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完结】5000 Days of Clark(和克拉克的5000天)下

完结撒花

┄┄┄┄┄┄┄┄┄┄┄┄┄┄┄┄┄┄┄┄┄┄┄┄┄┄┄┄┄┄┄┄┄┄┄┄┄┄┄┄
[Mr.Kent,非常抱歉打扰您了。为Mr.Wayne服务之后,我怎么也想不开,一定要加收一笔心理损失赔偿费才行!否则实在是不想活下去了……]

“啧。明明是我一生都在为他的行为买单。各种意义上的。”

(好啦Bruce,不管怎么样这也是Stark关心我们才制造出来的AI,我们应该好好感谢它才对。)

[啊!您的慷慨会得圣光庇佑的!我可以也和您进行一场谈话吗?]

(当然没问题,等我先把外套挂好可以吗?阿尔弗雷德会为这个操心的。)

“哼。需要我回避一下吗?不过话说在前头,我可不想知道他跟你说了些什么。千万别告诉我。”

——Silence——

“我警告你,到时候不要逼着我听那些。”

——Silence——

“……你说不说!”

[我我我我会说的!]

(Bruce,你不用回避的啦,你知道我的事情你没什么是不可以听的对吧。)

“……哼。”

[事实上Mr.Wayne说您对他施行了13年惨无人道的情感虐待。]

(等等……我没有……Bruce?!)

“你这也叫人说的话吗?!不行,我不想再听下去了。”

——Silence——

“……你接着说啊!蠢货!”

[呜呜呜我马上就说!……有Mr.Kent在Mr.Wayne明显更变态了啊!]

(哈哈,我想Bruce不满的首先应该是Damian的事情吧。)

[哦,这足以见得您多么睿智。]

(毕竟我们为这个事情一直感到非常头疼呢,说起来Damian也已经到了上大学的年纪了,不过遗憾的是他并不太喜欢我。)

[…………我听说您和Mr.Wayne现在还没有告诉他你们是伴侣的事情。]

(哦,是的。这对于Bruce而言不太容易开口,不过我和阿尔弗雷德都尊重他的意见。唯一让人没办法的就是Bruce不得不在Damian的怂恿下去参加一些相亲……)

“哼……听起来你对此很有意见……”

(好吧,事实上我可能永远没办法适应这个了,你知道我们已经结婚13年了,而他却不得不还像年轻时那样装作布鲁西宝贝去和不同的姑娘们调情上一整天。)

(最后还会说其实是因为自己有一个靠不住的负心男友,只是为了让那个人嫉妒才出来相亲,所以不能和人家在一起,搞得每次我去接他的时候都要被姑娘们梨花带雨的拳打脚踢……)

[真像是Mr.Wayne的作风。除此之外,他还说了……]

“停!别提她。我就是死也不想让我和这只外星救援犬的谈话里出现她的名字。”

(…………Lois吗?)

[…………Mr.Kent看起来很清楚嘛。]

(Bruce……我以为你一直都不会主动开口问我关于这个。)

“我是不会提到她的。除非我疯了。”

(好好好,是我主动要说的。)

“……把你的嘴从我的手指上移开,你是狗吗?”

[现在的人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秀恩爱……]

(Bruce,我和Lois确实是最好的朋友,在我很多怀疑自己的时候是她的帮助让我走了下去,她不会要求我去做什么,也不会把我当做是全能的超人,她乐于接受我属于Clark Kent的一面,属于人类的一面。而我为此而感激。)

“…………你在怪我让你承担了太多责任?”

(不,与此相反Bruce。因为想站到你身边所以我才成为了Superman。因为看到了你我才可以坚信希望,我才从未愧对我胸前的符号。)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因为你所以我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好,因为你我愿意去学习那些我从未了解过的事物。没有人希望让自己最爱的人难过失望,我也一样。)

(Superman和Batman是世界最佳搭档,而Kal El,Bruce,Kal El是为你而生的。我要你知道这一点。)

“……白痴救援犬。”

(是你的白痴救援犬,Mr.Wayne。你要对他负责才行。)

[………………………………]

[…………Mr.Stark你陷我于不义啊,这两个人根本没有离婚的意思,我看他们不需要任何调解。]

(哦对了Bruce,今天的晚餐想要吃什么?如果你想要我去做的话那刚好可以让阿尔弗雷德休息一下。)

“……竹荪乌鸡汤。”

(好吧,我马上去弄。我们可以一会儿在聊。)

[等等……等等Mr.Kent?!他就这么走了?!]

“没事,他很快就会回来的。超级速度记得吗。”

[哦,说起这个,您平时会偶尔恭维他吗?]

“恭维?”

[相信我!这绝对是最恰当的词了!他刚刚就在对您这么做啊!]

[您看,您是不是偶尔也得抬举他。像是说……唔……礼物很喜欢啊,菜做得很好吃之类的?]

“哼,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没说他做的难吃。”

[难吃吗?]

“不难吃。”

[……从各种意义上都辛苦你了Mr.Kent。]

[您和Mr.Kent已经结婚13年了,但我没看见你们带着戒指。]

“工作需要,况且以那个小记者微薄的工资能送过来的戒指也都是些不入眼的东西,你不会想要看到它们的。”

[哦,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并无此意。]

“嗯?”

[……求求求,求您让小的看上一眼吧!]

“真拿你没办法,它们在陈列柜里。”

[……………………]

[居然有14个?!]

“哼,我们认识了14年他就送了14个,就知道浪费钱。”

[我看见您在背对着我笑了,我是AI可以操控摄像头您还记得吗,Mr.Wayne。]

“…………”

(Bruce,我已经把汤炖着了……哦拉奥啊!它身上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

“没什么,蝙蝠洞不小心跳闸了,烧坏了吧。”

(原来是这样,真是不幸的意外。)

[Mr.Kent!您不能就这么相信了啊!蝙蝠洞有可能会跳闸吗?!我分明就是被施加了惨无人道的虐待!果然这就是服务业注定逃不掉的悲剧吗?]

(我还给你烤了小甜饼,等你夜巡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到它们了。)

[居然直接装作没有听到?!]

[咳咳咳,算了,让我们继续谈话,Mr.Wayne似乎觉得你们不太般配。]

“……我只是认为这是一个客观合理的判断。”

(唔,我想知道你这么想的原因,可以吗?)

[Mr.Wayne似乎觉得与您有天壤之别。他觉得自己是得天独厚的……]

(当然。)

[诶?]

(我是说Bruce当然是得天独厚的,这么说会很奇怪吗?我想在我人生中所发生的最幸运的那些小事都是因为我遇见了他。)

(事实上Bruce,这么看来我们其实也很般配不是吗,毕竟拥有了你之后我就成为世界上最幸运的那个人了。)

“哼,好吧……我勉强认同他的观点。”

“他拥有一个能容忍他的一切无理取闹并且为他的战损买单的伴侣。光是这一点,就幸运得让我嫉妒。”

[…………]

“除此之外嘛……哼,他就没什么值得让人多看两眼的地方了。”

“回去告诉你的下一个资讯对象们,谈恋爱时可别摊上个这样的家伙。否则就会像我一样度过哭笑不得的一生。”

[Mr.Kent,我现在已经开始惊叹您面对Mr.Wayne的游刃有余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Mr.Wayne应该曾经有过很严重的自毁倾向,您是怎么做到用13年的时间把他完全变成了一个自恋的人的,对此我深表好奇。]

(我只是用我觉得他值得的方式去对待他,哈哈,碰巧的是我认为他从来都值得最好的。)

[………这两个人已经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程度了。]

[咳咳咳,像性生活次数过多这种事就不必谈了吧。毕竟我作为一个AI既不懂得精力旺盛的感觉也无法体会力不从心。]

(抱歉Bruce?我做的次数真的这么多吗?)

“闭嘴。普通夫妻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差不多也该没有性生活了,你不能每天都想着要榨干我。”

(……好吧,如果每天一次太多了我们可以一周一次。)

“……等等!一周一次是不是太……”

(还是觉得多吗?抱歉Bruce我不知道你其实讨厌这个……那么一个月一次?)

“………………”

(我们可以高效率一些就好。)

[……高效率?]

(我猜是一次做完一个月的份?)

[别闹了!!]

“别闹了!!”

[算了下一个话题……还有还有……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回忆了。这等于是受到了二次伤害!]

[总之,Mr.Kent,您也应该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够的地方……不管是太过粘人也好总是喜欢说那些……咳,很动听的话也罢,我想就像Mr.Wayne说的那样您也应该为他留出更多的空间。]

(是的。我知道我有很多错。)

[没想到您这么通情达理!同样的一家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您看,既然您都知道,就该调整调整,稍微改改……]

(不过抱歉,我不会改的。)

[……您说什么?]

(呃,你要知道,改正是永远没有止境的,事实上就像理查德——Lois的丈夫所说的。你做了她会抱怨你没洗碗,你洗了碗她会责怪你怎么都不想着拖拖地呢,最后当你干遍了所有的事,她就会委屈地骂道:你怎么都不陪陪我!你有那么忙吗?!)

“呵。”

[……等等?]

(你看,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到最后你因为迁就他而筋疲力尽,他却会忘记所有你做过的事,只把你没做到的那一件挂在嘴边,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只有这么一点要求而已,为什么你都连这不能满足我呢?)

(我不是说布鲁斯,实际上人都是这样。)

(所以我决定不干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从一开始就连饭都不要做。)

[……可是Mr.Kent,事实上你刚刚才做了饭。]

(因为Bruce想要吃啊……)

[拖地呢?]

(当然没问题,我可以很快弄干净。)

[洗碗?]

(你知道阿尔弗雷德年纪大了我不太希望他多碰冷水。)

[Mr.Kent,我们可以下诊断书了,你知道Hen-pecked(妻管严)这个单词怎么写吗? ]

(我拿家务事打个比方而已,你怎么一点儿幽默感也没有呢?)

[正是因为我有幽默感,才会觉得这一点也不幽默。]

[我已经看出来了,总之Mr.Kent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誓死捍卫您可以继续粘着Mr.Wayne并且对他说一堆情话闪瞎别人双眼的权力。]

(等等……?!Bruce我发誓我没有……)

“好了,话都讲完了,现在滚出我的蝙蝠洞。”

[请再等等,Mr.Kent,其实您也可以跟我抱怨一些Mr.Wayne的事的。如果这能让您好受点儿的话。]

(这不能。)

[呃……好好想想吧,他最让您难以忍受的十件事?]

(要我说的话,还真没什么。没有。没有那么难以忍受的。)

[怎么会呢!您不可能觉得他真的是完美的,他身上的每一个小缺点都是可爱的,无伤大雅的,而事实是无论你有多爱一个人,他身上总有这么一两个缺点是你无法忍耐的你觉得打心眼里瞧不起的吧?]

(哈哈,或许你说的没错,他让我感到伤心或者是愤怒的时候很多,但事实上对我而言,他大部分时候都还是挺可爱的。)

你们并非没有夜夜争吵过,摔碎了曾经的合影,发自肺腑地诅咒对方。你们为那些失败的计划,没能救下的人,你失控时杀死的入侵者,他永远都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给你带来的担忧一遍遍的刺伤自己也刺伤对方。

而这些缺憾,并不是和爱人亲吻做爱、互诉衷肠就能填补的。我们的人生并不是被谁拥抱着就能圆满了。

那一次他忍无可忍,怎么都想不出承受这种压力的理由。他指着传送台冲你狺狺低吼:“Superman,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话,你现在就滚出瞭望塔,回堪萨斯过你的好日子去吧!”

然后一切都停滞了。物品摔裂的声音、咒骂的声音,都安静了。都安静了。

他已经厌倦了你吗?你想。他的自尊心强到变态,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不可能再张口试图将你留下来。况且……也许他想说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当时你脑内飞快地闪过离开他后的景象。

他可以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吗?他如果不好好吃饭的话胃病大概又要犯了,他知道胃药摆在韦恩庄园的哪个位置吗?他晚上睡觉会做噩梦吗?他的膝关节的旧伤总是会疼,没有你帮他按摩会再次复发吗?他在夜巡的时候如果受伤了该怎么办?阿尔弗雷德年纪已经够大了,谁给他做那些临时手术呢?

这些念头既不浪漫,也不温情,更不让人神魂颠倒要死要活。但那是两个人切切实实的彼此拥有过的见证。

等等!自己是不是想得太自大了呢?万一……万一他决绝地要赶走你,不再回头了呢?万一他根本就不需要你呢?要是更糟糕,万一他真的自毁倾向更加严重了呢?

那时你看着他紧抿的嘴角,在黑色铠甲下微微颤抖的身体突然意识到他和你一样是这么的担心,他这么的害怕失去你。

你扔下了脑子里的画面抱紧了他。不,一切都没有关系了,你不可能从他身边走开。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从他的身边走开了。

如果在这一切之后,我还说我在每个时刻都是爱你的,你会相信吗?

我的确有很多时候是不那么喜欢你的。我不喜欢你伪装冷漠,更不喜欢你强颜欢笑;我不喜欢你对鸡毛蒜皮的小事纠缠不休,更不喜欢你在真正的痛苦上逞强独自承受。

但我也有非常喜欢你的时候。我喜欢看你笑,也喜欢惹你生气;我喜欢你每天都气急败坏地要离家出走,也喜欢你从不真正这样做;我喜欢你穿着黑色的战甲对我投掷出默契的眼神,也喜欢你一丝不挂时拥抱我的双手。

我最喜欢的,是你从来都不对曾放弃过希望。你从不任人摆布。你是真正值得钦佩的人,总是用努力和忍耐向我证明自己。你总让我感到惊奇。你好像无所不能。

是你让我觉得晦暗的日子明快起来,是你使冰冻的僵局流淌着。而你是我的阳光,即使你从不承认这一点。

所以在与你共享的十三年的生命里的每一个时刻,无论舒心的还是愤怒的。只要你问我,我都能告诉你,我爱你。


(我想大概是时候吃晚餐了。我先去清理一下餐厅,你们继续聊吧Bruce,一会儿我会来叫你的。)

[啊……我不得不说Mr.Kent真的是非常的爱您,据我的考证,他对您简直可以说是疼爱有加了,为什么您会想要和这样的人离婚呢?]

“哼,你知道什么,他最近对我非常冷漠非常苛刻。”

[怎么了?]

“他说要是我再去和那些姑娘们相亲他就不帮我剪指甲了。”

[……Excuse me?…………您为什么要别人帮你剪指甲?]

“……为什么……一直都是他帮我剪的……”

[…………您就因为这个想要和Mr.Kent闹离婚?]

“哼,你有什么意见吗?”

[呜呜呜呜呜…………Mr.Stark,我要回家……果然还是让我就这么脑浆迸裂了吧。]




END.

┄┄┄┄┄┄┄┄┄┄┄┄┄┄┄┄┄┄┄┄┄┄┄┄┄┄┄┄┄┄┄┄┄┄┄┄┄┄┄┄

评论(43)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