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DANDELION2

泰坦尼克号半AU

┄┄┄┄┄┄┄┄┄┄┄┄┄┄┄┄┄┄┄┄┄┄┄┄┄┄┄┄┄┄┄┄┄┄┄┄┄┄┄┄

第二章  水手和超能力


在头等舱内,身着白制服的侍应生恭敬地将Bruce他们引进豪华的起居室。

起居室外的私人阳台上,布置着绿色的植物,阳光充沛,使人仿佛置身于一个花园之中。平稳的船身更没有乘舟旅行之感。宽大的空间、舒适的家具……一切都体现着典雅、高贵。

“嘿,Dinah,快过来看,是Clark!”Nona开心的趴在私人阳台的栏杆上向下张望着。她红色的长发在风中烈烈的舞着,仿佛恨不得立刻张开翅膀飞向她口中的那个男人。

Dinah在Oliver的幽怨表情和Bruce的面无表情中忍俊不禁的大笑了起来。和Nona一同将脑袋伸在了阳台外。

几人一同朝Nona手指的方向张望着。

四月的哥谭已是仲春时节,弥漫于整个冬季的阴湿寒冷的浓雾已渐趋消散。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和风从海面轻柔地吹来,薄雾在清晨如烟似缕,恬静安逸。

码头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邮件车、货运车往来穿梭。如果从远处望去,你只能看到丹迪莱恩号硕大的船身,人在这庞然大物的甲板上就像蚂蚁在蠕动……
  
Clark用力的摇动着吊臂,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巨大的铁锚和固定支架被他收回了船上。海员们愉快的冲上去拍打他的肩膀,吹着口哨。

巨大的船体缓缓离开码头。人们又一次欢呼起来。船上的乘客从舱里冲到甲板上,他们高兴的呼喊声也加入到岸上欢呼的声浪里,与轮船起航的汽笛声融成一股声音的巨浪,向远处扩散开来。

Oliver立刻忘记了刚刚因为这个水手而产生的不愉快,加入了欢呼的队伍里。

船艉在水下的三个螺旋桨同时启动,由于码头水位较浅,因此当海水被搅动时,连带将海底的泥抄翻动了,就像在水下爆炸了一颗炸弹,霎时,海水变得混浊起来。

锋利如刀的船艏劈开如一块硕大无比的通体透蓝宝石的海面驶向前方,而船艏翻开的白色浪花就是破开宝石所带出的粉沫,翻飞的海鸥为这条巨轮的启航伴舞。

Clark将那些沉重的支架固定在甲板上,几个少年羡慕崇拜的凑到他的身边触碰他钢铁般的双臂。

而Clark爽朗的冲他们微笑着说了些什么,Bruce猜测他是在告诉男孩们等他们长大时也会变得一样强健有力。

他的外套早已不知道被扔去了哪里。在阳光下他的皮肤就像是在发光。

那些破旧的衣服和手臂上的油污完全无法掩饰他的英俊和那身完美的肌肉。无论是贵族或是平民的姑娘们都偷偷的望着他,在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刻羞红了脸。

甚至有几个奔放的姑娘将手里的手绢抛在他的身上,而我们的水手先生只是迷茫的接住了它们,然后在围过来的船员们“不愧是Clark”“丹迪莱恩的一枝花啊”“真不打算晚上领一个去告别处男生涯”的打趣中红成了一个番茄。

他真的很英俊,而他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喔,这真是……”Nona眼神明亮,双颊透红,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要醉过去一般。

“Nona啊……你要冷静点,好好看看那小子,他的胸膛宽阔的都足够整个丹迪莱恩号上的姑娘流浪到远方了。”Oliver忧心忡忡的劝说着,“一看就是个轻浮,随遇而安的滥情种,不能对这种人动心啊!”

Nona目瞪口呆的望着他。

“噗。”Dinah忍不住笑了起来。

花花公子Brucie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我想我在你眼中应该不是什么轻浮,随遇而安的滥情种吧?”

“……风太大我没听清,刚刚有说什么吗。”Oliver没出息的缩到了Dinah身后。

“好啦,放过他吧Bruce,难得哥谭海湾的天气这么好,不去甲板上走走真是太可惜了。”Dinah理了理随风飘飞的金色长发。伸手挽住了Oliver的手臂。

“还有Nona,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可别还像个小姑娘似的发花痴了。你们俩也需要好好培养感情。”

“Dinah……好吧……”Nona有些小心翼翼的挽住了Bruce的手臂,虽然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上刑场一样。两个人离开了阳台。

Oliver和Dinah跟在他们身后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Alfrad也难得有犯糊涂的时候,我不觉得他们会是一对合适的伴侣。”Oliver皱起眉说着。“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在过家家的小孩子,还是不情愿的那种。”

“有这么糟糕?我以为无论是哥谭王子还是蝙蝠侠都不可能不会处理这种小情况。”Dinah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Oliver轻轻的抚摸着Dinah的长发笑了笑。

“……他擅长逢场作戏,制定战略,唯独不擅长应付自己的感情。他擅长控制一切,唯独不知道怎么去接近一个人。真是……我想Alfrad是想让Nona用热情去主动感染他吧。但这簇火苗对黑暗骑士而言实在是太小了。”

“需要一个太阳才行……么……”Dinah愣愣的望着Bruce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嘿,小家伙,你可不能爬这个栏杆,这可太危险了。”Clark从船头的栏杆上抱下一个贵族打扮的小女孩。“你的妈妈呢?”

“不知道……我只是想看看海豚……它们在那里……”女孩皱着鼻子望向Clark。

“好吧,好吧,你可以骑在我的脖子上。”Clark无奈的弯下腰蹲在女孩面前。“然后我们一起看海豚好吗?”

小女孩扭扭捏捏了一会儿,贵族礼仪可没教过他怎么骑在一个男人脖子上,不过很快对海豚的向往就战胜了这一份犹豫。

“抓紧了吗?一,二……三!”

“哇,哇!”小女孩开心的惊叫起来,伸手拍打着Clark的脑袋。“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有三只!它们在跳呢。”

他们的脚下就是卷着白色浪花的海面,从站立的地方到水面起码有几十码的距离,看上去令人头晕目眩。飞速行驶的船将水面破开一道白色的痕迹。就像把一条隐形的拉链拉开,在海面上留下一片动人的明媚。

“你想要大叫几声吗?”Clark笑着冲小女孩问到。

“可……可妈妈说那样很没教养。”

“没事儿的,大海从不在乎这些,美人鱼们也不在乎什么教养,在阳光下一切都是自由的。”Clark对着海面高声大喊起来,他的声音散落在阳光下,海面上。小女孩也开心的跟着大喊了起来。

“哦,看看,又是那个家伙,”Oliver有些不满的瘪了瘪嘴,“在甲板上大吼大叫的,真没修养。”

“那你就不要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好吗?”Dinah冲他大笑了起来。

“棒极了,让那个女孩的贵族亲戚看到了会怎么收拾这个愚蠢的笨蛋。”Oliver嘀咕道。

“那可不一定,”Dinah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站着的一位贵族女人。“她看起来很享受这个场景。”

“见鬼,Diana?!她怎么在这儿?我怎么不知道神奇女侠什么时候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了?!”Oliver难以置信的望着冲他们笑得开心的神奇女侠。

“噗,那是亚马逊的小公主吧?她的妹妹什么的。”

“是我让Diana过来的。”Bruce开口道。

“见鬼,”Oliver差点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出现的?Nona呢?”

“鉴于她看起来完全不想和我单独相处,就让她留在船舱里了。比起这个我更需要她来帮我确定一下那个男人。”Bruce眯起了眼睛望向Clark的方向,阳光有些刺目了,晃的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Clark站在船头,他张开着双臂,似乎要拥抱蓝天和大海,强健的身体充满着向上昂扬的力量,他要飞,飞向天空,飞向未来,整个世界都拥在他的怀里。

他漆黑的发尾在阳光下如此炫目,明亮过金碧辉煌的大厅。他年轻的面孔在海风和阳光的爱抚下如同神袛一般耀眼,笔直的眉毛扬起,明蓝的双眼中盛着苍穹和怒云,他是如此的自由着。



连Oliver都不由的为这副景象安静了下来。他们默默的望着Clark,这个男人身上确实有一种特殊东西让人动容。

而我没办法不注意到他。Bruce想。

他身上有一种味道,一种对于他们这些身处黑暗中的人而言致命的味道。那就是光明。

他乐于帮助每一个困难中的人,他从不吝啬分给别人自己身上的希望和爱,他看起来家徒四壁,却不嫉妒任何的富裕和权利。

他身上穿着破旧的,普通的衣服,毫无特色,千篇一律。

可他却依旧能够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

他明明一无所有,却看起来像是天下在握。

是了,没有什么能够限制,恐吓这个男人,因为他本就一无所有。

他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却还有一整个世界去获取。




“嘿,Clark。”Bruce走上前去叫了那个水手的名字。

“哦,哦!Bruce!”Clark慌忙从船头跳了下来,他看起来有些窘迫,显然没注意到自己失态的样子还被别人看着。

“过来这儿,小丫头。”Bruce冲小女孩招招手,女孩就从Clark的身上跳下来跑到了他的身后。

“呃……我不知道你的女儿已经这么大了。”Clark惊呆了。

“不,她是我朋友的妹妹。”Bruce示意Clark看向了远处的Diana。女人对他们点了点头。两人目送着小姑娘跟在她身后离开了。

“你显然很有魅力。那个丫头平时可不是会亲近陌生人的类型。”

“喔,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年轻的水手爽朗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们好像靠的太近了,Bruce有些不自在的想着。

“你不陪着你的未婚妻?”水手向他身后张望着,没看见那个红发的姑娘。

哼,棒极了小子,对别人的未婚妻感兴趣稍微也应该收敛一些吧。Bruce有些愤愤不平的咬了咬牙。

“她不怎么喜欢晒太阳。女人们都是这样。“

“我家乡的姑娘们都热爱阳光。”

“我可还不知道你从哪里来,听口音你可不像是英国人。”

“哦,我来自堪萨斯。”Clark趴在栏杆上望着海面,而Bruce也悠闲的靠在了他的身边。他们一同安静的眺望着远方。夕阳在望不到边际的海平面上缓缓下降。

“我听说过那里,传说中的向日葵之州。”

“是的,我们那里总是有很多晴天。”




Clark讲起了他的故乡,那个充满阳光的小镇。每天,他走在前往农场和玉米地的路上。

他最喜欢清晨的集市。走出家门,乘马车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来到东边的镇上。此时这里已经停靠了许多牛车、货车,想必是天没亮就赶来了。

男人们把新鲜的蔬菜和鱼类摆在摊位上后,就将牲畜们赶到一旁去吃草,坐在车辕上和近旁的人聊聊今天的收成,也聊今日轰动全城的新闻。

偶尔有年轻女人扭动着腰肢走过,男人们就相视一笑——当然是那种全天下男人都懂的笑容——胆大的立刻挺身而出,在那女人圆润的屁股上狠狠地拧一把。

男人们吹着口哨,爽朗地笑着;女人自会发出可爱的惊叫声,鼓着脸嗔怪这些“下流坯子”,不过这自然是佯怒。事实上,没有恶意的玩笑让她心情正好,便更招摇地扭着腰肢离开了。

女人们则负责守着摊位卖货。精神好的妇人就叫卖几声,把刚收上来的蔬果提到顾客的鼻子底下,让他看看自家东西有多新鲜。

少女们自然觉得大声叫卖有失文雅,便坐在山芋和香芹堆成的小山包中间绣起了花。老太太们什么也不做,坐在摊前等着相识十几年的熟客。

太阳照着小镇,照着农田,照着五色石子铺就的下坡路,照着平鱼的白肚子和剥了皮的荔枝果。照着来往的每个人。

这一切如今想来依旧像是梦一般。

他转头望着Bruce,男人几近痴迷的聆听着,夕阳为他的睫毛渡上了一层淡淡的暖光。仿佛将这个看起来有些冷漠而不好接近的男人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你呢?”

“什么?“Bruce还没回过神来。

“你的故乡呢?”Clark温柔的望着他。

Bruce有些糟糕的意识到自己的耳朵可能因此而变红了。

“哥谭。哥谭就是我的故乡。真遗憾那里不怎么出太阳。我想我还有些事情得要做。我得先走了。”

他在Clark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哟,Bruce,你回来啦。打探到什么没?”

Bruce才一进门就看到Diana正没形象的和Dinah靠在一起,Oliver正小心翼翼的缩在角落里,酒瓶已经堆了满桌。

“你就不能在工作的时候稍微正经一些吗。”Bruce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为自己找了个相对干净些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丫头已经送回去了?结果怎么样?”

“不可思议。亚马逊的战士即使年幼,力量也足已摔翻一只公牛,而那个水手不仅没有被她摔翻,甚至还一无所知的让她骑在了自己的脖子上。”Diana猛地坐直了身子,Oliver又缩了缩脖子,很显然女战士正战意蓬勃,恨不得立刻就拉个人痛快的打上一架。

“至少完全可以确定了,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类。”Dinah轻轻的点了点头。

“Bruce,你在想什么?该不会你还真的打算把那个小子拉到联盟里来吧?”Oliver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这个暂且不说。你有从他那里套出什么来吗,你们交谈了很长时间?”Diana好奇的探过头来。

“…………”没办法告诉他们自己傻乎乎的听了两个小时小镇风俗和玉米收成的蝙蝠侠。

“……我想他可能有某种精神控制能力能够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你是说魅惑魔法?”Diana和Dinah面面相觑。

“我就知道!你看你的未婚妻还有那些姑娘们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Oliver立刻激动了起来。

“他……他对你也用了,什么感觉?”Dinah毫不掩饰她的狼血沸腾和八卦精神。

“……总之我想我们还需要对他进行进一步的试探。至少要确认他没有把这些能力用到什么不该用的地方。”Bruce避开了他们的眼神。

“好啦好啦,这些工作就交给我来吧。”Diana拍了拍Bruce的肩膀,“如果你没忘记自己是来和未婚妻蜜月的话。”

“难道我们真的是什么灾难体质?以前召集联盟的时候找的如此艰难,现在连出来旅个游都能碰到一个超能力者,超能力者已经满大街都是了吗?我还想和Dinah愉快的来一次浪漫游轮之行呢。”Oliver哀叫起来。

“等等,说起来,Nona哪去了,你们不是应该一起培养感情吗?”

“……她影响行动,扔在房间里了。”

“…………”

“…………”

“你还是孤独终老吧Wayne老爷。”Oliver真诚的说到。



TBC.

┄┄┄┄┄┄┄┄┄┄┄┄┄┄┄┄┄┄┄┄┄┄┄┄┄┄┄┄┄┄┄┄┄┄┄┄┄┄┄┄

评论(44)

热度(133)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