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9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9[Dream as a horse, you can live anywhere in the world.以梦为马,天涯可栖。]


“Guys.”霍琦夫人冲他们拍了拍手。

“这节是飞行课,我需要你们听好我们的注意事项……”

“咳,布鲁斯……如果我只能使用你贮存在我魔杖里的魔力而自己本身不具有魔力,那么我等下怎么骑着这些扫帚飞起来?”克拉克小声地问着。

格兰芬多的小狮子们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这节课可是和斯莱特林那群家伙一起上的,要是克拉克飞不起来谁知道莱克斯·卢瑟会怎么嘲笑他们。

然后他们接到了来自布鲁斯“你们都是鼻涕虫吗”的眼神。

“你们的颅腔内脑脊液的积累都超标了吗?你不用扫帚直接飞起来不就好了?”

“……excuse me?”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什么脑脊液,”戴安娜有些焦虑的说道,“如果克拉克直接飞起来不就把他没有魔力的事情彻底暴露了吗?霍格沃兹会收一个没有魔力的学生吗?”

“这件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值得隐瞒的。他毫无疑问有和魔力一样特殊的能力,霍格沃兹不会让他流放在外的。除非他们想要将巫师界暴露在世人面前。”

“而且你总得用你的那些能力。不得不承认他们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比魔法要好使。”

布鲁斯有些阴沉的望了他一眼。





好吧,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布鲁斯说的总是对的。作为一个0魔力的法师,克拉克还是适合老老实实的走他的怪物路线。

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人在看到克拉克像个背后灵一样飘在布鲁斯后面时忍不住惊呼的话,现在克拉克即使在魔药课上用热视线和冷冻呼吸交替蒸煮时人们都懒的看他了。

对于克拉克而言霍格沃兹的生活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轻松的,即使是枯燥的魔法史课他也可以凭借他超强的记忆力和布鲁斯的笔记迅速掌握,让他感到困扰的当然是大部分的实践课程。

他最喜欢的当然是天文课,说不清他是否有着某种文艺的细胞,但当他看着星光时他总能感到平静而安适。

布鲁斯几乎擅长所有的课程,他的成绩单上总是清一色的O(杰出),而克拉克也做的不错,至少有布鲁斯的魔力支援他还可以搞定普通的实践课,然而他的飞行课总能拿到D(糟糕)甚至T(可怕)。

尽管他是飞的最快的那一个。

霍琦夫人很有些遗憾的告诉他他的情况始终不符合考试的要求,大概他二年级的时候没可能参加魁地奇球队了。

“这和我们不会允许一个光着身子的运动员上球场是一个道理,我很抱歉我的孩子。”

不过克拉克对此倒是并不在意,毕竟布鲁斯已经被选定成为下一届的找球手。

而他乐意做他的观众。

尽管布鲁斯看起来对此并不热衷。





让布鲁斯极为在意的是克拉克上次说的黑魔法防御教授奇洛藏在头巾里的另一张脸。

在这个发现之后他们一起潜入图书室甚至夜游到禁书区查找资料。

有克拉克的超级听力在,管理员费尔奇总是没办法逮到他们。

“是灵魂,他将一个人的灵魂碎片植入了自己的灵魂,这是试图把将死之人复活的禁术的第一步。”

布鲁斯狠狠的皱起了眉。

“那或许是他的亲人之类的。”克拉克说犹豫了一下说到。

“使用禁术的代价巨大到你无法想像。而且灵魂的碎片并不完整,复活的那个人也绝非原本的那个人。如果他打算利用别人的灵魂来进行炼成,那就意味着将两个人格揉捏在一起。最终苏醒的将是一个精神分裂的怪物。”

“那他可能只是想把这个人顶在头上和他聊聊天?”

“哼,为此把自己变成一个怪物吗?”布鲁斯有些好笑的望向克拉克。“那张脸很美?没准是他死去的爱人。”

克拉克的表情因为他的话而变得非常奇怪。

“完全不,那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男人的脸,而且那人的嘴还被像是利器的东西割出了两个巨大的伤口。看起来像恐怖片似的。”

“不管怎么样这都很诡异。以后离他远一些。”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他们忘在了脑后。毕竟霍格沃兹永远不缺少奇怪的事情。

唯一让克拉克感到担心的是入冬之后布鲁斯晚上总会做噩梦。

他试着叫醒过布鲁斯,但他知道布鲁斯醒后总是难以继续入睡。

“够了小镇男孩,赶快睡觉,别一直盯着我看。”

“可是布鲁斯,你的体温很低,没关系吗?”

对方的回应是烦躁的掀开了被子。

“没有人有告诉过你应该尊重别人的隐私吗?别把你的X视线用在我的身上。”

好吧,克拉克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布鲁斯已经彻底把他的超能力摸透了。

布鲁斯让自己尽量无视克拉克发出的狗狗眼视线。

他讨厌冬天。

就是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他亲眼看到父母在他面前死去。

父亲永远温暖的手掌变得冰冷,而他触摸着,几乎快要被这样的温度冻僵。

那个夜晚,在那个巷子里,恐惧如影随形,他在黑暗寒冷的地面上跪坐着,颤抖的吐出白色雾气,努力呼唤着父母的名字。

而他们再也没有醒来。

咯吱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克拉克肯特,你就不能好好的睡觉……你在干什么?”

“把我们的床拼在一起。”克拉克冲他眨了眨眼睛。

然后抽出魔杖指着他们的床喊了一声“合而为一”。

布鲁斯眼睁睁的看着两张床立刻愉快的消除了彼此间最后的缝隙。

“见鬼,堪萨斯犬,我把魔力借给你难道是为了让你给我们的宿舍添一张双人床吗!”

“别这么激动嘛,布鲁斯,我也偶尔会和我在堪萨斯的朋友一起睡觉。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可在意的吧?”

“现·在·立·刻·从·我·的·床·上·滚·下·去。”布鲁斯的魔杖已经戳到了克拉克的小卷毛上。

“……布鲁斯,你在害羞?”

“……我没有,马上下去。”

克拉克拍了拍自己的枕头,在布鲁斯的旁边愉快的躺了下去。

“今天够晚了,明天再说吧。毕竟我可不会用分离咒。”

布鲁斯此刻痛恨自己没有热视线的功能可以立刻烧死这只厚颜无耻的大型犬。

身边躺着另一个人的感觉实在是很奇怪。他从六岁开始就习惯一个人睡了。

但不得不承认克拉克像所有犬类一样有着高热的温度。隔着被子也没能阻挡它们。

布鲁斯有些迷迷糊糊的听着克拉克平稳的呼吸声,在温暖的热度中慢慢阖上了眼睛。

而克拉克·计划通·肯特表示特意去学了合并咒语果然很值得。

之后的几天克拉克先后以“大床睡起来比较舒服”,“朋友间多睡几次有利于情感交流”,“我得了单独睡觉就会死的病”为借口继续和布鲁斯睡在一张床上。

而布鲁斯在回应了“地板上足够大现在下去”,“滚”,“去死”之后被迫和克拉克继续睡在一张床上。

这之后他没有再做噩梦了。

只不过韦恩少爷的日常又多了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把那只抱着自己的大型犬拎着脑袋砸进床头柜里这点。

今天克拉克也依旧为了满足布鲁斯“不要浪费我的魔力”的要求手动修补着那个不幸的床头柜。





时光就在他们慢慢熟悉环境的日子里悄然流逝了。等克拉克开始觉得无事可做时,霍格沃兹每年都要举办的魁地奇比赛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

首战就是格兰芬多对阵斯莱特林的宿敌之战。

观赛席两侧都成为了银绿和金红的海洋。

对于一年级的学生而言是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克拉克恍惚回到了小时候和乔纳森第一次看橄榄球比赛的时候。

他可没机会参加之前学校的橄榄球队,毕竟即使是成年人也未必能承受得住他的撞击。

“克拉克,海格好像找你有什么事情,你要过去看看吗?”

打断他回忆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学生,佩戴着金红色的徽章,很明显也是一个格兰芬多。

克拉克冲他点了点头,转头对布鲁斯说了一声。便起身往海格的方向挤了过去。

以巨人看守的体格要找到他实在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他离克拉克的距离实在是有些太远了,天知道这个家伙找他的时候为什么要特地站在整个圆形竞技场他们座位的正对面。

克拉克不得不绕过大半个竞技场向他走去。他确实可以直接飞过去,不过那意味着他得横穿整个赛场,而此刻比赛已经开始了。

坐在解说席上的赫然是他们在列车上碰到的人。

斯莱特林的Selina。

她黑色的长发高高的竖着马尾,脸颊上用银绿色的精灵染料涂抹着斯莱特林的院徽,看起来明艳动人。引得不少男孩争先恐后的向她望去。

而且难得的是她的解说不那么具有感情色彩和偏向性。这点无疑为她加分不少。

克拉克一边关注着比赛,一边总算走到了加油呐喊的海格跟前。

“海格,你有事情找我?”

巨人显然没分多少注意力给他,一边呼喊着格兰芬多,一边勉强分神看了他一眼,“克拉克?不,我没有找过你。”

“什么?”克拉克皱起眉,“可是……”





“啊啊——!!”

突然对面的看台传来猛然的尖叫声,原本追着球员的两个游走球突然失去了控制径直向观众席冲了过去。

顷刻间所有学生就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回事?”海格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观众席上的教授们也慌乱的站了起来。

“该死,以前可从没出现过这种状况。”海格转头对克拉克说到。

克拉克也有些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就变了脸色。

布鲁斯敏捷的避开了两颗游走球的攻击,然后立刻意识到这场事故是冲着他来的。

万幸的是格兰芬多的小狮子们都还算是手脚利索,至少给他腾出了闪身躲避的空间。

这场意外发生的极为突然,教授们显然也无法立刻做出判断。

布鲁斯又闪过了一次攻击,对方很明显并不想给他拔出魔杖的间隙,这次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是被盯上的那个了。

“啊!”一个拉文克劳的姑娘被游走球波及到,整个人都被撞出了看台,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从20米的高台上摔下去即使有漂浮咒加持也必然会去掉半条命。

布鲁斯瞳孔猛地收缩,抬手一掀整张格兰芬多的帐幔就阻止了一颗游走球的撞击的趋势,然后下一秒他就踏出了看台的边缘。

他抬手使用了一个旋风扫尽,将那个拉文克劳的姑娘推向看台,而作用力却使他自己离看台更加遥远了。另一颗游走球正以凶猛的劲道从他的背后撞来。看台上的尖叫声几乎再次不受控制的响了起来。

而布鲁斯依旧保持着冷静,一个减速咒被他施加在了那个游走球上。他立刻借着这个力冲回了看台。

整个过程不到两秒的时间,游走球的攻击轨道,法术运用的时机都在他的计算下完美的进行着。不仅仅是计算,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他对无杖魔法纯熟的运用和超凡的冷静。

但越是精确的计算,当面临一个未知的变量时就越容易崩溃。

看台上一根被游走球撞断的尖锐护栏被控制着如同长矛一般猛地向布鲁斯刺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此做出反应。

如果他不想被整个贯穿,就只能立刻停止法术选择自由落体。

下一秒就爆发出了物体相撞的刺耳声响。

布鲁斯没有被贯穿,也没有跌落下去,克拉克紧紧的抱住了他。

所有人只看到一个肉眼难以捕捉的影子瞬间穿过整个赛场,然后一个人漂浮在空中接住了布鲁斯韦恩,那根钢筋撞在他的身上毫无悬念的被弯折。

两个游走球试图进行最后的攻击。然后被他用两发热视线彻底变成了尘埃。


比赛暂停。


TBC.

┄┄┄┄┄┄┄┄┄┄┄┄┄┄┄┄┄┄┄┄┄┄┄┄┄┄┄┄┄┄┄┄┄┄┄┄┄┄┄┄

码完睡觉了_(:з」∠)_为什么手速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呢……

评论(42)

热度(153)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