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7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 17[Outside the window the weather is fine, the orange color is very attractive.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又是石化咒。”克拉克皱起眉头望着那个躺在床上的拉文克劳。“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事件了。”

“我们能够在受害者身上找到的有关密室的线索必然是有限的,如果这一件事情真的是Joker本人在幕后做推手的话他不会在这么简单的地方犯下错误。”布鲁斯微微颔首沉思起来。

事情并没有因为他们回到霍格沃兹而好转起来。事实上原本邓布利多对于Joker可能会继续对布鲁斯下手的猜测最终落空了。

自洛丽斯夫人之后两起针对麻瓜学生的事件再次发生,学院内因此变得人心惶惶。

“像你们这样的孩子是不会明白Joker想要做些什么的。”说话的红发女人是湄拉,拉文克劳的女级长之一,布鲁斯和克拉克一年级时曾经在火车上见到过她。

她优雅的靠坐在病床边小心的为那个石化的拉文克劳姑娘擦着脸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听起来你对这次的事件很有头绪。”布鲁斯抬眼望向她。

“当然。Joker出现的那年我才五岁,我和我的家族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躲避逃难的生活。”湄拉眼角流露出一丝悲伤,握着丝巾手指也停顿了下来,“我们失去了很多人。”

“那么你觉得他的目的是?”布鲁斯轻轻的挑了挑眉。

“他没有目的。”湄拉终于转过头来和他对视。

“他不要土地也不要财产,他本身就什么都不需要。”

“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克拉克睁大了眼。“他在毫无理由的杀害别人。”

“正是这一点让人感到害怕。我们和疯子永远没有能够沟通的可能。事实上即使是霍格沃兹里面相信Joker再次归来的人也是极少数……”湄拉轻轻的整理着女孩的额发。

“对于孩子们而言那些历史太过遥远了,而大人们对恐惧的事情宁愿选择避而不谈。”布鲁斯道。

“但Joker不会满足于现状的。他想要制造骚乱,他想要让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他的摧毁一切的表演,甚至是把所有人都卷入他的游戏里。”

“他想要看到战争,不仅仅是有关密室,甚至包括十年前那些死去的人都是他游戏中的棋子,他想看人们互相残杀,为了莫须有的事情争的头破血流,这对他而言是最大的愉悦。”

湄拉瞪大了双眼,“我收回刚才的话,布鲁斯,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没什么。”布鲁斯沉默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医疗室。很多时候深渊里的人在想什么只有同样把自己丢进深渊的人才能了解。

事实上最近瞒着老师们,学校里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护身符、平安符和其他护身物品的买卖。

奥利弗买了一个大大的、味道怪异的绿洋葱,一个紫色的凸水晶和一条腐朽的水蜥尾巴,在这之前,格兰芬多的男孩子们都说他不会有危险:因为他是纯血统的,所以不大可能被袭击。

克拉克有些担忧的跟在布鲁斯的身后飘了出去。

“布鲁斯,我不觉得我们在这么调查下去对你好。”他努力斟酌着语言。“邓布利多希望我们不要插手这件事。也许Joker的下一个目标就会锁定你。”

而且我觉得你陷的太深了,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事实上他不希望看到布鲁斯在继续反复揣摩Joker的想法,他知道这几天布鲁斯没办法安然入睡,毕竟平时布鲁斯睡熟了几乎会立刻就习惯性的靠在熟悉的热源——克拉克身上。

“Joker不会在对我下手了。就如我所说的,他把这当做是一场游戏,而如果他想要遵守游戏规则的话就不会打破斯莱特林密室的传统。”

“而不巧我刚好是一个纯血家族出身的巫师。”布鲁斯轻轻的抿紧了嘴唇。“你还不如担心他下一个动手的对象会是你,外星救援犬。”

“没关系,如果按照你的推测斯莱特林的传人确实是在利用密室里面的蛇怪袭击麻瓜学生的话那只要它靠近了的话我会听到它的声音的。”

“如果不是霍格沃兹的墙壁有些地方含铅的话我或许只要依靠X视线就可以找到那个密室的所在地。”一说到这个克拉克还是会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

“别总想着依赖你的超能力……那些都只是一个推测,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哦,Come on,布鲁斯,我们都知道你的推测总是正确的。”克拉克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只要我们能够确定斯莱特林的传人到底是谁的话这一切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事实上在十二月份的第二个星期,麦格教授照例收取圣诞节留校学生的名单。克拉克和布鲁斯都在她的名单上签了名。他们听说卢瑟也留下来,这让克拉克对他感到非常怀疑。

“确实卢瑟也是一种可能,但事实上我们不可能仅凭他作为贵族而且厌恶麻瓜这一点就判定他是这次事件的推手。”

克拉克看过布鲁斯对于斯莱特林传人的推测名单,那上面的字迹密密麻麻到让他眼晕。有些人的名字他甚至见所未见。真不明白明明布鲁斯在校的时候总是和他形影不离为什么还能了解到这么多不同的人物。

“莫加娜·瑟斯……哈莉·奎恩……塞琳娜·凯尔,哦我记得她,她不就是那个……”克拉克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

“那个在火车上试图把我们凑成一对的女人。我看过她在霍格沃兹日刊上写的文章,她的笔名是猫女。”布鲁斯看到这个名字露出的表情也立刻怪异了起来。“她写的文章都很……”

“布鲁斯……”克拉克有些迷茫的望着他。

“……不,没什么。”

“哦!还有洛哈特……嘿……布鲁斯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克拉克这下可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

“…………只要他有一点嫌疑我们都不应该把他排除出去。就算他可能不具备布局犯罪的智商……”布鲁斯有些恼火的将羊皮纸卷了起来。





哦是的,吉德罗·洛哈特,他们在丽痕书店看到的那只足够张扬的花孔雀,他们本年度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

直到现在布鲁斯还在懊悔他为什么不和克拉克在孤独堡垒逗留的时间更长一些。那样他们至少能够错过第一节他终生都不想回忆的黑魔法防御课。

洛哈特在众目睽睽之下绕过旋转的小楼梯走了下来,和挂在教室正前方画框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那时霍格沃兹最佳搭档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最后一排——他们的固定座位。目的是为了离上一届的黑魔法防御教授远一点。

“咳咳各位!各位!瞩目这里,本学期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程将由我为大家代课,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获得《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本来我不想提起这个的,我不是靠微笑驱除万伦的女鬼的。”他等待着他们爆发出笑声,但是只有几个人轻轻地笑了一下。

你看他白色蕾丝的镶钻礼服闪闪发光,刺目的让教室里的男生们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克拉克对这身打扮很明显接受度很高——哦得了吧,谁不知道克拉克和他的老父亲乔纳森一样没有任何穿着品味可言。如果不是因为他长了一张足够英俊的脸,大概不会有任何姑娘愿意邀请他在毕业舞会上跳舞。

你不会想要知道接下来的课程对于所有学生的冲击源源不断到了何种地步。如果不提他浮夸的讲课风格和夸张的肢体动作,仅仅是听他如同高唱歌剧一般的语言也足够让所有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那些刚开始还兴奋的试图抢占第一排座位并以此来试图向洛哈特靠的更近一些的女学生们现在已经彻底丧失了原本嘻嘻哈哈的兴致——可以理解,她们正在接受来自花孔雀标点符号的浇灌。

哦,棒极了,布鲁斯翻了个白眼,黑魔法防御课大概马上就要变成和魔法史课一样让人完全无法忍耐的课程了。

“你在干什么?”他转头望向一旁难得安静的外星救援犬。

“其实当一部魔幻小说来看还是挺不错不是吗。”克拉克阳光的对他笑了笑,布鲁斯发现他已经看了足足40多页。

“我是说……呃,你知道的,每个小镇男孩的床头都会有一两本的那种。我觉得它会畅销的。”

好吧,克拉克对于任何人的态度都是温和并且包容的,他总能看到事物美好的那一面,而不试图去做什么批判。

老好人一个。在那只大型犬迷茫的眼神中布鲁斯轻轻的哼笑了起来。

“好了各位先生女士,现在我相信你们对于自己完全了解我的事迹已经有了充分的自信。现在我会给你们一次测试的机会的。”洛哈特拿出一摞试卷分发下去,“给你们三十分钟,可以慢慢答。”

“我想你们买了我的一套书了——这很好。今天我就给大家来个小测验,不用担心——这次测验只是想看看大家读了多少,理解了多少书本的内容……”

发完测验卷后,他回到课堂前面说:“你们有三十分钟的答题时间,好,现在——开始。”

布鲁斯看着他的卷子,上面写着:

1、吉德罗·洛哈特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2。吉德罗·洛哈特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3、你认为吉德罗·洛哈特的最大成就是什么?几乎都是这类的问题,总共有三大张纸。
最后一题是:64、吉德罗·洛哈特的生日是几号?他最想收到的礼物是什么?

“秘密抱负?闪瞎整个英国的人的眼睛。”不愧是来自天堂岛的亚马逊战士,在所有女生都被糖衣的表象腐蚀之后仍然能够看透事物的本质。

“就这么写上去可不好,戴安娜。 我怀疑他的秘密报复是向全世界发表他的签名,只要是能保持一段时间不动的东西,洛哈特都会在上面签名的。 ”史蒂夫认真的思考着。看吧,应该除了克拉克以外不会有喜欢洛哈特的男生了。

“听起来你比我更有创意。”

“有趣,看看这题,他想让我们回答他最喜欢的食物。”

“鼻涕虫怪味豆?我猜那很适合他。”

“我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那种东西……”

布鲁斯无语的听着戴安娜和史蒂夫在后排兴高采烈的交流着,半小时后,洛哈特将试卷收上去,在全班人的面前翻看。

“啧,啧——你们很少有人记得我喜欢的颜色是淡紫色。我在《与西藏雪人在一起的那一年》提到过这点。……等等?”

洛哈特难以置信的盯着手中那份看起来字迹工整完成认真的卷子忍不住的开始了深呼吸,他看起来随时都要犯心脏病了。

“戴安娜·普林斯女士?!”

戴安娜撩了撩头发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抿起嘴角微笑的冲他示意。

“哦……很好。”洛哈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起来像是一张打翻了的水墨画。

“我认为我写答案再标准不过了,教授。亚马逊的战士永远手握真理。”戴安娜回答。

“您知道的,事实上我7岁那年就和狼人进行过搏斗,”戴安娜手扶剑柄瞳孔在说到战斗时映射着跃跃欲试的锋利,“而我不认为狼人和您的这本……”她确认般的翻看了一下,“幻想小说上的记录有任何相似之处。”

“哦——”刚刚还一脸迷恋的姑娘们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女战士在她们中的声望显然比洛哈特要高的多。

最后事情不了了之,以洛哈特扣了格兰芬多十分为收尾——后来因为唯一的一份满分卷——来自克拉克肯特,分数又被加了回来。

“好吧你知道我不是故意记住它们的。”克拉克无奈的这么解释到。

总之这次事件唯一造成的影响就是戴安娜和洛哈特结下了梁子,哦不得不说这是喜闻乐见的一幕。作为唯恐天下不乱的格兰芬多没人比他们更热爱这样的生活了。





当克拉克和布鲁斯在推理中穿过入场大厅时,他们看到一群人挤在布告栏前看着一张刚贴上去的通知。奥利弗和史蒂夫招手叫他们过去,一脸兴奋。

“搏击俱乐部就要开始了!”奥利弗说,“今晚第一次集会!我可不介意格斗课,它们可以随时……”

“我以为你们斯莱特林不会乐意参加这样的集会,那没准会弄脏你们的衣服?”史蒂夫也感兴趣地看着布告。

“偏见,呸,都是偏见!”奥利弗跳脚起来,“说起来怎么没看到戴安娜和你在一起,我以为你们一向形影不离。”

“哦,我想她又去挑洛哈特的刺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了解她有多么爱恨分明我会以为她爱上了那个娘娘腔。”奥利弗翻了个白眼。

当晚上八点时他们来到了大礼堂。长长的餐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靠墙的一个金光闪闪的舞台,上面点着上千支蜡烛,天花板上是深紫色的,似乎整个训练班的人都被包裹在下面,他们都满脸兴奋,带着魔杖。

“我想知道是谁教我们?”当他们走近叽叽喳喳的人群时,史蒂夫说,“有人告诉我弗立特教授年轻时是格斗冠军,说不定就是他。”

“就像……”奥利弗忽然痛苦地叫了一声,他看见洛哈特教授走上了舞台,穿着他最好的长袍,旁边是跃跃欲试的戴安娜,穿着她只有战意磅礴时才会身披的战甲。

洛哈特挥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他叫道:“集中,集中到一起,你们每个人都能看到我吗?都能听到我吗?好极了!”

“现在,邓布利多教授已经同意我开设格斗俱乐部,来训练你们,以备你们有需要自我防卫的时候,就像我无数次——关于细节,可以在我的著作里看到。”

“让我介绍我的助手戴安娜小姐,”洛哈特说,露出一个大笑容,“她告诉我她自己对格斗懂得不少,并答应在我们开始之前提供一些暂时的帮助,现在,我不想让你们这帮年轻人担心——你们仍将拥有你们的好女孩,当我穿透她时。——别怕!”

“向一个拥有神族血统的亚马逊挑战,他一定是疯了。”奥利弗一脸呆滞的喃喃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换一种记叙手法就可以这么形容本次战斗:

戴安娜和洛哈特相距几丈,脚不沾地的踏着方步,屏气凝神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他们显然都深得《独孤九剑》以静制动,后发而先至的要义。因为他们都再清楚不过,高手间的较量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这个时候,戴安娜突然笑了,她露出了轻视对手的笑容。

就在她嘴角丰姿卓绝上扬的那一刹那,洛哈特跳了起来,看他凌空挥杖的架势正是少林派韦陀掌的杀招——黑虎掏心,啊不,是《标准魔法Ⅲ》中的除你武器。

相应的,戴安娜也同样抽出了她的长剑举步鱼跃。

她右手抡起的圆盾在空中划出一条华美的弧线,和洛哈特魔杖发出的光芒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而在旁观者的眼中,他们在空中的交手显然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强烈的碰撞一触即离——不过千分之一柱香的光景,戴安娜已经潇洒的插剑回鞘,背对着格斗台向他们走来。

而洛哈特已经老实的趴在台上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呻吟。

没人知道他们在交手的瞬间戴安娜用盾给予他撞击的力度到底有多大。也没人会想要替他尝试一下。

“你还不值得我挥出我的长剑。”戴安娜随手撩起长发露出了战士荣耀的微笑。

女生们的欢呼尖叫声适时响起,侠之大者,果然名不虚传。

“布鲁斯,你真的认为洛哈特可能是斯莱特林的传人……?”

“……我会考虑把他从我的名单上划掉。”


TBC.

┄┄┄┄┄┄┄┄┄┄┄┄┄┄┄┄┄┄┄┄┄┄┄┄┄┄┄┄┄┄┄┄┄┄┄┄┄┄┄┄

写完以后迷茫的坐着想,我这章到底特么写了些什么内容?

评论(70)

热度(135)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