在蝙蝠灯旁冲警察局长点了点头。

“已经可以结束了。”

但戈登脸上的神情不见半分轻松。

“不,刚刚收到阿卡汉姆的消息,小丑没有关在牢里。他在稻草人回来的时候消失了!”

“见鬼,你说什么?”蝙蝠侠难以置信的僵在了原地。

于此同时老管家的声音从他的耳机里传了出来。

“Bruce老爷,我恐怕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有人在城东仓库附近目击了小丑的出现。”

“而Clark少爷也在那里。”




TBC.

┄┄┄┄┄┄┄┄┄┄┄┄┄┄┄┄┄┄┄┄┄┄┄┄┄┄┄┄┄┄┄┄┄┄┄┄┄┄┄┄






评论(18)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