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5000 Days of Clark(和克拉克的5000天)中

我需要你的陪伴,我多想告诉你。♡当然是甜饼。

┄┄┄┄┄┄┄┄┄┄┄┄┄┄┄┄┄┄┄┄┄┄┄┄┄┄┄┄┄┄┄┄┄┄┄┄┄┄┄┄

“轮到你了,说点儿什么吧,尽管我对此不抱有任何期待。”

[好,今天的服务到此为止。感谢您的配合。]

“等等,在我说了这么多之后你想要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可是……我对于治疗Mr.Wayne的不可理喻症毫无自信……]

“呵,那就变成一堆无用的数据吧。”

[首先说第一条!]

[Mr.Wayne,在您的儿子Damian对你们二人的伴侣关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您希望Mr.Kent以何种身份与他进行相处和交流呢?]

——Silence——

[Mr.Wayne,您死机了吗。]

“闭嘴……那是我们这个物种不可能出现的故障。”

[别告诉我您刚意识到上述矛盾……果然今天的服务还是到此为止!]

“还有九条如果你不想试一试蝙蝠镖的话。”

[呜呜……Mr.Stark你陷我于不义啊。]

“第二条。”

[如您所说,Lois小姐确实是Mr.Kent的前女友。但是最后选择了和Lois小姐分手然后和您走到一起的不也正是Mr.Kent本人吗?]

[您在抱怨Mr.Kent缠人缠的太紧的时候不也同时为他是否会选择别人而感到忧虑吗?]

[要我说您的性格就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您不能既渴望自己的爱人轻浮,随遇而安,又同时要求他对您保持不二的忠诚。]

[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爱不是奉献,不是给予,而是霸占,是自私,是为了让所爱的人爱自己而不择一切手段。但毫无疑问Mr.Kent绝不是会这么想的人。他一定是最渴望聆听您的想法的那一个人了。]

[况且恕我直言Mr.Kent和Lois女士一起去参加料理学习班是因为您嚷嚷着要吃中餐而Alfrad先生很显然已经没有再多学一种菜系的心力了。我认为您如果对Kent先生和Lois小姐的关系有疑虑应该直接向Kent先生开口询问,他不会不回答您的。]

[但愿您能在这一点上改变您的看法,您能接受我的建议吗?]

“嗯。”

[那真是太好了……]

“今晚让外星救援犬做竹荪乌鸡汤吧……”

[根本没在听?!]

[至于第三件,您说Kent先生总是试图刺探您工作中的烦恼并且入侵你的空间。我只想问,他曾向您说起过同类的事吗,有关他的烦恼?]

“工作中的不快吗?唔……没有。”

[长久以来,有一种说法广为流传——‘两个人分享快乐,快乐就变成了双份;两个人分担痛苦,痛苦就减为一半’。]

[而我要说,这后半句是偏颇肤浅的谬谈。说这话的人,既不了解痛苦,也不懂得什么是分担。]

[肝胆相照,尚不能使肝了解胆的痛苦。无论多么亲近相知的两个人,也不能了解对方的痛苦。所爱之人喊痛的时候,我们只能看着他的鲜血汩汩而流,却无从得知他有多疼,甚至不能分担那丑陋的伤口。]

[至于那些每天都上演的微小却可畏的烦恼、争执、嫉妒、不平、抑郁、愤怒、忧惧、嗔怨……这些负面情绪更是只能在交流过程中变成双份的消极幽灵。]

[潜意识里不想把它带到爱人的身边去。这是一种保护。]

“等等,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我同样……”

[即使如此Mr.Wayne,即使Kent先生懂得了这个道理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他却依然想要试图了解您的生活。您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他知道自己无法分担您的疼痛,而这也为他带来了您无法理解的痛苦,他为自己无法为您做些什么而自责,想要在您受伤的时候可以有一个人去倾诉,去聆听。表现在行为上就是忍不住的试图靠近。]

[您有没有考虑过是否就是因为您在这方面诡异的压抑自己所以他才会这样的不安?]

“……第四件。我怎么感觉除了报幕以外我的出场率为零?”

[这就是捧哏的和逗哏的立场互换。]

“闭嘴。我们不是在说相声。”

[关于第四件事,我相信Mr.Kent确实是生了一双为说情话而设的嘴唇。]

“哼。”

[可您呢?您可曾——哪怕只有一次——不遗余力地赞美过任何事物吗?]

“……没有。”

[Kent先生会因此而指责你的冷漠吗?浩瀚宇宙中竟无一物令您心怀欢喜,这是在说明您不懂感恩吗?]

[是的,但也可能说明您只是个笨嘴拙舌的不讨喜的家伙,或是沉默寡言、怯于表露心意的爱者。]

[等等等等先别急着拔出蝙蝠镖。]

[我对此并不确定。但他是知道的,他知道您本就是不会甜言蜜语的人,而最初他爱上的也就是这个人。]

[所以他便借由自己的口去倾诉他所有对您的爱意,因为他想要让你知道他是理解并需要您的,他从不会试图改变您,因为他爱慕着你的全部。而我想您当初也正是被这样的他所打动。]

[那为什么现在,您会要求他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第五件!”

[关于这一点我就不予置评了,您保留意见吧。]

“……是指我和外星救援犬有天壤之别这件事?”

[……]

“哼,就这样赞同了反而让人感到无趣……”

“那么第六件。”

[是什么来着?]

“别装孙子!非人类也会忘事儿吗?!”

[呵呵。关于性生活的不满,我想只是您的身体不太好了吧。您知道的,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伤身得很。更别说您还负担着某种夜间兼职。像Mr.Kent这样一直精力旺盛的也确实比较少见。毕竟是超人嘛……]

“这是不是说明我会比他早死。”

[这没有一定的关联吧。别担心!]

“…………”

[……我实在不明白您在失望什么。]

“第七件。”

“这次你总该说他的不是了……那个迟钝的氪星人!”

[焉知非福啊……]

“……什么意思?”

[如果他对于感情有着正常的感知力,能敏锐地捕捉到您那匪夷所思的情绪变化,那么他一定会因颅压过高脑浆迸裂而死——天哪!我多怕这种噩梦下一秒就发生在我身上!]

“要我给你个痛快吗?脑浆迸裂。”

[……不劳您费心了。总之,托Mr.Kent的粗大神经的福,你们二人才能共同生活13年。]

[而第八件——让我来说,Mr.Wayne——你是对的。你说服了我。]

[生活是由不足挂齿的小事组成的。正是这些小事让我们不快乐。]

[所以当人们之间出现隔阂的时候,“他对我很好”、“他有恩于我”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挽救不了什么。我们更容易掉入那些不愉快的小事的渊薮。]

[可若仅是如此,为什么我们还是会选择不离不弃?是什么让我们于心不忍呢?]

[还是那些小事啊!不过是畅快的、称心如意的、令人眷恋的那种。]

[而生活,由琐碎小事组成的生活,本来就既有糟糕透顶的时候也有喜出望外的地方。为什么我们总是忽略了后者?]

[为什么我们总是把生活中抑郁的、不得已的、不留情面的那部分称作生活本身?]

“哼……第九件。”

[那么严重的被害妄想症已经超过我的能力范畴了,到正规医院就诊吧。]

[啊对了……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就别说了。”

[恕我直言……]

“……该死的AI,和Stark一样无可救药。”

[恕我直言,Mr.Wayne。我怀疑您双重身份带来的阴影严重扭曲了您的人格。……啊啊啊真的要脑浆迸裂了!Mr.Wayne!……]

[至于第十件……请帮我把眼球安装回原位……好的,谢谢您的不计前嫌,Mr.Wayne。……但是您一定要把虹膜冲着我的眼睛里面吗?]

[他觉得没有必要改变对待您的状态,因为您总会有新的要求。]

[——这不恰好说明他很了解您吗?]

“什么?!”

[因为人都是这样吧。哈哈哈……!]





为什么我们总是把生活中抑郁的、不得已的、不留情面的那部分称作生活本身?

为什么我们又把爱人那愚氓的、不洁的、寡情的、软弱的那一面称作爱人本身?




那时你们刚刚结婚,你每天都要忙于夜巡一直折腾到凌晨两三点。因为你不允许他插手哥谭的事情,他只能飘在离你两三个街区之外的天空上担忧的注视着你。当你快要夜巡结束的时候他会为你准备好热水和舒适的床铺,他会亲吻你的额头。给你一个让人安心的拥抱。

但那时你想的不是“他在辛苦工作了一天后还为你准备好了一切并试图让你能够安心睡去”,而是“他总想要入侵我的生活,而且在我累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的时候还在索求着那些没完没了的繁文缛节。”




后来你作为布鲁西宝贝有机会去插手一个特别的项目,那和某项使哥谭快速发展的研究很可能有巨大的关系。刚好项目的开发商对你很是倾慕,而你也觉得那样的男人确实很有趣,可他软硬皆施偏不让你应邀。

那时你想的是“你为他的战损所付出的物质那么的多,而他居然还要因为自己的占有欲来阻止你去发展新项目。”却没看出他究竟有多么紧张多么害怕失去你。




又过了几年地球遭到了一次外星生物的入侵,这次的危机或许是你人生中遇到过的最大的一次战场,即使是正义联盟也对此而感到束手无策。与你敌对的外星人抓住了你并且放肆嘲弄着你的战友们,想要在他们眼前割下你的双眼,而那是你第一次看到他杀了人。

他红着眼眶扭断了那个外星人的脖子冲过来把你搂在怀里浑身颤抖。你们最终获得了那场战斗的胜利。你抿着嘴角面无表情的警告他不应该杀人。那时你想的只有“不能让他走上和其他平行世界一样的道路。必要的时候我应该对他进行限制。”

他僵硬的冲你怒吼那些家伙都是一群入侵者,是外星人,他们想要杀死你。而你只是质问他“对你而言我也同样是外星人你也可以就这样杀死我吗?”

你站在瞭望塔的悬窗前满脑子想的都是“与外星球进行外交的事情责任全在你身上”的厌烦和对平行世界所发生的事情带来的无尽担忧。

却不愿去揣度他在对失去你的无限恐慌之后还要接受来自你的指责,最后哑口无言的向你低头认错的卑微心情。




时光飞逝,你自觉已经不再年轻。但他在黄太阳光的照射下从未留下过任何肉眼可见的痕迹。

无论是你们牵手,做爱,拥抱,对于他而言都像是过眼云烟,你开始对此感到不安和痛苦。当你看到他和戴安娜在瞭望塔大厅里有说有笑时你的不安第一次达到了极点。

那天你为平时从不在意的小事对他无理取闹。他却依旧是那副毫不生气的样子。只是无奈的上前抱紧了你。讨饶般的亲吻你的面颊。

那时你第一次认识到他确实已经不再年轻了。

遥想年轻时他还会因此和你争论不休,同时享受着别人羡艳的目光。那对于你们而言也是一种另类的调情,看吧我们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即使是恶言恶语也不能摧毁他们。

而他在这十年的披星戴月和蹉跎中变成了一个真正温柔并且坚强的人。他不再会为一些事情去寻求没有的答案。他就只是那样的抱着你,亲吻你,然后告诉你他永远都不会从你身边离去。

但他同时又真的老了,老得力不从心。没有精神去愤怒,没有申辩的余力,懒得去挽留任何东西,觉得失去什么都不算稀奇。




那时你真想冲上去抱紧他。久违地、抱紧他。告诉他你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漠不关心,告诉他不知所措的并不是他一个人,你也总想着要珍惜他,却不明白怎么才算珍惜。他会再次坠入爱河的,你这样想,当初你只是那样抱紧他,他就爱上你了。

但你没有那么做。你会觉得那太过难为情了。

你想要告诉他你喜欢被他拥抱着,紧靠着就好像你们从来都密不可分。你想要告诉他其实你也会因为夜巡时陪伴的目光而感到真实的安心。

但你没有这么做。你觉得反正你们的日子还长着呢,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你想要告诉他,他对你是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将你从他的身边带走。让他安心。

但你没有这么做。不过这不要紧,反正你们是要厮守到老的,日后再说也不迟。

你想要告诉他你不是真的在为他杀死了那个敌人而感到生气,你只是害怕失去那个他,那个温柔的,对你微笑的,你最喜欢的他。

但你没有这么做。

啊,要是那么做了就好了!……要是那么做了就好了!




许多故事里合情合理的部分被你忽略了,却好像是刻意忽略的。

你不是没看到,不是不理解,也不是不能体谅。你只是不愿体谅罢了。

许多的选择里面我们总是选了错的。

我们在冷酷的生活面前选择了以毒攻毒。虚张声势地换上残忍的面目,放肆地伤害最爱的人。

却不成想,其实还有另一个出口。生活本身已经足够艰辛,为什么我们还不温柔相待呢?


“哼,外星救援犬,你到这儿来。”

“……布鲁斯,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闭嘴,你给我听着,我刚刚做了一个决定。”

“布鲁斯…………”

“我决定勉为其难的和你继续生活下去。”

[这不是跟现状没两样吗,决心改变某个状态才称得上是决定吧?!]

“……听着我是觉得你……太可怜了。……没错!我是因为可怜你才委屈自己陪在你身边的。”

“布鲁斯!”

“滚开!不准抱过来!唔……混蛋……克拉克我说过不准在蝙蝠洞做这种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你……”

“见鬼………唔……嗯…不准撕坏它们,Alfrad会生气的……”


[喂……喂还有人关心我还在这里吗?]

[我一点都不想看这个画面啊!]

[……好想就这样脑浆迸裂啊。]




TBC.

┄┄┄┄┄┄┄┄┄┄┄┄┄┄┄┄┄┄┄┄┄┄┄┄┄┄┄┄┄┄┄┄┄┄┄┄┄┄┄┄

下一章写大超和AI的场合。
今晚可能更HP……如果顺利的话…………

评论(47)

热度(213)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