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深夜食堂Ⅱ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更这篇,应景
虽说到底还是和虐没有半毛钱关系

┄┄┄┄┄┄┄┄┄┄┄┄┄┄┄┄┄┄┄┄┄┄┄┄┄┄┄┄┄┄┄┄┄┄┄┄┄┄┄┄

深夜0时。

一天结束了,人们都在赶着回家的时候,克拉克肯特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菜单就只有一些普通的酒类,墨西哥卷饼,那不勒斯面,咖啡还有奶昔。其他的菜品如果客人点了也可以做一些。

营业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八点。人们称这里为「深夜食堂」。

你问有没有客人会来?当然有了,而且还不少呢。




就像我所说的,克拉克肯特的小店里永远看不到一位称得上正常的客人。

但通常而言店里的气氛还是美好的,因为那些不这么正常的客人们往往都非常具有幽默感。

而今天店里的气氛难得的不这么美妙了。

“我以为你第一次来我的店里会更开心一点。看起来今天刚好不是那个合适的时候?”

克拉克为蝙蝠侠端上一杯苹果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别露出这么具有敌意的表情,哈维大部分时候还是非常好相处的,虽然让他点菜需要花上不少时间,不过他也不会介意我来代劳这个。”

“……哼,我真是难以想象你居然就这样平安的活着知道现在还没有被浇上汽油烧死或者吊在店门口被扭断四肢。”

“想在我身上做到这点说不定是一个技术活。”克拉克轻轻的摇了摇头。转向了店内的另一位客人。

“嗨,哈维,今天你没有带你的硬币来吗?我今天刚好做了黄芥茉烤鸡,你想试试这个吗?”

双面人难得的沉默着,他的双手有些神经质的颤抖着,被毁容的半边脸上那个眼珠似乎随时都要脱眶而出。他很显然因为蝙蝠侠的存在浑身颤抖,克拉克不太能够判断的出他的感受是兴奋还是恐惧。





事实上克拉克还是很喜欢这个男人的,虽然他第一次到店里来的时候情绪激动的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但他也是来自己店里的客人中唯一一个不吝啬钱包正常付账的。

那天克拉克听他磕磕绊绊的说完所谓的游戏规则之后,在他抛硬币时小小的作了弊。当然,用超级速度来避免店里有任何玻璃餐具被打坏和子弹在一个小餐馆老板身上没能留下任何痕迹都是理由。

哈维死死的盯着那个光滑面朝上的硬币,歪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些什么,这个颇为可爱的动作在他做起来只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刺痛感。

他的丑陋的半张脸上混合着扭曲愤怒遗憾,而完好的那一半则庆幸怜悯而慈悲,看起来像是随时要分裂成两个人。

“好吧,你很幸运,我是说我们不杀你,至少不是今天,为什么不是今天……今天不行,虽然你看起来非常让人有想破坏的欲望,但是今天不行,我们要走了,先回去……”他絮絮叨叨着,语气时强时弱,一个人完成着自己口中的对话。

他的肩膀不规律的颤抖着,僵硬的一步步走向门外的样子看起来简直想让人叹气了。

如果超人在这里或许不介意立刻帮他的哥谭同僚将这位先生送回阿卡汉姆,但是如果只是为了防止他拿枪去指着别人的脑袋,克拉克肯特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

“你想要留下来吃点什么吗?我是说你看现在店里也没有其他的客人。”克拉克这样叫住了他。

双面人肩膀僵硬着,头部像是一个脱离整体的挂件一样诡异的转了过来,那个角度超出常人所能及,彻底将他毁容的那半张脸对向了店主先生。如同来自一场噩梦或是深渊的凝视。

而店主先生只是微笑着注视着他,神色平静,像是看着一个误闯进店内的孩子,而非一个刚刚还用手枪顶着他脑袋的怪物。

他们的对峙持续了大约五分钟,最后双面人在餐台前的椅子上僵硬的坐了下来。




克拉克在估计了他在琳琅满目的菜单中抛硬币决定自己最终的食物大约需要十几分钟后果断的决定了直接给他上店里的招牌菜。

“神啊,神啊,第一日,造光;第二日,造空气;第三日,陆水分离;第四日,三光普照;第五日,创造鱼和鸟;第六日……”

“所有的精神最终都变成了在肉体上清晰可见的东西。基督教汇聚了无数渴望被征服的人以及所有那种卑恭而虔诚的高级或低级的放弃了所有行动的人的整个的精神。”

“so.god.created.man.in.his,own.image(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

“最轻蔑人类的人,即是人类的最大恩人……”

坐在椅子上的人反复的念叨着,时不时如同一个虔诚的狂信徒,时不时如同一个理性的学者。他看起来像是在和克拉克说话,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因为他的声音这么低,低到普通人根本没法听清的地步。

他看起来有时候彬彬有礼极富逻辑,但神经质和扭曲也占据着灵魂的一部分。

他恐惧着自己的丑陋和疯狂不合群着,而却又十分的智慧和健谈。他既希望不要见到,伤害或是吓到任何人,又渴望着令那些愚蠢的低劣的蛆虫落得比他更为凄惨的下场以此愉悦自己。他不想搭理任何人,又需要与人说说话,于是只好自言自语来解决这个矛盾。

大凡经历过孤独生活的人都能够理解,自言自语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话不说出来心里痒痒的,对着空间发一通议论也是发泄的方法,他独自大声说话,如同在和心里的神交流。

“来吧,尝尝那不勒斯面,我的母亲擅长这个,在我故乡的那个小镇她的手艺可是一绝,我所有的我所有的都是从她手中学出来的。”

克拉克将盘子摆放在他的面前。

“我叫克拉克肯特,来自堪萨斯,你呢?”

“……哈维。(双面人)。”男人含混的做出回答,他看起来想同时发出两个音节,但结果看起来却失败的没法让人听清任何一个。

他因此瞬间极为恼火和痛苦,面部的血管和肌肉跳动着。

“好的,哈维先生,”而超级听力足够让面前的店主理解他要说的一切。“双面人听起来像是一个蛮奇怪的笔名,你喜欢文学吗?我是说你刚刚好像说了很多蛮深奥的话。”

“我不擅长这些,哲学或者宗教之类的,我高中的时候疯狂的痴迷于橄榄球,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总是没办法加入校队。那可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哈维盯着他,没办法判断这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划过了什么。他失去嘴唇的那张口抽动了一下,像是有些高兴,但也许那是一个嘲讽或者别的什么。

“你看起来擅长用微笑去面对任何伤害你的人?”他的声音嘶嘶的诘问着。眼球不正常的转着。

“呃,我很惊讶你会这么想。”克拉克摊了摊手,“不,我想很少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事实上我认为能够做到这点的人不是圣人就是神经病,一个人为什么要用微笑去面对伤害自己的人,通常能够做到微笑面对被伤害的自己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哈维听了他的回答后桀桀怪笑起来。他掀翻了面前的盘子,跳起来指着克拉克如同唱诵般的高声念白着。

“我看你如果不是一个神经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傻最自以为是的那一种人……我讨厌你……杀掉,我会杀死你的,你太傲慢了,你在说教吗?你在怜悯我?!”

他停止了该死的手舞足蹈,又恢复了正派的样子,甚至付了钱为他打翻了盘子而道起歉来。

“明日我会继续登门拜访的,生意兴隆。”他带着帽子向克拉克行了一礼后稳步离开了。




那之后哈维每天都如约到来,用枪指着克拉克的脑袋抛他的硬币,然而硬币总是光滑的那一面朝上,所以他也一直没能杀死这个碍眼的店主先生。不得不坐在椅子上吃掉深夜食堂的每日特供。

他自言自语的次数在不断的减少着,因为这个不识趣的男人会时不时打断他与自己的对话,然后扯出一些他完全不想听到的小镇日常或者旅行见闻。

而且据他观察这个该死的家伙日日与小丑和小丑女厮混在一起,双面人再次肯定了对方绝对是一个不正常的神经病的结论。

但该死的戈登和义警都对他的不正常视而不见,甚至还光顾着他的生意。

他要除去这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这个男人是埋在哥谭的一颗定时炸弹,他确信这一点。

尽管蝙蝠侠几次三番的将他带回阿卡汉姆,但他越狱后的第一件事还是来到这间店里试图结果掉这个运气爆棚的小镇男孩——全部失败告终——而克拉克欣慰的意识到对方在解决不了自己之前大概不会对别人产生兴趣了。





画面拉回现在。今天的哈维看起来完全不想在这里多待,他十分焦躁,但他遵守自己的游戏规则,在还没有处理掉克拉克之前只能暂且无视坐在他身边的布鲁斯韦恩。

哦,是的,是的,他该死的朋友,布鲁斯韦恩,哥谭的黑暗骑士蝙蝠侠。

克拉克只能不解的看着他脚步不稳甚至有些疯癫的走出了店门。

“你今天不打算逮捕他吗?”他转头看向沉默的黑暗骑士。

“我会盯着他以防止他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暂且让他在外面呆着。这对他的病情有好处……”那只大蝙蝠面无表情,但克拉克似乎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复杂的情绪。

“他是一个两极的混乱和类妄想狂的精神分裂症的受害者。”

“而他掷硬币的行为,是一种善面的最后挣扎。如果光洁的一面出现,他就说服自己停止滥杀的行为,如果是有划痕的一面出现,他就会将自己的犯罪合理化。”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对你毫不怀疑,或者说他的善面依赖着你,由此躲避着疯狂屠杀的命运。”

“你认识他,”克拉克肯定的说到。“你们以前是朋友?”

黑暗骑士危险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小镇男孩不正常的敏锐。犬类愚蠢的直觉。

“好吧,好吧,我什么都没问。”克拉克举起了双手做出一个投降般的动作。“不过听起来我对你有用了些,你应该不会打算把我从这条街上赶走了吧。”

“……暂时的。”蝙蝠侠喝掉了面前的那杯苹果汁。

“如果你喜欢继续用你的超级能力作弊的话,愚蠢的外星人。”他起身离开。

“别插手任何哥谭的事情,堪萨斯的肯特先生。”黑色的披风消失在午夜浓厚的黑暗中。

而被揭穿了身份的超人神色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以为多少能再瞒久一些呢。”

他伸手去将面前的餐具收拾干净。

“精神和人性一样害怕着空虚。为了将空虚填满,人性拿爱填进去,精神拿恨填进去。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将两点都满足为止。”

“拉奥,保佑那些爱着别人的家伙们吧,他们的心都被揉碎过了。”



TBC.

┄┄┄┄┄┄┄┄┄┄┄┄┄┄┄┄┄┄┄┄┄┄┄┄┄┄┄┄┄┄┄┄┄┄┄┄┄┄┄┄







评论(21)

热度(202)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