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5000 Days of Clark(和克拉克的5000天)上

呵,夫妻们总是明撕暗秀,都是套路。还是代入乐高的性格吧。

┄┄┄┄┄┄┄┄┄┄┄┄┄┄┄┄┄┄┄┄┄┄┄┄┄┄┄┄┄┄┄┄┄┄┄┄┄┄┄┄

[嗨,很高兴见到您Mr.Wayne。]

“……我不记得我有设计过这么一项AI。”

[您看起来精神并不是很好的样子。能说一说您这个状态的原因吗?]

“Alfred……Alfred!我不在的时候蝙蝠洞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不明程序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嗨,您不打算和我进行任何的对话吗?]

“很好……最好不是那个外星救援犬让孤独堡垒对我的蝙蝠洞做了什么。”

[我希望您不会真的因为这个原因而让Mr.Kent吃到氪石布丁。那想必不会是一个美好的体验。]

[…………]

[嘿,Mr.Wayen,你能不要用那种危险的眼神盯着我吗,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的恶意。]

“一个AI,来源不明,了解我和Clark的秘密身份,或许应该先拆解了判断一下危害性……”

[等等!等等!您不觉得这个决定有一些武断吗?我认为我至少拥有为自己解释或者辩解一下的权利?!]

“一个机械居然也懂得为自己争取自由。可以,你有三十秒,哦不,三分钟为自己辩解,你的设计师的加密做的还不错,不过三分钟后如果你的回答无法让我满意的话你就只是一堆数据流了。”

[我是Mr.Stark昨天午睡之前研发的睡前故事AI,未命名,因为Mr.Stark睡前最后一句话是“我应该把你派去给那个情感障碍的老蝙蝠,治疗一下他的阶段性面瘫和精神分裂症”所以Friday就把我送进来了。]

“…………”

“哦,好好做你的数据流吧。”

[等等!等等那真的是Mr.Stark的原话啊,实际上最近大家都听说您已经无法忍受继续和Kent先生相处而准备中断与他13年的伴侣关系,对此我深表遗憾。]

“Tony Stark……哼,大可不必遗憾,我本人倒是对此感到庆幸。”

[究竟是什么让您感到忍无可忍?]

“……我认为应该从伴侣那里得到的一切他都从没有给过我。够了,我没必要对一个一厢情愿的机器说这些。该死的Stark,美国队长居然没有管住他。”

[哦,事实上那个阿米巴原虫确实管过——抱歉,Mr.Stark要我这么称呼Mr.Rogers——他认为您和Kent先生只是结婚太久想要找一些情趣,实在没有从中干涉的必要……]

“………………哼。”

[那么您的渴望或者说需求是什么呢?]

“距离……或者说是单独的空间。我们都是拥有独立人格的成年人,彼此之间保持一些必要的距离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这应该和偏执或者掌控欲无关,而是每个人的自然需求,那个该死的外星人……”

[是的,当然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

“他指责我对他的冷漠,正如我觉得他对我简直不可理喻的索求无度一样,我们本身就不是这么适合彼此,当我对他的态度由感到愤怒直到失望透顶了之后,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他指责你对他的冷漠吗?]

“哼,他没说出来,不过我知道他肯定这么想,氪星人……”

[……好吧,请原谅我无法对Kent先生的“索求无度”下一个判断。因为当一个人的罪过被概括为一个词的时候总是过度的被放大或者减轻了。]

[您和Mr.Kent已经陪伴对方度过了将近5000个日夜了,总之先让我们跳出这些空乏的词汇吧。]

[请详细的列举出Mr.Kent最让您感到难以忍受的十件事情吧。]

“十件?哼,但凡这些让人恶心的事情能够控制在三十件以内我就没有必要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了。十件……哼。”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

[请正序排列,由最难以忍受的事件说起。]

“……哼。实话说,我并不是更擅长教育孩子的家长。但与我个人承受的厄运相比,他对待我家人的态度更让我难以忍受。首先是他根本不懂得怎么和Damian相处……”

[他是您的儿子吗?]

“是的,那个每天给我惹出各种各样麻烦的熊孩子……”

「……我猜Kent先生要和他相处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

“你看,我对Damian总是严格要求,而他却总是在那些该死的细节包庇那个孩子,更何况他还经常躲着那个孩子,好吧,Damian对他是不太友善,可他毕竟还不知道我们是恋爱关系。而……”

[等等!您还没告诉他?!]

“我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已经13年了。]

“要等到他成熟到不会动不动就拔氪石武士刀的时候。”

[……请说第二件。]

“……那就要说他对Louis的态度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似乎是Mr.Kent的前女友?]

“没错。哼,一个 95/55/85的女记者…… ”

[那莫非是女性的三围吗?]

“Louis确实是一个的好女人,性格也直率热情,从不让人为难。擅长工作甚至获得过一次普策利……”

[您的语气和您所说出来的内容可不太相符合。]

“当然,谁不知道那个乡下来的小镇男孩对漂亮的女记者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想法。而且Louis一直都是超人最信赖的记者,甚至对超人保有着某种倾慕,如果不是Louis和别人结婚了,谁知道Clark最后会选择谁……”

[请继续。]

“但即便如此那个外星救援犬也经常和她频繁接触,他们甚至一起报了一个烹饪班和一群家庭主妇在一起学习做饭,简直难以置信,你能想像超人混在一堆中年妇女里面切菜的样子吗?”

[第三件。]

“……我以为你会做些评论?”

[第三件。]

“好,现在我可以谈一谈我自己了。他从不会给我自己的空间,而且时不时就是打算入侵一次我的底线……”

[Mr.Wayne,我要提醒你,我们的规则是列举具体的、详细的事件,而不是“他不会给我自己的空间”这样模楞两可的概括。]

“第三件,他就是像你一样想尽一切刺探别人想法的家伙。愚蠢而且粘人!”

[啊!多、多难为情啊……]

“别莫名其妙地害羞……混蛋……”

“总之他试图了解我的生活。而且喜欢想尽办法听到我工作中那些不让人愉快的琐事,该死,他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读懂你的想法。”

“我不是个喜欢诉苦的人。除去我的夜间兼职,即使在年轻的时候我也是所有男人里最潇洒、最讨人喜欢的。我在脂粉堆里游刃有余,每天快活得像小鸟一样。”

“可后来我身边不再莺燕成群。这可是我为他做出的巨大牺牲,但当时我是怀着评估和理性投入这番地狱的,因为我喜欢他,我想尝试他所说的更加密切忠贞的爱情。老实说,直到现在我也不太懂它的好处何在。但我的确这样做了,我不后悔。”

“哼,这样一来,我身边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即使过了13年我也还是不适应,他难道就不能像一个成熟的人一样你活你的我活我的,然后当我们需要彼此的时候再放松的凑到一起去吗?”

[天呐!总算听到个像样的了!刚才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我要拆解了你这个没同理心的破数据。”

[我是可以开启善解人意模式的,不过Mr. Stark认为对于蝙蝠家除了潘尼沃斯先生之外的所有人都没有必要这么做。]

“……我最初就没想要接受你服务,现在滚出我的蝙蝠洞。”

[那么,他一般都会刺探些什么样的烦心事呢?]

“‘Selina对我结束了柏拉图式的单恋’、‘Fiona曾许诺等外星救援犬归西了之后嫁给我,如今却对一只暴富的肥猪投怀送抱’之类的。”

[等等?!这些就是您工作的时候遭遇的琐事?我以为你会和我讲讲夜巡时遇到小丑和双面人的事情?]

“该死的,你以为在我们结婚之后我还会有一个人单独夜巡的机会吗?他已经完全进驻了我的夜生活,现在还试图插手白天布鲁西宝贝的那一面。”

[……第四件。]

“他是个满嘴情话的家伙。确实就算是我,有时候也需要自己的付出得到肯定,甚至鼓励。爱别人的快乐就在于此。但他太过了,难道没有人教过他含蓄这两个字怎么写吗?您能想像已经结婚十几年他还每天索要亲吻和不停说‘我爱你’的场景吗?”

[等等?!您确定这也属于……]

“而且有些时候他在我们共同的同事面前也完全不知收敛,我怀疑他是不是像某种大型犬一样有着肌肤饥渴症?”

“我们是伴侣又不是互相调情的情人,或者处在热恋期冒着粉红泡泡的小情侣,简直不能理解!我从前只有面对哪个喜欢的情人,一天才会赞美她上百次!”

[多么感人!您对Mr.Kent也是这样?]

“你疯了吗,怎么可能。”

[……]

[第五件。]

“有时候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不值。把生命耗费在他身上,一个可能对地球有着某种威胁的外星救援犬?我一直都是单干的,我是行于暗夜的黑影,而他穿着傻气肆意的三原色。”

[哼。]

“你对我的话有意见?”

[不!绝对没有!您继续说。]

“没看出来你是一个超人迷弟……总之,我和那样的家伙共度余生也太亏欠自己了!又喜欢粘人又整天像个聚光灯似的闪来闪去,没有穿着品味,而且永远不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这样的评价有欠公允。我猜Mr.Kent不会是个……]

“他是个最糟糕的、百无一用的男人!想想看,和一个从未令我心动过的残次品生活了13年!”

[好吧,我相信他是个毫无魅力的废柴……啊嗷—咕~!]

[为什么用蝙蝠镖插我………………]

“不知道……某种宇宙中的不可抗力吗?一定是。”

“反正像你这样的坏了多少个我都买得起。”

[啊!这无处申诉的凌虐欺侮!难道从事服务业就注定要承受这一切?!]

“没办法,那家伙发明的东西总是这么的不通人性让人生气。”

[如果我没有记错您发明出的AI们才是真正的冷漠而且……好吧,我试着善解人意一点。]

[第六件。]

“那就该说说我们不尽人意的性生活了。”

「喔哦~~」

“……这正是你不该太善解人意的时候。”

“我们已经结婚13年了,是的上帝,我居然和他生活了13年还保持着腰肌的完好无损。鉴于他每天都试图在各种不同的地方和我来上一次或者不止一次。”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已经49岁了,不像是年轻的时候那么对此充满兴致。”

“而他就不一样了。该死的外星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应该克制自己。我敢保证即使是在战场上他也会说出‘你今天穿着制服很性感’这种话题。当着敌人和战友的面……”

“真不敢想像他是怎么做到像我们初识时那样每天都纠缠得让人心烦的……”

“哼……你从刚才开始就很沉默啊?我居然对着一个机器说这些隐私的话题……下不为例。”

[啊!万分抱歉,Mr.Wayne。刚才我一直在思考‘是否有时候假装没听懂才是善解人意的表现’这个问题,忽略了与您的谈话。所以请把第六件内容完整复述一遍。」

[等等!不要用蝙蝠镖插我,会坏的……真的会坏的……]

[七。]

“你知道爱的基本能力中最重要的一项是什么吗?”

[那个能力如果是以Mr.Wayne的价值观来拟定的话,不知道也罢。]

“哼……算了,我不跟一心求死的东西计较。”

“爱的最重要的一点毫无疑问是感知,Awareness。”

[有道理。]

“只有能察觉到别人的心意、渴望和付出,再察觉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和能够舍弃的限度,才能谈的上开始恋爱。”

“可是那只外星救援犬却迟钝得人神共愤,当你因为他愤怒或难过的时候,别指望体谅了,就是让他意识到你是为什么发怒都很难。”

“知道吗,有一次我一个月都没和他说话……”

[哦,他一定痛心极了。]

“按理说是这样。可是直到最后他也没意识到我在和他冷战……反而更加厚颜无耻的粘在我身上做一个多余的大型挂件……那一个月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打算成为我的连体婴,连出去拯救世界都要留下一个恋恋不舍的眼神!好像我离开他就会怎么样似的!”

“他压根儿就不适合恋爱。像他这种人就应该在山洞里孤独终老。天呐,不会爱的人多么可怜,没有我的话他可怎么活?怎么建立与世界的联系……”

[是啊。他会轻松快乐得找不着北的。这太悲惨了。……您是这个意思吗?]

“……”

[也许你们需要沟通。您可以把自己的心情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是的,我可以这样做。不过我也可以对他施行残酷无情的身心虐待。……还是后者比较妥贴吧。”

[第八件。快结束了呢。]

“唔……想不到什么了……”

[嗯。13年来,Mr.Kent令您难以忍受的事只有七件。]

“等等,不对,是太多了、太多了以至于一时间想不起来!”

[也就是不怎么重要的事吧。]

“你……好吧,好吧!我总是在无理取闹!我的不满全都是鸡毛蒜皮、无关痛痒的小事!”

“但我是说,又能有什么大事是我和他不能共同面对的呢?我们在身为Bruce或者Clark之前毫无疑问首先是正义联盟的主席和顾问……哼,愚蠢的世界最佳搭档……在大事上我们永远不会有不一致的时候。”

“他总是试图插手你的工作,没办法得到你的孩子的全盘接纳,和前女友关系密切,没办法领会你的意图甚至经常在你的计划中充当一个不确定因素——动摇我们生活的不本来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吗。”

[第九件。]

“……总之,一切都是他的错。”

[诶?!]

“全部都是他的错!我长了鱼尾纹也好,我的红颜知己减少了也好,我最喜欢去的咖啡厅换了招牌也好……”

[等等、Mr.Wayne……]

“战损增多了也好,Damian叛逆期一直不能毕业也好,黄金市价看跌了也好……”

[哦,真遗憾,您投资了黄金?]

“不知道,我这么有钱一些小投资不会过到我手上。”

[……]

“菲律宾海军在南海演习也好、全球变暖也好、外星人入侵也好,卢瑟的头又秃了也好……”

[最后一件事完全和别人没关系吧我说!]

[……第十件了。终于。]

“好吧,last but not least。最让人恼火的就是这一点了。”

“——他说没必要对现在的状态进行改变。”

“他说不管他做对了多少件事,我总会找到新的不满的地方。”

“——他这不是想跪氪石搓衣板吗?!”

TBC.

┄┄┄┄┄┄┄┄┄┄┄┄┄┄┄┄┄┄┄┄┄┄┄┄┄┄┄┄┄┄┄┄┄┄┄┄┄┄┄┄

开了这么多坑没想到居然有所有坑都同时进入瓶颈的一天……遂又挖新坑。

今天被我妈带着去看心理咨询,我和那个有趣的医生聊嗨了,一下子就想写这么一篇文。

本来想写Clark主视角……但是我实在想像不出来大超会产生什么抱怨啊简直头疼。写老爷视角……老爷会说这么多话吗?不知道,那算了,反正超蝙写崩坏文的时候一切的锅都可以推给乐高背。

评论(47)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