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尾巴 上

又是魔法的锅

┄┄┄┄┄┄┄┄┄┄┄┄┄┄┄┄┄┄┄┄┄┄┄┄┄┄┄┄┄┄┄┄┄┄┄┄┄┄┄┄

朗基努斯之枪。

人们称它为命运之枪,它沾染了圣子的血液,传说中只要手持有该枪,一百二十尺范围以内的人皆尽臣服,持有这枪者更可主宰世界的命运,但失去的人会即时毙命。

它浑身泛着不详的暗红色,枪头分为两股螺旋叉状。看起来致命而让人不安。

这个在大都会中心闹事的家伙手持的是否为货真价实的命运之枪无人知晓。不过他至少成功了,他成功的把这把枪送进了光明之子的心脏。




所有人都不安的惊呼着,大叫着,当然,钢铁之躯从未被氪石之外的东西击穿过,鲜红色的血液几乎立时就顺着长枪流淌了下来。

那个反派目中反射着狂信的光芒,他高举着双手对着不知名的神袛跪拜着,祈祷着。

“圣子的血液!我已献上圣子的血液,神啊,发自内心的爱我吧,送我抵达圣境,以此来挽救您卑微的仆人,好让我亲吻您的脚面,让我在您的怀抱里安睡……”

“我想你还是先去监狱里安睡比较好。”超人抬手把这个家伙敲晕过去。丢给了早就在一旁石化了的大都会警察们。

“……超人先生,你确定真的不需要去医院看看什么的?”那些警察僵硬的将手铐给犯人带上,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被贯穿在长枪上的超人。他看起来完全没有被刺破心脏的自觉。

“没关系,我会去瞭望塔上检查一下的。”超人也有些不自在,他可没有带着一把贯穿胸口的长枪被人围观的兴趣。

没有疼痛,但他意外的发现他甚至无法把这把枪从自己的心脏上拔开,他的血液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淌着,甚至这把枪正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吸血鬼一样将他的血液吸收着好叫它们不至于弄在地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它显然不具有夺走超人能力的功用。在黄太阳的照射下光明之子近乎永生,同样也不在意流出的这些血。不过为了防止意外他总该去瞭望塔看看,以免引起那只冷冰冰的大蝙蝠除了战损之外更大的怒火。




所以瞭望塔就如约迎来了像个烤串似的超人。

“哦我的天蓝大个!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本正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吃薯片的巴里惊呼着跳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巨大的动静吸引了过来。随后都目瞪口呆。

戴安娜极为不安的注视着那根血红色的长枪——哦是的,看起来超人的血液成功唤醒了它。它的颜色诡异而诱人,像是从一个器物变得有了生命,它看起来甚至是在挣扎着,试图脱离掌控,然而钢铁般的肌肉把他牢牢束缚在超人的胸口。

“它看起来简直像是一个神物,赫拉啊……”

“嘿,哥们,你还好吗?我是说你真不觉得有什么地方难受?”哈尔伸手试探性的触摸着枪身。

长枪瞬间发出怒吼般的嗡鸣,搅动着超人胸口的血液甚至飞溅了出来。

“都别动它。”蝙蝠侠低哑的声音警告起来,所有人立刻都乖乖噤声。“迅速联系扎塔娜,超人,现在给我过来。”

他转身就向医务室走去。黑色锯齿状的披风在身后划出冷漠的弧度,甚至心跳也没有乱一拍,看起来依旧冷静镇定,胸有成竹。

好吧,所有人都担心的不行,只有他一如既往的理性。

克拉克有些郁闷的想着。蝙蝠侠看起来全然不在意,面无表情,或许有一天超人真的死了也没办法让他哪怕变一下脸色。

当然了,他们是世界最佳搭档,知晓彼此的秘密身份,但他从来没能看透过布鲁斯·韦恩这个人。

他似乎天生就是一座冷漠到不近人情的雕像,所有的多余的情绪都是他的假面和伪装。无论是心跳还是呼吸他都在训练下完全的掌控着。

当你以为你真的让他有了动摇或是别的什么时,往往就已经踏入了他为你设下的某个带着算计的陷阱。

即使是在与联盟主席争吵的时候他也同样是那样事不关己的漠然。然后用他会用那该死的诡辩把超人噎的哑口无言。




“坐下。”蝙蝠侠不辨喜怒的对他命令着。

他表现的态度不像是要为超人检查身体,反而更像是在审问犯人。他抬起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或者说是利爪——在空中凭空挥舞了一下,瞭望塔的AI立刻在他的命令之下开始有条不紊的对超人进行全身扫描。

哦,当然,这个冷冰冰的AI和钢铁侠那边那位超人还蛮喜欢的彬彬有礼的先生不同,他简直和蝙蝠侠如出一辙的冷漠,从不与人交流。

“原因?”蝙蝠侠的眼神透过白色护目镜危险的向他扫了过来,看起来恶狠狠的,超人因此而没出息的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看起来这确实是一场审问。不过正义联盟所有人早就在蝙蝠侠面前学乖了,你最好除了正事之外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提问或者反驳,如果你不想被蝙蝠侠讽刺到恨不得和氪星一起毁灭的话。

“一个人在大都会的街道上用它试图刺伤别人,我只是试图挡住它,就变成现在这样了。”超人努力的挺直了身子想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一些,不过很快就放弃般的低下了头。

拉奥知道为什么他在面对毁灭日的时候都能自信而勇毅,一面对蝙蝠侠就莫名没了底气。

当然,他欠了面前的人不少钱,每月的工资都恨不得直接上交到这个人的手上,尽管对方对他那小记者的工资看起来嗤之以鼻。

拉奥啊,超人又在心里哀叫了一声,将脸埋在了手心里,他一辈子都赔不起他砸碎的那颗卫星了。更何况还不只那一颗。

“哼。”面前的人发出一声不知是冷哼还是嘲笑的鼻音,总算将目光从超人身上移开到了悬窗滚动的数据上。

“我猜想你的超级大脑和超级速度都是某种摆设,只知道用你那木头般的身体硬抗,恨不得全宇宙的反派都知道超人是个闪避为零的白痴。”

我木头般的身体还帮你挡住过小山堆高的子弹呢,超人委屈的想着,小卷毛没精打采的耷拉了下来。

“贯穿伤,造成的失血量已经达到了几乎一个普通成年男性身上的全部血量。现已完全愈合,它和你的心脏长在了一起,甚至连跳动的频率都完全一致。就像是你的第三只手臂……”

门外传来戴安娜的呼叫,似乎扎塔娜有什么特别的问题需要单独和蝙蝠侠谈谈。

“在这待着。”蝙蝠侠冷冷撇了他一眼,离开了医疗室。

克拉克不得不僵硬的坐在原地等待了起来,然而不巧的是他耳边在这时又传来了有人的求救声。





这没什么好纠结的,超人快速的飞向了大都会,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蝙蝠侠等下不要为他的擅自行动而大发雷霆。

哦,得了吧,你知道他肯定会的,要是我至少能够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的话或许还让人安心些。一点暗示也好。

今天的超人也在心塞的拯救着世界呢。

在把那两个试图抢劫玩具店的家伙丢出来之后——抢劫玩具店,在大都会的白天,哦,这两个哥们没准只是单纯的出来搞笑的——超人注意到那个店员姑娘正惊恐的指着他浑身颤抖。

什么情况?超人在大都会可不像蝙蝠侠在哥谭,姑娘们通常都会在被他救了之后想方设法的为他留下一个亲吻,尽管他从不接受,但这完全没办法解释一夜之间他就成了某种被姑娘们害怕的玩意儿。

那个金发的店员小姐总算捋直了舌头,“超人!胸口!”

克拉克一愣,这才注意到那把赤红色的长枪竟然像是融化了一般慢慢没入了他的胸口,这个画面极为诡异。

哦,也许我以后战斗的时候可以从里面把它拔出来。听起来还蛮酷的。超人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他现在一点都不担心这会不会给他招致什么诅咒或是厄运,满脑子只被一件事情所充斥。

不听蝙蝠侠的话跑出来一趟就把枪给弄没了,我完蛋了。





最终氪星之子还是战战兢兢的回去了,当然他不怕蝙蝠侠,不过任谁被黑暗骑士用那样的眼神盯着,讽刺一顿都不会感到太好过的。

几乎在他踏进联盟大厅的一瞬间所有人就围了上来。气氛及其危险和紧张。

“怎么回事。”超人立刻就皱紧了眉头,让联盟所有人都这么紧张的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达克赛德入侵了吗?”

“噢!没了!已经没了!”哈尔几乎惨呼了起来。他几乎整个扑了过来看起来恨不得把他胸口的衣服扒光。

“嘿,冷静一点,发生了什么?”克拉克不是白痴,他几乎立刻就意识到这必然和那把赤红色的枪有关。

“见鬼,”蝙蝠侠低吼了一声走了过来,直接拎住了超人的领子,“你许了愿!你想了些什么?!”

“刺中你的是朗基努斯!在传说中它既是具有无上神力的圣物,又是一些令人不安的预言主角。”扎塔娜焦急的走到超人面前。

“他会吸收贡品全部的鲜血然后完成许愿人的愿望,直到完成那个愿望之后才会彻底消失。即便那个愿望是征服世界。”

“等等,等等,我没有许过愿望,”克拉克不知所措的扶着蝙蝠侠攥着他领子的手臂,“我发誓我没有任何有关征服世界之类的愿望。”

“不,如果只是征服世界或许还没有这么糟糕……”扎塔娜不安的来回踱步,“你不一定要主观上有什么愿望,它只是听取了那个你在成为他宿主之后的第一个想要实现的想法,可能你本人也没有意识到的一个想法。”

“但是它实现的方式是没有限度的。简单举例,如果你的愿望是得到一个苹果,他会给你准备好一个苹果,你想征服世界,它亦能给你征服世界的力量。当然以你现在的力量做到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如果你的愿望是想要很多的钱,它没办法确定‘很多’的数量,那它会开始利用整个星球上的碳基生成你想要的东西。”

扎塔娜停了下来,她的目光变得极为深邃。

“耗尽一切资源满足宿主虚无缥缈的愿望。魔法也是拥有守则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够凭空出现的物质,如果空气中的能量不够,那就毁灭其他物质来将这份能量补全。”

“说得再明白一点,我们都是碳基生物,或许朗基努斯会利用所有生物携带的能量制造钞票,他的最终能做到让这个星球上除了你和钞票以外只剩下无机物……”




而超人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表情怪异的盯着前方的地面,看起来根本就什么都没能听进去。

“超人!你有没有再听人说话!”黑暗骑士的声音更加危险了一些。

“抱歉,抱歉!B,我……我想我知道我许的愿望是什么了。”超人看起来几乎有些崩溃的捂住了脸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黑暗骑士间的距离。

“我保证它没有任何毁灭世界的可能性。”

“你确定你的愿望非常具体?不会让朗基努斯有任何胡乱发挥的余地?”扎塔娜有些疑惑的提问到。

“是的……我……不……”超人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如果这就是我的愿望的话……我想它已经胡乱发挥完了……”

所有人都因为超人的回答而不解的面面相觑了起来。

而超人只是绝望的盯着眼前的虚空。

从他进门之后就愤怒的拎着他领子的当然不会是一向冷漠的黑暗骑士。

这么说也不完全正确。

一条细长的黑色尾巴正在蝙蝠侠的身后耀武扬威的炸毛着,像是在明确的提醒眼前的大个子它的主人此刻到底有多么的生气。

刚刚就是它愤怒的拽着超人的领口摇晃着。

而联盟的所有人却对这不合常理的现象视而不见。

难以想象,超人再次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埋藏在心底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愿望竟然就是让他黑漆漆的搭档有一条可爱的猫尾巴。

如果让蝙蝠侠知道这个我就真的完蛋了。克拉克·我真的不是变态啊·肯特心塞的想着。



TBC.

┄┄┄┄┄┄┄┄┄┄┄┄┄┄┄┄┄┄┄┄┄┄┄┄┄┄┄┄┄┄┄┄┄┄┄┄┄┄┄┄

评论(50)

热度(1101)

  1. 枫林靑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