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DANDELION4

泰坦尼克号半AU

┄┄┄┄┄┄┄┄┄┄┄┄┄┄┄┄┄┄┄┄┄┄┄┄┄┄┄┄┄┄┄┄┄┄┄┄┄┄┄┄

第四章 水手和晚餐





“嘿!嘿!慢点Clark,你想把我带到哪去。”Bruce被水手拉着手向前奔跑着。有些无奈的开口问到。

上帝知道他们刚刚撞到的那些一脸呆滞的贵族先生们有几个人认出了此刻完全没形象可言的韦恩家主。

不过Bruce得承认他完全不在乎这个了,他现在乐意让那些总在沸腾的掌控欲们先休息一下,看看这个单纯的小镇男孩到底想要带他去干些什么。

“你会知道的Bruce,我们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Clark转头冲他眨了眨那双蓝眼睛。

他看起来愉快极了,就像是在一个宴会上拉着自己的小伙伴逃脱那些推杯换盏的孩子一样兴奋,又像是迫不及待的要向朋友炫耀自己的秘密基地一样自豪。

哦,他的眼睛可真TM的漂亮。蝙蝠侠永不休息的脑袋里现在只剩这么一个念头了。

他们穿过了豪华的头等舱和二等舱,而Bruce闻到食物的香气的瞬间意识到他们正在向厨房走去。

来来往往的厨师和服务生们将流水线般的餐点放上亮银色,淡灰色和古铜色的推车,那些食物将分别被运往一等舱二等舱和三等舱。

“嘘,跟紧我Bruce。”Clark小心的拉紧了他的手臂,然后他们就像是两个潜入敌对公司的特工一般走位灵活的利用回返反复的走廊和一些杂物室小仓库的门避开了所有人成功的摸进了厨房的大门。

“年轻人,你所谓的带我吃一顿晚餐该不会就是准备潜入厨房去偷东西来吃吧。”Bruce哭笑不得的跟在他身后任由这个小伙子拉着。

同时也不由自主的有些感叹,水手先生显然是一位惯犯了,就凭他刚刚灵活的行动,分秒不差,连蝙蝠侠都绝对挑不出任何错处来。

“Come on,Bruce!”Clark望向他,神色温和又无奈,“不,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这种打算,一会儿我会解释这个的。”

等他们成功摸进了后厨时Clark明显的放松了下来,正在料理的厨师们和他明显已经是老熟人了。





“Hi,Bily,今天的工作怎么样?”Clark冲一个忙着搅拌浓汤的大胡子打招呼。

“哦,老样子Clark,伺候贵族老爷们可不容易,你又带孩子来给他们开小灶了?”对方头也没抬的专注在锅灶上。

“呃……”Clark和Bruce有些好笑的对视了一眼。“我猜性质差不多?”

“哟Clark,难得见你今天带了个成年人来,他是你在美国的朋友?”迎面走过来的一个红发小伙子手上还拎着两条新鲜的三文鱼。

“Jimmy,这次的食材怎么样?”Clark冲那几条鱼扬扬下巴。

“新鲜着呢,”男人灵活的让菜刀在他的掌心转了几圈,瞬间就将鱼的内脏拨出切成了薄片。“Louis说你干的还不错,你猜她会不会邀请你到她的房间去共度良宵?”

“嘿我可听见这个了Jimmy,我猜你不会想要我邀请你到我的房间里好好揍一顿的。”

一个金发的女人左手抬刀将鸡胸肉斩成肉排。另一只手掂着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煎锅其大开大阖之势凶猛的让Bruce瞬间想起了剿灭外星入侵者时的Diana。

她利落的翻炒煎炸然后将菜出锅,将握在煎锅把手上却依旧没溅上一滴油的白色手巾潇洒的甩在了肩上,对Clark点了点头。

在看到Bruce的时候她好奇的挑起了眉毛,“嘿大男孩,以往那么多姑娘想要和你多接触一点都被你想办法逃开了,我可没想到你是好这一口。”

“Nope,Louis,别在Bruce面前说这些话。”Clark冲她摇了摇手指,转头望向Bruce。

“这是Louis Lane,丹迪莱恩的二厨。平时我的工作就是在船靠岸的时候驾着马车去帮他们采购新鲜的食材,作为交换我可以偶尔使用这里的厨房。不过为了防止船长知道这个,来厨房的时候我们还是得小心一点那些服务生。”

“啊啊没错,”女人懒洋洋的坐在料理台上点起了一支烟斜斜的叼着,“那群服务员和贵族老爷们接触多了一个二个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噗……咳,这位是Bruce Wayen,头等舱的客人,你口中贵族老爷的其中一位。”Clark忍笑着。

“喔,这可真是失敬,我知道你,《航行日报》上登过,哥谭最有钱的家伙对吧,你比大部分贵族老爷们帅不少。”

虽然在说着失敬但显然女人对此仍旧保持着漫不经心,她懒懒和Bruce握了握手,Bruce能够感觉到对方因为常年与厨具打交道而结茧的手指。那和贵族小姐们吹弹可破的芊芊玉手自是完全不同。

“好了我还要继续工作,你的小隔间空着呢,去吧别打扰我了。”女人挥挥手将他们打发走。

“别在意Bruce,她对除了料理之外的大部分事情都不感兴趣。”Clark有些无奈的冲他耸了耸肩。

“哦,当然,看得出来,一个年轻女人想在这么一艘游轮上成为一个二厨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比起这个你经常带小孩子过来做饭给他们吃,没想到你还是一个热心肠的好人?”

“喔,别这么说Bruce,”Clark轻笑着摇了摇太,带他穿过厨房曲折拥挤的过道走向一个小隔间,“大部分上了这艘船的三等舱的孩子们都是因为一些不那么好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他们的故乡,如果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他摁亮了隔间的灯泡,一个不大却设施完善的小厨房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展现在了他们眼前。小厨房的对面甚至连着一个面向大海的小小露台,看起来真像是一个不大的秘密基地了。

“欢迎来到水手Clark的料理教室,Wayen先生。”





头等舱餐厅内。

刚开始Nona对于Clark和Bruce一起去换衣服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迹象感到十分不安,不过很快她就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原因是一位贵族男士举着红酒来到他们桌前,对她身旁坐的那个黑发女人有礼的颔首,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您好女士,如果我认错了的话我对此感到十分抱歉,不过我想冒昧的请问一句您是Diana Prince吗?”

黑发女人的抬头望向他,她的眼眸是澄蓝的湖水,如同一把剑气清澈的利刃,强大却又凛然。

“我是,您好。”她起身和男人握手。这个男性化甚至可以说有些强势的动作被她做起来自然而毫不拖泥带水。她本就极高,穿上高跟的短靴后更是能够俯视不少男性。

而在场的贵族们也没有一个人认为她的行为是失礼的或是不合时宜的。他们只是矜持有礼却又难掩兴奋的开始小声地交头接耳起来。

“神奇女侠!她是神奇女侠!”

“我的天,为什么神奇女侠会在丹迪莱恩上出现?”

“呵呵,是Bruce Wayen啦,他不是正联的资助者吗?没准这次他想和神奇女侠来一段露水情缘也说不定呢。”

Nona简直惊呆了,对于像她这样试图对沉闷的贵族生活的枷锁发起挑战的女性而言还有什么人比神奇女侠更能够得到她的崇拜和共鸣。

而她此刻和这位女战神坐在一起却没能认出她来。她狠狠的瞪向Oliver,用一种“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的目光。

“哦神啊,”Oliver痛苦的捂住了额头,“Bruce怎么会想着把Diana带到这艘船上来,她简直显眼的过分了。”

“嘿嘿,没关系,这不是很有趣吗?那些家伙们平时里一个个装模作样的,现在不都跃跃欲试的想要凑上来和Diana搭话吗?我喜欢这样的场景。”Dinah用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亚马逊的战士们进餐时从来不拘小节,戴安娜作为她们的公主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她纤长睫毛下锐利的美目淡然的扫过桌上整齐排列的十二对银制刀叉,然后伸手将它们全都扫到了一边,只伸手取用了最大也是最难掌握的那一对。

若是其他人来做这样的动作,简直就是粗鄙而不堪的,但是女战士浑身带着不刻意的高贵和自信的理所当然,她切下牛排的动作利落而干脆,不发出一点声响。

贵族们围绕在这张圆桌旁试图搭话,却因为这样的情景自觉的保持了安静。

她是奥林匹斯众神之王宙斯和天堂岛亚马逊女王希波吕忒的女儿,也是长生不老、并且只有女性的战斗民族亚马逊人的公主和王位继承人。

她即使坐在圆桌上气势也像是坐在长桌的首席或是高居王座。





“神奇女侠,你能说说你的故事吗?”一个贵族小女孩忍不住开口问到,她的母亲立刻责怪的看了她一眼,刚想为她的失礼道歉。Diana却掀起餐巾擦了擦嘴。

“当然没问题我的孩子。”

“我的母亲希波吕特用天堂岛的海边的泥土塑造了一个女婴孩,万神殿的六位神祗就将遗漏的灵魂灌入其中就成为了我。”

“六位神祗分别赐予我他们的天赋:德米特耳赐予我神力;雅典娜赐予我智慧和勇气;阿尔特弥斯赐予我猎手的心灵和与动物交流的能力;阿弗洛狄忒赐予我美貌与爱心;赫斯提亚赐予我真理的圣火;赫尔墨斯赐予我神速和飞行能力…………”

所有人听的凝神屏气,只有Nona露出了错愕的表情,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她立刻遭到了所有人的瞪视,连忙缩了缩脖子。而Diana对此毫不在意,反而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睛。

Nona心神领会的微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这里坐的不是一群高傲的贵族,而是最普通的市民们他们大概就会立刻感到这个故事是如此的耳熟。

可不就是这几年流行的《睡前故事:正义联盟英雄畅想》里大受欢迎的戴安娜篇吗。这位女神大人根本就只是换了个人称就把故事原模原样的讲了出来。

而Nona好笑的看着神奇女侠就这么将这个睡前故事讲给了这群伸着脖子瞪着眼睛的贵族们,突然对这场一向充满了虚与委蛇的宴会喜爱了起来。

她甚至忍不住的开始好奇的想着当这位女神翻看那本写有她故事的转记是否也曾像自己一样露出惊讶,感叹,激动的笑容。又或者她本身经历的战斗远比这要更加的惊心动魄。

但无疑她是喜欢这个故事的,不然也不会像自己一样将这个故事牢牢的记在脑海里。

“最后我查明并捣毁了阿瑞斯的阴谋,打败了他两个儿子,福伯斯和狄蒙斯,并最终用真言套索迫使阿瑞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

最终女神的故事结束了,人们满足的一哄而散去进行他们的晚餐,而他们在餐桌上又有了更多的谈资。

“嗨Nona,谢谢你没有揭穿我的小把戏。”神奇女侠转过头来和她对视。

“哦……哦!当然没关系女神,我很喜欢你的故事。”Nona激动的红了脸,不知所措的连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叫我Diana。”女人豪爽的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Nona为这个充满男子气概的动作而兴奋的直点头,她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打招呼。

然后她们进行了热切的聊天,Nona甚至惊讶的知道了Diana对香草甜筒的热爱,还听到了不少来自亚马逊真正的故事和传说。

她们是如此的不同。Diana生来就是战士,她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从不依附于任何人。她的见识如此广泛,谈天说地也带着和贵族女子不同的直率和狂放。她的经历动人心魄,她强大而自由,美的像是把锋利的长剑。没有男人不会为这样的女人心动。

而这些让Nona感到既羡慕又忧虑,她紧张的观望了一下一边正忙着献殷勤的Oliver和一脸高傲和幸福的Dinah,这才转过头来拉住了Diana的手。

“Diana,”Nona紧张的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听我说,你最好离我的未婚夫Bruce Wayen远一点。”





“在看什么?”Clark将两张椅子搬到厨房外的小露台上,露台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他做出的小镇美食——玛莎亲传——而Bruce正双手撑着露台的栏杆眺望着远方。

“在看海,顺便告诉你刚刚我一直在看你。”Bruce转过头来望向Clark。“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小镇男孩是不会抽烟的?”他放松的笑着,在厨房门透出暖光灯光下看起来很柔和。

“做饭的时候我偶尔会抽一些。你也看到了这里的餐具都是后厨淘汰下来的,油烟很重,抽一根会让我好受一些。不过放心我保证不影响味道。”Clark取下叼着的烟头摁灭在一旁的空盘子里。

“这是什么解决方法,以毒攻毒?”Bruce摇摇头坐在了他搬来的椅子上。

“呃,我猜是的……你不喜欢这个味道?”Clark在他的对面坐下。

“事实上我不喜欢一切会让人上瘾的东西……你经常会在女孩们的面前抽烟吗?”

“不,完全不会,我尽量不在和别人同一空间的时候这么做,事实上我本身就很少抽它们。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不知道你抽烟的样子会让多少姑娘为此尖叫。

他就站在流理台前点起火,那对形状完美的眉微微皱起,将烟送到唇边,挽起手袖的上臂结实而性感,他抽烟时的样子并不倨傲或是像贵族一般彬彬有礼,而是一种很老派的温柔。烧尽后的烟灰稳稳的挂在原处,他的手腕稳定熟练的将手中的蔬菜切成等份。

Bruce再次判定了将来嫁给Clark的姑娘会是无比幸福的。甚至已经脑补出了这个水手赤裸着上身煎着培根和鸡蛋,而和他一夜春宵的妻子满足的抱住他接受一个带着淡淡烟草味的亲吻的画面。

哦,好吧这个画面让人挺不爽的。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如果你讨厌一切让人上瘾的东西的话那这几瓶我从Perry那里骗来的黑啤就只能自己享用了。”Clark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遗憾的踢了踢脚边的箱子。

Bruce隔着餐桌与他对视。他们左手边是灯光温暖的小厨房,右手边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海风在其间轻柔的抚着。

“为你破例怎么样,”男人挑衅的挑起了嘴角。“可别想独占它们。”

“哦,如果你愿意的话。”Clark徒手撬开了两个啤酒瓶,将其中一个递向Bruce。他们没有杯子,不过没人在意这个。

“我们为什么而喝酒?”Bruce歪着头盯着眼前的啤酒瓶。

“哦,我不知道,通常水手们都是为了一次能够活下去的航行而干杯,不过或许我们可以想些新玩意儿,为了自由,爱情,希望,或者明天?”Clark有些疑惑的抓了抓脑袋。

而Bruce只是长时间的望着他沉默着,最终轻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酒瓶。

“为了太阳。”

Clark挑了挑眉。

“Well,为了太阳。”

两个酒瓶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TBC.

┄┄┄┄┄┄┄┄┄┄┄┄┄┄┄┄┄┄┄┄┄┄┄┄┄┄┄┄┄┄┄┄┄┄┄┄┄┄┄┄




评论(44)

热度(155)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
  2. LEON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