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DANDELION1

泰坦尼克号半AU

┄┄┄┄┄┄┄┄┄┄┄┄┄┄┄┄┄┄┄┄┄┄┄┄┄┄┄┄┄┄┄┄┄┄┄┄┄┄┄┄

所有人物形象遵照rebirth前设定。

另有部分二设:
⒈时间背景设定和泰坦尼克一样设定在大约1912年
⒉正义联盟已成立设定。
⒊哥谭市相对和平,没有阿卡汉姆那群疯子在。
⒋年龄设定参照BVS,大超现状和《钢铁之躯》开始时差不多,还不了解自己是什么。
⒌有绿箭/黑金丝雀的设定。

┄┄┄┄┄┄┄┄┄┄┄┄┄┄┄┄┄┄┄┄┄┄┄┄┄┄┄┄┄┄┄┄┄┄┄┄┄┄┄┄

第一章 水手和丹迪莱恩号


“你知道,那个时候你根本就别无选择,那玩意的大嘴当时离我只有不到六尺,操TM的老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家伙一口咬住迪恩,最后他还在看着我疯狂的尖叫,五官扭曲手脚抽搐,然后就结束了,它在我的脚上留了一个五寸的疤,贯穿伤,从此我就是个瘸子了。大海不是仁慈的东西,常年在上面混的人都没可能完整的回来……”

坐在吧台前这个梳着雷鬼头口若悬河的男人叫卡恩,威尔士人,有人说他是从英国过来的偷渡客,在自己国家杀了人混不下去所以来到了这里。

瘸着一条腿,瞎了一只眼睛,每说一句话就要神经质的颤抖一下。他杀人时也不曾受过什么伤,夺走了他的一切的是海。是那其中深不见底的渊壑。

“那我猜测你一定不想再回到海上面去了吧?毕竟它把你折腾成这副鬼样子。”他身边穿着像个贵族与酒馆格格不入的男人懒洋洋的挑了挑眉。接过吧台推过来的啤酒。“啊,谢谢。”

酒馆里的人闻言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说话者本人却全无自觉。还喝着酒愉快的冲卡恩挑了挑眉。“来一杯怎么样,老板,给这位先生上一杯威士忌。”

“啧,混蛋,你倒是真敢这么说。”卡恩嘟囔着接过那杯酒,“不,与你想的完全相反,这几年我一直逗留在这个港口,我的伤口时时刻刻的疼痛都在引诱我再次踏上那片海洋,然后永远都不要离开。”

海洋啊海洋,
天底下胸膛最宽广的女人,
她是浪荡的婊子,亦是慈悲的母亲,
人们为她而苟活,人们为她而受苦。

“所有去了的男人都中了毒。她夺走了我们的灵魂,你的脚重新踏上了地面但心脏还长在她的身上。操,我想念她,我想念那一切。但我也想活着而不是像磕了药似的往地狱里扎。”

男人挑了挑眉,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摇头晃脑的点了点头。“哦,听起来她就像是一个撩着裙子等你去上她的落魄女人。不知道她有没有本身也把我留在那上面。”

“怎么,你这家伙也要出海?我认得你,Bruce Wayne,咱们哥谭的超级大佬,有这么多闲钱不留着操女人往那种地方去干嘛。”

男人闷声轻笑了起来。“蜜月旅行?我猜。”

酒馆里的男人们面面相觑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家伙嫌命太长了吧,自己送死也算了,还不忘捎上自己的女人。”

“有风格,哥们儿我挺你。你们要坐哪艘船出海跟我说说,这个港口就没我不知道的老家伙。要是太烂我劝你还是夹着尾巴回去你那豪宅混吃等死比较好。”

Bruce也不生气只是喝醉般了摇了摇脑袋,还未及张口,酒馆前就来了一人掀起了门帘。

“Bruce,走了,我看到船来了。”来人是个留着半长金发的男人。

“哦。”Bruce抬手拎起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将钱放在了吧台上便转身向外走去。

“啊,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恍然大悟般的自顾自点了点头。

“DANDELION,那艘船的名字叫丹迪莱恩。”

他走出了酒馆。留下一室寂静。

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说丹迪莱恩是那个……”

“不沉的丹迪莱恩……”

“从南安普顿来的,英国佬制造的大西洋航线霸主……他已经到哥谭了吗,上帝!”

“操,快去看看!”



“我怎么不知道一向喝惯了高级香槟的Wayne老爷突然开始对港口的小酒馆感兴趣了。”

“闭嘴Oliver。”黑发男人抬手穿起了西装外套。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但依旧风姿卓绝,即使是扣扣子的动作也如画般赏心悦目。

“啧啧,别这副样子。大家差不多都结婚了,有些连儿子都能骑马了,你也差不多该找个人安定下来结束你那见鬼的生活了。这也是为了让老爷子省心不是嘛。”

“Alfred……”男人轻轻的皱起了眉。“我真不敢想像我居然会有被他赶出哥谭就为了和联姻的女人培养感情的一天。”

“噗……没办法,韦恩家就剩你了,Alf看到硕大的韦恩家族没人继承已经没可能更心塞了吧?”Oliver小心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压低声音说到。

“而且现在哥谭也变得和平起来了,你实在没必要天天都披着Bat皮在楼顶上跳来跳去吓唬人。也该考虑考虑怎么搞定自己的生活。Alf也是为你好。”

“如果你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人,也该娶个可靠的女人当自己的老婆。Bruce,你应该有个家了。”

男人沉默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Nona和黑金丝雀在一起?”

“啊,我让她们现在港口等着。你自己也说过在外面不要用这些称呼的吧,叫她Dinah。”

“抱歉,习惯了,我不是很有机会见到她正常时候的样子。”

“……喂。”Oliver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别告诉我你还没和Nona说任何有关你那些有趣的‘夜间兼职’的事情。”

“没有。我还不能判断她是否足够值得信任。”

“她可是你的未婚妻……老天啊,”Oliver痛苦的扶住了额头,“我以为你和这么多女人上床了之后至少能让你的情商和普通人达到同一水平。”

布鲁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我的天,Wayne老爷,别在这把你的Bat模式放出来……Nona是个好姑娘,虽然看起来没规矩了点,不过你总不能指望一个大家闺秀的姑娘嫁给你这个花花公子。”

“无论你觉得她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必要讨论。”

“Well,别瞪着我,我什么都没说。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你对自己的未婚妻不怎么上心,我可不希望Dinah在我不在的时候被不知哪个男人勾搭上。”

“哼,”Bruce低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倒霉鬼会被她直接砸飞在墙上的。”




“嘿,Dinah,宝贝,想我了吗?”Oliver满足的拥住自己的妻子来了一个热吻。

“一边去。我们才分开了半个小时……嗨,Ba…Bruce,你来了。一路应付这个家伙辛苦了。”

“Dinah,我可没想到你会同意Oliver的主意来凑热闹。”

“噗,实际上想来的可不只我们,Diana对你会怎么和未来的未婚妻相处非常感兴趣。原话是‘那个时效性面瘫再加上多疑症的家伙谈起恋爱一定非常有趣。’”

“哦,得了吧,”Bruce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起来她跑哪儿去了。”

“哦,去看码头工人卸货了。你知道她呆不住。”Dinah转头张望了一下。“哦,在那。”

“Nona!别玩了,准备登船吧!”

离他们二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红色长发的姑娘正提着裙子愉快的绕着一个扛着箱子的男人跑来跑去,笑得正开心,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

她红色的长发和嘴唇像是刚刚采下的艳丽的玫瑰,个子娇小却身材丰满,肌肤雪白的如同一只小羊羔。

“哦,棒极了。”Oliver拍了拍Bruce的肩膀,“你的未婚妻正对着一个男人笑得开心,而遗憾的是她从来没有对你这么笑过。我们的Wayne先生难得在魅力上输给了别人。”

Bruce挑眉看着这两个家伙同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应该过去拦住那个男人,然后向他宣示你的主权。我还以为你对工作的控制欲那么强也忍受不了自己的未婚妻和别人打情骂俏?”Dinah提议到。

“棒极了的主意。Bruce wayne不在意这个,但Brucie可不能允许世界上有任何人去勾搭他的未婚妻。我们现在就过去给那小子一个下马威。”Oliver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吧,如果你们想这么玩的话。”Bruce懒洋洋的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拉松了领带。立刻从刚刚冷漠禁欲的男人蜕变的漫不经心起来。

性感当然可以用来形容一个男人,毫无疑问Bruce就有那种哪怕你明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脑子长草也想对他投怀送抱的资本。

Dinah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望那边走去。

“哦,我的天,真不敢想象那居然是Batman……”

Oliver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笑了起来,“没事儿宝贝你会习惯这个的。”




丹迪莱恩号上一群水手正在大副的指挥下从船舱里搬出一堆堆来自爱尔兰昆士敦的货物。

“嘿,新人,别笨手笨脚的。”一个老船员极为不满的对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少年吼着。

那个扛着麻袋的少年很明显被这声大吼吓了一跳,没站稳便往船边倒去。几个水手手忙脚乱的抓住了他好让他不用从十几米高的地方跌下去摔成一个傻子。

然而却没有人能拯救他手上抱着的那个飞出去的麻袋。

所有人都惊呼的看着那个大玩意以极快的速度开始了自由落体运动,而一个海员打扮的男人和一个红发的贵族小姐正在它的正下方经过。

“见鬼,快闪开!”Bruce朝他们大声吼到。

两个人都同时往他这边看了过来。Bruce伸手把惊呼的Nona推倒在一边。然后试图拉开那个男人。

“Bruce!”

“哦我的天啊!”

人群同时发出惊叫声,Bruce将那个男人推到在地咬紧了牙关,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之后所有人再次发出了不约而同的惊呼,或者说这次应该是惊叹更合适。

Bruce睁开眼和那个男人对视,对方正一手护着他的头部,另一只手臂和脖颈将那个坠落的麻袋稳稳的担在了肩膀上。

“嘿你没事吧?”那个家伙爽朗的冲他一笑。轻松的好像完全不是接住了一个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掉下来的麻袋。

“没事,你……”布鲁斯皱起了眉头。有些僵硬的从的男人身上爬起来。这个家伙看起来完好无损。

“呃,我猜里面装的是棉花之类的……”

下一秒袋子里面滚出的土豆就砸了两个人一头一脸。

“……棉花?”Bruce差点被这个该死的勾搭别人未婚妻的家伙气笑了。

那个男人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拉着他站了起来。“猜猜,我就只是猜猜而已。”

“哦!Nona,Bruce!你们没事儿吧。”Oliver和Dinah总算冲到了他们面前。不少人也围了过来。

Nona明显惊魂未定,Dinah好不容易才把双腿发软的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船上的水手们也不安的朝下方张望着,见那个男人接住了麻袋俱都欢呼了起来。

“噢噢!干的漂亮!”

“嘿,还好是Clark!他们都没事儿!”

“钢铁之躯!真不愧是钢铁之躯!”

也有围观人群惊叹的凑过来拍拍这个男人结实的肩膀。

“哥们儿,你确定你没事儿?真不用上医院看看什么的?”

“我看没事儿,他的肩膀跟铁块似的硬着呢。”

Oliver和Dinah这才有精力仔细观察这个把Bruce的未婚妻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

“哇哦。”Dinah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感叹。而Oliver为这声感叹立刻露出了一个哀怨不已的表情。

“别这样Oli,我觉得这次即使Brucie宝贝输了也情有可原。”

那个被人称作Clark的男人正友好的冲每个过来关心他的人道谢并表示自己没事儿。

他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洗的掉色的牛仔外套和白色背心,肌肉遒劲。外套袖子因为长时间的搬运而破损,被他卷到了手肘上,露出强壮有力的上臂。他比Hal还有Bruce都要高大。看起来至少有六英尺三英寸。

他有一张如同太阳神似的俊朗脸庞,笑起来也像阳光般温暖。一缕看起来不怎么听话的小卷毛在他额前垂着。

然后他转头望向了他们。

Shit,Bruce心中愤愤的想,还有这双蓝的该死的眼睛。

“呃,抱歉几位?不管怎么样我的同僚们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如果你们需要的话也许我可以来给你们搬搬行李作为补偿什么的?”尽管嘴上说着几位,但他却只是不好意思的冲Bruce笑了笑。

“哦,没事儿,我们都没事儿。行李会有别人帮我们送上船的。”Nona总算回过了神来冲他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崇拜极了。“谢谢你救了我们,Clark。”

“呃,好吧,Nona小姐,我想救了你的是这位先生,这位……”Clark终于分神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望向Bruce。

“Bruce wayne,他是Nona的未婚夫。”Oliver终于受不了这里的女人们甚至包括自己的老婆也望着Clark的眼神了。连忙代替Bruce宣誓了主权。

“哦,好吧。这可真遗憾,Bruce先生,您的名字和您的眼睛很般配。”Clark耸了耸肩。弯腰扛起了原来抱着的木箱,另一只手拎起了一麻袋的土豆。

“我是Clark Kent,这艘船上的水手,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跟我一起走吧,提前上船会比等下和一群人挤在一起轻松不少。”

“见鬼,他刚刚说了真遗憾对吧?听到Nona和Bruce一对的时候他说了真遗憾对吧?”Oliver差点跳了起来。

“哦,男孩,别这么幼稚。我们应该跟他一起上船。”Dinah好笑的拍了拍Oliver的脑袋。几个人跟了上去。

“我们从英国南安普敦出发,途经法国瑟堡-奥克特维尔以及爱尔兰昆士敦,计划目的地为美国哥谭。然后将原路返程。除了快到英国的那一段有冰川会比较颠簸之外旅途通常都会很平静。” Clark带着他们缓缓踏上登船的阶梯。

“哦,一条漫长的航线。你听起来对它很熟悉。”Bruce探究的说到。

“我在这艘船上两年了,这条航线走过近十次了。确实非常熟悉。”他们步入头等舱。

即使Bruce和Oliver也不禁为船内的景象而惊叹。

船上配有室内游泳池、健身房、土耳其浴室、图书馆、电梯和壁球室。

头等舱的公共休息室由精细的木质镶板装饰,配有高级家具以及其他各种高级装饰,并竭尽全力提供了以前从未见过的服务水平。

阳光充裕的巴黎咖啡馆为头等舱乘客提供各种高级点心。三台电梯为头等舱的客人们提供服务。

大餐厅内,地毯似乎厚得可以没过膝盖,华贵的家具沉重的看起来四个成年男人也几乎无法搬动。但Clark显然在此例之外。几乎他们路过的每个地方都有人和他打招呼。而Clark看起来并不介意顺手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哼,老好人一个。”Oliver有些不满的嘟囔着,然后在悄悄尝试了去抬动那些家具之后,挫败的扑倒Dinah的怀里寻求起了安慰。

Bruce和Clark含着笑意的眼睛对视,立刻尴尬的恨不得装作和Oliver不认识的样子。

头等舱在许多细节方面模仿了凡尔赛宫,摆满路易十五风格家具的休息室,风格类似法国的小特里亚农宫沙龙,壁炉上的雕刻作品是《凡尔赛宫的狩猎女神》。还有其它精美的浮雕和艺术作品……上等的柚木和黄铜装饰,吊灯和壁画,印度和波斯的地毯。

船上最为奢华之处是头等舱的大楼梯,位于第一和第二烟囱之间。配有橡木镶板以及镀金栏杆的大楼梯一直延伸到E层甲板,顶部是由熟铁支架支撑的玻璃穹顶,使自然光洒满大楼梯。楼梯顶部的墙上镶有一盏钟,钟两侧雕刻着象征高贵和荣誉的寓言人物。

Clark在楼梯旁停下,绅士的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欢迎来到DANDELION。”

TBC.

┄┄┄┄┄┄┄┄┄┄┄┄┄┄┄┄┄┄┄┄┄┄┄┄┄┄┄┄┄┄┄┄┄┄┄┄┄┄┄┄

评论(77)

热度(142)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