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DANDELION 5

泰坦尼克号半AU

┄┄┄┄┄┄┄┄┄┄┄┄┄┄┄┄┄┄┄┄┄┄┄┄┄┄┄┄┄┄┄┄┄┄┄┄┄┄┄┄

第五章 水手和派对




头等舱的宴会已经结束,衣着华丽的宾客们三三两两的交谈着穿过金色的回廊,他们踏上宽大的楼梯,头顶上是隔着一层玻璃便可目及的浩瀚星河。

大楼梯正对面的时钟的指针已经慢慢划向了午夜的十二点,而他们依旧不紧不慢,这里没有会害怕失去魔法而丢下水晶鞋狂奔的灰姑娘,每一个贵族女子都安然的缓步而行,低声交谈。

他们的日子是昂贵而平淡无味的,就像是一堆被封存在珠宝盒里的白面粉,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而他们对此毫不怀疑,即使唯一的那一点叛逆也在时光的蹉跎下静静的安分了下来。

“说起来Bruce和那个水手Clark从宴会前离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呢。”Dinah歪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的将自己的金色长发抚在Oliver的肩上。

Oliver握住她不听话的手痞气的笑了起来,“放心吧,蝙蝠侠做什么都自有他的打算。”

“比起这个,这样漫长的夜晚我们或许可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他压低了声线在妻子的耳边慢慢说着。

“呵,”Dinah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well我的男孩,满足你这个简单的要求。希望你能够让我感到满意。”

“荣幸之至,我的女王大人。”Oliver执起她的手落下了一个吻。“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说起来Nona和Diana去哪儿了?”两个人慢慢走远。

“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不过是在船上,总不会走丢的。”




“嘿,布鲁斯你说你讨厌一切让人上瘾的东西我还以为你对喝酒并不在行。”Clark靠着栏杆和完全不在意自己昂贵西装裤坐在露台上的Bruce调笑着。

他们两个现在都完全没了形象,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桌子和椅子被肆意的推放在了一边。桌上杯盘狼藉的场面足已让韦恩的老管家摇头皱眉叹息自家老爷的贵族礼仪全部喂狗吃了。

“别这么自信年轻人,想和我比酒量可是不自量力的行为。”男人挑起唇角挑衅的笑着,英气的脸上却透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

Clark有些失神的叹了口气喝尽了最后的半瓶酒液,然后轻轻的摇头笑了起来。

“不不,Bruce,我们有机会可以比比这个,我从小到大可还从来没有喝醉过,不过不是今天。”

他伸手将没形象的靠坐在地上的韦恩老爷拉了起来。

“今天我们可还有别的节目。”

Bruce和一脸自信的Clark对视,也不由的来了兴趣。

“哦,小男孩的夜间节目,一起去看漂亮姑娘们跳脱衣舞然后和他们春风一度?”

“Nope,比那要有趣多了。”Clark神秘的笑了起来。

“嘿,这就是你说的夜间节目?”Bruce有些哭笑不得的被Clark拉入欢快的人群中。

他们此刻置身于丹迪莱恩号的三等舱中。

乍一进去,就立刻感到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人拥人挤,谁也不应酬恭维谁,谁也不需要悄声细语地交谈,可以尽可能地大着嗓子说话,尽情地挥舞手足伸展四肢。这里没有准会笑话谁,谁也不必介绍自己的家世、名份或是什么头衔。

一股混合着劣等烟草的气味弥漫着整间屋子,谁来到这里都会被自由平等的消闲空气所感染,都会情不自禁地让自己卷进这一群乘客的热情之中。

这里的空间远没有上等舱宴会厅那么宏伟开阔,更没有雕梁画栋的装饰品和艺术品点缀,除了几张条桌、木椅之外,就是供三等舱乘客跳舞戏耍的平地了。

几个工人模样的人敲打着手鼓,虽然动作不够规范,但鼓点节奏却鲜明有力,站在手鼓后面的是两位风笛手。他们欢快的鼓弄起明丽的乐章。

“这是什么,苏格兰风笛?”Bruce感兴趣的够头张望着,要知道这么民俗的乐器有时难登大雅之堂,这对于见多识广的韦恩老爷而言足够新奇。

“不,事实上是爱尔兰风笛,”Clark笑了起来,“ 苏格兰风笛和爱尔兰风笛虽然都是善于叙述情感的乐器, 但如果你仔细倾听,它们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苏格兰风笛是用嘴吹气的,而爱尔兰风笛靠气囊演奏。 苏格兰风笛的声音感觉很像电子音乐,但是爱尔兰风笛更加具有年代感。”

“你什么都懂一点对吗年轻人?”Bruce看起来完全不在意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他只是近乎着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一对老人合着风笛和手鼓的节拍跳着传统的民间舞蹈,也许这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旅行,他们跳得尽情尽兴,尽管动作有些迟缓,甚至不大协调,但仍是那么悠然自得。

一对青年男女手牵着手开始了双人舞。看上去他们是刚刚认识的新旅伴,小伙子略有凡分腼腆地问着姑娘“可以把手放在这里吗?”

显然他是要用手臂搂着姑娘的腰,姑娘大大方力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开始翩翩起舞。几分钟后,这一对年轻人就旋转得自如潇洒,好像多年的舞伴了。

无论是裹着围巾的乡间妇女,还是头发莲乱的杂役工人;无论是苗条纤细的少女,还是粗鲁高大的壮汉,无论是讲英语的,还是操西班牙语、瑞典语的,这里的人都无拘无束,无忧无虑。

他们并不富裕,甚至有些人昨天还睡在冰冷的天桥下,某间店铺门口的空地上,但此刻没人在意这个,他们全都是自由的信徒,谁说他们不是天底下最快乐的那一群人。

Bruce立刻融入了这一片氛围,他的舞伴是一个有些清减的白人少女,她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一堆西班牙语混着带些南部口音的法语。

在吵吵嚷嚷的船舱里即使是Bruce也只能依稀的听清她像是再说她的家乡——一个法国南部小镇,那里的晴空非常的漂亮。

“你男朋友的眼睛和那里的晴空一样漂亮。”

“抱歉?你说什么?”Bruce有些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女孩笑着指指坐在一旁小桌上和人聊天的Clark,“你们是一起的对吧,他刚刚一直看着你,我想你也应该抽时间多陪陪他。”

Clark像是感受到他的视线一般转过来冲他笑着挥了挥手。

“他……”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Bruce本想这么说,但此刻望着Clark带笑的双眼他突然将这句话吞回了口中。

哦得了吧,是的,这个辣的要死的水手先生这个晚上就是属于他的,这没什么大不了。

他转过头来对那个女孩点了点头。

“是的,我想我会这么做的。”他说的是标准的西班牙语。





“Clark来吧,你可别想坐在那里偷懒,现在过来做我的舞伴。”韦恩老爷冲水手扬起了下巴。

“嘿Bruce,我可是给了你和漂亮姑娘们一起跳舞的机会了,是你自己选择我的。”小镇男孩笑着站起来解开了衬衣上的两个扣子,路过的姑娘们立刻对他完美的胸肌疯狂的吹起了口哨。

“那么你最好就不要让我为这个举动感到后悔。”Bruce伸手捞住了年轻男人强壮的手臂。

几分钟以后,他们就成了三等舱舞厅里众人瞩目的人物。

这两个男人都英俊的像是从名画中走出般炫目。

就如同一个凯旋而归的国王和他的骑士正为他们胜利的战争而痛快的庆祝着。

他们跳的不是任何标准的舞蹈,却又像是完全的享受着音乐的节拍一般彼此对视着。像是在共舞又像是在搏斗,试图彻底将对方压倒在自己的身下。

没有人停下自己的舞蹈,但又都在欣赏着他们大起大伏、旋转自如的舞姿,手鼓敲得更响,风笛吹得更亮。男人女人们疯狂的吹着口哨,高声尖叫着。

最后他们两个以一个相当有趣的姿势直接摔进了一堆高声叫好的人群中,甚至撞翻了不少酒桌和杯瓶,弄得一身狼藉,然而没有人在意这一点。

所有人友善而热情的大笑着给这一对“傻恋人”腾开了起身的空间,而Bruce趴在做了他人肉缓冲垫的Clark身上再也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对方为了保护他的脑袋不要撞到酒桌上而把自己淋成了落汤鸡。看起来可怜极了。

“嘿Bruce……”Clark好气又好笑的扶着Bruce站了起来,他将湿透了的头发捋过前额,只剩那根小卷毛还不屈的落在额前。

哦,Bruce听到自己发出一声轻叹,Clark此刻就像是一个英俊的神明,而且显然不只他一个人这么想,因为他也听到了别人口中同样溢出的轻叹。

“嘿小伙子们,要不要也来玩玩这个?胜者可以得到200美元的奖励。”一个镶着金牙的卷发老头冲他们叫着。用酒瓶指了指身旁一群闹得热火朝天的男人们。

他们正围成一圈在看两个人掰手腕比赛。赛者一个是身高马大、长着大胡子、说着西班牙语的人,脸上一副胜者必我的神情;另一个显得斯文许多,个子体魄也远不如对方,但他也好像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捋着袖子,伸缩着手掌,大有跃跃欲试之势,旁边围观的人大声喊叫着助兴,手舞足蹈使出的劲儿一点儿不亚于比赛者。

“哦得了吧喜欢被人操屁股的男人能有多大力气。”旁边立刻有人大声反驳了起来。遭到了不少姑娘们的怒视。

“嘿……Clark,我记得你的力气可不小?”Bruce转头冲他挑了挑眉。

“虽然我想Wayen老爷并不缺那两百美金,不过既然你开口了……”

“As you wish, my king .” Clark自信的笑着亲吻了他的指尖。然后向那张象征男人战场的圆桌走去。





他们毫无疑问是幸福同时幸运的一对,而此刻在船舱后的甲板上一个不那么幸运的姑娘正小心翼翼的拉着另一个高挑女人的手四处张望着。

“看起来好像没有人了。”Nona松了一口气回头冲Diana笑了笑。

“嗯,我知道。”女战神平和淡然的与她对视,“如果附近有什么人的话我可以感觉的到。现在你可以说你想说的了。”

“哦,是这样的Diana,听着,”尽管有女神的保证Nona还是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嗓门,“你一定要离我的未婚夫Bruce Wayen远一点……”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Diana意味不明的挑起了眉,“你觉得我会跟你抢你的未婚夫?”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Nona吓得差点跳了起来,“…….事实上因为家族的原因我不得不成为他的未婚妻,但是我并不想这样,其实我恨不得他喜欢上别人呢。”

“但是女神你真的不能成为这个别人啊,Bruce Wayen本人在哥谭花花公子的名号就已经足够响了,如果你和他结婚的话他肯定转头就会找上一堆情妇的。”

Diana听了这句话之后像是想像了一下这个画面,居然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女神笑起来也是这么好看,等等不对啊!

“女神你别笑了,船上的不少贵族都怀疑Wayen邀请你来这趟旅行是对你别有所图啊,你还是赶紧走吧!”

女战士伫立在夜风中轻轻的摇了摇头,她转头安静凝望着黑色海面的眼神像是一只随时准备俯冲而去的海东青。

Nona不由得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Diana?你在看什么?”

“一杯水可以是清澈的,但浩瀚的大洋却拥有着深渊般的黑色,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女人的黑发在空中猎猎飞舞着,她古老而深邃的目光如同透着几个世纪的岁月洪流般向Nona看过来。

“呃,这个……这个……”突然收到来着女神的问题Nona立刻懵逼了。

“一杯水可以看做透明物体吧,虽然水对光波有一定的吸收,但是由于一杯水不多,所以几乎所有波长、大部分光波都可以通过,因此表现为无色。”她最终只能干巴巴的回答了起来。

“海水嘛,我的理解是,虽然水对光波的吸收率低,但是很大量的时候,累计起来效果就很显著了,所以深海底才是漆黑的,因为光线被表层的海水吸收了,透不进去。 ”

Diana有些愣愣的看着她,然后终于忍不住摇头轻笑了起来,最后变成了肆意的大笑。

“哈哈哈……哈……确实是非常有道理的回答呢……我现在也觉得你和Bruce并不是一对适合的伴侣了。”Diana伸手捏住了Nona的肩膀。

“有些时候人类就是如此容易被表象迷惑住自己的双眼。他们不够聪明,时而勇敢的像是能够为目的而献上一切,有时候有懦弱的连一句话都没办法说出口。”

“Diana……?”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人类才会对神拥有着如此致命的吸引力。”

“你知道我的家乡是什么样子吗,神域是什么样子的?”Diana神色肃穆的望着遥远的天际。她正透过夜空在看另一个世界。

“金碧辉煌?比这艘船上的一切都更加的奢华甚至高贵?是的,走遍全世界,你也不能找到比这那里更明亮的地方了。”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吊灯,白色的地板,白色的王座和长桌。一切都是最神圣的款式,没有花纹,没有污渍,甚至没有本该有的木材和布料的纹理。”

“任何污秽与不洁都会在5秒内被彻底销毁。视野中没有任何冗余——正是这一点让人害怕。”

“这个世界需要垃圾,需要怎么也洗不净的抹布,需要被磕去了一角的橱柜,需要沾上了酒渍的窗帘。我们讨厌这些不美的、不完整的东西,但是我们需要它。有它们存在,这个世界才显得真实可爱。 ”

“别讨厌那些不完美的东西我的女孩,”Diana痛快的笑着对她伸出了手,她的眼睛深邃的如同古井,又像是头顶最绚烂的银河。

而Nona恍惚的想起那个在读本上看到的故事,那上面说,神奇女侠手握着真理和正义。她伸手握住那只手,走进了那片完全不同的星空。

“来看看这个世界吧,它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总有别的选择。”

下一秒她们一起跃出了甲板的围栏,但她们没有坠入海面,而是坠向了头顶静静流淌的银河。



TBC.

┄┄┄┄┄┄┄┄┄┄┄┄┄┄┄┄┄┄┄┄┄┄┄┄┄┄┄┄┄┄┄┄┄┄┄┄┄┄┄┄





评论(37)

热度(159)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
  2. LEON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