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2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 12[ Don't stay away from me, even if only one day, because I do not know how to say, a day too long. 不要远离, 哪怕只有一天,因为我不知怎样说,一天也长。]



“呃……他们两在干嘛?”戴安娜有些疑惑的用手肘捅了捅正喝着南瓜汁的史蒂夫。

“噗……咳咳……戴安娜你就不能换个温柔点的方法……他俩好像是吵架了在冷战吧,从昨天晚上起就这样了,谁也不理谁。”史蒂夫压低声音说到。

“sorry?你是说他们把这个……座位比平时远10厘米然后沉默着一起吃早餐叫做……冷战?哦,克拉克还在帮布鲁斯吃他最讨厌的蔬菜沙拉。”戴安娜惊讶的大声说到。

对面的小镇男孩差点把嘴里的那块西芹呛到气管里。布鲁斯优雅的保持着面无表情,眼角不易察觉的抽了抽。

克拉克尴尬的坐在原地,剩下的沙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看起来简直有点可怜了。

“嘘……戴安娜,你……”史蒂夫都被搞得哭笑不得。

“我记得昨天早上你们还好好的,晚上还在八卦版上看到了你们可爱的双人床真不明白你们突然闹什么别扭……啊,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被曝光了吧?”

“……”克拉克皱着眉头刚想说什么布鲁斯就重重将叉子拍在了桌子上。

“和一个自带恒温功能的抱枕有什么可生气的。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他站起来起身就走。

“…………”克拉克·人型抱枕·用完就扔·肯特。

“我也吃完了,一会儿见。”克拉克迅速用超级速度搞定了盘子里剩下的食物。

众人默默的看着克拉克跟在布鲁斯的背后飘走了,和平常并排走相比这次他们至少保持了一米的距离。



“哈哈哈……简直是绝景啊,不愧是‘霍格沃兹最佳搭档’,冷战的画风都这么独特。”卢瑟在斯莱特林的长桌上直接开了嘲讽,斯莱特林们也矜持的开始低笑。

平常这个时候还会有格兰芬多的小狮子们站起来和他们针锋相对,但实际上他们马上就绷不住的笑得比谁都大声。

“喂喂喂……他们是认真的吗?”奥利难以置信的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抱枕?别告诉我他们在这个时候还同床睡在一起。”

“不太可能吧,晚上睡着睡着不会打起来吗?”戴安娜笑着摇头。

“我说你们啊……”史蒂夫无奈了,“对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倒是上心,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劝劝他们,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闹矛盾都得找到解决的办法。更别说在这种布鲁斯还被盯着的时期更不应该让他们出现内部破裂。”

“你还真相信他们会闹掰啊……那个堪萨斯的肯特就是系在韦恩身上的,我看他连上厕所都恨不得和韦恩挤一个隔间。”奥利拍拍史蒂夫的肩膀,几个人也摇摇晃晃的跟在了霍格沃兹最佳搭档的后面。

在冷战的时候也继续睡在一起?那是当然的,这种时候谁先提出分床睡简直就像是在认输一样。

有些时候男孩子们赌气起来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走廊上。

“也许你不介意离我远一点而不是像一个跟踪狂一样一直飘在我的背后,Mr.肯特。”

“……抱歉?我以为我是在走自己的路,而你是那个自作多情的人,韦恩先生。”

两个人都阴沉了脸色,转过头去再次开始了一次冷战。




魔药课。

“抱歉斯内普教授,能给我一份新的材料吗?”

“教授,失礼了,我需要一架新的坩埚。”

“哦,我真高兴你们这些愚蠢的格兰芬多终于打算开始懂得独立的重要性了,我希望结果不是让我多浪费一份工具和材料。”

格兰芬多的小狮子们面面相觑的看着往日永远共同作业的克拉克和布鲁斯各自开始熬制起了自己的魔药。

克拉克切魔药的动作很别扭,而布鲁斯控制火候也显得有些生涩。这平常都是对方的工作。

当然,两个人的学习能力都很杰出,最后他们完成的都很不错,不过远比不上平日的完美,这让他们彼此的脸色更加黑了一些。

哦,斯内普教授难得的没有为此朝他们喷洒毒液,不过他看起来显然比平常舒心了不少。




魔咒课。

“拿着吧,你最好是最后一次找我要魔力。Mr.肯特。”布鲁斯韦恩淡淡的挑着眉冲克拉克扔去他的魔杖。

“如果韦恩先生能够学会吃掉自己的蔬菜沙拉然后自己起床的话,我大概会轻松的多。”克拉克平静的和他对视着。

“或许那得需要你自己学会记你的魔法史笔记?”布鲁斯反唇相讥。

“那劳烦韦恩少爷学会自己提行李和在天冷的时候加衣服?”克拉克皱起眉头。

“我想你下次用飞路粉传送的时候可以不要再把韦恩大宅当做你的降落地点了,韦恩家不会喜欢有大型犬跑到屋里撒欢的。”

“也许你应该考虑一下再这么说,鉴于阿尔弗雷德不在的现在你每晚夜宵都吃着我做的苹果派和小甜饼。”

史蒂夫对此无奈的默默忧虑着,“嘿,我们真的不去阻止他们吗?要知道有些时候吵架开始的原因可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到最后往往引出难以解决的大问题。”

“没关系吧,你看看,你觉得是他们真的在吵架而不是某种另类的秀恩爱?”戴安娜再次低声喃喃起来。

“哦……”奥利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一定是在做梦,我妈吵架的时候也会对我爸说‘离开我你连身份证都找不着在哪放’这种话……”

“还有你应该把你圣诞节送来的那个装满堪萨斯阳光的傻罐子给远远拿开!”

“哦!真不敢想像这句话是出自一个在圣诞节寄来一张支票的人之口。你真该看看我父母看到它的时候表情有多么精彩。”

“哦,现在轮到这个情节了,‘我们分手了,把你送给我的东西全部收回去’,是这样吧。”奥利再次小声嘀咕了起来。

“支票?韦恩就是靠这个收服了这个家伙?值得尝试……”卢瑟在心里认真的盘算着。

“够了……今晚就把床给我分开,就是因为你之前的死缠烂打才惹出这些事情,我真担心每天早上你睡在我旁边会把我勒死,韦恩家的人需要暖床还找不到一个正常点的家伙?”布鲁斯的话几乎一出口就后悔了起来。

“…………”克拉克蓦然沉默了,他温柔的蓝色眼睛看起来像是一瞬间飞离而去,只留下满目凝结的冰川。

他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的瞳孔是猛烈燃烧的冰蓝色的火焰。眼眶发红,布鲁斯甚至觉得他几乎下一秒就要从那之中发出热视线来。

“如果不是你在做梦的时候叫着……”克拉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猛地狠狠咬了自己的嘴唇一下,他手掌下的桌面因为变形而发出了悲鸣。“该死……”

教室里一片寂静,教魔咒的弗利维教授看起来也有些不知所措。举着双手看起来像是要把他们拉开却又不知道怎么做。

“克拉克……”连一向武勇的戴安娜开口时都有些僵硬。小镇男孩看起来永远都是一副温暖好脾气的样子,而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他看起来像是随时都要杀人。

哦,当然,他当然可以做得到,就像他把突然断裂的活动楼梯抬起飘在空中好不让它压到下面路过的学生时那样,他要扭断一个人的脖子不比呼吸困难多少。




当他温柔时眼神像是不含一丝阴霾的苍穹,他是光明,手掌的温度像是晨光下的麦穗,他笑起来像是黎明的太阳,神明在创造他的时候,定是结合了所有少女梦中情人的脸庞。

但他终究是不一样的。无论他再怎么严密的伪装自己,说服自己只是一个人类,他终究是不一样的。

一个个体拥有了神明一般强大的力量,但却像人类一样会悲伤与愤怒,当他显露出这一面时,就成了人们眼中的怪物。

克拉克意识到了那些眼神,哦,当然,恐惧的,像是看到了什么糟糕的东西。




他熟悉它们,他曾经无数次的面对这些眼神,在他从跌落桥下的校车中救下所有的学生时,当他为了把一个小女孩从飞驰的车辆前拉开而将那辆轿车撞的凹陷时。

那些眼神像是在警告着旁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你是个怪物。他是个怪物。不要靠近他。

因此他无法说清楚当他收到霍格沃兹的通知书的时候那种如同回家一般的心情。

他找到了同类,他不再孤独了。

尽管最后他依旧是混在羊群中的黑色山羊,但他们不再惧怕他的力量。他拥有了朋友。

而此刻他的朋友们正用那种无数次让他感到颤抖的目光注视着他。

他们的目光里不是颤抖脆弱的恐惧,就是深不见底的冷漠和敌意。




他还拥有了布鲁斯。

他是那个见识了他的力量却毫不畏惧的人。

他是那个他愿意毫无保留的表现出自己的人。

他的父母教会了他怎么控制力量。而布鲁斯是那个告诉他怎么使用他们的人。

所以他是那个他同样愿意去读懂,去保护,去理解的人。

而此刻这个人用他那双含着寂静和群星的海洋,向他投掷出推拒的网。

他用和初见时一般动人的声音告诉他,我不需要一个不正常的家伙。

那正是他最恐惧的事情。




布鲁斯总是对的,他说如果你想要保护什么东西,那么就不要为了恐惧这种绝望的理由,不然你迟早会被它所吞噬。

而他曾自信的对他说,那么就由你来做我的理由。你教会我应该怎么做。

我最终没有让恐惧成为我的理由。

我始终没有被恐惧所击败过。

我接受那些眼神,我接受他们每一个。因为我知道世界对每个人都并不友好。

如果他们厌恶我,那并不是他们的错。

而我无论多少次沉浸着,被丢弃在这种陌生而排斥的目光里。当下一次有人受到伤害时我依旧会走进那些目光。

无论是否有人说那是伪善,无论多少次被别人当成怪物,但那也依旧无法改变我,那只是我的选择而已,不是任何人逼迫着我去做它们。

所以布鲁斯,如果你讨厌我了,我也不会怪你。

因为你也是我的选择。

因为你现在就是我想要去拯救些什么的理由。

因为我知道我永远无法对你袖手旁观。

但我也知道,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我们系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我们绑在一起。

我只是心里难受。

可我心里总是很难受。




克拉克慢慢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转过头去不再看布鲁斯。

“抱歉教授,我想我可能需要休息一下。也许我应该先出去。”他僵硬的站立着,还维持着刚刚猛然起身的姿势,他的喉咙里发出的话语似乎还带着短促涩绝的声响,细微难辨,但妖精教授的耳朵还是捕捉到了,像是弃犬的低沉呜咽。

弗利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克拉克轻轻的松手,那根黑檀木的魔杖早已在他没能控制的握力下断成了几截。他将它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他的背脊依旧挺拔峭劲,如同永恒伫立的灯塔。

也许灯塔的悲哀就在于此,哪怕更兼冷雨,霜寒露重,雪落轩辕,灯塔依旧必须是耸立。

他为绝望中的人们指引方向,在前赴后继的浪潮间默然守望。而从未有人在意灯塔会怎么想。

人们觉得他就理应是历经寒暑而不灭。

他的生命从一开始就不是期待着暖日和风的。


TBC.

┄┄┄┄┄┄┄┄┄┄┄┄┄┄┄┄┄┄┄┄┄┄┄┄┄┄┄┄┄┄┄┄┄┄┄┄┄┄┄┄

评论(62)

热度(178)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