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恶魔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二】

你以为自己穿着马甲?宝贝你其实正在裸奔。

┄┄┄┄┄┄┄┄┄┄┄┄┄┄┄┄┄┄┄┄┄┄┄┄┄┄┄┄┄┄┄┄┄┄┄┄┄┄┄┄

第二章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待好风。]

“学过生物的都知道进化论。在漫长的岁月中,各种生物都会进化出有利于自己延续物种的神秘技能来。这类型神技里,尤以拟态最为有趣。比如中学课本里讲过尺蠖装成树枝;还有蚱蜢根据环境会变成绿色以及枯草色。 ”

“20世纪以来,变异种在我们的生活中渐渐变得随处可见,根据人口数据调查显示,每20个人中就可能有一个变异种人类的存在,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的亲人,朋友,甚至是相守终生的爱人或许就会是一个真正的变异种。”

“教授先生,但我不得不指出一点,我们很多人从出生开始就知道变异种的存在,但从未亲眼见过它们。”《哥谭日报》的记者举手发言道。

“当然除了来自正义联盟的那些毫无掩饰的超级英雄。”

“哦,是的,那就是「拟态」为他们的生活带来的便捷了。”老教授并没有因为对话被打断而感到生气,只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就像动物通过拟态来恐吓天敌保护自己一样,变异种通过「拟态」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保护自己,即使是两个变异种相见,只要他们彼此都处在「拟态」之下,他们甚至没办法认出自己的同类。”

又一位记者举起了手,老教授冲他点头示意。

“Clark Kent,来自《星球日报》。”起身的是一个带着老土方框眼睛的大个子。

不少记者看见他便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Clark?哪个Clark?发表《中东战报日志》的那个?”

“他之前获得普利策后就从《星球日报》消失了五年,然后回来就出版了有关中东战争的书籍……”

“真是个命大的家伙……他这样身份的人够资历当主编了吧?怎么还在外头跑新闻?”

“一个往战地跑的家伙谁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教授先生,”大个子推了推眼睛,他并没有像其他记者一样端着录音笔,而是老派的随身携带着钢笔和本子,“如果如您所说,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当做变异种是一种除了拥有「拟态」能力之外和我们并无不同的人类?就像能够拟态的蚱蜢也依旧是一只蚱蜢。”

这是一个异常新奇的观点,毕竟从来变异种在人类眼中都是一种怪物,完全不同,非我族类的生物。这种将他们看作是人类的观点毫无疑问是一种令人感到震惊的看法。

“Clark Kent先生,”老教授仔细的望了望这位看起来极为年轻的记者,“很高兴见到你,我读过你五年前那篇有关变异种平权的报道,获得普利策的那一篇,观点新奇而且十分精彩,我甚至将它作为范本交给了我的每一个学生。”

“感谢您的厚爱。”大个子记者温和的点了点头。

“我记得你那篇文章里有一句话。「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看法趋向于两个方面,一种是无端的恐惧,一种是盲目的崇拜,而却拒绝去进行思考和了解」。”

“作为一个学者我赞同这句话。只要你了解后就知道变异种没有比人类特殊到哪去,他们除了长相不同以外只进化出了「拟态」用于防范人类,从生物学角度上这更说明了它们并非我们的天敌,与此相反是它们在惧怕我们。”

所有人都惊奇的交头接耳起来。

“但是,各位……”老教授敲了敲桌子,“但是,不可否认它们之中有这么特殊的一群——对,最显著的就是你们了解的正义联盟那几位——是远比人类强大的多的。他们同属高级变异种,但我见过的高级变异种都没有那样特殊的能力,他们能够拯救我们的同时也能轻易杀死我们。”

“那或许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本身就不来源于变异的种族。”星球日报的记者先生平静的接话。

“很遗憾我们对此没有任何研究对象或者证据。正义联盟的官方发言人神奇女侠自称来自神域天堂岛的亚马逊王国,但我们只看到了她身上红色的未知鳞片。”教授摇了摇头。

“我不这么认为,事实上我们拥有证据。”Clark Kent再次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洗耳恭听。”老教授点了点头。

“Superman,他就是一个非变异种并且拥有能力的外星人。”

“噢!”老教授喃喃着惊叹起来,“是的,我们的世界出现的第一个超级英雄,消失了五年后再度归来,他是一个生物学上的奇迹。但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并非变异种呢?”

“我现在还没有,不过您可以有。”Clark笑了笑,“我会帮您联系到Superman,我想他不会介意成为您的研究对象之一的。”

“是了!是了,你是他的专栏记者,你见过他!”老教授兴奋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发布会结束,我现在就要回去进行准备……”

“在此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Clark Kent打断了兴高采烈的教授。不过老人很明显沉浸在愉悦之中痛快地对他点了点头。

“众所周知,人类其实是能够识别动物的拟态的,那么我们是否有可能有朝一日也实现对于变异种「拟态」的看破?”

这句话让场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安的紧盯着老教授期待着他的回应。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无论是人眼还是机械都无法做到变异种的识别。「拟态」对于所有地球现有的生物而言都非常复杂,但如果这个世界上拥有着更加高等的生命……”

老教授深深的扫视了众人一眼。

“如果Superman是一个真实的,远在食物链之外的生命,那么我认为「拟态」将会在他的眼中无可遁形。”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就这么夸下海口打算让Superman去作为那个老头的研究对象,你确定他真的会答应你而不是直接给你这个带着眼睛的乡巴佬一发热视线?”Lois有些难以置信的戳着Clark的脑门。

可怜的小记者为了配合对方的身高只能弯着腰憋屈的任由欺负。

“Lois,你知道超人不会对我这么做的……”

“是是是,你这个变异种平权狂人,超人的专栏好伙伴,超级傻大个,你倒是可以在下次见到Superman邀请他参加研究的时候顺便询问询问他是否有加入正义联盟的意向。”

“那个超人不在之后形成的超级英雄组织?”Clark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我对他们并不算了解。”

“当然不可能了解,”Lois翻了个白眼,“超人刚消失你就一个人去了中东招呼也不打一个,就直接往Perry邮箱里丢了一封辞职信。大家都以为你是失恋了打算去战场上送死。”

想到Perry小记者立刻没出息的缩了缩脑袋。“哦……拜托Lois别让我想起这个。”

“哈哈哈哈哈是啊你昨天回来的时候所有人可真是看了一出好戏,Perry把你堵在办公室里像个怨妇一样骂街三个小时的情景可不是年年都有机会见到的。”Lois好笑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是啊,我那件破西装在他的咖啡攻击下可是彻底毁了,我真庆幸他没有直接泼到我的脸上。”Clark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别看他那样,这五年全报社念你最多的就是他了。所有实习期的新人全都被他以‘你们没有脑回沟吗,不能校字像Clark一样精准一点吗’‘主题要凝实精简去看看Kent的新闻稿学习一下一群饭桶’之类的理由教训过,你回来而且没有断胳膊断腿他其实高兴着呢。”

“那他表达高兴的方式可真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你确定要把超人引荐给那位教授吗?我是说如果他其实对变异种的态度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温和支持,或许反而会弄巧成拙,让变异种的社论变得更加恶化。”

“放心吧,我相信他。”Clark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时默默的把毕竟对方其实也是一个变异种——一只山羊的秘密暗暗吞到了肚子里。

这个教授的研究是否有道理他不确定,不过他确实说对了一点,在氪星人特殊的眼睛里所有变异种的「拟态」确实无所遁形。

“算了别想这么多了。今晚要和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吗?Jimmy说好不容易你回来了,大家一起去给你接风洗尘,大喝一顿。”Lois冲他眨了眨眼。

“真遗憾Lois,改天吧,今晚我已经有约了。”Clark摇头温柔的笑了起来。

“喔喔,一副甜蜜的样子,我猜是你那个神秘的变异种朋友,每次你提到他的表情都这么恶心,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被他甩了所以才灰溜溜的去了中东呢。”

“嘿,Lois,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不过我确实是和他有约。”Clark感到哭笑不得。

“对对对,你们不是那种关系,但他是你写新闻为变异种平权的生命之光,力量之火。你甚至可以为了他忍受那些反变异种的激进分子跑到你家门口闹事甚至砸坏你的玻璃。”

“他值得我这么做,如果你和我一样见过他的样子,拉奥啊,你也会和我一样这么认为,那实在是太美了……”

“闭嘴,我一点都不想过了五年之后还要听到你对你那个神秘伙伴莎士比亚行诗似的赞美, 能让一个完全没攻击性的老好人拿起笔来就成为了一个杰出的平权战士的美貌有多大威力我已经知道了,甚至因此抢走了那年我本来势在必得的普利策 。”

“我没想到过去五年了你还记恨着这个……”

“恕不敢忘,Clark。”Lois翻了个白眼,“进报社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你是我的小跟班,不过到最后反倒是你先拿下了普利策,而且拿完就跑。即使之后我获得了这个奖项也被说成拜‘Kent不在’所赐。”

“作为道歉下次我会请你吃晚餐的。”小记者笑着耸了耸肩,他当然知道Lois只是开个玩笑,她肯定也担心着自己所谓的‘中东之行’。

“原谅你了,”女记者拍了拍衣服,“那晚上我要我代替你去参加Bruce Wayen的酒会采访吗?Perry看起来是打算把你没在的五年的工作全都丢给你了。”

“不,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好,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Lois,理查德会很高兴你能和他有一个正常的情侣约会的。”小记者提着公文包走出了办公室。

“好吧,我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有工作狂的属性,祝你好运,记得保护好自己的眼镜。”Lois耸了耸肩喝掉了杯里的最后一口咖啡。

Clark踉跄了一下有些紧张的扶了扶自己厚重老土的黑框眼睛,“Lois?你知道我的眼镜坏了可以再买新的吧……”

“好了好了我什么都没说,你快去吧。”Lois自知失言连忙挥手赶走了小记者。

办公室里的记者们都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互相耸了耸肩摊了摊手。

所有进入星球日报工作的人——无论是新人老人还是实习生都知道那么几个道理。

⒈无论发生任何事情Perry的判断都是绝对正确的不要顶嘴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生不如死死去活来的那种惨。

⒉Lois很漂亮但她已经结婚了,不要试图去进行勾搭,不然后果同上。

⒊坐在窗边第三排的老好人大个子Clark Kent其实是个本体为眼镜的变异种,出了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他帮忙,他不会拒绝你,但不要试图拆穿他的身份或者欺负他。除非你想面对所有星球日报元老的共同怒火。

毕竟保护星球日报的吉祥物人人有责嘛~到哪里都被爱着真是太好了呢Clark。





Clark直至今日也仍旧无法忘记那个特殊的夜晚。

那是他成为记者的第三年,发现自己是一个不属于地球的外星人的第四年,成为超人的第四年。

那时他依旧对于自己的人生感到茫然和忧虑。人们对于这个陪伴了他们四年的老伙计一直心怀着警惕和无尽的防备。政府试图监管控制他,为他披上威胁暴权者的外衣。

有人认为他是一个进化的特别完全的变异种——尽管他作为超人反复一再的否认这一点,但人们并不相信超人不会说谎。

那段时间他感到迷茫和恐惧,即使救下了人们或者掉落的飞机也只是匆匆的离去,他惧怕从人们眼中看到敌意,探究和排斥。甚至报纸上也刊登了不少有关“超人是否已经对人类感到失望?”“他友好的态度还能保持多久”的推测。

他暂时请假了记者的工作,一个人去了尼泊尔的边境,皑皑的大雪山。他听到路过的登山者们看到他往大雪封山的方向走去时口中说的那句“他就要死了”并且深深的在心里赞同着这一点。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下去多久。

让他恐惧的不是那些人们的看法怨毒或者中伤,而是自己终有一日会放弃希望,放弃超人印在胸口的那个符号的可能存在的未来。

直到他为了躲避风雪而将自己摊在一间废弃的守山人小木屋冰冷的地板上时他仍然这样痛苦的思考着。

然后他就遇到了那个支撑他走过人生最为黑暗艰难的一段时间的阳光。

哦,他得承认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只货真价实的恶魔。尽管从小到大所有的变异种的伪装在他眼前都形同虚设,成为超人之后即使是高级变异种中的精灵人马都见到过不少。

不过说真的,一只恶魔?Clark暗自祈祷自己没有露出特别惊讶的表情好刺激到这个人群中的异类。甚至在变异种甚至高级变异种中他必然也是一个异类。

是的,一个异类,就像是超人。他不属于这个星球受到排斥理所当然,而这个人属于这片土地却必然同样无法得到别人的接纳。人们不在乎你的内心是什么样的,只因为你有一个恶魔的外表就会对你感到恐惧和嫌恶,所以同样他们不得不披上人类的伪装来掩藏自己。

Clark这样想着,然后同病相怜的对来人露出了微笑。

“嗨,天气真糟糕不是吗,我这里只有些压缩饼干,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对方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恶魔长矛似的尾巴因为他的微笑心情很好似的轻摇着。

“当然,我正需要这个。”

当男人最后毫无防备的听着口琴吹出的民谣放心的靠在他身上睡着时Clark感到自己的心脏也放松了下来。好像一切重压在对方平稳舒适的呼吸声中都已然消弭无形。

或许是因为那些没有营养的对话,或许是因为那曲来自故乡的音乐,又或许是他从一个身为恶魔的变异种身上得到了信任和希望。

那之后他和Bruce成为了朋友,他们一起去了不少的地方,不只是尼泊尔,中国,还有撒哈拉,东非,南美和印度不得不说他们是一对合适的旅伴。Bruce负责计划行程而他则尽职尽责的搬运行李和处理杂事。

每当到达一个目的地时他便去对当地的变种人平权进行走访和调查,他不知道Bruce会去做些什么——尽管他可以用超级听力知道这个,但他尊重友人的隐私。

最后一次当他们结束了印度的旅行,Bruce说他将会回到哥谭,回到他自己的家乡。

“那是我的城市,我的父母一直守护的城市,现在轮到我替他们守下去了。你呢Clark?”他蓝灰色的眼睛带着笑意望向记者。“你这几年一直当着星球日报的外派记者吧,要回去看看吗?”

“听起来不错,我或许也到了该回家看看的时候了。”Clark笑着望向远处浩瀚的银河,他能看到足够遥远的地方,但他知道自己的心脏就在他的身旁跳动着。Bruce泛着黑色金属光泽的翅膀安静的垂着,看起来像是闪烁着星光。

那是比银河美好千倍的光亮。

他回到《星球日报》成为了那里的常驻记者,Bruce在哥谭装作一事无成朝三暮四的花花公子,同时暗地里推行着慈善事业。

他承认自己致力于变异种平权的行为和Bruce不无关系。

至于回家看看,哦,那会是即使对于超人而言也足够漫长的一段旅程,好在他最终还是回来了,没有迷失在无边无际的宇宙里。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不是吗?

“那是谁?”一个年轻的实习记者好奇的望向闪光灯群聚的地方。

“你一定是新来的,那个人,是Bruce Wayen。”

Clark轻轻笑了起来回答道。

是的,他的太阳在这儿呢,他总会回来的。




TBC.

┄┄┄┄┄┄┄┄┄┄┄┄┄┄┄┄┄┄┄┄┄┄┄┄┄┄┄┄┄┄┄┄┄┄┄┄┄┄┄┄

好吧看到有小天使有点疑惑解释一下。
大超不是变异种就只是一个氪星人。但因为他看起来总是特别紧张自己的眼镜所以星球日报的不少人都心照不宣的以为他是一个眼镜为本体的变异种_(:з」∠)_

眼镜为本体,突然想到了新吧唧呢_(:з」∠)_

评论(28)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