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DANDELION3

泰坦尼克号半AU  

┄┄┄┄┄┄┄┄┄┄┄┄┄┄┄┄┄┄┄┄┄┄┄┄┄┄┄┄┄┄┄┄┄┄┄┄┄┄┄┄

第三章 水手和贵族



女人总是身不由己。

这个时代的女人总是身不由己。

Nona第一次看到的爱情出自Ludovico Ariosto的诗歌,那让她开始有了爱情的感觉,令人振奋,又备感折磨。

她还记得,这首诗有两个片段在她的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一个是Fiammetta的故事,她背叛了她的两个爱人,却仍旧和他们在床笫间寻欢作乐。

另一个则是安杰丽卡,虽然有不少勇士和贵族富豪追求她,她却钟情于贫穷的牧羊人Medoro,并和他生活在一起。

读到这个故事,Nona和作者Ariosto一样失去了理智,或者说,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本能地觉着,她理解安杰丽卡的选择,她站在她那一边。

身为贵族家庭的女儿意味着你从出身开始就在等待着为家族联姻的那一日。

你读书,变得有教养与学识,你七岁就学会按照习俗使用餐具,用舞蹈般的动作将手帕放在膝盖上。你成年后打着繁复的礼结,穿着厚重蕾丝的华美长裙,端庄的坐在椅子上任由贵族老爷们挑选。

他们赞美你像一支艳俗的玫瑰,或者寡淡的雏菊。

然后你将和不爱你的丈夫生下两三个孩子,终日徘徊在虚与委蛇间。看着你的丈夫床上流水线般的划过一堆肉猪般丰满的女人。直到你自己也将情郎带上自己的床。

Nona厌恶那样的日子。她对那样的未来感到作呕和恶心。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联姻对象,哥谭的国王Wayen老爷看上去对她毫无兴趣。他表现的这么明显,毫不掩饰,不过拥有了那样的身份之后他也无需再遮掩自己。

她不喜欢这位风度翩翩的哥谭国王,尽管他成熟而颇有魅力,风情又多金,但他似乎就代表着那种永恒受到束缚的虚假生活。

她喜欢的是在丹迪莱恩号旁遇到的,属于她的“牧羊人”,那个叫Clark Kent的水手。

当然,是一见钟情。谁的爱情不是一见钟情呢?

不妨把你的情史从下水道里捞出来,从中选最刻骨铭心的一段向源头回溯。没准你会发现,原来从一开始你就爱上了他。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也不要难过,因为真正的爱情是极稀少的。为什么人们会认为爱情——这世上最妙不可言的东西——会像垃圾堆里的糖果纸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捡到呢?

一见钟情需要一点勇气,一点感性,和大把大把的幸运。

而她是如此幸运,同样不缺少所谓的勇气。

她与Wayne的联姻是注定会失败的。那么她为什么不能逃离这个虚伪的鸟笼,去追寻真正的爱情。




夜幕降临的时刻Nona在甲板上找到了Clark的身影。

那位英俊的水手正的坐在船头的栏杆上,维持着一个危险而平衡的姿势举着望远镜观察海面。他看起来心情很好,正吹着悠扬的口哨。

风与海流在他的脚下划过,而他毫不畏惧可能会坠落的危险,这个男人本就如此的自由着。

“女士,这么晚了海风对你的身体可不会太好。你应该回船舱里。”水手背对着她开口到。

“呃,Clark,是我,Nona,我们下午见过来着,你还救了我……”

水手总算从栏杆上翻了下来,他天空般的双眼望向她,立刻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

“啊,我记得,你是Bruce的未婚妻。”

等等,你和Wayen有熟到能叫名字的程度吗?

不管了,总之先得把未婚妻这个头衔摘了,不然完全没有培养感情的空间。

“不……实际上我觉得并不能这么说。我们对彼此都没有任何意思,他把我一个人扔在船舱里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事实上他在哥谭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我并不打算把自己的后半生交付给这样的一个人……咳,你在听我说话吗?”

“哦……哦!这么说你们其实并不是情侣。那挺不错的……”克拉克回过神,看起来甚至因为这个消息有些开心。“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他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人不是吗,他看起来非常有魅力,善于倾听,而且还蛮可爱的……”

而Nona完全没有听到他后面的话,脑子里反复回放着那句“那挺不错的”。什么意思,一见钟情的对象也同样喜欢我?真的假的?等等等等这不就是最棒的展开了吗?!不行,这个时候还是要矜持一下,再多增加些相处的时间。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

“嘿!Clark,你想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吗?”

“不行,Nona小姐,水手可不应该到头等舱去和客人一起吃饭。”

“没关系的,就当是……呃,报答你今天早上救了我和Bruce好吗?”

“……Bruce也在?”

“在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欺负你……”

“好的我去。”

“诶……?”

“我对和你们共进晚餐非常感兴趣。”克拉克笑着对她露出了小虎牙。

虽然达到了目的不过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啊!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穿成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Oliver像一只护食的野兽一样警惕的盯着Clark。

“呃,我猜是的?”水手冲他耸了耸肩。转头望向身旁的Bruce。“嘿,晚上好Bruce,你看起来棒极了。”

“我警告你小子,离Nona远一点她可是Bruce的未婚妻……Dinah,你别拦我,我要给这小子提个醒……”

Dinah将Oliver推到了一边,冲Clark友好的笑了起来。

“没关系,我们都很高兴能够在餐桌上见到你。”

她向Clark和Nona介绍起了Diana。而韦恩先生自始至终都危险的盯着他们。最后终于开口到。

“Clark,你过来。我们需要单独谈谈。”

被他召唤的男人立刻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跟在了他身后。

“等等……Clark……”Nona看起来还想追上去和他说些什么,但Diana伸手就拦住了她。

“别去凑这个热闹。”这个女人锋利的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浑身带着与她贵族长裙不相匹配的蓬勃战意。她的美不属于玫瑰,反而像是一把华美的枪。“让男孩们好好进行他们的谈话。”

“我们先去餐厅吧。”她这样说着迈步离开,所有人都乖乖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事实上Nona干的还不错不是吗,刚好Bruce需要试探这个小子的能力,她给我们创造了机会,所以你可别捣乱……”Dinah趴在Oliver耳边低声说到。

而我们的绿箭侠只能用鼻子可怜的哼了一声,老实的闭上了嘴。

“小镇男孩,你就打算穿着这一身船员服去参加贵族们的晚会?”Bruce将他径直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呃,”Clark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眼,“我猜这是我能在衣柜里找到的最体面的衣服了。”

“哼……”Bruce有些不满的发出一个简短的鼻音,“你会被所有人嘲笑的,Nona不懂规矩而真不敢相信你身为船员竟然还陪着她胡闹。”

他伸手拉开自己的衣柜,努力忽视自己看到男人和女人共同出现时生出的奇怪心情。“我会为你找一套体面些的衣服的,而你最好不要随便勾搭别人的未婚妻。”

“……Bruce?”克拉克有些惊讶的摇了摇头。“我没有要勾搭你的未婚妻。事实上Nona说你们并不喜欢对方?”

“见鬼,年轻人,你需要让我告诉你贵族之间不谈爱情只谈利益吗?”Wayne先生转过身看起来几乎快要被气笑了。

他甚至感到胸口堵着一种奇怪的酸涩,这不应该,他和Clark才第一天见面,他对Nona也没有那种感情。即使这两个人走到一起也无伤大雅,甚至更方便他试探这个有些特殊的男人。

他忙正义联盟的事情已经要花费不少精力了,他并不需要结婚或者一个爱人。该死……

“我不认为那样是对的,Bruce。”小镇男孩强势的按住他的肩膀,“如果我和一个人结婚,那不该是因为利益或者是占有欲。”

“呃。”他似乎在Bruce的目光下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妥连忙收回了手臂。

“我是说,你看, 年少轻狂的时候人们总觉得,自己或漂亮、或聪慧、或才华横溢、或执着或浪漫,便理所当然地应该被爱了。”

“但事实上那些所谓的人格魅力并不能让你拥有一个爱人,只能让你在这场爱情游戏中路逢一个与你对等的玩伴而已。”

“结婚也并不是那样轻巧的童话情节。我需要忍耐的可能是那些无可忍耐的事。我的爱人也许打呼噜像火车过境一样响、也许常把液体留在马桶边缘上、也许会醉酒醉到大小便失禁。”

“在小镇上我见过很多的夫妻,刚好是个爱惜书的人,却有个总在书本上留下折痕和烟渍的爱人,刚好是个爱惜钱财的人,却有个打肿脸充胖子总去接济亲邻的爱人,刚好是个有宗教信仰不能堕胎的人,却有个怎么也不愿戴套的爱人。”

“但是即便如此,”克拉克顿了顿,“即便如此因为我爱着那个人所以我愿意包容他的一切,愿意让他跨过自己的底线。”

“生活本身就足够艰辛了,如果不是相爱的两个人,又怎么能做到温柔以待?”




Bruce沉默着和他真挚的蓝色眼睛对视。

他想开口告诉这个男孩,贵族间的婚姻和他想像的完全不同,他们不需要彼此相爱,不需要温柔以待,也不需要有多么深的感情。

两个家族的结合和创造血统高贵的后代维持着表象的体面就是一个婚姻所需要的全部了。

但他无法开口。他意识到或许Alfrad想要他得到的婚姻就是Clark口中所说的那一种。

能被这个小镇男孩爱上并和他结婚的女人无疑是幸运的。

无论她是否有公主般娇生惯养的脾气,或者像个悍妇一样不知收敛,总有人能够温柔的对待她,包容她。

他们或许没办法过上富裕的日子,但谁又在乎这些呢,他们可以手挽手的在那个名叫堪萨斯的小镇上逛一逛集市。一起躺在农场的草垛上看星星,他们可以养两只狗,两只猫,一群奶牛。平凡而自由的生活着。他们可以拥有一个真正的家。

而和他结婚的女人却是不幸的。

因为他们注定无法彼此坦诚相待。他从八岁之后就不再奢望一个正常的家庭,他也同样没办法给自己的伴侣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事实上他见证过的,无论是Oliver和Dinah还是Hal和Barry,他们幸运的彼此相爱,坦诚着自己的一切。

Alf甚至生出过将他和联盟内所有单身的超级英雄们撮合这样诡异的想法。但他们很显然只是普通的战友。而且说实在的他并不希望有这么一个人会干扰到自己的判断。

无论世界是否在联盟的帮助下慢慢变好,哥谭是否变得和平。他意识到自己的多疑和控制欲永远无法改善。

我没有办法去过一个正常的生活,而我又有权利让谁和我同样陷入这个泥沼?

他这么想着,然后就收获了一个来自小镇男孩的拥抱。

“嘿……Bruce,如果我说错了什么的话我很抱歉。”Clark有些不知所措的在他耳边喃喃着。“我并不了解你们的生活,我只是觉得你是一个温柔的人,也应该值得很好的人来爱你。”

“……哦,这可真是不得了的评价,你可是除了我的母亲以外第一个用温柔这个词来形容我的。”Bruce轻轻的推了推这个笨拙的大男孩。“你没说错什么。我想你是对的。”

“那我想你的母亲肯定是最了解你的那个人。”Clark笑了起来松开了这个拥抱。

“……轮不到你来说年轻人,现在换你的衣服去。”Bruce伸手将一套西装甩在了Clark的脑袋上。

“不,我想我不用换衣服了。Bruce,你愿意和我去进行一次特别的晚餐吗?”Clark伸手将西装挂回了原来的位置。

“……什么?”男人轻轻的挑了挑眉。

“来吧,这场晚餐至少不需要你换衣服了。”Clark笑着冲他露出了小虎牙。





TBC.

┄┄┄┄┄┄┄┄┄┄┄┄┄┄┄┄┄┄┄┄┄┄┄┄┄┄┄┄┄┄┄┄┄┄┄┄┄┄┄┄

评论(62)

热度(155)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