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恶魔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一】

看ID各位就知道我又来卖新甜饼了。回归复健第一弹。唉第一章总是麻烦得搞世界观ヽ(‘⌒´メ)ノ

┄┄┄┄┄┄┄┄┄┄┄┄┄┄┄┄┄┄┄┄┄┄┄┄┄┄┄┄┄┄┄┄┄┄┄┄┄┄┄┄

第一章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我叫Barry,Barry Allen。

你也许听说过我,也许没有。我在警局,做一些和物证有关的小工作。

算了,这些都不是我要说的重点,认不认识Barry Allen这种事情其实本身就无关紧要。

但我得说你一定听说过我的另一个名字。这个我们可以一会儿再说。我想先和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们。

先看坐在我左手边的这个绿油油的不用化妆就可以充当一颗新鲜花椰菜的男人,Hal,或者你们更喜欢叫他绿灯侠?

他是我人生中接触到的第一个高级变异种——一个精灵,说实话我在遇到他之前对于高级变异种其实有着更多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尤其是精灵——你知道他们通常在童话里被塑造成的角色都是高贵而美丽的。

什么?你问我现在怎么看?哦拜托了伙计,如果你和我一样亲眼目睹一个精灵整天徘徊在失业边缘,甚至连自己的房租都交不起还要在你家的客厅沙发上睡到流口水你大概也会和我一样幻灭。

照他本人的说法他所有工作所得的货币在地球上都没办法流通。想要靠那些宇宙援助养活自己就像你试图用玩小钢珠赚钱一样虚无缥缈,得了吧,小钢珠能换到的钱都比他手上的游戏币们要多得多。

然后是我右手边的这位女性——Diana Prince。正义联盟民意调查里永远的人气Top,神奇女侠,来自亚马逊的红龙后裔。即使不用我多说你也能够看到她手臂和关节上浮现的如同精铁一般熠熠闪光的赤红鳞甲。

事实上她能够将它们掩藏起来,露出那些属于女性娇嫩的皮肤,但一个武勇善战的斗士永远都乐于彰显象征她强大的一切佐证。手握真理的女神从不会掩藏真实的自己。

火星猎人,如名字一样土生土长的火星人。他的家乡似乎因为遭受灾难性的瘟疫而毁灭了,不过我没和他谈过有关这个的话题,虽然他没准儿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不过戳别人伤疤这种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海王。嗯,海王就是……海王,没什么好说的。咳咳咳开个玩笑,鲛的高级变异种,我知道他可以和鱼说话,不过他显然更喜欢吃掉它们。伙计别露出一副这个笑话很冷的表情,说实话要逗你们笑这种工作Hal可比我擅长多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介绍座首的那一位——先别纠结一张圆桌是怎么看出座首这个问题的——事实上我怀疑他才是拥有读心能力的那一个,我可不想知道如果他发现了我在会议上走神可能会让我干些什么。

上帝,我这个月的值班表真的已经排的够多了。仅次于作死嘴炮侠Hal。况且我的零食和日常卡路里都依赖他的瞭望塔食堂运作,得罪他可比得罪金主危险多了。

是的,蝙蝠侠,我们的头——尽管他目前还没有承认过这一点不过我想大家都是这么默认的——一个恶魔。不不不!相信我这不是一个比喻!他就是一个恶魔!货真价实的那种!

天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有多么震惊,要知道作为一个拥有神速力的警察我见到过的变异种多了去了。甚至经常约我一起喝咖啡的警花姑娘本体是个茶杯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我懂得保守秘密的重要性。

毕竟这个年代虽然人类对变异种们的接受程度在慢慢提高,但因为本身属于变异种而遭受迫害的人们依旧层出不穷。异类永远受到排斥与欺凌,这点如同真理般亘古不变。





变异种大概在所有人类的数量中占大概5%左右,其中大部分都是类似半兽人或者器灵一样的存在,他们和普通人说到底并没有多么大的差异,收起耳朵或者尾巴时他们就是普通的人类,甚至对于那些器灵们而言他们比人类更加脆弱——如果你摔碎了那个警花姑娘的茶杯她大概就只能在床上躺上一辈子了。

再瞧瞧我们这个联盟,你在这里倒是可以见到一群百万个人中才挑得出一个的高级变异种们了——那些传说中才存在的生物们,妖精,巨人,精灵……

不过想想这个世界上可是有70亿人,即使是百万分之一高级变异种的数量也足够多了,至少比濒危动物们要可观的多,想像一下7000个Hal从你面前跑过的场景…………哦算了这个画面真辣眼睛,世界上如果有7000个Hal世界都会因为他的话唠而毁灭的。

饶是如此我第一次见到蝙蝠侠时还是被震惊了。

恶魔,即使是在这些神话中的怪物里恶魔代表的意义也是足够特别的。他永远是邪恶的象征,被描述为神和人类的敌人,会以其力量欺骗、操纵或蹂躏人类。

哦不过我得说蝙蝠侠绝不是这样的人,虽然他平时是冷冰冰的不苟言笑,而且是个控制狂,不过能获得正义联盟全体成员尊重本身就已经象征了他到底拥有怎么样的灵魂。

作为联盟里唯一一个非变异种的人类我并不对任何种族持有偏见。真正让我感到震惊的并不是他是恶魔这件事本身,而是他所象征的那些事情。

直到现在为止变异种的出现和特殊的能力依旧没办法划上等号,他们和人类唯一的区别看起来只是不同的长相,而这些差异每个变异种都可以隐匿,或许你终生都不会知道你最好的朋友或者亲密的爱人是一个和你完全不一样的种族。

即使是超能力者,我们,拥有的一切力量也并非种族给我们的赠予。这些能力或许来自灯戒,神力,魔法,但绝不会来自于种族。毕竟科学证明大家虽然外观不同,差异也顶多就是拉布拉多和哈士奇的区别了,或许有的跑的快,擅长游泳,比较耐寒,不过至少没有会从犬类突变成老鹰的。

而蝙蝠侠,上帝,我得说他颠覆了我之前的一切看法,他没有任何超能力,或许只是因为他本身足够智慧或者远虑才能一次次拯救所有人,蛰伏在黑暗中成为哥谭的国王。但我依旧忍不住的会想——尤其是在他战斗时张开隐匿在黑色披风下的蝠翼借力滑翔时——是否恶魔的血脉才是让他做到这一切的原因。

而故事中伴随着恶魔出现的那些生命或许也存在于这个世上,他们未必像我的恶魔朋友一样正义,或许与此相反不怀好意。

恶魔是存在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也存在,天使,甚至是……神?




“…………如果这些能力是真的那么他或许是比我更接近神的存在。”Diana忍不住翘起嘴角,右手反复的爱抚着自己的剑柄上象征着亚马逊的神秘图腾,了解她的联盟成员们都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这是女武神战意蓬勃的表现。

“没错!就是这个!拥有神明血脉的变异种!”捕捉到对应关键词的闪电侠兴奋的拍桌站了起来。然后就收到了来自所有人惊诧莫名的注视。

“Flash,听起来你对这个未知目标有着相当程度的见解。”蝙蝠侠尖锐的手套轻轻敲了敲桌面后投出了审视的目光。

“……我就是随便说说。”闪电侠老实的坐了回去。

“哼,Superman……那些人这么叫他,热衷于接飞机和从树上拯救那些自己上去然后下不来的野猫。五年前这个家伙突然消失,有人猜测他死亡或者遭受了意外,然后就在昨天卫星拍摄到他在印度洋阻止了一次热带风暴。”

“没准只是又一个拥有超级英雄情节的傻大个,”绿灯侠耸了耸肩。“他出现的那会儿我才刚大学毕业,说起干这行他可是我们的前辈了。”

“如果他没有进行犯罪我们没有必要干涉他的行动,事实上他救了很多人。”海王皱着眉头,“我们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冒然接触可能会引发战斗。”

他神色严峻的看向浮窗上那个不知做了什么就将咆哮怒吼的海面完全冰冻的身影。

“大海的力量神秘而无尽,但他对此毫不畏惧,我不觉得你们会喜欢亲身体会这个结冰的把戏。”

“我们应该试着和他接触,或许他也可以被联盟接纳。”

“赞同,其实我还蛮欣赏这个家伙的,我上学的时候见过他在大都会阻止了一次恐怖袭击。”

“我还是保持中立吧……”

“我可以去和他来一场战斗,一个人的战意作不了假,打完我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都停下。”蝙蝠侠无奈的叹了口气。“海王说的没错,我们不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正因为如此接触才变得极为必要,以防有一天他决定造成灾害的时候我们毫无准备。”

“哦……蝙蝠侠的Plan B……”海王认同的点了点头。他们确实被这个救过不少次了。

“我会和他进行接触。”蝙蝠侠沉声下了定论,“Diana,我不想看到你和那个家伙在市区大战一场后造成的破坏,现在散会。”

神奇女侠看着那个黑色身影走出了自动门神色遗憾的松开了剑柄。转头看向了火星猎人。

“J'Onn,也许你乐意到外面去和我打一场?”

“哦,说起来今天是新款奥利奥上市的发布日,我正急着去排队,我等这一天很久了,真抱歉Diana。”

“Arthur?”

“咳咳……我约好了要陪弟弟钓鱼……”

“Barry……哦Barry什么时候走的?真没办法,Hal,那你跟我来吧。”

“嘿!嘿!Diana,你认真的?火星猎人也就算了海王只要叫一声鱼就全都凑过来了吧,钓鱼是什么借口?”

“没准儿是他们兄弟的情趣。”神奇女侠轻轻挑起了眉,“我记得你以前许诺过愿意为女士献上一切?”

“Well,”Hal摇头叹了口气走到门前弯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轻轻旋转手上的灯戒露出了一个绅士的笑容,“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看起来我不得不奉陪了。”

“好男孩。”Diana微笑着走出了门。

“不过我们可得离月球和卫星都远一点儿,我可不希望明天凌晨向老蝙蝠上交有关月球地表迁移或者战损破坏的报表……他会让我给瞭望塔擦上一个月的地板的……”





Bruce坐在蝙蝠洞里沉思,有关Superman的事情确实让他极为在意。

直至今日为止,变异种在社会中的地位仍旧尤为尴尬,关于正义联盟所受到的舆论质疑同样有很大一部分与他们众多的高级变异种成员有关。值得庆幸的是神奇女侠的公关做的还算不错,来自亚马逊的女武神非黑即白的生存方式容易民众们由衷发出认可。

而政府那边由他负责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几乎是以一种特殊的平衡关系维护了变异种们的权利。

而这个Superman——假设他真的是一个未知变异种——很有可能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

“恕我直言,老爷,这位大都会的钢铁之子获得的声望可比作为恶魔的蝙蝠侠要好太多了。”

“Alfred……”Bruce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五年前他似乎遭受过极多的质疑揣测甚至是陷害。之后他离开了,现在他再次归来我们不能不考虑他仍旧心存怨恨的可能。”

“如果您坚持的话,我这把老骨头到这个年纪还要看不听话的家主去接触一个善恶不知的伪神,这可真是一件让人感到悲伤的事情。”

“…………我今晚还要参加一场无聊的宴会,我想我应该先去换衣服了。”

“需要我为您的尾巴进行抛光打蜡吗?”

“不,今晚是Brucie的场合,蝙蝠侠没有出场的必要。”

“看起来我希望您能找到一个接纳您恶魔身份的伴侣的愿望依旧遥遥无期。”

“人人都知道Brucie只是一个轻浮且无害普通的人类,对变异种除了姑娘之外的一切都毫无兴趣……”Bruce神色平静的褪下黑色的皮质手套。

“而蝙蝠侠才是拥有恶魔血统的家伙。将这两个身份用任何方式连接在一起都是不安全的。”

Alfred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诸事不顺,老爷,不过我至少还可以为您带来一个好消息。”

“Mr.Kent似乎已经游历归来了,今天我收到了他重新回到星球日报就职的消息。而且与此同时他第一时间就寄来了这个——”老人递上了一份牛皮纸信封。

Bruce终于露出了本日,甚至是这个月内最为丰富的神情,他看起来克制着自己不要表现的特别高兴或者惊讶,不过这在早就熟知他秉性的老管家面前可算是世界第一侦探最为拙劣的情绪掩饰了。

Alfred的神色也因此而难得的放松了下来,看着他接过信封后便毫无声息的退出了蝙蝠洞。

信上只写着简单的问候和今晚将拜会韦恩大宅的告知,夹着已经风干却依旧散发着美好香气的向日葵花瓣。

Bruce知道它们来自小镇男孩的家乡堪萨斯,那个记者心心念念的向日葵之州,他一直想抽空去一次,遗憾的是过去他常常被哥谭的事务绊住手脚,如今有了正义联盟之后这个愿望大概变得更加虚无缥缈了。

Clark归来的消息让今晚本来难以忍受的宴会似乎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Bruce低声轻笑着摇了摇头,将信件放在桌前向浴室走去,脑中重新回响着起一曲悠扬的口琴吹奏。





那时他离开影武者联盟,在大雪纷飞的喜马拉雅山脉上遇到了躲在废弃木屋里生火取暖的Clark。

他们同样胡子拉碴,浑身破烂,饱经风霜,看起来像两个倒霉到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而对方在这种情况之下居然还顶着一副土气到要死的黑框眼镜。

不过此刻Bruce完全不在意这个陌生男人是否有着差劲的穿着品味,要知道在异乡漂泊时碰到熟悉的美国口音而不是什么生涩的阿拉伯语或者中国语对于两个年轻人而言就是足够美好的一场相遇了。

他们吃着Clark包里已经冻的像石头一样的压缩饼干,喝着用塑料包装纸叠成的小锅烧出来的热水,一起怀念某个无论是哥谭还是堪萨斯小镇都随处可见的快餐连锁店里刚刚从铁板上移下来冒着热气和肉汁的牛排。

他们漫无目的谈起某个变异种女星饱满的胸部,世界上最好喝的啤酒,某个海滩的日出,一个东方的集市,有关喜马拉雅神秘的传说,最后一起在对故土的怀念中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他们拥有着同样孤独的灵魂,这个瞬间一场突如其来的相遇让他们望见了彼此,就像是命运齿轮的一次不经意的小小波动。

他们并不是已经相互认识了许久,甚至可以说对彼此的过去一无所知,但Bruce笃定他们了解彼此。是的,他坚信他了解这个男人,他们同样在世俗中迷茫着,却又渴望被接纳的温暖。

人们似乎总觉得当你被一个人吸引时是因为你们身上截然不同的那些特点。那似乎代表着神秘,向往,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

但事实上当你认真审视那些你爱过的每一个人,你会发现真正让你们靠近的最终还是你们之间那些隐藏的共鸣,那些真实存在的理解和认同感。

Bruce舒适的靠在这个大块头结实的胸肌上懒洋洋的闭着眼,漫不经心的想着这个枕头毫无疑问是他这几年睡过最舒适的那一个了。

尽管带着一股烧焦的松木气息,大概是烧火时沾染上的青烟,不过和冻成坚冰还带着霉味的床铺比起来要好多了。刚好这个男人和他一样不拘小节,看起来对于Bruce把他当床垫的态度也没生出什么抱怨或是不满。

屋外寒风凛冽的呼啸声变得渐渐遥远,Bruce迷迷糊糊的听见堪萨斯床垫在他的头顶友好而安然的开口说到。

“嘿,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过,我叫Clark,Clark Kent,来自堪萨斯的小镇斯莫维尔。我家的农场一年四季都长满了金黄色的向日葵和玉米棒……我该死的想念那个。”

“Bruce Wayen……来自哥谭,哼……看起来我只能想念一下那里糟糕的下水道和巷子了……”他没有编一个假名去哄骗这个Clark,或许是因为他足够放松,也许有着什么别的原因,但他确实没有这么做。

“听起来你也很喜欢你的城市。”男人带着笑意低声喃喃。

Bruce终于难得睁眼看了这个家伙一下,他注意到这个土气的黑框眼睛后男人那双如同晴空般温暖绚丽的冰蓝色眼眸带着温和的笑意。

“你想在睡前听点音乐吗,来自我家乡的。”

“乡村音乐……民谣?”

男人从大衣里摸出一把木制口琴。“刚好,它的名字也叫Blues,你们会相处愉快的。”

“……这招你该拿去对付镇上的小姑娘。”

“哦,我会的,如果我有幸遇到一个叫Bruce的姑娘的话……”

“哼……”

火堆明灭,夜色沉郁,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恶魔在神明吹奏的口琴声中安然入睡。

他在梦中踏入了整片向日葵组成的金色海洋。




TBC.

┄┄┄┄┄┄┄┄┄┄┄┄┄┄┄┄┄┄┄┄┄┄┄┄┄┄┄┄┄┄┄┄┄┄┄┄┄┄┄┄

背景及人物部分设定灵感来源于漫画《左门君是召唤术士》我不知道……哈哈哈哈哈也许叉男也算?然而看过这部漫画的就知道其实完全快没关系了。不过还是提一嘴吧。

评论(46)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