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尾巴 下

赶紧结婚吧你俩

┄┄┄┄┄┄┄┄┄┄┄┄┄┄┄┄┄┄┄┄┄┄┄┄┄┄┄┄┄┄┄┄┄┄┄┄┄┄┄┄

最近超人非常不正常,非·常·不·正·常。这是来自整个正义联盟的共同心声。

世界最佳搭档之所以被称为世界最佳搭档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两个人在战斗的时候确实非常默契,经常同框。但是最近的同框率……似乎有点高过头了……

“超人降临哥谭,世界最佳搭档横扫阿卡姆。”——《哥谭日报》

“论超人将常驻城市由大都会转为哥谭的可能性,谁来帮助猫咪们下树?”——《星球日报》

“光明之子与黑暗骑士再次逮捕小丑,lex公司被查明与案件牵连甚密。”——《大都会生活报》

“超人与蝙蝠侠亲选的饮料类型,热牛奶或成最大赢家?”——《大都会健康报》

“即时速配,超蝙cp再次超越蝙蝠侠×布鲁斯获得当周冠军。”——《哥谭八卦周刊》

“正义联盟是否将走上双人路线,闪电侠的最终搭档何去何从?”——《星城日报》

蝙蝠侠的领地意识在全联盟可不是什么秘密,要知道在正义联盟成立初,条款第一项就是禁止联盟内部成员插手哥谭事宜。如果不想瞭望塔从天上无故掉下来的话。

然而联盟主席最近出入哥谭简直一天比一天频繁,尽管光明之子本人给出的解释是他绝对只是去看看,不插手,不过事实嘛,报纸上写的还不够多吗?

“重点是只看看好吗,蓝大个能去哥谭看什么?盯着下水道和黑帮抢劫吗?他根本就是冲着蝙蝠侠去的,我保证,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蝙蝠侠居然没有打他?!”哈尔挤眉弄眼的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他还主动送了蝙蝠侠一个氪石戒指,谁不知道蝙蝠侠那里的氪石有满满一个仓库,他再送一个过去是表明了他本人也愿意被殴打的态度吗?”闪电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

“超人已经没救了,我敢保证现在蝙蝠侠要他在后面给他提披风他也会乖乖照办,一切都是在朗基努斯到来之后发生的。”这是钢骨。

“超人到底许了什么愿望……?让所有最恐怖的东西都在他的眼里可爱起来?”哈尔百思不得其解。

“别说那种可怕的事情,如果是那样的话蓝大个应该第一个冲进Lex Corp抱着那个光头就亲。”巴里想像着那个画面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那没准儿是希望自己有超级嘴炮能够把蝙蝠侠也哄高兴了以减免造成巨大战损之后被蝙蝠侠喷毒液的可能。”这是哈尔的第二个猜测。

“不……我想联盟的嘴炮有你一个已经足够了……”巴里叹了口气。

“实际上根据这几天的数据统计超人完全没有减少被喷的次数,反而比之前还同比上升了158%,因为他和蝙蝠侠接触过于频繁,这个数据还不完整,因为如果他闯进哥谭肯定会收到比瞭望塔上还要多的毒液。”钢骨认真的分析着。

“不对啊,实际上朗基努斯到底实现的是谁的愿望还不一定呢,你想要是普通人的血被那么吸早就死了,许愿的人应该不是被吸血者本人才对啊,会不会是蝙蝠侠本人希望超人对他言听计从……”哈尔已经开始阴谋论了。

“Guys,都别瞎猜了,你们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想吗,也许是卡尔终于意识到了蝙蝠侠的魅力决定开始追求他了呢?”神奇女侠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确定那是一个好的方面?”所有联盟男性成员目瞪口呆。

“实际上仔细想想看蝙蝠侠要一个会对他言听计从的超人有什么用呢?”女神摇了摇头。

“怎么会没有用,那可是一个超人诶,蝙蝠侠可以……”巴里立刻开口到,然后他顿了顿,犹豫了起来,“……呃……好吧……好像是没什么用?”

“唔,没什么用吗……”哈尔沉思。

“没什么用呢。”钢骨下了结论。

火星猎人默默的吃了一片奥利奥。

今天的地球也是一片和平呢。





事实上这个严峻的问题同样困扰着蝙蝠侠本人。

他开始怀疑超人是否拥有了某种心灵控制的能力,或者被激发了什么敏锐的直觉。

对方几乎是擦着他的底线般的安全的进驻了他的生活,这和那个愿望有关的可能性在97%以上。

而每当自己试图想要和这个氪星人套话的时候他总能完美的利用各种东西转移话题。

该死,很明显他的潜意识对这个外星救援犬越来越不设防了,不然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解释世界第一侦探居然被一个小镇男孩轻松的转移话题。

黑暗骑士这样想着狠狠的咬下了一块苹果派用力的咀嚼着,看起来恨不得自己咬的是那个愚蠢的外星人。

而克拉克欣慰的看着他身后的尾巴因为甜食安心而愉快的轻摇着。熟练的为黑暗骑士端上了一杯热巧克力。

谁说超人不是一个隐藏的猫控呢?

事实上他们的对话已经由“滚出我的哥谭”到“滚出韦恩大宅”再到“滚出我的卧室”。

而在某天早上布鲁斯惯常的赖床起来后,看到光明之子正蹲在厨房里帮阿尔弗雷德打下手洗新鲜的生菜时,终于痛苦的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底线失守的问题了。

咳咳,已经彻底丧失底线了呢,老爷。

“布鲁斯,你该起床了,阿尔弗雷德说你今天上午还有一个董事会要开。”克拉克在蝙蝠侠的床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方的回答是一个迎面扔过来的大枕头,那条黑色的尾巴示威般的驱赶着他。

哦,冷静点伙计,超人在心里想着连忙知趣的后退了一步,每次叫蝙蝠侠起床可都是一场灾难,要知道大部分的时候这条黑色的尾巴对他的表现都还是称得上友好的。

这也许能够说明其实大部分时候布鲁斯都还是很喜欢自己的?

光明之子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已经整整出现了一个月了,托他的福,这一个月他和布鲁斯的关系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这是他们之前彼此都没有意识到的事情。尽管他们嘴上再怎么说着对彼此行为方式的不认可或是不信任。但是很显然经过常年的共同作战,能够相互交付后背的两个人之间有怎么可能真的只有泛泛之交的感情。

就像蝙蝠侠尽管收藏了整整一个仓库的氪石,但还是下意识的没办法对超人的靠近保持怀疑和警惕一样。

他们是彼此信任着的,很显然他们的身体和潜意识都比他们本人更加明白这一点。

世界最佳搭档,嗯?

我当然可以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他。那么我同样可以将我的一切放心的展示给他。

他不仅是我的战友,还是我的搭档,我的兄弟,我的亲人,甚至承载了我的部分灵魂。

他早就成为了我在这个星球上最重要的,最信任的人,而我只是不敢相信我竟然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呃,等等,展示一切……咳,为了节省布鲁斯的蝙蝠镖,自己能看见蝙蝠侠的尾巴这一点还是暂时先保密吧。

“好吧……如果你想要再睡一会儿的话……”超人永远拿这样的布鲁斯没有办法。“反正我在这里也不用担心迟到的问题了……”

一个小时之后布鲁斯衣冠整齐的坐在了会议室的桌上,手上还拿着小镇男孩的特制早晨套餐——尽管阿尔弗雷德曾经试图用吃不到早餐来威胁他早些起床,不过很明显超人狠不下心来让布鲁斯饿着开会。

而小记者则哼着歌从星球日报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心情好极了,即使带着那副傻气的眼镜也看起来像是在发光。

看见他的姑娘们都断定这个土气的老好人先生可能已经成功的找到了人生的第二春。

而克拉克想的却是早上阿尔弗雷德用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抱怨他把布鲁斯惯出了一身坏习惯的场景。

很显然这更偏向为一种打趣。布鲁斯总觉得老管家胳膊肘往外拐的一味偏袒那个愚蠢的外星人。但克拉克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同样希望着布鲁斯能够过得更加幸福。

他乐意让布鲁斯惯出那些懒洋洋的坏习惯,甚至他对此心存感激,是黑暗骑士放任了他的这些小心思,所以才自然的在他面前露出了不那么克制的一面。

那些拥有着一堆坏习惯的人必定是被人宠爱着的。他们放心的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把他们丢下,所以就肆无忌惮而放任自由了。

而布鲁斯值得,他当然值得拥有一个可以让他耍耍小脾气的对象。当然,也只有超人可以把那些蝙蝠侠往自己身上扔蝙蝠镖发射死亡视线的行为称之为耍耍小脾气了。

就像布鲁斯每天都威胁着要把他扔到氪石堆里的次数由三次上升的五次——而且这个趋势还在稳步上涨——但从来不会真的这么做一样。

他们珍惜彼此。这点毫无疑问。

克拉克觉得他大概不会再因为蝙蝠侠所做的任何事情而感到生气了。

啧啧,事实证明小镇男孩果然还是太单纯,不知道flag不能乱立这种最基础的事情。





“如果你的大脑不是一个摆设你就应该乖乖的遵照计划行事而不是像一个白痴一样把自己往敌人的氪石子弹上送!”

“那颗子弹无论是不是氪石都有可能真的杀死你,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无所作为吗!”

“杞人忧天,我的盔甲完全能够防御这个,只是受一些伤并不会影响任何大局,你鲁莽的冲过来才是愚蠢的行为,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不死之身,该死的刀枪不入?!”

“如果我事先知道你的计划中包括以自己来当做诱饵这种行为我就绝对不会赞同他们!”

“因为你的不假思索差点导致有人被困在建筑物里送命,每个计划中存在必要的损失或者牺牲都是无比正常的!”

“居然说是损失和牺牲?那么如果计划需要的话你也可以下决定把我的命送出去?”

“……如果足够值得的话。这种假设根本毫无意义,滚去晒你的太阳,别来打扰我。”

“我们之中你才是那个最爱假设的人,你不会的,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去送命,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也不可能心大到把你算成是战损的一部分!”

………………

“啊啊,他们已经吵了快半个小时了……”哈尔没精打采的靠在巴里身上。“好歹也才刚刚经历了一场要命的大战为什么还有人能这么精力充沛,蓝大个的氪石子弹才刚取出来吧,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去戳蝙蝠侠……”

“已经破纪录了,”钢骨无语的望着他的数据面板,“以前他们可没办法吵这么长时间,通常超人会很快败下阵来,看起来最近的频繁接触让他更擅长直面蝙蝠侠的讽刺了。”

克拉克当然极为愤怒,事实上他也看的出来蝙蝠侠这次是真的生气了,那根尾巴正狠狠的戳着他的小腿,时不时还像模像样的抽打一下。

如果是往常看到这种情况他可能已经乖乖的闭嘴遵照指示去晒他的太阳了。

但这次的事情没这么简单。他绝对不想在这种时候退让,就凭布鲁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珍惜自己的生命。

“别太天真了小镇男孩,会有人员伤亡这种事情是必然的,你如果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的话我决不认为你适合参加任何一场的战斗。”蝙蝠侠冷冷的讽着快速的走向值班室。

“布鲁斯,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你不应该这样做,你才是把自己送到了他们枪口下的那一个,而不是我。如果你做这些计划就应该考虑到我根本不可能让你去做这些傻事。”超人抱臂飘在他的身后飘着,他现在看起来到真的像是人们口中的人间之神了。

“那你就别盯着我,别跟在我后面,别让那些在意干扰你的判断,离我远一点然后管好你自己愚蠢的外星人!”蝙蝠侠猛地转过身来几乎是开始冲他怒吼了。

整个联盟大厅都犹如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凝神屏气。

超人看起来在那一瞬间愤怒达到了极点,连身边肉眼可见的空气都开始因此而扭曲了起来。

只有这种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他们的蓝大个和白色领主确实拥有着同一个灵魂。

他落回了地上,声音低沉甚至连牙关都开始颤抖,“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应该在意你吗,我以为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你至少明白我在想些什么?”

蝙蝠侠抿着嘴面无表情的绷紧了身子,黑色的尾巴僵硬的垂在一旁,像是在对面前的超人进行着带有怀疑和警惕的估量。

“卡尔,停下。”一把剑横在了他们之间,戴安娜严肃的伫立着,“你现在的情绪太激动了,我不认为你们适合继续进行谈话。你们需要彼此冷静一下。”

超人完全没有看向戴安娜,他只是注视着蝙蝠侠然后痛苦的因为那种不信任的眼神而露出了烫伤般的反应,那种警惕就像是对方觉得自己会做出伤人的举动一样。而事实上连他的尾巴都表现出这样的排斥状态。

这次不是伪装了,蝙蝠侠确实在防备自己。

“不是的,我没想……”

克拉克僵立在原地,他身上的气势一瞬间就被彻底击溃了,光明之子消失了,只有小记者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然后他后知后觉般的颤抖了一下,看起来像是一只被踢了一脚的落水狗般垂头丧气。

戴安娜沉默的将剑放下,后退一步对不安的其他人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们退出去给这两个人一个单独的空间。

大厅里彻底寂静了下来。

哦,我搞砸了,克拉克有些恍惚的想着,布鲁斯看起来甚至把我当成了一个危胁。或许戴安娜是对的,他应该先离开这里,立刻,马上。去晒晒太阳或者睡一觉,重新想想自己和蝙蝠侠的关系。

然后他就感到一股微弱的力量轻轻拉住了他,克拉克愣了一愣,蝙蝠侠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一边,就是不看他,冷漠的不言不语,而他的尾巴却犹豫的,轻轻拉着超人红色的披风。

以钢铁之躯的力量想要挣开它简直不能更加容易了。

而克拉克只是觉得有什么如鲠在喉,却又有什么从紧压的胸口解脱般的放了下来。

好吧,好吧。

布鲁斯,你赢了。

你总是赢的那个,你这个样子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超人轻轻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抱住了他固执的搭档。

“我的错,好吗。让你担心了是我的不对。”

“所以我需要你明白一点,我同样会担心你,我并非没有做好失去一切的准备。我从不惧怕死亡,布鲁斯。”

“我从不惧怕死亡,但是我还没有活够。我不能不负责任的死掉,那样那些爱我的人会感到难过,所以我也不会允许你这样做,因为如果你受伤了我同样会感到难过。”

“……哼,你是在暗示你爱上我了吗。”蝙蝠侠不开心的将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

“是的,是的。”超人无奈的笑了起来,轻轻将手抚在黑暗骑士的头上。

“我爱上你了。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它听起来一点也不诚恳。”布鲁斯不满的嘟囔着。而他的尾巴已经安静的缠在了超人的手腕上。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只要你懂得珍惜自己的话,你想要多么诚恳我都会说给你听的。”克拉克低下头凑过去和布鲁斯温柔的吻在了一起。






“所以我就说那根本一点都不浪漫,他根本不懂我在想些什么。”布鲁斯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而玛莎在一旁边听边笑着打毛衣。

“真是毫不留情啊布鲁斯,明明我已经给你补上了这么多次了,你一定要在玛莎面前向她抱怨这一次吗?”克拉克有些无奈的从厨房探出头来,他手上还拿着炒菜的锅铲。

“哦,克拉克,你在这一点上可真比不上乔纳森,布鲁斯,要说起克拉克爸爸年轻的时候啊……”

克拉克轻笑着摇摇头,走回厨房里继续炒他的菜。

一股淡淡的红光从他的胸口轻轻飘了出来,飞出了窗外,克拉克愣了一愣连忙跟了过去。窗外只有寂静的星空和堪萨斯一望无际的玉米田。

“克拉克,我们的晚餐好了没有?”玛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好的,马上就来。”克拉克高声回应着,端着盘子走出了厨房。

布鲁斯的尾巴消失了。

克拉克对此并不在意。

朗基努斯已经实现了他的愿望。

而现在他不再需要它了。

因为他早已懂得布鲁斯的心。


“想喝一杯西芹汁吗,布鲁斯?”

“不,别拿那个糟糕的东西来荼毒我的口腔。”

“他对你的健康有好处,加些苹果和蜂蜜,你会喜欢上它的……”


END.

┄┄┄┄┄┄┄┄┄┄┄┄┄┄┄┄┄┄┄┄┄┄┄┄┄┄┄┄┄┄┄┄┄┄┄┄┄┄┄┄




评论(62)

热度(1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