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星期恋人 3

流言猛于虎啊……

┄┄┄┄┄┄┄┄┄┄┄┄┄┄┄┄┄┄┄┄┄┄┄┄┄┄┄┄┄┄┄┄┄┄┄┄┄┄┄┄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了!”蝙蝠侠黑着脸跨坐在他的身上握着他的脖子,看起来恨不得下一秒就把他掐死在床上。

“你没有老老实实的待在客房里为什么反而睡在我的旁边?”超人发誓他已经听到了对方恨得牙痒痒的声音。

“事实上这里就是客房,只不过……”

“闭嘴!那你就解释解释为什么我会躺在你的床上!”

很好,这绝对是货真价实的蝙蝠侠模式了。

“布鲁斯,布鲁斯我发誓我可以解释这个……”超人只好伸手扶住对方的腰,他真怕布鲁斯一个激动就从床上摔了下去。

哦,黑暗骑士,哥谭的守护者,正义联盟顾问,唯一一个没有超能力,却还能把所有超能力者唬的乖乖听话的人类——蝙蝠侠一大早就从床上摔下去可不会是什么有趣的新闻。更别说他上一秒还骑在联盟主席的身上。

小记者克拉克艰难的动了动嗓子,开始绞尽脑汁的想一个既合理又不至于激怒对方以致使自己吃氪石的解释。





就在五分钟前,蝙蝠侠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

柔和的暖光透着亚麻色的窗帘恍惚的映亮清晨的房间,空中有风信子和晨露的冷香,此刻他正安心而舒适的靠在温暖的被窝里。

天知道对于蝙蝠侠而言一次黎明的自然醒是多么珍贵的一件事情。

毕竟他在睡眠中总是噩梦缠身,而曾经在一次任务中粉碎性骨折的关节尽管经历了孤独堡垒的治疗也依旧时不时在夜晚隐隐作痛。

他经历的最多的早晨不是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掀开的窗帘和那些不友好的照射在脸上的强光,就是在蝙蝠洞彻夜不眠的工作与计算。

而这个早晨和那些相比起来是美好的,不,应该说实在是太美好了。他忍不住轻轻的叹息了起来裹起鹅黄色的丝绒被想要在阿尔弗雷德到来之前再睡上一会儿。

等等,为什么我的床上会出现鹅黄色这种少女心泛滥的颜色。

蝙蝠侠僵硬的侧卧着思考了几秒,下一秒就黑线的掀开了这床被子。

一只该死的外星救援犬趴在他的身上,充满占有欲的单手搂着他的腰,满足的把脑袋埋在他裸露的胸肌上。另一只温暖灼热的手掌正紧贴着他往常总是隐隐作痛的膝关节。

蝙蝠侠一向高效的大脑当机了。

冷静点蝙蝠侠,昨天你确实是在自己的房间睡着的,而且身边也绝对没有附带着一只禁止进入卧室的犬科生物。现在只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马上从这里离开就好。

没错,就是这样,没准儿只是你的噩梦情况已经发展成了梦游而已,现在回去睡一觉一切都会正常起来的。

然而世界上有一种规律,每当你以为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最糟糕的情况时,总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然后为你的不幸雪上加霜,俗称祸不单行,更加科学的说法是墨菲定理。

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是的,尽管这一点在布鲁斯的身上还没有验证过,但蝙蝠侠从来都坚信并贯彻着对这一点的防范,看看他蝙蝠洞里堆积的氪石仓库就知道。

而这个早晨他终于有幸亲身体会这一点了。

“早上好,Mr.Kent,到您起床的时间了。”阿尔弗雷德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为您准备了今天的衣物,我会把他们放在床头柜上。”

“不,等等Alf……”

下一秒推开门的阿尔弗雷德就和正半坐起来的韦恩家主进行了五秒钟左右的大眼对小眼。哦,韦恩家主腰上还有一只235磅的大型犬挂件。托布鲁斯刚醒就把被子掀到了地上的福,美好的晨间场景一览无遗。

还好他们至少还记得穿着内裤。

阿尔弗雷德彬彬有礼的将房门重新合了起来,在门外淡定的开口道。

“我会把您和肯特先生的换洗衣物放在门口的。”

“另外如果您和肯特先生在外星的那场仪式并不是一场形婚的话请至少通知一声,以避免我这把老骨头哪天在花园或者阳台上看到您们在进行运动的时候被吓昏过去。”

黑暗骑士僵硬的维持着一个伸手挽留的动作听着他老管家的脚步渐渐远去。

还间或伴有“韦恩家的没落啊”、“什么时候举办一场地球上的婚礼”、“其实肯特先生也确实是个好人选”的念叨声。

蝙蝠侠面无表情的在床上坐着沉默了两分钟。拎起床头的鹅黄色枕头用力的摔在了趴在他身上睡得还正香的钢铁之躯脑袋上。

然后在超人睡醒时茫然的表情中掐着对方的脖子把他摁在了床上。

“嘿,布鲁斯,发生什么事情了……”克拉克有些措手不及的连忙扶住床垫,以免黑暗骑士太激动了把自己的脑袋撞在床头上。

“我想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Mr.Super。”对方露出了一个属于布鲁斯韦恩的危险笑容。



他走在寒冷的黑色小巷中,有说有笑的中年男女正一左一右的牵着他的手。

克拉克有些茫然的试图四顾,然后意识到这个视角大概不归他管理,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开心的笑着和那对男女说着刚刚看过的精彩话剧。

这是哪里?我是谁?

他的超级听力敏锐的捕捉到一把枪上膛的声音,一个不怀好意的黑影正在慢慢接近。

等等,停下!危险!

不要再向前走了!

有人在他的耳边大声的警告着。然而他依旧不受控制的往前走着。他看到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举枪对准了他和这一对夫妇。

到我身后来,我会保护你们。他试图对那对男女开口,然而这个嗓子不属于他,他只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慌乱无助的颤抖着。

男人试图将他和女人护在身后,他正在无声的大喊着什么。他的面目在死亡的威胁下露出不受控制的恐惧,却仍然像一个丈夫,一个男人一样站在前方。

无尽的恐惧和慌乱不断的侵蚀着他的内心,他想哭泣,想呐喊。

那个耳边的声音近乎祈求的嘶喊着,快走,快走,不要,不要。

克拉克努力的屏住呼吸试图挣脱这个躯壳的束缚,然后他终于听清了那个父亲无声的呐喊。

布鲁斯,快跑!


“该死……”克拉克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他几乎被胸口那种难以抑制的痛苦压的喘不过气来。

“布鲁斯……布鲁斯!”他慌乱的冲进了漆黑一片的主卧室。凭借着远超常人的感官立刻找到了那个把自己丢在被子和枕头间不停颤抖的男人。

蝙蝠侠即使在睡梦中也是克制隐忍的,安静的不发出一点声息。但这对和他有心灵感应的克拉克而言完全无用。

你的痛苦不要说给任何人,因为他们无论是同情还是嘲讽都不可能与你感同身受。

而我不一样,布鲁斯,我知道你有多痛苦和压抑,我知道你在黑暗中那些无法摆脱的挣扎。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

超人伸手抱住了浑身冰冷的黑暗骑士将他搂进怀里。

不要再向前走了!快跑!

布鲁斯,没事的,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

危险!托马斯!玛莎!

布鲁斯,我抓住你了,你不是一个人了。

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布鲁斯,你知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所以放心吧,从那里走出来,跟我走。

……………………Clark?

克拉克轻轻的抚摸着布鲁斯的脖颈,安抚性的拥抱着他,直到怀中的人渐渐安静下来,眉目舒展的陷入了安睡。

他的膝关节时不时抽搐性的疼痛着,而他知道这个疼痛不属于他的钢铁之躯。而是布鲁斯的疼痛。

超人轻轻的搂紧了熟睡的黑暗骑士靠在床上,让自己灼热的手掌可以贴紧那块深埋的疼痛,好让它们被温度渐渐的彻底驱散。

他们保持着抵足而眠的姿势相拥着,而克拉克在渐渐涌上的睡意中安心的望着布鲁斯变得平静安稳的睡颜。和灵魂伴侣亲密的肢体接触让他感到自然而放松。

不过他至少还没有完全失去自己的理智。如果明天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和蝙蝠侠维持着这么一个姿势的话那么大概就只能吃到氪石蝙蝠镖了。

于是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超人就强迫着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老老实实的飘回了自己的房间。





“所以你的解释就是因为感觉到关节疼痛然后摸到我的卧室里想要确认一下,最后不知不觉的就把我带回了你的床上?”蝙蝠侠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哦……是的……我想是这样……”克拉克有些痛苦的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当我是白痴吗克拉克肯特……”蝙蝠侠看起来正准备发火,下一秒超人就胆大妄为的打断了他的声音。

“布鲁斯……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超人无奈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说什么?”蝙蝠侠再次危险的压低了声线。

“你知道的……早晨正常的生理现象……”克拉克再次扶住了额头深吸了一口气。

“…………”蝙蝠侠坐在他的腹肌上僵硬了两秒,然后迅速结束了他们这个尴尬的姿势。

“呼……谢了,布鲁斯,我……”下一秒另一个枕头和地上的被子全都劈头盖脸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带着你恶心的鹅黄色枕头滚出我的哥谭。”

而克拉克望着布鲁斯红了耳朵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后脑勺笑了起来。

“嘿……其实我觉得鹅黄色挺不错的…………”



韦恩庄园餐厅。

“是的,就是这样。我想他们的关系已经可以确定下来了,我想您也有必要知道这一点……很抱歉在这么早的时候打扰您,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别人分享这个消息……很高兴听到这个,我很期待……具体事宜会由我亲自搞定。”

布鲁斯边穿西装外套边从楼梯上走下来坐在餐桌旁开始吃早餐时就看到阿尔弗雷德正维持着往常的礼仪用一种平和优雅的声音和谁打着电话。

“谢谢,祝您拥有愉快的一天。”

布鲁斯放下了手中用餐的刀叉,拿起餐巾抹了抹嘴角。

“阿尔弗雷德?你在和谁说话?”

“哦。”老管家站直了身子。“我在和肯特夫人商量你和克拉克先生婚礼的相关事项,但很显然这件事情非常繁琐仅靠电话是没办法讲清楚的,所以我决定现在就乘直升飞机前往堪萨斯。”

“好在有克拉克先生在这里我可以放心的把您交给他,而不用担心您因为生活不能自理而把自己饿死在蝙蝠洞里。”

蝙蝠侠:……excuse me?

老管家完全没有在意自家老爷一脸懵逼的表情。带上帽子提起手边的箱子就上了楼梯,直升机已经在房顶准备起飞了。

“早上好,肯特先生,就是这样,今天老爷就拜托你了。”阿尔弗雷德在路过同样一脸当机的克拉克时甚至愉快而亲切的拍了拍这个大个子的肩膀。

超人保证以他的超级视力也可以看到老管家标准微笑的嘴角比平时更高了15度。

这是什么,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哦拉奥啊。

面对着来着布鲁斯的死亡射线克拉克最终只能在嘴角挤出了一句“我上班要迟到了”就夺门而逃。

然而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请了长假刚刚回归的小记者克拉克肯特才刚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落座露易丝莲恩就已经踩着那双能够戳死人的高跟鞋跑到了他的身边。

“嘿克拉克!我听说你和布鲁斯要结婚了?”

“什么?!等等露易丝,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消息?!”小记者惊呆了。

“玛莎一大早就打电话问我这件事情,还问我你最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我的天,你去出差了我哪知道这个,不过你小子干的不错嘛,出任务一趟就搞定了自己的最佳搭档?”

“不是的露易丝……”

“想想看,超人和蝙蝠侠要结婚了,天呐这一年还可能有比这更大的新闻吗?我要预定婚礼席位!”

“等等!露易丝,你刚刚说超人和蝙蝠侠要结婚了?”看到克拉克回来的佩里刚刚准备过来喷这个请长假小记者一顿就被一个大新闻砸懵了。

“什么?”

“真的假的?”

“消息来源可靠吗?”

“说什么废话,这可是露易丝,她写出来的超人新闻什么时候能有假?”

“立刻把超人和蝙蝠侠的新闻提上今天的头条。快!别让其他新闻社抢在我们前头!”佩里当机立断,大手一挥报社内所有人就立刻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工作。

“等等……等等!露易丝……”克拉克还来不及解释下一秒他的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还是他给布鲁斯的特设铃声。

“……等等……喂?布鲁斯?”克拉克只能先接起了这个电话。

要知道对于布鲁斯·控制狂·韦恩而言,在手机响了三声之后还没有接就可以判断超人这个月的值班天数又可以增加了。

“该死的,卡尔艾尔,你给我听好了,卢修斯刚刚打电话来问我有关蝙蝠侠和超人结婚的事情,一定是阿尔弗雷德告诉他的,你最好现在就去和阿尔弗雷德还有玛莎把事情解释清楚,不然你就完蛋了!”

“什么……是的是的布鲁斯,等一下我这边有急事……”克拉克将电话拿开。连忙追上已经在一旁和同事们指手画脚的露易丝。

“露易丝等等,这件事情是一个误会!”

“你说什么?”露易丝有些茫然的抬起来了头。“可是星球日报官推已经发了,而且已经有上万条转发了。”

“没错,而且报纸头条也已经改了,印刷厂已经重新印刷开始贩卖了。”吉米也说到。

“而且这再怎么说也是你的新闻,我还特意用了我们俩的署名。”露易丝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克拉克看着那篇标题为“世界最佳搭档:超人和蝙蝠侠的世纪婚约”下克拉克肯特的署名沉默了。

“克拉克……外星救援犬!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布鲁斯的声音还在手机里传来。

而太阳之子,正义联盟主席,无所不能的超人最终只能僵硬的举起了手机,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布鲁斯……你听我解释……”






TBC.

┄┄┄┄┄┄┄┄┄┄┄┄┄┄┄┄┄┄┄┄┄┄┄┄┄┄┄┄┄┄┄┄┄┄┄┄┄┄┄┄












评论(72)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