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5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 15[Let me think that there is one among those stars that guides my life through the dark unknown.让我设想,在群星之中,有一颗星是指导着我的生命通过不可知的黑暗的。 ]




破釜酒吧是伦敦街边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地方,这里三教九流汇集,肮脏破败,不过倒是还谈不上乌烟瘴气。

作为一个在巫师界足够出名的地方这里可算不上干净。

阴暗的角落里几个老太婆正端着烟杆子吞云吐雾的同时喝着纯度不高的雪利酒。
男人们带着大礼帽或者尖尖的魔法帽,他们有的臃肿如巨怪有的干瘪如核桃,嗯,是的,就没有一个是长得像正常人的。

不过这倒是符合了麻瓜家庭的小孩们能够想像出的巫师形象。

克拉克和布鲁斯走进去的瞬间酒吧几乎瞬间诡异的安静了一下,然后转换成了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

讨论的不是最近出名的霍格沃兹最佳搭档,而是五年前韦恩夫妇的事件,克拉克此时无比庆幸只有自己拥有超级听力,他不太希望让布鲁斯听到这些。

尽管可能布鲁斯听过的已经足够多。

那位叫做汤姆的老板很快的迎了上来,看起来确实有人在等待着他们,而且已经有一会儿了。

他们被引到吧台前,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坐在那里,他破旧的袍子上满是补丁,仅有的东西也是饱经风霜的样子。他看上去很憔悴、苍白、疲倦,尽管如此他看起来也是这个酒馆里最正常的一个人了。

“我是莱姆斯·卢平。邓布利多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们。”男人开口说到。

布鲁斯轻轻点了点头,“我在照片上见过你,你是凤凰社的成员之一。我们要去哪里?”

“这个问题我一会儿会回答你们,不过不是在这里,我们得有别的地方要去。”





男人带着他们走进壁橱,在飞路网中不停的进行着传送——为了防止任何追踪性的魔法——在闪回了多次途径了很多他们从未听说过的地方之后,他们在一个积满灰尘的阁楼中出现。

男人在警惕的张望了许久之后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望向了布鲁斯和克拉克,苍白的脸上笑了笑。

“嗨。真高兴见到你们。我听说过你们很久了。不如说每个凤凰社的成员都对你们感到好奇。”

他们走出了这间小阁楼。这里是英国最北部的城市因弗内斯,寒冷的空气几乎灌满了整个地平线,街道两边灯光昏暗,雪松冬青根植路旁。卢平给他们一人添了一个保温咒,尽管克拉克并不需要这个还是礼貌的对他道了谢。

“我想邓布利多之前可能和你们提过有关它的事情。”布鲁斯注意到他们正走向一个破败的港口。

“它……?”克拉克有些不确定的询问着。

“关于另一个文明,孩子。”卢平轻声说到,“来自你故乡的那个遗迹。我们将带你去打开它。”

克拉克猛然愣住了。卢平以为他会有更多的东西想要知道,但克拉克只是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低着头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当然,克拉克承认他有些紧张。这是一种近乡情怯的心情,他知道了自己是什么,而现在他将会去面对那个本来属于他的世界。

他会有机会看到他的亲生父母吗?

他或许有和他们一样的眼睛和发色。

如果他打开了这个遗迹会有人想要来接他回去吗?

不过那可就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了,毕竟他很喜欢地球的生活,很喜欢堪萨斯的小农场,父母,霍格沃兹,当然还有布鲁斯。

但是如果往坏处想,或许他的家乡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并不会这么友好。毕竟从小到大他看过的有关外星人侵略地球的片子实在是太多了。

很遗憾讲述他们和平相处的一部都没有。

克拉克带着些期盼和焦虑不安边走边纠结着。然后他很快注意到有个人比他还要更纠结。

“布鲁斯,你抓的是我的长袍。”克拉克看着韦恩小少爷迅速的收回了手,有些不自在的抓了抓他自己的袍子。

“放心啦,如果说我的家乡那个遗迹,呃,想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肯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哼……我当然知道……”

那毫无疑问是最糟的状况。他不希望克拉克被夹在两个文明中间。因为那对他必定是一件残酷的事情,所以他在这样想的时候并没有开口,不过这个外星救援犬很明显已经能够看得出他在担心什么了。

等等,这种被看透的感觉意外的很不爽啊。控制狂又开始纠结另外的事情了。

他们前往北极的方式是能够潜在水底的帆船。卢平的解释是那个地方实在不适合移形换影或者架设飞路网。

毕竟也算是一个秘密地点。飞路网的风险实在太大。





北极。这里是寒冷与孤独的领土。

谁向这里涉足,谁未成把这里遗忘。而冰雪之下,暗涌的洋流又能有谁读懂。

遗迹安然的沉睡在冰川与积雪的包裹中,地下数十米的地方。

负责看守管理的巫师们都聚集在门口,好奇的打量着卢平身后的克拉克和布鲁斯。

“哪一个?是哪一个?”

“我看到了,看起来和人类没什么差别啊……”

“真的假的啊……我还以为会是蓝皮肤红眼睛之类的呢……”

喂喂,我都听得到啊,克拉克有些郁闷的想着。

“来吧,克拉克,到这来。”卢平向他招了招手。

在他们面前是一个看不到深处的黑暗冰洞。

“进去吧,你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面。不过它显然很排斥魔法,所以你不得不把保温咒撤掉了。”

“没关系,我是说,实际上我对温度的承受能力还是蛮高的。”克拉克深深的凝望着那个洞口。X视线可以让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整个遗迹的轮廓。它足够庞大,或许已经在这片冰川之下沉睡了数万年。

所有人目送着他一步步迈向那个洞口,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了下来。之前所有试图通过那里的巫师都遭受到了不明能量和黑影的猛烈攻击。死伤数人,甚至在冰壁上都留下了战斗带来的可怕痕迹。

而克拉克安全的进入了那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他一步步的向深处走去,然后突然停了下来。

巫师们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全都戒备的举起了魔杖。然而克拉克只是转过身来望向布鲁斯。

“布鲁斯,要一起来吗?”

“开什么玩笑,巫师是不可能进入这里的……”

“你想要害死他吗?”

所有人都七嘴八舌的尖叫了起来。但克拉克只是温和的望着布鲁斯,他看起来无比的自信与沉稳。人们在他的目光之下都不由自主的渐渐安静了下来。

“如果我是钥匙的话,那么我应该有让人通过的权力不是吗。我想你不会想要错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克拉克望着他笑了笑伸出了手。

“唯一不好的是没了保温咒你可能会有点冷,不过我的长袍可以借给你。要来吗,布鲁斯?”

“哼,外星救援犬……”韦恩少爷摇了摇头挥手打散了身边的保温咒,径直迈入了黑暗的冰窟,就如克拉克所说的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他的前行。“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居然变得怕黑了,需要我陪着你才行?”

克拉克的长袍被披到了他的身上,小镇男孩炙热的手将布鲁斯冰冷的手指包在了掌心,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说了算布鲁斯,你说了算。”

所有人沉默的望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了洞窟深处。

“呃,他真的进去了,我们要不要也试试?”一个勇士跟着就想进去,然后下一秒各种红色的射线就将洞口炸的面目全非,那位勇士穿着破破烂烂的魔法袍跌跌撞撞的跳了出来,几个人连忙凑上去熟练的为他治疗,看起来对此已经极为习惯了。

“好了,还是等他们出来吧。”卢平苦笑着叹了口气,“被钥匙承认的人吗……”

冰窟很快就走到了头,而克拉克的热视线立刻迅猛的用在了开路上,他们走了极长的一段路。路的尽头是一个宽阔的空间,被冰冻的遗迹反射着金属色的光泽,巨大而旷远。

他们最终在一扇带着诡异的文字与花纹的厚重大门前停了下来。花纹呈一个“S”的形状,延伸出的复杂纹路上雕刻着神秘的符号。

“这是什么……”布鲁斯皱起眉抚开那些冰花望向那些诡异而陌生的文字。

克拉克轻声开口读到。




我对着遥远与永恒宣誓,我对着噩梦与骨血宣誓,我对着智慧与荣耀宣誓。

我于浩瀚中诞生,我在沈默中沉睡。

我对你的情爱与向往永不磨灭,你是我粉身碎骨时徒手握住的微光,你是我堕入黑暗时高声唱颂的神谕,你是我英勇战斗时唯一信仰的火光。

我愿以身化作你手中的利刃,我愿以骨化作你身穿的战甲,我愿以魂化作你坚定的守望。

我将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只为能够摸到你的衣角,我将历尽煎熬,跨过长夜拼尽一切捍卫你的荣光。

我依旧在宇宙的尽头为你守望,今日如此,往后亦然。



沉重的门扉在他坚定的语声中慢慢滑开。

“……你读得懂上面的文字。”布鲁斯转过头来肯定的说到。

“阿列克斯·艾尔,希望者宣言。”克拉克轻轻的读出门上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知道……他们就只是自己冒出来了。这个名字,这些话,拉奥……”

“拉奥……”布鲁斯颂出那个陌生的发音。

“一颗星球,就像我们那里的太阳,也是我们的神……”克拉克伸手触摸着那些陌生的文字。“就在我念完这段话之后它就像是自然而然一样被我想了起来。艾尔……希望者宣言……”

“显然你来自遥远宇宙的同类们和人类一样坚信希望。”布鲁斯挑起眉笑了,“他们同样歌颂它。不过他们很显然不擅文字,所以让你把这首对希望的宣言读的像是一首情诗。”

“布鲁斯?!”克拉克目瞪口呆的望着身边的人自觉的跨进了门内。他刚刚好像被韦恩少爷调戏了一场。

他们迈入银白色的大厅,入目的是从未见过的机械,装饰,一个悬空飘浮着的金属物体甚至在他们进门的那一瞬间便迎了过来。

它发出奇怪的声音,在几番调试过后顺畅的念出了几个英语单词。

“Kal El,秘典持有者,欢迎。”

“呃,他在说什么?”克拉克迷茫的注视着这个家伙。

“呵,他看起来就像外星版的家养小精灵……什么人?”布鲁斯警觉的抽出魔杖指向一个突然出现的黑影。

克拉克立刻也绷紧了身子,他的超级听力甚至没有捕捉到任何这个人出现的迹象,那人身上一片平静,甚至没有呼吸和心跳。





【真高兴见到你在这个世界长的这么大了,Kal。】黑影走近是一个中年男人,他极为英俊,鬓角和胡子都打理的高贵而平整。他的头发已然灰白,双眼却像是明朗的晴空,湛蓝而静谧。

“我认识你?”克拉克有些愣愣的和他对视,冥冥中好像有什么慢慢将他们联系了起来。

【我是你的父亲,乔·艾尔。】

“那Kal是什么,”克拉克轻轻笑了起来,“我的名字吗?”

【是的,Kal El。你的朋友?】他偏头望向布鲁斯。

“布鲁斯·韦恩。先生。”布鲁斯和他对视。“我想我们应该知道你把克拉克……卡尔送到这里的原因。”

【是的,当然。】男人温柔的望着克拉克。【你来自氪星。】

他的身后无数银色的金属瞬间形成了一个宏大的画面。

【那是一个比地球环境残酷的多的世界,过去在大扩张时代我们的人民曾向宇宙发射过无数的飞船作为前哨站,寻找可以供我们长期生存的星球。而这里是其中之一。】

【在数十万年来我们的民族创造了无数的奇迹,他们发明了人造人口控制系统,最终所有的前哨站被尽数遗弃。为此我们耗尽了一切的资源,我们的星球核心濒临崩溃。】

【当时的将军,佐德,我的朋友,我们就像你和布鲁斯一样,发动政变试图阻止这一切,但为时已晚。】

他带着克拉克和布鲁斯走向一个装满淡蓝色液体和类似球形植物的壁室。

【这里是起源室,氪星所有的孩子都由这里诞生,他们从出身开始就被规定了自己的职业,未来,甚至是伴侣。他们会成为工人,士兵,还是领袖……而我和你的母亲感到氪星丧失了某些重要的东西。】

他转头看向他们,神色悲伤。

【一个人应当听从他的头脑去判断善恶,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听从一个机械系统的指令,世界本该欣赏才能和思想,而那时,系统不允许你拥有它,否则你就是罪恶的。一个孩子如果不愿意做那些既定的事情,如果他想要成为一个更加伟大的人呢?】

【而你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你是氪星几世纪以来第一个自然分娩的孩子。】

他们漫步在长廊。

“你们为什么没有和我一起来……”克拉克最终问到。

【抱歉Kal,但我们不能,我们是那个失败系统的产物,与氪星的命运共同存亡。但是你和我们不同,你是自由的,你可以拥有一个自己选择的人生。】

他们脚下的地面猛然颤动了起来,而克拉克和布鲁斯立刻意识到他们脚下的堡垒,或者说是飞船,挣脱了层层冰面浮上了晴空。昏暗的地下被光明印亮,像是对世界宣告着苏醒。

【我唯一抱歉的是我们留下你一个人。】

“很显然不是一个人了。”克拉克微笑着拉住布鲁斯,而对方面无表情的转开了脑袋,却没有挣开他的手。

乔·艾尔笑了起来。【地球和我们不同,但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他们未必会犯和我们同样的错误。只要有人引导他们。给予他们希望。】

他指着胸口的花纹,那和门口所印的如出一辙。

【这就是El家族的徽章,它意味着希望。他们来着每个人最根本的信念,指引人们向善的力量。而你会将这个带给他们。】

“而他们同样一直将这个带给我。”克拉克安静的望向那个标志认真的说着。

【你会给地球上的人类带来奋勇向前的理想,他们会跟随在你的身后,他们会跌倒受伤。但总有一天,他们会接受你,我的儿子。总有一天,你会帮助他们寻到奇迹。 】

“不仅仅是跟随在身后,我和他们并肩作战,因为有他们我不会畏惧跌倒和受伤,而我能和他们相遇,”克拉克顿了顿和布鲁斯灰蓝色的眼睛对视,“我能和他相遇,这就是最大的奇迹。”

【很显然你已经对自己毫不迷茫。你从他们身上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中年男人笑了起来,转身消失在了银白色的走廊中。

【那么就去生活吧。去自己做出选择。】





他们并肩踏出孤独堡垒的大门。

“回家的感想怎样?”布鲁斯眯着眼睛望向那些阳光下刺目的冰川。

“回家?”克拉克轻轻笑了起来。

他看到卢平正在那艘即将返程霍格沃兹的帆船上向他们招手。

“我们现在才是要真正的回家呢。”



阳光将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慢慢拉长。



而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


TBC.

┄┄┄┄┄┄┄┄┄┄┄┄┄┄┄┄┄┄┄┄┄┄┄┄┄┄┄┄┄┄┄┄┄┄┄┄┄┄┄┄


看到评论里有小天使说宣言很棒。其实那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冰与火里面守夜人的影响。

虽然被我改的面目全非就是了_(:з」∠)_原版也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原版足够霸气,有一种披靡沙场的风骨,不过我故意改的像是情诗。

一首给希望的情诗。

大超一句一句读出来的时候老爷在旁边听着。

多好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评论(38)

热度(161)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