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7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7[When the light is still on, the stars are falling.光灿烂时,星已死灭。]




“所以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戴安娜突然开口说到。

“什么?”克拉克和布鲁斯同时转过头去望着她。

“你们突然就冒了出来。连斯内普都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

史蒂夫冲他们低声解释到。

实际上他并没有放低声音的必要。

教魔法史的老师是一个珍珠色的半透明幽灵,从他催眠般的声线一开口,教室里没有睡着的人就成了极少数。

克拉克望着布鲁斯,他不确定是不是应该说出真相,而通常如果他们需要忽悠某些人的话那都该由另一个人开口。

布鲁斯抬手给羽毛笔一个自动记录的魔法。




“那是克拉克的小把戏之一。因为不是魔法所以当然不会产生任何魔力波动。斯内普自然也发现不了。”

“什么?”三个声音几乎同时惊讶的响了起来。

“等等,你干嘛也一副这么惊讶的表情。”戴安娜和史蒂夫无语的望着克拉克。

“我对这个完全一无所知……我是说这不是魔法还会是什么呢?”克拉克有些不能接受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这个问题问我可不怎么恰当。”

布鲁斯的眼神探究的观察着他。“我猜测可能是某种血脉的力量。”

“吸血鬼,狼人,巨人,或者独角兽。”

“甚至是某种我并不知道的魔法生物。而你身上的全部能力必然都来自他。那通常应该是你的父亲或者母亲。”

“那不可能,我的家人都是很正常的普通人。”

“克拉克,”戴安娜有些不确定的望着他,“有一点我想你至少应该知道,即使是巫师也是由血脉的力量传承的,即使不是你的父母也应该是你的祖父或者祖母拥有着巫师的血统。”

“更别说是这种特殊的血脉传承了,必然是两代之间的传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的父母之一肯定也有这种力量,或许只是他们没有告诉你。”

克拉克沉默着没有说话。而布鲁斯继续开口。





“事实上即使拥有冻结天赋是冰霜女巫一族想要让某种物质结冰也会造成魔力波动,而你则完全没有这种迹象。”

“更别说从眼中发射出热能视线还有比钢铁更加坚硬的皮肤。如果真有某种生物能做到赋予他的后代如此强大的力量,那它绝不该籍籍无名,如果不是前所未见,那就是魔法部的高层也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有这种生物的存在。”

戴安娜和史蒂夫都因为他的话而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而你觉得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霍格沃兹的招生章程远比你想像的更加复杂,拥有魔法天赋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列入了招生名单。然后在他们十一岁的那年会收到霍格沃兹的入学邀请。”

“我因为特殊情况推迟了一年入学,那么你为什么十二岁才接到了邀请?你应该不会真的相信海格口中那个因为地理位置偏僻而差点错过了你的说法吧?”

“唯一的可能是学校高层对是否招收你产生了疑虑。这延长了他们争执的过程。”

“克拉克,巫师的家庭就是依靠姓氏来传承的。而我从未听说过存在着姓肯特的巫师家庭。”

“奥利凡德魔杖店和分院帽对你含糊其辞的态度。”

“邓布利多在分院帽出现问题时淡定的神色。”

“你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个可能。”


“等等韦恩……”史蒂夫立刻就意识到了他想说些什么,并试图阻止。而布鲁斯没有理他。

“你的父母确实是普通人,没有欺骗你他们没有特殊的力量的事实,他们只是对你隐瞒了另外的事情,你并不是他们的儿子。你甚至可能不是人类,而霍格沃兹招收你有极大的可能是因为他们想要控制观察你,因为你特别的力量。”

史蒂夫有些不安的转过头去望着克拉克,而戴安娜也变得神情严肃了起来。

“韦恩,你说的这些都只是你个人的推测,邓布利多是最伟大的白巫师,我不认为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确实是最伟大的白巫师,所以如果出现任何对巫师界可能造成威胁的因素他必定是最先采取行动的那个人。”

“克拉克和我们没什么不同,你怎么能说出他不是一个人类这样令人难以接受的话?我还以为你们是朋友?”

“有些事情他自己应该有知道的权力,这样在做出某些抉择的时候他至少有自己的判断。”





“等等……戴安娜……”克拉克打断了他们的争执。然后看向布鲁斯。

他神色无比认真。布鲁斯在他蓝色的眼中看见了天空,晨风和艳阳,还有他自己的影子。

“我会好好想想你说的这些,但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情想确认一下。”

克拉克看起来很紧张,他甚至屏住了呼吸,布鲁斯在他身上第一次看到了小心谨慎的神色。

“如果我猜错了的话那我非常抱歉……布鲁斯,你对我用过某种魔法吗?能让我在不知不觉中说出一些话之类的?”

“摄魂取念?!不,或许是催眠术……”史蒂夫不可置信的喃喃着。

这些心灵法术实施起来十分困难,至少在他们这个年纪算得上是让人无可想像的高难度魔法。

尤其是催眠术,那几乎意味着施术者与施术对象之间有着深厚的信赖关系,而其中一方依旧选择了以一种算计性的方式来刺探别人的隐私。

如果这不是用于治疗患者,而是用于探听消息,那不亚于一种巫师间的背叛。

布鲁斯的手段让戴安娜和史蒂夫都有些难以置信。

布鲁斯沉默的和他对视。没有回答,但他们都知道了他的答案。

克拉克霍然起身,他的动静大的将所有睡着的和半梦半醒的学生都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所有人都压低了声交头接耳起来。

而讲台上的老幽灵对此熟视无睹,还在以死气沉沉的声音念叨着第二次精灵之战。

他转身就向教室外走去,戴安娜和史蒂夫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知是该追上去安慰他一下还是对布鲁斯的行为发出指责。

克拉克在门口站住,有些犹豫的回头看向布鲁斯,对方安静的坐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追上来解释的意思,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

“布鲁斯,你知道的,如果有任何事情,叫我的名字我会听到。”

他还记得以卢瑟为首的那群对布鲁斯不太友好的斯莱特林。

布鲁斯背对着他没有说话。

而克拉克只是静静的望了他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这场魔法史课上的争执几乎在一个下午内就传遍了学校。

“呐呐,你听说了吗?布鲁斯·韦恩的那个跟班,就是昨天在分院的时候花了好长时间的那个,好像不是人类哦!”

“那个和韦恩牵着手进来的小帅哥?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级长还有人鱼血统呢。”

“据说他会使用移形换影诶!带着韦恩直接就传送到了魔药教室面。”

“真的假的……他们是格兰芬多的,斯内普不得气疯了?”

“不不不,据说他用魔法的时候完全没有产生魔力波动,所以斯内普没找到证据。”

“更可怕的不是这个啊,你们不知道吗?他和韦恩吵架的原因是因为韦恩对他用了催眠术!”

“那不是阿兹卡班用来审问犯人的吗,难以置信,韦恩才一年级就已经会用了?”

“见鬼,这个魔法居然没被设为禁术吗?如果韦恩想知道任何事情那他不是只要催眠就好了吗?”

“白痴,你不会离他远点啊!”

“看起来这么好看的一个孩子,居然会用这么恶毒的魔术啊……是不是应该报告学校处理一下啊……”

“你傻的吗?他可不仅仅是一个一年级新生,还是韦恩家主,霍格沃兹的十二个股东之一,他和斯莱特林里那些争抢家族继承权的人不一样,拥有实权,就算他炸了学校邓布利多也得在后头给他收拾烂摊子。”

“没错,他的管家潘尼沃斯可是前傲罗之一,我爸说在他出生的时候开始那个管家就和现在一样是一个庄重有礼的老人了,在韦恩的爷爷那一代他就是韦恩家的管家,没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大了。”

“这样的人真的属于格兰芬多吗……分院帽居然没让他进去斯莱特林里……”





“布鲁斯,我认为你应该去和克拉克道歉。不然事态会越来越麻烦的。”戴安娜皱着眉头跟在布鲁斯身后。

克拉克已经一个下午没见到人了,晚饭也没来吃。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看到布鲁斯都开始心惊胆战的绕路走。

“我并不认为我有对他有说什么的必要。而且这也能让他长点记性,免得他总是不长脑子的随便相信别人。”

“你真是让人难以理喻。”戴安娜狠狠的握着腰间的佩剑,“如果不是克拉克一定不会赞同的话我真想给你的漂亮脸蛋一拳。”

她愤怒的转身就走。“史蒂夫,我们去找克拉克。”

“哦……可下节是星象课……”

“没有人会有兴趣在霍格沃兹的城堡顶上上一节数星星数到睡着的课的。我问过前辈了,这节课老师不点名。”戴安娜拎着他的领子就走。

“好吧,好吧,我们去就是了。明明就像克拉克说到那样只要让韦恩叫他一声就好了……”史蒂夫苦着脸望向布鲁斯拎着望远镜远去的背影。






星象课的老师是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女人,她让学生们躺下,用魔法在他们眼前幻化出星图,在冗长的讲解后便让学生们自己端着望远镜观察星空。

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星象课是仅次于魔法史之外最让人想睡觉的课程。

布鲁斯架好望远镜望向城下被夜色笼罩的堡垒。

他一靠近那些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就都惊若寒蝉生怕不知不觉就受了催眠。索性找了一个不被人注目的高点。

有微风从他耳边掠过。一个人安静的飘在他的身后。

“今天的天气其实不是那么适合观星。”来人这样说到。

“有些云雾遮挡,虽然影响也不是那么大就是了。”

布鲁斯回头望着他。

“走吧,我们去更视野开阔些的地方怎么样?”克拉克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

见他依旧保持沉默,那个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

“放心吧布鲁斯,我不会为了报复把你从空中扔下去的。”

他从背后将布鲁斯搂在怀里,两个人顷刻就已经飘在了空中。冲向了飘渺的云雾。

布鲁斯下意识的抓紧了环着他的手臂。

他们的脚下是霍格沃兹灯火辉煌的剪影和黑湖与河流所倒映着的整片云雾和星空。

飞鸟在他们耳边鸣叫着掠过,森林,山脉,独角兽,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渺小而遥远了起来。

狂风在他耳边呼啸,克拉克的魔法长袍包裹着他,所有人声和尘嚣都远离了他们,然后一切重归平静。

“睁眼,布鲁斯。”克拉克在他耳边说。

他睁眼,然后有些愣愣的望着天空,他们像是掉进了由星星包围的大海,所有的光芒仿佛都在他们身边闪耀,旷远却又触手可及。

脚下的陆地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绵延而无边。他们是世界夹缝间的两个旅行者。克拉克就是载着他的船。

“我爸爸从小就很爱带我看夜空。我们坐在堪萨斯农场的小屋顶上。安静的只能够听到虫鸣与流水声。”

“而我能够听到的更多,星体运动时的歌唱,所有风在舞蹈是的脚步和轨迹。遥远的某个城市有唱诗班的孩子们在赞颂着生命。禁林深处的湖边有谁正弹奏着竖琴。”

“他告诉我,当你看见那颗星在天空闪耀的时候,那颗星可能早已在两百七十万年以前死了。因为那星的光,要跋涉一百六十亿亿里的路程,才能到达你的眼。当你为那星落泪、凭那星起誓的时候,那星早在整个文明开始之前,就灭绝净尽。”

“但我依然喜欢它们,它们很美,静静的闪烁着。无惧黑暗与惶恐。即使毁灭也依旧照耀着人们,聆听着人们的眼泪和祈愿。”

克拉克轻轻的握住布鲁斯的手。布鲁斯意识到他正温柔的望着那片星空笑着。

“而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到了它们。布鲁斯,你和这片星空很像。”

“我的父母拥有和我截然不同的发色和眼眸。而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所有最普通的父母注视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如果他们对某个秘密保持沉默,我也会同样保守它。”

“我其实很聪明的,布鲁斯。”克拉克低头和他对视。

“如果你不想我发现你催眠了我其实很简单。但你说出来了,甚至在戴安娜他们的面前。”

“你在发现我的不同的时候一开始只想自己调查,而后你意识到霍格沃兹招收我另有隐情。”

“于是你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我的身上,让暗中盯着我的人没办法随时下手。”

“然后你又担心我会因为特殊的能力而受到所有人的排挤,所以你把自己当做诱饵抛了出去。弄得整个学校因为催眠术人心惶惶。”

“你把什么都考虑到了。”克拉克有些苦恼的在他耳边叹气。

“所以尽管我为你对我的不信任而生气,但我实在一点都没办法责怪你。”

布鲁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被这只大型犬逼的哑口无言的一天。

“哦……我还以为以你的那个肌肉脑袋永远都想不到这些,还有我在你看来是这样的吗?你确定你没有在某些地方自作多情?”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克拉克呐呐的说到,“你可是我第一个带着飞到云层上看星星的人。我真不敢想像在我说了这么多之后你居然给我这么一个回答。”

“哦,那我可真遗憾破坏了你美好的第一次。我只是在你说出更肉麻的话之前阻止你。”

布鲁斯挑着眉望向他。

“也许下次你可以带个姑娘什么的然后和她们来一次真情告白,她们会高兴的软在你的怀里的。”

“哦,好吧,韦恩家的少爷知道该怎么讨女孩们的欢心。我希望他在假期见到我的母亲的时候也一样擅长于此。”克拉克笑着对他说到。

“什……?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和你回家见你的父母了?”

“哦,就在今天下午我找到了我的小信使,我的父母都想看看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顺便就请示了阿尔弗雷德。他对此感到十分欣慰。所以暑假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了。”

“该死,阿尔弗雷德……克拉克·肯特,你确定不把第一次带魔法学校的同学回家的机会留给你未来的女朋友?”

“哦,得了吧,布鲁斯,我不少第一次的机会都留给你了,不差这一次的。”

“放开我,立刻给我放开,我会用催眠术让你在全校面前说你小时候尿床的故事的。”

“别乱动布鲁斯,好吧,我们这就降落……”

……

“布鲁斯……能不能换一种别的惩罚……”

“……布鲁斯?……韦恩少爷?”

“布鲁斯,我错了。QAQ”

“哼。”

“呜呜…………”

“够了,别用你的狗狗眼盯着我看。”

“布鲁斯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我的气的。”

“停下,不要靠上来,混蛋……你今晚别想进寝室了……”

可怜的克拉克,让我们让祈祷他今晚在走廊上游荡的时候不要被管理员费尔奇先生捉到吧。

不管怎么样布鲁斯韦恩和他的大型犬看起来都愉快的和好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







评论(25)

热度(160)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