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6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 16[Never frown, even when you are sad, because you never know who is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r smile.纵然伤心,也不要愁眉不展,因为你不知是谁会爱上你的笑容。]




“那么说来你就是你们星球上活下来的最后一个人了?”卢平轻轻的叹了口气。

“看起来是这样。”克拉克靠在椅子边眉目舒展的望向船上的壁画,那上面在长桌边吃饭的女士先生们在听了他的故事之后都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交头接耳起来。

“嘿,布鲁斯,你说如果我给你画一张像是不是即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能随时和你说话了?”克拉克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氪星白痴,除非我死了你倒是可以这么做。”布鲁斯翻了个白眼,这个小镇男孩很多时候非常敏锐,但偶尔又迟钝的不行。

没看到那边原来准备安慰他一下的卢平脸上露出的怪异神色吗?太没心没肺了。

“好吧,”卢平笑着摇了摇头。“我们马上就要到了。上浮吧。”

霍格沃兹在黎明的晨光之下散发着温和的暖光。雾气缭绕,像是漂浮在天空中的城堡。卢平送他们靠岸,随后挥了挥手乘船不知消失去了哪里。

“我猜邓布利多校长一定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我们。”克拉克冲布鲁斯张开双手。

“……你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布鲁斯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

“这里离霍格沃兹还很远呢,我抱着你一下子就飞过去了。”克拉克有些疑惑的说到。

“哼,”布鲁斯挑起了嘴角,“你还是自己飞去吧。”

他的身后一个黑色的怪物拖着一辆马车缓缓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哦,拉奥!这是什么?”克拉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飘到了那个生物旁边,他试探着伸手摸了这只黑色野兽的头颅。而对方看起来对他的触碰并不排斥,甚至友好的蹭了蹭他的手心。

那个黑色的怪物模样有点类似爬行动物。它们身上一点肉也没有,黑色的毛皮紧紧地贴在骨架上,每一根骨头都清晰可见。

它们的头很像龙的脑袋,没有瞳孔的眼睛白白的,目不转睛地瞪着。在肩骨间隆起的地方生出了翅膀——又大又黑的的坚韧翅膀。

“你看的见它?”这次轮到布鲁斯皱起了眉头。

“呃,我不应该看见吗?”

“这是夜骐……天马的一种。只有目睹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得到他。你……”他停了下来,没有再说下去。

当然,他看得见,在8岁那年他的父母是在他面前死亡的。而克拉克……他亲眼目睹过一个星球的陨落。他在那里失去了他的亲生父母,他的故乡。有人说夜骐只在真正理解了死亡意义的人眼前出现。而显然他们俩都是不幸的,懂得其意义的人。

布鲁斯坐在了马车上,而克拉克则伸手去触摸起夜骐宽厚的黑色翅膀。

“你不觉得他的翅膀像是布鲁吗?”

“布鲁?”布鲁斯挑起了眉。

“就是给我送信的那只小蝙蝠……”克拉克这才意识到他一不小心说出了不太妙的话题。“咳……它挺可爱的,我是说它有些时候很像你……呃,不是,我不是说你很可爱……虽然有些时候确实……”

在布鲁斯的死亡凝视下克拉克没精打采的坐回了原位。小卷毛也耷拉了下来。“布鲁斯,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回去我会给家里的猫头鹰起名字的,分别叫卡尔,克拉克和外星救援犬。”韦恩少爷转头看向了夜骐。





“虽然你很喜欢,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因为只有目睹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它们。所以它们常常被视为不详的存在,夜骐喜爱黑暗,总是出现在有灾难发生的地方。有人说它们是被死人的血与肉吸引而去的。”

“可是……我是说它看起来很温顺……”克拉克轻轻的皱起了眉,“我不认为这些说法是正确的。”

“确实,它们的本性善良,忠诚,而且聪明。飞行速度也极快,只要告诉他们你想要去的地点骑在他们身上你就可以很快到达。不过因为传言的原因只有海格在驯养着他们。”布鲁斯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那个大家伙的翅膀。

“当灾难发生时它们用翅膀庇护人类从死里逃生,但人们却认为它是一切灾难的元凶。其实它们也并不是很聪明不是吗?”

“那是因为它们也有自己的正义吧。”

“什么?”

“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并不在意是否会得到感激,虽然它们拥有着蝙蝠一样的翅膀,但是它们难道不是比纯洁的独角兽更加值得敬佩吗。”克拉克和他对视。

“而且,”他笑了笑,“这个世界上不是存在着欣赏它而且喜欢它的人类吗?”

“……天真的外星人,你居然平安无事的长到了这么大真让人惊讶。”

“没关系,我可是man of steel。”

“哼,那是什么奇怪的称呼,以你对南瓜汁的热爱你为什么不叫自己man of soup。”

“嘿布鲁斯,讲道理,我可是替你喝了那些糟糕的东西……不过man of soup……你觉得Superman怎么样?”

“你还是幼儿园小孩子吗?喜欢给自己取一些搞笑的绰号?”

“决定了,那布鲁斯你就叫做Batman。”

“开什么玩笑,别把我也给扯进去。”

“那Thestralman(夜骐侠)?”

“见鬼,你想骑在我身上?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我宁愿选Batman。”

“Batman & Superman,Hogwarts' finest?嘿,这听起来很酷。”

“不,这简直蠢毙了。”

“别这么说,Batman。”

“……闭嘴,Superman。”

“…………”

“还有……我警告你别在别人面前那么叫我。”

“你说了算,Batman,我们俩你说了算。”





尽管霍格沃兹最佳搭档平安归来,但显然霍格沃兹的气氛并不这么轻松。他们甚至还没能来得及和戴安娜还有史蒂夫打个招呼就收到了邓布利多的早茶邀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布鲁斯和邓布利多一样热爱甜食,所以这一顿早茶他们吃的相当满足。邓布利多往面包里加入新鲜的毛羊奶酪,红茶的香味弥漫着整个房间。

“潘尼沃斯的身体最近怎样?”老人慢悠悠的开口到。

“很好,他一直都非常健康。”布鲁斯优雅的使用着餐具。

“呵,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第一次到韦恩家摆放,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人了。”

“噢,你见过阿尔弗雷德年轻时候的样子?”克拉克立刻好奇的支起了身子。然后在布鲁斯的眼刀之下没出息的又坐了回去。

“哈哈哈,当然,我是说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有年轻的时候。潘尼沃斯从布鲁斯爷爷的那一代起就是韦恩的管家,在那之前他是一个魔法部的傲罗。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停止了那份工作。”

“他也曾经在霍格沃兹上过学,哦,当然,他比我入学的时间还要更早。不过他和你们不一样,他是一个斯莱特林。尽管式微但在当时潘尼沃斯也是一个纯血家族。”

“阿尔弗雷德吗?”克拉克仔细想了想那位慈祥的老管家,有些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和他相熟的斯莱特林就只有两个,一个奥利弗奎恩,呃,那是个嘴炮,还有一个是卢瑟——那个家伙应该是最符合熊孩子定义的人了。

“问起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沉吟着,抬眼观察着邓布利多的表情。“最近并没有什么黑巫师出现的传言,也不像是他当傲罗时出现的事件再次发生的样子。不过今天霍格沃兹的气氛足够奇怪。说起阿尔弗雷德在霍格沃兹时候发生的事情……”

“密室再次打开了是吗?”布鲁斯肯定的望向了邓布利多。

“是的,”老人郁闷的点了点头,他面对布鲁斯的时候永远没有亲口进入正题的机会。“事实上因为石化咒的原因洛丽斯夫人,那只猫,到现在为止还不得不呆在医疗翼。”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邓布利多的神情严肃了下来。“如果我们找不到开启密室的人,或者密室本身的话,下一次的就将是我们的学生。”

“你认为这件事情和Joker有关。”这次连克拉克的皱紧了眉头,“而他可能会再次盯上布鲁斯?”

邓布利多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连布鲁斯都很惊讶这次小镇男孩居然聪明了一次。

“事实上不仅是布鲁斯。也包括你。很显然你的体质对魔法并不是免疫的,面对石化咒也同样束手无策。”

“总之你们最好小心一些。这次的事件教授们都会进行调查。而我不希望你们在这样的危险情况下参与过多。”

“呃……好吧,这点我明白了,总之就是知道Joker的目标是我和布鲁斯,然后要我们小心点对吧。那我还有一个问题。”克拉克严肃的点了点头。

“你说。”邓布利多和布鲁斯也坐直了身子。既然这个外星救援犬的智商难得上线一回听听他注意到的问题也有其必要。

“你们说的密室到底是什么东西?”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克拉克无辜的望着布鲁斯显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在霍格沃茨里,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当年霍格沃兹的四位创始人在招收学生的意见上,有着很大的分歧。斯莱特林认为,只有血统最为纯正的纯血统巫师,才有资格进入他的学院学习。斯莱特林在霍格沃茨的一个地方建立了一个密室,传说中只有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才能打开密室。没人知道这个密室在哪里。”奥利弗大摇大摆的坐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

戴安娜,史蒂夫,克拉克还有一众格兰芬多们都不明觉厉的点了点头。顺便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总而言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密室打开的时候甚至有人因此死亡了。”

“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将会试图杀死所有非纯血的巫师,如果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说不定我们面对的可能是霍格沃兹停学的未来。”

“我的天,那该怎么办?”

“我们会被杀死吗?”

“我想回家……”

这是听到消息不知所措的学生们。

“没关系的,有教授们和邓布利多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是见所有人乱成一团连忙安慰起大家来的史蒂夫。

“呜呜呜戴安娜,我好害怕啊,该不会下一个出事的就是我吧……”

这是趁乱抱住戴安娜撒娇的某个女生。

“没关系,有我在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的。”

这是手握佩剑,今天也英姿飒爽的女神大人。

而布鲁斯无语的抚住了额头。

“我记得你是斯莱特林的学生。这么坐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没问题吗?”

布鲁斯一开口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统一转过头望向奥利弗。

“我们星城的奎因家几个世纪以来都是纯血家族中不偏不倚的中立派,两边走动走动是相当必要的。”奥利弗自在的冲他扬了扬下巴,顺便推了推面前的空茶杯。

克拉克老实的准备给他续上一杯苹果汁。

“克拉克,停下,别像个狗腿似的为这个白痴服务。”布鲁斯摇了摇头摊开了手上的魔药书。

“嘿,韦恩!”奥利弗不满的拍了拍桌子,“这不公平,你平时还叫克拉克提行李,帮你喝牛奶和蔬菜汁,哦对了,他甚至还承包帮你暖被窝的工作……他给你提供的服务可不少……”

“哦,那又怎么样。”韦恩少爷轻轻的挑眉笑了,格兰芬多的姑娘们都不自觉的因此深吸了一口气。

“很遗憾,奎因,他只能为我一个人提供服务。”

“……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随便你怎么说。”

“你已经有潘尼沃斯先生了。”

“韦恩家族无论什么都是最好的。”

“…………”奥利弗痛苦的转过头去望向克拉克。“你听到这个了肯特。我想你或许会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克拉克很明显完全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而是兴致勃勃的点了点头。“如果我属于韦恩家族的话那意味着我下次可以分享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吗?”

“……不,你想都别想。”韦恩少爷翻书的动作顿了顿。

“嘿,有人在听我说话吗?”奥利弗弱弱的开口问到。

“布鲁斯,你知道你不能用圣殿节那张支票就这么把我买下来。我现在还有一座城堡,而你甚至拥有那里的最高权限。”

“嘿,肯特,我记得你家里只是开农场的?”奥利弗又插了一句。

“哦?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小镇男孩?”布鲁斯抬起眸似笑非笑的望向克拉克。

而对方立刻因为他的眼神涨红了脸。

“哦,你赢了,你赢了布鲁斯,别这么看着我。”克拉克无奈的坐下来捂住了额头。

“嗨……有人听的到我吗……”放弃吧奥利,没人在意你了。

今天的霍格沃兹最佳搭档也一样相处愉快呢。





TBC.

┄┄┄┄┄┄┄┄┄┄┄┄┄┄┄┄┄┄┄┄┄┄┄┄┄┄┄┄┄┄┄┄┄┄┄┄┄┄┄┄


试了半天,敏感词居然居然是遇——害…………好心累

评论(20)

热度(160)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