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4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 14[It’s not important however the scenery is.It’s important that you are with me.和你一起时何必在意风云山雨。]



“停下,克拉克,别拉着我。”

“哦,布鲁斯,没事儿的,放松点,我听得到你的心跳声比平常快了不少。”

“……要我再提醒你一次不准把你那些能力用在我的身上吗。”

“好啦,我们到了。欢迎来到肯特农场。”

布鲁斯顺着小镇男孩的手指看去,不远处雪白如鸽子般的农场小屋安逸的伫立在漫无边际的玉米地和向日葵花海中。这个小镇到处都长满了这些灿金色的花朵。

哦,当然,这里就是太阳之下的小镇。也只有这里会走出一个像克拉克这样的男孩。

这是他们进入霍格沃兹后的第一个暑假。 而布鲁斯在克拉克的狗狗眼攻势,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威胁和肯特夫妇的盛情邀请之下,不得不在假期开始的第一个星期就来到了堪萨斯这片温暖的土地。

他们走进层层碧绿的麦浪和向日葵中,在一片片植物与土壤的清香中慢慢靠近那座雪白的房屋。

“哦,看起来爸妈为了迎接你来把房子重新粉刷了一遍,这可真是难得一见,毕竟从我出生开始我们家就没有粉刷过房子了。”克拉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见鬼,该死的小镇男孩,这下子他更紧张了。 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女人在小屋门前的槐花树下,悠闲的靠在安乐椅中低头绣着花。

“妈,我回来了!”克拉克冲低着头的女人大声喊了起来。 “克拉克!”女人惊喜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克拉克拉着布鲁斯的手就冲女人跑了过去。

玛莎,这个女人的名字。布鲁斯依然有些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了起来。她拥有和自己的母亲一样的名字。

她和自己的母亲长的并不像。

韦恩夫人在年轻的时候就被誉为格兰芬多的公主,乌黑的长发和明丽的蓝眼睛一颦一笑都是风情。即使在生了布鲁斯之后也依旧美丽,而且因为岁月的流逝更添了一份温婉高贵的韵味。

而面前的女人看起来热情而亲和,就像每个堪萨斯这样的小镇上能看到的普通女人一样。她金棕色的头发看起来和克拉克全无相像的地方,她的手指和韦恩夫人永远轻握着羽毛笔和魔杖的玉手全然不同,而是带着经过劳动与家务蹉跎的时光斑影。

但她和自己的母亲又很像,她和每个母亲都这么像。一个母亲看着孩子的目光总是一样的。

布鲁斯突然为曾直言不讳的告诉克拉克他并不是这个女人的亲生子而感到抱歉。也瞬间理解了克拉克说如果肯特夫妇不愿告诉他这点他也会配合着装作不知道时的心情。

这个女人毫无疑问是克拉克的母亲。没有人会比她更像克拉克的母亲了。他们身上有着同样温热的东西。即使他们不流淌着同样的血,也在冥冥中流淌着什么同样的东西。

女人一手一个抱住了克拉克和布鲁斯。

他们看起来同样愉快,让布鲁斯也不由自主的翘起了嘴角。

“克拉克,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是谁?”玛莎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布鲁斯。

“我是布鲁斯·韦恩,日安,肯特夫人,很高兴见到您。”

“别这么礼貌,叫我玛莎就好……等等!布鲁斯?你是布鲁斯?”女人看起来无比惊讶,尽管她尽力掩饰了这一点不过已经足够与人长时间打交道的韦恩少爷看出她的讶然。

“我说过今天会带他回来,而且我以为我和你们提过很多次有关布鲁斯的事情?”克拉克看起来很显然比他的母亲更加惊讶。

“哦,哦!是的,”玛莎突然很开心的笑了起来,“你当然提过很多次,”她望向布鲁斯,“克拉克对我还有乔纳森——他的爸爸,说的关于霍格沃兹最多的部分就是你了。克拉克因为……你知道的原因,很难拥有一个能够完全坦诚的朋友。”

“不管怎么样先进屋吧。乔纳森正在做蜜汁烤肉呢,克拉克喜欢这个,今天你们有口福了小伙子们。”玛莎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就把他们引进了屋里。

当然,烤肉的香气还在门前就已经闻得到了。

“乔纳森……乔纳森!别折腾了,儿子回来了,赶紧出来见见布鲁斯。”玛莎冲厨房喊着。

“噢,别这么大声叫我,玛莎……布鲁斯难得来一趟我们应该更加礼貌一点……”一个中年男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正拿着毛巾擦着沾染上的烤肉的味道。

“哦,克拉克,欢迎回家,还有你,你是克拉克的朋友吧小伙子。”乔纳森冲他们打招呼后往他们身后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克拉克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的父亲居然极为难得的将他那标准的农场主造型给换成了西装革履。甚至打理了鬓角和头发。看起来竟然也显得风度翩翩了起来。

“呃……克拉克,布鲁斯呢?”男人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别人了便望着自己的儿子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我是布鲁斯韦恩。您好,肯特先生?”布鲁斯有礼的向男人打招呼,很显然,肯特夫妇都知道布鲁斯要来,不过他们没把他当做布鲁斯,至少不是小镇男孩给他们塑造出的那个布鲁斯。

望向克拉克,很显然外星救援犬也一头雾水。

“爸,妈?你们怎么……”

“布鲁斯?你是个男孩?哦,天啊,我还以为克拉克是准备带他的小女朋友回来了……”农场主乔纳森可不会像玛莎一样掩藏自己的惊讶,他和克拉克一样擅长打直球。

克拉克彻底傻在了原地。

你最好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布鲁斯望着他的眼光看起来马上就可以杀人了。

“等等,等等!听我解释布鲁斯……爸?虽然我是没有明确的提到过,可是布鲁斯怎么听都是一个男性的名字吧?”克拉克被这场变故搞得冷汗都流了下来。

乔纳森和玛莎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哦,我想这只是个有趣的小误会。”玛莎让两个男孩先坐下然后给他们端了饮料。

给克拉克的是混合果汁,布鲁斯面前放的却是麦茶。

“克拉克说你不太喜欢果汁和牛奶。”玛莎温柔的冲布鲁斯笑了笑。

“哦,当然,这小子说的关于你的事情可不止这些,”乔纳森坐到了他们身边,“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什么是一点。”

“克拉克说你非常聪明,而且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整个小镇上最漂亮的姑娘都没有你好看……”玛莎眼角的笑纹看起来温和而慈祥。

“我们还以为他喜欢上了什么姑娘,你知道的,”乔纳森抬手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我保证我当年追玛莎的时候也是这样。”

“行了,别贫了。去看着你的烤肉。克拉克,带布鲁斯好好玩玩,或许你们可以一起打打棒球,等晚饭时间我会来叫你们的。”玛莎拎着乔纳森就进了厨房。

“外星救援犬。你还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布鲁斯似笑非笑的揪着克拉克额前的小卷毛。

“我……我说的是实话啊。”大型犬完全蔫了,“你的眼睛真的是我看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了。没人可能不喜欢它们的。”

布鲁斯抬手糊在了他的脸上,“……算了,走吧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家。”

克拉克偷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满足的注意到布鲁斯的耳朵微微的红了起来。




好吧,尽管诸多存在着诸多意外,不过堪萨斯小镇的假期总是悠闲而又愉快的。他们很快就可以开启在霍格沃兹的第二年的时光了。

不过在到达对角巷的时候他们就遭遇了意料之外的状况。

“今年丽痕书店里的人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一届的入学新生很多吗?” 克拉克呆呆的抱着一大堆东西——小镇男孩的日常搬运——望着人山人海的门庭。

与以往的书店不同,现在那边的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基本都是女人。

她们拥挤着,大声地谈论着,弄得书店看起来想成了一个集市。

女人中站着一个打扮得异常华丽的男人,全身镶满了不知是真是假的宝石,手上戴着繁复沉重的戒指,帽子上的羽毛花枝招展地翘起来,整个人如同鸡冠花一般盛开着。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色彩缤纷的绚丽的光。

“哦……他穿的可真是……布鲁斯,这是某种贵族间的新流行吗?”

“不,没有贵族会把自己打扮的像一只花公鸡……你用那种遗憾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我警告你别想让我穿成那样,想都别想。”

“好吧,好吧,布鲁斯,”克拉克耸了耸肩,“我只是觉得你穿起来绝对比他好看。”

孔雀男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在向他周围的女士们用夸张的咏叹调说着什么。

女士们眼中闪着可疑的光芒认真倾听着,时不时爆出鼓掌与尖叫。

“哦,他张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向我扑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可是我的脑袋在当时的危急情况下高速运转,突然想到之前我在西伯利亚偶然发明的一种神奇的药剂——”

“机智而果断的我拿出了药剂喝下去,顿时感觉到浑身上下充满了英雄的力量——”

布鲁斯看起来没兴趣再听下去了。

“如果你对他很有兴趣的话,小镇男孩,他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会代替奇洛成为我们的黑魔法防御学教授。现在我们得去一趟奥利凡德。”

“呃,去魔杖店?布鲁斯你的魔杖出了什么问题吗?”克拉克连忙跟在他后面飘了起来。

对角巷里不少新生都望着他目瞪口呆,马上有附近的前辈开始给他们科普起了霍格沃兹最佳搭档的事迹。

“不,外星救援犬你没有脑回沟吗,魔杖出了问题的是你。”布鲁斯将装着断成几节的黑檀木魔杖的龙皮袋扔在了他身上。

好吧,可怜克拉克作为一个在魔法学校进修的巫师用魔杖的时间比他不帮布鲁斯喝果汁的次数还要少。




“哦……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真开心又看到了你们……”奥利凡德从一堆堆魔杖盒背后巍巍颤颤的走了出来。

“您看看这还样能修好吗?”布鲁斯把克拉克的魔杖倒在桌面上。

“嗯……哦……”小老头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

“烂成这样当然没办法修好了。”

“呃,没事的布鲁斯,你知道我平时也不怎么用它,那还得浪费你的魔力……”克拉克居然因为这个答案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一直用着布鲁斯的魔力还蛮难为情的。

“不过刚好我这里还有一根一模一样的。一个银西可拿去吧。”老头又从柜台上抽了一根黑檀木出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等等你在开玩笑吗?刚刚你收了我这根魔杖七个金加隆,而你居然只要这个小子一个银西可?”一个新生连店门都还没有踏出就开始抗议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两根一模一样的魔杖。”布鲁斯也皱起了眉。

“当然不可能存在两根一模一样的魔杖。”老头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

“别多想了,他手上的那玩意儿可不是什么魔杖,是我去东方游历的时候偶然得到的一种器具。虽然我不明白那些东方人是怎么用两根玩意儿完成一些难以置信的精细动作的,不过黑檀木刚好是储存魔力的好东西,这小子没有自己的魔力,给他用正经魔杖完全是暴殓天物,凑合凑合得了,要是以后再坏了你们完全可以自己削一根出来使使。”

“现在出去,别打扰我做正经买卖。”

克拉克和布鲁斯被一阵旋风直接托出了店外。

两人的表情都说不出的怪异,当然他们每次从魔杖店里出来的表情都一样怪异。

“什么东西……特殊的东方器具?”克拉克茫然的看着手上的木棍。

“自己削一根出来使使?”布鲁斯看起来也有些表情空白。

果然在巫师界无论是什么正常的东西碰到克拉克肯特的身上都不可能被划分到正常的范畴了。




“哦,是你小家伙!”克拉克还没回过神来一只小蝙蝠就飞过来倒挂在了他的小卷毛上。

布鲁斯挑眉看着他,“你的信使看起来和你相处愉快啊,还有专门的停靠位。”

“哦,别这样布鲁斯,它很喜欢挂在这里,”克拉克哭笑不得,这才低头开始打量小蝙蝠送过来的信件。“这是……”

「敬启,奥利凡德魔杖店门外的克拉克肯特和他身旁的布鲁斯韦恩先生:

        我很遗憾今年你们可能无法正常返校了。

        因为你们有一件更为特殊的事情需要去做。请现在前往破釜酒吧。有人将会在那里接应你们去完成你们的特殊使命。

        希望你们一路顺利。

                      你们亲爱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敬上」

“哦,棒极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是吗?”布鲁斯迈步就走。

“特殊使命……我以为要等我们毕业了之后才能接到某些工作?这和Joker有关?”克拉克将信件小心翼翼的收到了怀里。

“邓布利多不会把自己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学生送上他没有把握战场,还有在外面不要直呼那个名字,你最好叫他神秘人或者You-Know-Who,以免吓到一些胆小的路人。”

“好吧,一次冒险?我已经开始期待起来了。”

“哼,有勇无谋的外星救援犬。”布鲁斯走在前方微微挑起了嘴角。

TBC.

┄┄┄┄┄┄┄┄┄┄┄┄┄┄┄┄┄┄┄┄┄┄┄┄┄┄┄┄┄┄┄┄┄┄┄┄┄┄┄┄

评论(82)

热度(138)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