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15 Years Old 【上】

之前说的大超变小的梗,回归复健第二弹

┄┄┄┄┄┄┄┄┄┄┄┄┄┄┄┄┄┄┄┄┄┄┄┄┄┄┄┄┄┄┄┄┄┄┄┄┄┄┄┄

“你以为会伤害甚至让一个人致死的行为是因为你的无能为力吗,不,如果有人因此而死亡只可能是因为你太自以为是了。”太阳之子神情肃穆的抱臂漂浮在黑暗骑士的身后。

“这句话由你来说似乎并不是这么合适,鉴于一直以来你才是我们之中那个最自以为是的人。”蝙蝠侠经由电子处理过的声线冷漠而危险的发出嗤笑。

“我不否认这一点,”红披风缓慢的落回了地上,“因为自以为是没能救下的人在我的生命中已经足够多了,而那些失败我将会永远无法遗忘。”

“那就闭嘴,然后滚出监控室,我对于和你这些无聊反复的争论毫无兴趣。”蝙蝠侠冷漠的转身坐回监控椅,然后对那个不知好歹的外星救援犬发出了逐客令。

“B,看起来我必须要提醒你,你这是在自我毁灭。”而那个该死的氪星人依旧对此无动于衷。

“你超脱计划常规的行为才是真正的自我毁灭!”

“因为你的计划带有缺陷和风险,我只是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Bruce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压下那些在胸口乱窜的怒火但那毫无作用,蝙蝠侠可以冷静的对待任何人,但绝不包括眼前的联盟主席。

他们之间的分歧从联盟成立初始就已经存在,而如今不过是端倪更加显现了而已。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风险和牺牲的计划!理想主义者,你以为我们每天在做的事情是像你一样从树上抱小猫下来吗?!”

“我不认为接住一只猫和接住一架飞机之间有任何差别。我们随时做好了面对死亡和失去的准备。但这不是以牺牲任何人为代价换来的,尤其是你将自己置身于枪口下的行为,我永远不会认同。”

“那给我造成的伤害有限,我的盔甲足够防御这个……”

“对,不会让你被直接穿透,顶多因为挤压折断几根肋骨。但是我不打算让你把它们当成日常,”超人狠狠的皱起了眉头,“Bruce,那根本不是人类该有的活法……”

“一个外星人试图探讨人类的活法,有趣。”蝙蝠侠背对着氪星人在座位上讽刺的笑了起来。

超人伸手将椅子转过来和这个冷漠的搭档对视,对方的双眼藏在白色护目镜下,含铅的铠甲让Clark甚至无法判断他的表情。这让光明之子感到挫败和无力。

“Bruce,拉奥啊,我只是想……你在拯救别人之前总应该先学会怎么拯救自己……”他伸出手试图去小心的隔着凯夫拉触碰蝙蝠侠肩上的伤痕。

黑暗骑士尖锐的利爪阻止了他的动作。

“收起你的施舍同情,傲慢的氪星人。”Clark仿佛能够看到护目镜之下那双冰冷推拒的蓝灰色眼睛。“我不需要你帮我挡住那些子弹,你只要按照计划去做我们之间就可以避免这些无谓的争吵。”





“……那就不要给我这样的机会。”

“什么?”

“不要给我去帮你挡住那些危险的机会,不要把自己当做筹码或者诱饵,你知道你钓不上那些敌人……”

“那是因为你做了多余的事情!”

“那是因为你把自己当做诱饵只可能吊住我!”

“见鬼的,你在说什么胡话!”蝙蝠侠难以置信的站了起来。

“……拉奥知道我是不是在说胡话。”超人后退了一步,转身朝门外走去。

“真不敢相信……我一定是气糊涂了……我应该去冷静一下……”他边走还边反复的嘀咕着。

蝙蝠侠还想再说些什么 下一秒就看到联盟主席像一只没头苍蝇似的径直撞破了监控室的墙壁向大厅走去。

墙壁被撞破的巨响,金属扭曲和电流声吓得大厅里的联盟众简直目瞪口呆。

“我的天他们该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虽然他们是经常吵架不过还不至于吧,Diana呢?赶快控制住蓝大个!”

Bruce咬牙切齿的走上前去拎住一脸迷茫的超人的领子,“Kal El!如果你有什么不满的话可以去和你的太阳好好撒野,而不是对瞭望塔的墙壁做些无聊的发泄,你以为我设计门是为了当做摆设吗?!”

“不,我……Bruce……”蝙蝠侠这才注意到眼前的氪星人瞳孔涣散,他有些困难的抬起手像是想要触碰Bruce没有被面罩遮掩的脸颊。

他张口看起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下一秒他就像一个失去操控的木偶一般失灵的跌坐在了地面上。

“Clark……!”

“我怎么……哦!我的天啊!”坐在地上的那个人明显不是蝙蝠侠记忆中的联盟主席,而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的男孩,他瞪着那双和人间之神如出一辙的蓝色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瞭望塔悬窗外那颗漂浮的蓝色星球。

他出现的无比自然,似乎只是在一个眨眼的瞬间就由那个235磅的大块头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男孩。

然后他转过头来和蝙蝠侠对视,眼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和难以掩饰的兴奋之情。

“呃……早上好先生……请问……您是外星人吗?”



“时间魔法,就附着在那颗击中他的子弹上。”扎塔娜难以置信的摇着头,她戴着手套小心的拿起那颗子弹。

“是一种太过危险的禁术,你们不会想知道制作出这个小东西要使用多少人的鲜血……被它击中的人别说活着,甚至连存在本身都可能被从时间线上抹杀……”

她的眼角流露出惧怕和向往,惋惜的叹了口气,“制作出它的人是一个真正的魔法师,杰出的天才,但恐怕在法术诞生的瞬间就被抹消了存在吧。不知道这次的入侵者是从哪里得到的这颗子弹。”

蝙蝠侠面无表情的沉默着,这个魔法本该在他的身上生效,如果不是那只外星救援犬破坏计划的帮他挡住了这个该死的威胁。

“那个……您的意思是我会死掉吗?”一旁的超人,哦,现在是15岁的Clark Kent举手问到。“哦,Barry,我可以再吃一片你的薯片吗?……谢谢!”

少年变声期的声线比成熟的联盟主席要高的多,即使听到自己身上正面对着死亡威胁看起来也一派轻松,似乎和闪电侠一起分享零食比这个未知的魔法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哦,放心吧勇敢的男孩,”扎塔娜从对魔法的沉浸中立刻脱离了出来,望着还是个孩子的超人不自觉的柔下了声来。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确实会被抹消存在,不过你刚好是没办法被子弹穿透的那个人……噗……咳咳……虽然因为你的体质对魔法完全没有防御力还是中招了,不过也就是暂时维持这个状态,两三天就会恢复了。”

“啊,万幸了!”小Clark看起来充分的松了一口气,“我还一直担心我的体育考试呢,看起来我至少可以暂时逃过这个了。”

“嘿伙计?!你可是未来的超人欸!居然害怕体育考试这种东西?”Hal有些好奇的凑过来打量着男孩,“我还以为超人无所畏惧也不会逃避呢。”

“咳咳咳……”Clark差点把薯片呛到气管里,“那个叫法……我是说超人……还是算了吧……”他看起来并不是很想谈有关体育考试的事情,有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哼,你倒是不怕死……”蝙蝠侠冷冷的说到,话一出口就有些尴尬的收到了来自Diana和扎塔娜统一的“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这么凶”的瞪视。

我只是……太习惯用这样的态度和他争锋相对。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就像是随时要入侵我的底线,而我害怕这个。我绝不想面对这个。

无论他试图对我的生活插手是出于同情还是傲慢,我都无法忍受。即使我们被称为世界最佳搭档,即使成立了正义联盟我依旧无法接受他那些天真的理想主义。

那不是因为我厌恶他。而是因为他永远都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我不是说他冷漠或者轻视什么。与此相反,让我真正难以忍受的是他可笑的一视同仁。

他眼中的一切痛苦似乎都是云淡风轻的,他为人们塑造了一个完美的,正义的,从不倒下的形象。望向他的背影时我能够理解卢瑟想要把他拉下神坛的疯狂。

就像是一个孩子想尽一切办法捣乱以此吸引大人的注目一样,他癫狂的向Clark证明他与所有人的不同,想以此作为筹码让超人多看自己一眼。

超人。从他站出来,成为挺身而出的那个人的那一刻起,他所遭受的就是怀疑,冷漠,讽刺,歹毒的设计,卑劣的暗算,世界中伤咒骂他,但他从未被打败。

他眼中所能看到的似乎永远都是世界美好的那一面,他把希望镌刻在身上,他永远自信,坚毅,可靠。

哦当然!当然!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真正厌恶他的人?那些中伤猜忌恐惧他的人,在遇到危难时仍旧向天空伸出手哭泣着呼唤他的名字。

而他也不会把那些人抛下,他没准备成为任何人的信仰,他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只是做那些他坚信正确的事情。所以世界也开始乐于接纳他,有人开始愿意相信他,崇拜追随他。所以当提起希望这个字眼时,人们会心一笑的在胸前划出S形的痕迹。

他看到这些也只是笑笑,然后将他所坚定的事情继续做了下去。

我讨厌他的一视同仁,更讨厌我想要成为他眼中特殊的想法;我讨厌他的理想主义,更讨厌我对他所目视的世界生出的真切向往;我讨厌他的多管闲事,更讨厌我可能会因此失去他的那些未来。

我讨厌他,更讨厌喜欢信任他的自己。





“你怎么会这么想?”Clark放松坐在医疗室的床上晃荡着自己的双脚,一双蓝眼睛坚定的望着黑暗骑士。“没人不害怕死的,不过不是有你在这儿吗?你肯定能想到办法救我的。”

“你记得蝙蝠侠?我以为你完全变成一个孩子了。”Diana有些感兴趣的挑起了眉。

“我已经15岁了,不是一个孩子了……”Clark有些尴尬,“我确实对于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但这是直觉……我的直觉通常都是对的。”

“哦……”联盟众人同时发出了意味深长的感叹。

“别起哄啦你们……”一向正直自信的超人脸上难得露出了窘迫的神情,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不过对于陌生人就随便信任的样子倒是和那只外星救援犬如出一辙,蝙蝠侠默默的想。

“比起这个,我可以在这艘……呃……飞船里逛逛吗?”男孩对于机械和飞船永远都充满着向往,即使是小时候的超人也没能免俗。

“当然,这可是超人——未来的你和蝙蝠侠这对世界最佳搭档一起建造的瞭望塔。”Diana拍了拍他的肩膀。

“噢!”Clark惊叹着望向Bruce,蝙蝠侠有些不自在的意识到这个变小的人间之神眼中透露出的绝对是诡异的兴奋和崇拜。

“世界最佳搭档,这听起来太酷了!”

“啊啊啊,没错,你只要乖乖听老蝙蝠的话指哪打哪胜利就属于正义联盟……光明之子与黑暗骑士……钢铁之躯和第一侦探……”Hal忍不住调侃了起来。

“闭嘴绿灯。”蝙蝠侠狠狠瞪了他一眼,“人人都知道那是哄小孩子的说法。”

“那我们的关系一定很好!”Clark有些兴奋的跳了起来跑到了Bruce身前。“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对吧?”

“不不不,真遗憾你们俩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Hal还想继续说下去,但Diana抬手阻止了他。

“镇上的人都说我是一个怪物,没人愿意和我交朋友,不过玛莎说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会乐意接纳我的存在。”Clark开心的自顾自说着。“哦!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存在的,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Bruce看着男孩熠熠生光的蓝色眼睛,最终还是将否定的话语咽了下去。

“嘿,你可以带我看看我们的瞭望塔吗?”

“可以,Clark,当然可以。”Bruce轻声说到,拍了拍男孩的脑袋,Clark有些不好意思而又跃跃欲试的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瞭望塔大厅。

联盟众都有些沉默,互相无声的对视着。

这是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Kal El,他的世界很简单,他会被排挤的语言刺伤,会因为收获了一个朋友就真正的由衷的感到喜悦。

而他们知道这个孩子将会在未来失去他的父亲,将会看到自己毁灭的家乡和逝去的亲生父母,将会承受失落,指责与痛骂,一次次的被逼迫着接受失败愧疚与强加在他身上的苦痛。

他会精疲力尽,粉身碎骨,伤痕累累。他会被不断的击倒,再不断的爬起来。他会从让所有人恐惧猜忌的怪物变成共同信仰的希望。

他会从一个孩子成为超人。

但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



“这么说瞭望塔其实是你的设计……”Clark痴迷的望着悬窗外的星空,“你真的好厉害啊!我还以为只有在科幻电影里面才能看到这样的……实在是太棒了……”

“等等,那我不是其实什么都没做吗?”

“哼,”Bruce轻笑着摇了摇头,“图纸是我画的没错,你才是那个把它搭建起来的人。热视线和超级速度让你擅长这个。它给我省下了不少经费。”

“不过你每次战斗造成的战损比这更多就是了。”

“诶,那我欠你多少钱。”Clark抬手触摸着空气中的3D投影随口问到。

“两个韦恩集团的卫星,蝙蝠战机,蝙蝠车,上百座大楼和主干道的修缮费用,民房汽车不计其数。如果你打算捏钻石赔我大概得有一个瞭望塔这么大。”

Clark大惊失色的险些一头栽进身前的投影里。

“那……那我的工资呢……?”

“你在星球日报担任记者,如果你把工资全都上交给我的话大概2000年左右就可以还清你的战损了。”

Bruce看着眼前男孩面如死灰的表情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Clark,我开个玩笑而已,没打算让你赔偿……”

“那超人值多少钱?”Clark突然抬起头来认真的询问到。

“什么?……Clark?”

“玛莎说欠别人的东西不还是不对的,如果我把自己卖给你的话可以抵消那些战损吗?”

“…………你在开玩笑吧。”蝙蝠侠难得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世界上没人买得起一个超人,孩子,蝙蝠侠也不行。”

“没关系,我可以便宜点把自己卖给你。”男孩对他眨了眨眼睛。“这样如果我长大了以后欺负你的话你可以把账单扔在我的脸上质问我‘你也不看看是谁在养你’。”

“……你是不是跟玛莎一起看了什么糟糕的电视剧。”蝙蝠侠无语的摸了摸男孩的脑袋,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自在的收回了手。

“等你变回来以后会因为要把自己卖给我的话而感到好笑的。”

你救了我很多次,所以我也同样去救你,尽管我没有说出口过,但我感谢那些来自你的希望,即使是在噩梦中,黑暗里,它们也能不止一次的支撑我继续前行。

即使是蝙蝠侠也无法计算出它们的价值,Clark,你没有欠我任何东西,也没有欠这个世界些什么。

是我和这个世界从你身上得到了更多。

“……今晚别住在瞭望塔了,我想阿尔弗雷德——我的管家不会介意多添一套餐具的。”

蝙蝠侠望着那个未来将会成为超人的男孩轻声开口到。




TBC.

┄┄┄┄┄┄┄┄┄┄┄┄┄┄┄┄┄┄┄┄┄┄┄┄┄┄┄┄┄┄┄┄┄┄┄┄┄┄┄┄

如果我找到灵感的话晚上更HP或者泰坦尼克_(:з」∠)_

评论(4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