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DANDELION 7

泰坦尼克号半AU  女神和大超总算打起来了

┄┄┄┄┄┄┄┄┄┄┄┄┄┄┄┄┄┄┄┄┄┄┄┄┄┄┄┄┄┄┄┄┄┄┄┄┄┄┄┄

第六章 水手和女武神



黎明将Bruce从睡眠中唤醒过来,拂晓的微光明灭闪烁着,昨夜他在困倦中安眠,不再被无数的所恶梦纠缠。

那个轻柔的吻在他的记忆里难以抹去,像是此刻窗外新鲜、温柔、明洁的光辉,照在他久未打开的窗上。把窗纸敷上浅黄如花粉的颜色,嵌在浅蓝而整齐的格影里。

他从床上起来,打开客房已关了一个冬季的窗门,任由阳光如同全金丝织的明丽的台巾般铺展在临窗前的桌子上,绚丽的光芒刺痛着他的瞳孔,让他下意识伸手遮挡在额前。

窗外是船舷所溅起的浪花和上下翻飞的海鸟,Bruce庆幸他的房间无法看到丹迪莱恩号船尾的景象,至少他不用看到小镇男孩在看到Nona代替他赴约时露出的神情,无论那会是惊喜,错愕,失望还是受伤。他或许都会因此而感到痛苦和迷茫。

太阳其实是一个自由快乐的水手,Bruce这样想着轻声笑了起来,就在两天前他还会对这样的比喻嗤之以鼻。但人生的变化永远突如其来的无常。

是的,那个太阳,即使最不幸的人看到他,大概也会在心里感受他的安慰。他是时间的锻冶工,美好的生活镀金匠,他把日子铸成无数金轮,飞旋在寂寥一片的荒原上。

拥有他的人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家伙,他本身就是浮躁世间一个不会熄灭的美好,等待着谁去开启。只是这个人不该是黑暗中的骑士——一切生命都匍匐在阴暗里的怪物,即使有翅膀,也只能像蝙蝠,在罪恶的城市上空盘旋直至死亡。
 
年轻时他也曾经等待过光明和希望,企盼一个能够接受他一切的爱人,他猜想那人会踏着露水而来,借着最后一颗星的照引而来,从东方来,从汹涌着波涛的海上来,唤醒眼睛被渴望所灼痛的人类,和远方的沉浸在苦难里的城市和村庄。

但遗憾的是他已经不再是年轻冲动时的那个样子,他等了太久,太久了,那个人从未到来,等他遇到小镇男孩时他才惊觉他已经无力去伸手把一个太阳留在自己的身边。

每一个夜晚,他在滴水兽上俯瞰哥谭,他的城市。

清道夫打扫着街衢,搬运车来搬去垃圾,劳动者以宽阔的步伐走在街上,车辆以辉煌的行列从广场流过,路边殷勤的女人,打着鼾声的男子,一对对年轻的情人,贪睡的少女,困倦的母亲,病者和产妇,那些衰老的人们,呻吟在床上的人们,那些因正义而战争的负伤者,那些因家乡沦亡而流离的难民。

这个城市在渐渐变得美好,但依旧如此沉重。

他主动背负起那些黑暗与斑驳,冗杂和沉淀,而他不打算将那个始终自由的小镇男孩拖进这一片泥潭深渊。

Clark,他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眼前仿佛看得到那副画面。

小镇男孩行走在阳光下,在船头抱起一个想要看海豚的小女孩,喝着廉价的黑啤酒大笑着无拘无束的谈天说地,牵起一个陌生女孩——或清减或丰腴——和她踩着风笛的节拍轻快的跳一支舞曲,然后在不小心被踩了脚之后大度的说一句没关系。

他或许会继续带着三等舱失落的孩子到床上的小隔间为他们做一顿饭,像个老好人一样在每个人干活时都上前去愉快的搭把手。

即使他身上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那也不是蝙蝠侠剥夺他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理由。因为他值得这样的生活,他太过美好,他值得得到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爱人。

没有人有权利强迫他承担那些责任。

没有人应该逼迫一个好人面对那些他本不该看到的残忍。

他这样想着,这样想着。

然后看到Clark Kent从他的窗前划过。

是的,字面意义上的划过,一头栽进了美好的大西洋。

紧接着他就看到正义联盟一向武勇善战但还是很好说话的女神大人身着对抗外星人入侵时才会披上的战甲,高举着象征勇气力量的火神之剑以一种试图腰斩虎鲸的气势全力挥向了对方落入的海面。

Bruce面无表情的打开了通讯器。

“蝙蝠侠呼叫正义联盟,坐标13224.2452纽芬兰海盆附近有出现一艘沉船的可能, 排水量52310英吨,长882.75英尺,代号Dandelion,请求海王进行支援。”





现在让我们把画面拉回20分钟以前。

“嗨,Clark,早上好,我等你很久了。”

当满心期待着一次美好约会的水手先生抵达了他和Bruce约定的甲板,迎面就被约会对象的未婚妻堵了个正着。

“呃……Nona!早上好,你起的真早……”小镇男孩下意识的打了招呼,然后下一秒就不安了起来。

“等等……你是说,你在等我?”

Clark手足无措的在原地踌躇着。甚至有些羞愧的生出了一种勾搭别人的丈夫还被现场抓包了的罪恶感。

“对。”面前的女人看起来如同卸下了某种无形的包袱,神情自信而且坦然。“我有件事情必须要和你坦白。”

“……那……Bruce呢?”小镇男孩有些不知所措的张望起来。

“哦,别担心这个了,是他告诉我能够在这里找到你,他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Clark有些呆滞的跟着她重复起来。

“呃……”Nona有些不安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清晨的甲板上依旧有着经过的人群,一个贵族小姐和一个水手的组合本身就足够显眼。

“这里不适合谈话,到这边来吧……”Clark不得不跟着女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宽阔的船尾。

船尾确实空旷而又安静,只有一个落魄的流浪歌手远远的倚在一旁的船舷上,用古德语悠闲的哼唱着一首陌生的情歌。

Look at your face I feel cold, when the fever leave, lonely health back to me.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热势褪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和Mr.Wayne是因为家族的联姻关系才走在一起的,”Nona努力的挺直身子认真的望向她倾慕的男人天空般明丽的双眼,“就在昨天晚上……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他提出了解除婚约。”

“因为我找到了我真正喜欢的人,就在这艘船上。”她轻轻的笑了起来,“不是因为世俗的邀约和门当户对的强迫,而是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爱情。”

Even if I see you again, our distance is still far away, like a man walking on the horizon, gone, leaving only the horizon.

如若在遇见,感觉依旧变得旷远,像有人在地平线上走过,走过,只留下地平线。

“真的吗,恭喜你,Nona。”Clark看着面前解脱般的女孩由衷的送出了祝福,他的神色也随之柔和了下来。是的,他从这个女孩的身上找到了共鸣,因为他也是那个在这艘船上找到真爱的幸运儿之一。

In the early spring, the fog began to spread.

早春的雾慢慢变得如此迷蒙。

“所以……所以我想我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女孩努力的使自己更加大声了起来。

Clark安静的站在原地望着她,沉默温柔的眼神鼓励着眼前的人,也曾经有过不同的姑娘在丹迪莱恩号上不同的地方和水手先生上演过同样的画面,这让他感到熟悉和遗憾。

Fortunately, you are not particularly beautiful, if you are beautiful, my disease is even more serious, it is difficult to heal.

所幸的是你毕竟算不得美,美,我就病重,就难痊愈。

“我喜欢你,Clark……”Nona揪弄着百褶裙厚重的衣摆,努力的将心口的爱意向眼前的男人吐露,她的声音在清晨的海风里微微颤着。琉璃似的眸子小心翼翼而又充满倾慕的望着水手。

“虽然……虽然我不是很聪明,或许也没办法得到家里人的支持……但是我喜欢你,我想跟着你一起走,不再回到哥谭的老宅里,就留在丹迪莱恩号上……我会学着洗碗和做饭……我会拉小提琴,还会刺绣……”

她用力的微笑起来,红色的头发飘散在海风中,像一朵刚刚怒放的英伦玫瑰。

“你愿意考虑考虑我吗……”

Your appearance will only make me sick for nineteen days, Twentieth days you will become a common.

你的才貌就只够我病十九天,第二十天你就平庸如常了起来。

Clark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和Nona对视。

女孩轻轻的松开了紧攥着裙摆的手指,他没有给出答案,但恋爱中的女人这么敏感,喜欢的人每一个举动在她们的眼中都是清晰而美好的。

他不需要开口,她就懂得了他想要说的那些话。

“好吧……谢谢啦……Clark,我明白了……”

她有些困难的眨了眨眼睛。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Your life is the most beautiful when it is over, no one will take you as a baby.

你一生的华彩乐段也就完了。别人怎么会当你是什么宝贝呢?

“因为我和你一样爱上了一个人,一个我同样愿意去改变自己的生活追随的人,所以抱歉。”Clark蓝色的双眼如同水璃般带出一丝无奈而叹息的笑意。

“我在那个人眼里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我向往而又难以企及的世界,我没有办法说服我自己不去凝望他的双眼。”

“虽然他看起来并不这么喜欢我,因为他把我和他约会的机会留给你作为了告白的时间。”

Nona终于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他?你是说Mr.Wayne……”

Clark没有否定,只是望向那个弹唱着的流浪歌手轻轻的笑了起来。

The grass grows very quickly, the rain fell, the partridge in a tweet.

蔓草丛生,细雨如纷,鹧鸪幽啼。

“我在这个世界上流浪了很久,对一切都感到迷茫和不安,但当我遇到他之后,我突然觉得那些一直困扰我的事情未必需要真正找到一个答案。”

当我和他说起家乡时,我看着他痴迷向往的目光,像个孩子在聆听着童话故事里那个完全陌生而又未知的世界。

我记得我从他脸上露出的微笑中获得过多么大的满足。

我记得他吃到那桌平凡的小镇美食时眼神中透露出的怀念和悲伤。

我记得在人们起哄的声音中他看着窘迫的我露出恶作剧似的微笑。

我记得那个走廊昏暗灯光下我从他哪里得到的温柔的亲吻,就像我今日也依旧记得初恋女友泪水的咸涩滚烫。

“Nona,我很高兴你愿意陪我流浪。”

I will migrate and live on a hill in the forest.Waiting for someone who is really worth my love.

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静待那足够我爱的人最终到来。

“但我遇到了那个让我愿意停止流浪,给他一个家的人。”

女孩愣愣的听着Clark说的话,最终沉默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她犹豫而不安的问着,近乎祈求的注视着水手。

“当然可以。”Clark轻轻的笑了笑,“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也早些找到那样的一个人。”

他伸手抱了抱女孩纤瘦的身躯。

Nona望着他开心的笑了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我会找到的,我相信那个人肯定比你棒多了。”

“是的,他会比我棒的。”

Clark也跟着笑了起来。下一秒一个冷漠肃穆的女声就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找到你们了。”

Clark和Nona都朝那边望去。身披战甲的神奇女侠面无表情的站在过道上拔出了腰间的神剑。

“现在放开Nona,离她远点,小子。”

“Diana女士……?我……”Clark惊讶的松开了双手急忙拉开了距离,刚准备解释就被极速冲撞过来的神奇女侠直接掠起飞出了船尾。

“Clark?!女神?!”Nona惊呼着抓紧了身侧的栏杆,巨大的冲击让船身都摇晃了起来,险些带着她直接飞了出去。

她有些茫然的望着那两个身影迅速的远离她的视线,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流浪歌手对于眼前的闹剧熟视无睹,只是在突然到来的寂静下安然的拨弄着琴弦。

But I lied, the people who played you into my dreams.

但我知道我撒谎了,那些人们扮演着你潜入我的睡梦中。

女孩脸上的表情渐渐褪去,脱力的跌坐在了围栏边。她不在露出自信的微笑,收起调皮的神情,甚至连慌乱的力气都已经失去,只是蜷缩着身子低低哭泣了起来。

I know it's not you, they're not as good as you, without you like you.

而我知道那不是你,另一些人,扮演你入我梦中,哪有你这样好,哪有你,这样你。






Clark有些狼狈的抬手挡住了Diana劈砍下来的火神之剑,在反作用力下一头往更加远离游轮的方向飞去。作为一个水手他比谁都更加懂得如果这场撞击发生在海面上可能会给行船带来多大的危机。现在最好的做法毫无疑问是迅速的将战场转移,以此远离丹迪莱恩。

他已经认出了神奇女侠,曾经在正义联盟的画报上出现的女人,她的攻击没有杀意,但同时也丝毫没有放水的打算。

Clark不认为Bruce的朋友会对一个无辜的普通人发起这种足已致命的攻击,唯一的解释只有他暴露了自己特殊的能力。

他对这一点毫不意外,事实上他并没有特意在Bruce面前掩饰自己,一个乐意为正义联盟那样的超级英雄组织提供资助的男人对于这个或许会拥有更强的接受能力。

“即使是附着神力的武器也没有办法让你受伤吗?我承认你让我意外了,男孩。”神奇女侠和他飘在海上对视。

“等一等,Diana,我想你可能产生了什么误会……”

“我们会有时间谈那个的。”女战神战意凛冽的笑了起来,“但现在我不打算给你说废话的时间。”她从背后取下泛着古老色泽的圆盾冲Clark挥了挥长剑。

“让我看看你是否够资格勾搭正义联盟的顾问。”

Clark沉默的收起了示好的微笑,伸手将在冲击中破破烂烂的上衣扯下丢在了一旁。

“那么如你所愿。”

他再次挡住了神奇女侠挥舞过来的长剑,女神焊勇的抡起巨大的圆盾,用其锋利的边缘狠狠的向男人的手臂撞击过来。

红色刺目的光芒毫不留情的灼烧在了圆盾上,一个呼吸间Clark就抡起拳头在热视线的配合下将那个圆盾砸成了一块凹凸不平的破烂金属。

女战神毫不留恋的将盾牌扔到了海中,转身双手握住神剑和水手展开了一场最为简单粗暴的角力。金属碰撞的刺耳摩擦声从剑刃和男人的手臂间窜出,甚至因为摩擦带出了一连串高温的火花。

他们身边的空气和海面都因为这一次碰撞而开始剧烈的扭曲,甚至掀起了巨大的漩涡和波浪。如同所有的物质都有了思想,狼狈的想从这场博弈中逃窜。

最终Clark挥手将长剑摔落在了海中,平静的飘在空中盯着面前的女人。

“可以了吗,你已经没有武器了。”

“Emm……我看到天堂岛引以为傲的神力盾牌在你手下变成什么样子了。”女神轻笑着摊了摊手,“我承认即使战神本人凌驾于此也没可能比你做的更好了。”

Clark的神情放松了下来。“那么我们可以结束这个坐下来谈谈了吗?”

“哦,听起来不错。”Diana挑眉笑了起来。

下一秒就一拳将Clark砸向了空中。

“我的拳头比那些武器强悍多了,现在好好尝尝守护银镯的滋味吧男孩。”




“所以你们就这样打了两个小时,在大西洋的正中间。甚至引发了剧烈的海啸,我该庆幸你们还有脑子至少懂得离丹迪莱恩远一点没把船给掀翻吗。”Bruce面无表情的坐在头等舱宽大的沙发上。身上的低气压让室内的空气都近乎凝固了起来。

Oliver,Dinah和Nona小心翼翼的坐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作为罪人的Clark和Diana动作统一的低着头站在原地谁也不看谁,听到Bruce开口同时辩解了起来。

“Bruce……我已经把海啸全都控制住了……我保证它们不会给任何人造成伤害,我很抱歉,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大范围的使用力量……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Clark努力的眨了眨狗狗眼试图唤起Bruce一点的同情。

“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任何事情,Bruce,你没有看透这个男人可憎的面目,他在勾搭你的同时连Nona也没有放过,这种脚踏两只船的男人无论被怎么揍都是理所应当的。”Diana抱着臂冷漠的瞪着Clark。

Oliver和Dinah统一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小子你很有种嘛”的眼神扫视着Clark。

“我没有!”小镇男孩涨红了脸苍白的辩解着。

Diana用真言套索直接勒住了水手的脖子。

“你够胆就再说一遍男孩?”

“我没有勾搭Nona,”Clark生气的喊了起来,“我发誓我对Bruce是真心的。”

室内咳嗽声立刻响成了一片,Oliver忍着八卦的笑容用手肘捅了捅僵坐在原地的Bruce。

“你发誓你没有任何不好的打算?”女神也迟疑了起来,不解的望向男人。

“我……”Clark大惊失色的试图挣脱套索的束缚,Diana又用力把他勒紧了一些。

“说!”

“Diana,你等等……”Bruce立刻有了不妙的预感。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不……我承认我想过带Bruce去我的房间里【————】然后【————】,我们甚至可以在电梯里面【————】然后【————】,要知道丹迪莱恩很大,以前Jimmy告诉过我很多地方,某个房间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最漂亮的晚霞,我想在那里【————】Bruce的眼睛一定美极了…………”

神奇女侠手一抖连忙松开了Clark。

Oliver目瞪口呆,Dinah一脸无奈的将捂在Nona耳朵上的双手放了下来。

Clark生无可恋的望向Diana,女神难得愧疚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Bruce…………你听我解释……”

蝙蝠侠沉着脸伸手拽着小镇男孩的领子将他扔了出去,重重关上了房门。





TBC.

┄┄┄┄┄┄┄┄┄┄┄┄┄┄┄┄┄┄┄┄┄┄┄┄┄┄┄┄┄┄┄┄┄┄┄┄┄┄┄┄

评论(85)

热度(190)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