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11

HP霍格沃兹AU

┄┄┄┄┄┄┄┄┄┄┄┄┄┄┄┄┄┄┄┄┄┄┄┄┄┄┄┄┄┄┄┄┄┄┄┄┄┄┄┄

为了剧情我不得不开始整改一些设定和进行二设了。

HP原著中的人物在本文里除了教授们之外大概不会出现的太多了。

┄┄┄┄┄┄┄┄┄┄┄┄┄┄┄┄┄┄┄┄┄┄┄┄┄┄┄┄┄┄┄┄┄┄┄┄┄┄┄┄

chapter 11[The wheel turns, nothing is ever new. 时过境迁,烂事依然。]


有的时候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布鲁斯有些头疼的想着。

而克拉克坐在他的旁边正用一双该死的蓝眼睛倔强的望着他。

真的,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布鲁斯在心里默默的咬牙切齿。

尤其是对于这个混蛋而言,你只要对他妥协了一次,之后他就越发懂得怎么得寸进尺。

而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对于克拉克的妥协越来越多了。

“你没有什么事情是想要和我解释的吗?”

布鲁斯有些危险的压低了嗓音。用手点了点放在他们面前木桌上的羊皮卷。

面前摆放的是《霍格沃兹日刊》。




这卷特殊的校刊从霍格沃兹建校起就已经存在,从公元993年延续至今,是世界上诞生的第一个专门供巫师界交流的工具,历史悠久,意义深远。

它使用了精密细致的魔法体系,据说是当年由学院创始人之一的洛伊那·拉文克劳亲自设置。

只要你对着巫师界任意一张羊皮纸念叨“我们头脑空空,充满空气,死苍蝇和鸡毛蒜皮”,你就可以看到当日校刊上显示的内容。

只要你对着校刊说出具体的时间和事件,你甚至能看到一些掩埋在历史深处的事件。

在那个巫师和麻瓜矛盾不可调和的战争年代,每天所有人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日刊上的死亡名单中确认是否有自己熟悉的名字。

如今巫师界与麻瓜界之间慢慢趋于平衡。《霍格沃兹日刊》也渐渐的变回了学校内部学生交流的平台。

学院内部的学生,毕业生,甚至普通巫师都可以在羊皮纸上用羽毛笔写下他们发现的各类新闻。进行学术讨论,八卦甚至是撕逼大战。在羊皮纸上写弹幕听起来也蛮有趣的不是吗?

虽然在巫师界影响最为重大的传媒毫无疑问是《预言家日报》。他们负责向全世界巫师发表重大的事件。(鉴于巫师界实在是人丁稀少,一个国家的小巫师只需要一所学校就足够全部教育)。几乎可以说是由魔法部间接掌控的公告渠道。

但不管怎么说《霍格沃兹日刊》作为非官方,不正式,不完全的信息平台自然也有它的好处。




而以上这些都不是重点。

让布鲁斯和克拉克进行对峙的原因是目前在八卦榜上最为受人注目的那一条新闻。

“让我看看,《你所不知道的霍格沃兹最佳搭档》,来自本报记者露易丝·莲恩。嗯?”

“堪萨斯犬,如果你想要追一个记者姑娘确实没有比帮她搞一个大新闻更好的办法了,不过我觉得你们俩,哦,还包括我,都不会喜欢这个事态的发展的。”布鲁斯十指交叉放在下巴处,眯着眼睛危险的望着面前的小镇男孩。

“布鲁斯!”克拉克因为他的话连耳尖都红了起来,“我没想追露易丝,我也没想到过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不应该这样说,她只是接受了我的请求想帮帮我们。”

他看起来尴尬而且货真价实的有一点愤怒。

wow,棒极了,一点愤怒。

很好,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即使不愿意布鲁斯也不得不承认,克拉克很少这样对他进行反驳,不,应该说是几乎从未有过。

他大部分的时候都能看出布鲁斯不太友好的话语或者行为之下真正所思虑的事情。

即使是莱克斯·卢瑟三番五次的在这只白痴救援犬的面前进行挑衅,他给出的反应最多也就是不满的皱一皱眉头。连斯莱特林的小蛇们都不得不承认,克拉克被他的父母教育的极有绅士风度。

又或许是因为他常年对自己的能力的进行着控制。因此也找到了让情绪保持平稳的方式。

而现在这个好脾气的家伙居然也学会发火了。

为了维护那个他喜欢的姑娘。冲自己。

愚蠢的笨蛋,该死的大狗,管不住自己荷尔蒙泛滥的白痴。布鲁斯恶狠狠的想,同时甚至不易察觉的生出了一丝委屈。




他们正坐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内剑拔弩张。

对于一年级的学生们而言他们两的行为已经不只是嚣张两个字足以形容的了。

毕竟公共休息区的专座们大多属于高年级的学生。在每个学校都有着他们自身的长幼制度。

这点在霍格沃兹体现的尤为明显。尽管学校明令上禁止夜游和私人决斗。但实际上单从管理人员只有费尔奇先生和他的猫咪洛丽斯夫人这点来看,很明显就是故意给学生留出的一个大空子。

即使是值班的教授们偶尔也会对那些身披幻身咒和喝了隐身药水的学生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强者总是拥有一些特权的。而通常年级越高也就意味着接触的魔法越多。越能成为一个学院的中心人物,在贵族们聚集的斯莱特林家族实力则成为了大部分学生判断的标准。

而对于布鲁斯和克拉克来说,他们才进入这所学校的第一年就已经有名到众所周知的地步了。

布鲁斯作为韦恩家族现任家主,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家主受到众多瞩目并不奇怪。但真正让他们名扬霍格沃兹的毫无疑问是那场魁地奇比赛发生的刺杀事件。

是的,毫无疑问是刺杀。而这次的新闻和那件事也脱不了关系。




他们从圣诞节返校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从隆冬一直到了初夏,而那次本以为不了了之的事件没有结束,反而不断变本加厉的再次发生。

诸如在他们俩的宿舍门口被安装了爆破魔法,前去上课的路上头顶的吊灯莫名下坠,活动楼梯在他们上去的时候突然故障之类的或大或小的事故很明显的盯着布鲁斯不放。

这些危险的“恶作剧”反倒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制造太多困扰,毕竟经过上次的事件之后想要把克拉克再从布鲁斯的身边引开几乎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他们两个待在一起的时候实在是很难有东西能够伤到他们。在各种事故之中除了一点财务损失他们也能保证其他人不再因为波及而受到伤害。

唯一的一次受到意外波及的是斯莱特林的奥利弗·奎恩,他和布鲁斯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那天他们共同吃早餐的时候布鲁斯例行嫌弃的南瓜汁和蔬菜沙拉被丢给了克拉克解决。

之后奥利弗在和布鲁斯的斗嘴中为了证明自己不挑食而吃了那份沙拉里的洋葱,之后就被抬到了医疗翼。

很明显这次暗杀者下了毒,好在他吃的并不算多。

布鲁斯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对克拉克的能力也有了判断,除了元素魔法以外的魔法在他身上有着显著的作用效果,而物理性质的攻击,还有毒药什么的没能起任何作用。钢铁之躯显然连胃袋也保持着无懈可击。

那之后他们立刻被称作“霍格沃兹最佳搭档”声明远播了,当然,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史蒂夫偷偷告诉他们几乎每个学生的父母都会拿着他们的照片警告自己的孩子,记住他们的脸,这两个家伙身边是事故高发的地带,离得越远越好。

也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对布鲁斯韦恩如果被杀死后韦恩家族会怎么样感到十分好奇,但更多的人对此反应剧烈。

想想吧,在号称世界上最安全的堡垒霍格沃兹里一个针对学生的刺杀事件屡屡发生,却没有人能找的出凶手,现在对方的目标是布鲁斯韦恩,谁能判断出自己的孩子会不会是下一个倒霉蛋。

而学校在与魔法部反复的商议和辩论中最后仍然觉得让布鲁斯继续留在霍格沃兹。尽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件但拥有着魔药大师,医疗技术优越而且有邓布利多在的霍格沃兹到底还是最安全的地方。

而且没人敢肯定如果布鲁斯不在学校对方是否会挑别的对象下手。几乎没有人能像他这样熟练运用无杖魔法兼具身手敏捷了。

当然这个最终决定也遭到了不少人的鄙视和骂声。

因此每天早晨都能看到邓布利多的猫头鹰为他带来大批量的吼叫信,看起来这个老头最近的日子大概过得也是焦头烂额。




布鲁斯接受了学校的决定,在有了防备之后蛛丝马迹都难以逃离未来的世界第一侦探的双眼,几乎所有事故都在还没有来得及发生之前被扼杀在摇篮里。

他和克拉克一直在努力查找着能指明凶手的线索,但收效甚微。不得不说对方显然和布鲁斯一样聪明,利用每个路过的学生破坏现场毁灭证据,两方微妙的僵持着,谁也奈何不了谁。

然后克拉克就有了借助《霍格沃兹日刊》来从外力手中寻求突破口的想法。尽管布鲁斯不认为这样有用,不过看小镇男孩那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随他去了。

他猜测这个小镇男孩对那个总来采访他们的姑娘露易丝产生了一些特别的情愫。他看的出来克拉克甚至很想也加入新闻部,但是他显然更担心布鲁斯,参加一个部门意味着他们必然会有不待在一起的时间。

尽管布鲁斯认为到现阶段克拉克在不在作用都已经不是很大了,但小镇男孩显然还对魁地奇比赛上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最终毫不留情的打消了那个念头。




然而这一次本来应该在时事版块上的采访在上交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就被改到了八卦版上。所有人都偏离了这次新闻的重点。

让所有人都对此兴致勃勃的原因无他,正是一张他们寝室再普通不过的一张配图,本来只是作为寝室被爆破事件的一张普通图片。

如果忽视掉那张在哪个学生寝室都不可能出现的双人床和那两个挨在一起的枕头的话。

自从冬天因为克拉克死缠烂打的把床合在一起之后,他们就彻底过上了晚上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的生活,之后两个人都彻底习惯了这种日子,这对布鲁斯的睡眠质量改善效果显著,他那之后没再做过噩梦。

所以即使在进入了夏天之后这个模式也没有任何改变。反正布鲁斯体温一直不高,而克拉克根本就没有温度适应不良的状况。

以至于即使在寝室被炸了之后重新置办物品的时候,克拉克在对角巷家具店上的购物名录上挑了那一张看起来最大最舒适的床的时布鲁斯竟然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本着让自己也睡得舒服的心态买了下来。

那家对角巷家具店的人也没多想,只当韦恩少爷就是喜欢睡大床。哪想到一起来自家的床就成了焦点,现在正以“霍格沃兹最佳搭档同款”为由大搞促销呢。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蠢到把一个记者带到我们的寝室里面。我但愿你还记得那不仅是你的私人空间。”

“好吧,我可以为这个道歉。”克拉克有些迟疑的说到,“我以为你不反对就是默许我可以这么做。”

“……如果你的头脑清醒一些就该意识到我的默许有着底线,鉴于你可怜巴巴的想跟着你喜欢的姑娘加入新闻部却因为我而没能达成,我才给你这个弥补的机会,而你居然愚蠢到在那个姑娘面前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不敢一个人睡觉的白痴。”

而他的话让克拉克沉下了脸色。

“布鲁斯,你认为我想要加入新闻部还有完成这个专访是为了追露易丝?而我可以这么做是因为你想要补偿我?”

布鲁斯沉默着与他对视。

克拉克顿了顿,将桌面上的羊皮卷重新卷成原样。

“好吧,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TBC.

┄┄┄┄┄┄┄┄┄┄┄┄┄┄┄┄┄┄┄┄┄┄┄┄┄┄┄┄┄┄┄┄┄┄┄┄┄┄┄┄

评论(37)

热度(148)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