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6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6[ Curiosity is 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好奇是一切的开端。 ]

“布鲁斯!布鲁斯!快醒醒!”

那个小镇男孩一大早就在他的耳边吵什么呢。布鲁斯有些不耐的翻了个身好让自己离这个聒噪的声源离远些。

克拉克正努力的把自己的领结弄得整齐些——布鲁斯把它塞在箱子里弄得像是某种腌菜——一转头就看到床上那人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感到头都快大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啊!这个辛勤的老管家要多么兢兢业业才能十年如一日的照顾好这个少爷。

格兰芬多宿舍大多是四到五人为一间,寝室宽大明亮,只有他和布鲁斯的行李被放到了这个昏暗的窄小阁楼里。

大概是因为采光不太好的缘故,克拉克一向准时的生物钟都失了效。

而且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叫他们起床。这导致他们在霍格沃兹的第一天就不得不经历早上有可能迟到的窘境。

这该不会是那几个中了麻醉药的学长的某种报复吧……


“嘿!早上好各位,为什么没看见布鲁斯和克拉克?”戴安娜走进教室里冲群聚的男孩们打了个招呼。

男孩们都有些拘谨,戴安娜身上带着一种侵略性的美,这让他们都有些无所适从。

“呃……韦恩和他的大个子跟班?”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一个属于格兰芬多的棕发男孩。他望向身边的几个人,他们都摇了摇头。

“哦……糟糕……”其中一人有些尴尬的开口到,“他们俩住单独一间,我还以为他们是最早出门的。史蒂夫你有看到他们吗?”

“我猜所有人都忘记叫他们起床了。”被称作史蒂夫的棕发男孩呆呆的说到。

“哦,那可真是棒极了。”戴安娜挑眉望着他们,姑娘们也陆陆续续到达了教室。

“我想他们肯定要迟到了。”

“喂喂,那不太妙吧!这节课可是魔药课!”

“见鬼,老师是那个斯内普吗?”

“我知道他,那家伙偏心的很,他是斯莱特林的院长。没有格兰芬多会想在他的课上犯错的。”

格兰芬多的魔药课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拜此所赐,两群大相径庭的孩子们不得不被迫呆在一个空间里。

“呜哇……那还真糟糕,不过你们不想看吗?韦恩家的那位看起来可不好惹啊,没准会和斯内普针锋相对呢。”

“哦哦,对啊,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家族的家主嘛,怎么可能会乖乖听别人指手画脚。”

“噗……哈哈哈真的假的,十二岁的家主?那个少爷吗?”

“嘿!”史蒂夫望着斯莱特林那群出言不逊的家伙,“你们不觉得说的有些过份了吗?”

“轮不到你管吧,特里弗家的泥巴种!”开口的是莱克斯·卢瑟。

他趾高气扬的用下巴指指史蒂夫,“我猜你的麻瓜父亲不会乐意看到你为他惹些非正常的麻烦的。”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不少格兰芬多都有些愤怒的站了起来。

“怎么?你们想在第一天就闹事情吗?”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也不甘示弱的起身。场面几乎一触即发。

“全部都停手!”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戴安娜和奥利弗隔着一条过道对视了一眼。

“教授很快就要来了,”戴安娜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就来刺刀见红的正面对决,而不是像一群老女人一样的在背后嚼舌根。”

她重重的将佩剑放在桌子上。“亚马逊的战士们不畏战斗,如果你们想的话。”

被她的目光扫过的人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我随时奉陪。”

“嘿,都冷静点嘛,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我并不认为布鲁斯·韦恩作为一位家主有任何的失职。”

奥利弗·奎恩懒洋洋的摊在长椅上。

“鉴于各位等下魔药课上都得用韦恩家的炼金器具,家里也堆满了他们的银器,我想你们最好还是注意一下发言。”史蒂夫意有所指的望着卢瑟。

“我猜你的纯血种父亲不会乐意看到你们为他惹些不必要的麻烦的。”

“靠!”卢瑟有些抓狂的看着奥利弗,“星城的大少爷,你和我们同属斯莱特林的吧!你到底站哪边的?”

“啊……我们奎恩家一直都是贵族间的平衡器嘛……”对方满不在乎的伸了个懒腰。“当然是中间啦中间。”

“嘘!都坐下!他来了……”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乖乖的坐回原位。而戴安娜选择坐在了史蒂夫的旁边,友好的对他笑了笑。

斯内普从地窖的门内走进来,他穿着黑色的法师长袍,看起来冰冷而且难以揣摩。

他站在台上,眼睛乌黑而空洞,显得漠然而深邃。

“你们到这儿来,是要学习制作魔药的精妙技术。”

他的声音很低,近乎耳语,但是每一个字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能轻而易举地让学生们保持安静。

然后便是一段不长的关于魔药的介绍。

或许那更像是一种警告或者别的什么。

“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温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点,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傻瓜才行。”

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快把头低到了桌子底下。

只有戴安娜镇定自若的坐着,事实上她没怎么把这些话听进去。她毕竟对和战斗无关的魔药兴趣缺缺。

开始点名。而格兰芬多们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毕竟布鲁斯韦恩和那个分院帽小子迟到是事实,格兰芬多必然逃不了被扣分的命运。

“戴安娜·普林斯。”  “到。”

“史蒂夫·特里弗。”  “到。”

…………

“布鲁斯·韦恩。”

所有人都感到有些窒息。这下好了,就等着斯内普大发雷霆吧。

“到。”

不只是斯莱特林们,连格兰芬多们都目瞪口呆。史蒂夫吓得差点站起来撞翻面前的桌子。

克拉克和布鲁斯就坐在他和戴安娜旁边,教室的第二排,衣冠整齐,神态自然。

而所有人可以对梅林发誓上一秒那张桌子上没有任何人。

连斯内普脸上一时都空白了一瞬。

空气中没有任何因使用魔法而产生的扭曲和波动,即使是邓布利多在这里也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

“你们……”

“教授,有什么问题吗?我们一直都坐在这里。”布鲁斯对他优雅的笑了笑。

他将目光转向克拉克,那个阳光俊朗的男孩表现的更为平静,从容淡定的与他对视。

斯内普僵硬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Mr.肯特。”他干巴巴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是的,教授先生。”克拉克站了起来。

“莫特拉鼠汁的作用?”

“能够缓解和治疗切伤,对止血也有一定的效果。”

“如果想要一块粪石你应该去哪里找到它?”

“粪石是羊胃中的结石,能够抵御多种毒药。不过普通的魔药店就可以买到它。我在对角巷见过。”

“你知道治疗疥疮的药水由什么配置吗?”

“是干荨麻,粉碎的蛇的毒牙,豪猪刺,蒸煮过的带触角的鼻涕虫,对吗先生? ”

“坐下,”斯内普本就僵硬的脸更加扭曲了一瞬,“很好,看起来肯特先生在上课之前有充分的读过课本。”

然后他本着对待格兰芬多的应有态度——没有加分。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记下来!”

所有人都连忙抄起羽毛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点名还在继续,教室里依旧鸦雀无声,但所有学生都开始交换着难以置信的目光。

如果是布鲁斯·韦恩回答出了这些问题大概他们不会感到太惊讶。

而这个从没人听说过的克拉克·肯特——这意味着他是麻瓜出身——居然全部答了出来,这不亚于在纯血贵族们脸上打了一巴掌。

这个教室里没有人能拍着胸膛保证这些随机出现问题他们能够答对任意一个。

至于他们两个人一开始就在这里什么的更摆明了就是胡扯,除非所有人突发性集体失明。

但事实就是两个人凭空出现而且极为正常的坐在那里。

这让之前几个说坏话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有些慌神,背后说些什么和当面让人听了去可不是一个概念。

韦恩对他们始终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的反应,而那个克拉克·肯特——他们终于记下了他的名字——则友善的看了他们一眼。

那眼神有点让人背后发毛。


然后他们分为两人一组开始熬制生死水——一种安眠剂,用水仙根末加入艾草浸液,缬草根和瞌睡豆制成。

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终于没有人再注意他们,而布鲁斯开始处理那些药材。

他的动作娴熟而稳定,很难想像还能有谁做的比这更完美,让人挑不出刺来。

水仙根在他手指尖被切成5mm ×5mm的规律小段,普通人眼中只能看见他手腕微微颤动间带出的一片银光。

而克拉克眼中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无比缓慢,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那韵律让他完全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氛围里。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了那些魔药知识,在对角巷的时候你可连消肿药膏都不认识?”

布鲁斯的问话在他的耳边响起。

“我们来的时候在火车上我看完了《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和《魔法药剂与药水》。从小到大我看过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很快就全部记住。”

克拉克呆呆的注视着他的动作,老老实实的回答到。

“无论是上次还是今天你飞行的速度都很快,这是你的极限吗?”布鲁斯将艾草有节奏的捣碎,使它们流出汁液。

“不是,远远不是,事实上我从没试过全速飞行。”

“我注意到你做其它事情的时候也可以用极快的速度?”

“是的,我想这也许也是某种魔法,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如何使用出它们的。但它们就是在那里了。”

布鲁斯将缬草根清洗干净,循循善诱的说着,“某种魔法?你还会些其他什么吗?”

“我可以听到很远,如果我愿意的话。我知道阿尔弗雷德现在正在和一个叫卢修斯的人打电话……我还可以看穿几乎一切东西,我们楼上拉文克劳正在上麻瓜研究课。”

“我不会受伤,也没有流过血,我可以吹出一口气让空气结冰,我的眼睛可以放射出一种高温射线。”

“你可以控制它们吗?”布鲁斯将睡豆捣成碎屑。

“几年前我还不太熟悉,我的父母担心那会给我造成很大麻烦,但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我可以控制的非常精细。”

所有的药材都准备完好的码在了桌子上。

“克拉克,你在发什么呆,快把它们放在坩埚里加热。”布鲁斯冲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小镇男孩这才如梦初醒的抬起头,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连忙找着说明开始作业起来。

整理一下现有的已知信息:

克拉克身上的这些很显然无法用魔法来解释。这个小镇男孩对魔法一窍不通所以才会这么想。

但布鲁斯非常明白魔法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魔杖店里奥利凡德和分院帽诡异的反应。

远超常人的速度,力量和耐力。极限未知。

极强的记忆能力和飞行。以上可以确定不是魔法。因为振动撞针没有显示出任何魔力波动的迹象。

至于另外的能力还需要等待进一步的考察。

父母是麻瓜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或许有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信息。

还有……

布鲁斯有些神色复杂的望着克拉克。

他对自己好像有些太过信任了。

无论是早上故意赖床来进行的飞行实验,还是一个普通的催眠术就可以做到这种地步,效果都有些超出预料。

克拉克认真的熬制着草药,对布鲁斯的想法一无所知,他火候控制的还算精准,他们这一组无疑是完成的最快也是最完美的一组。

至少斯内普路过的时候多看了几眼露出了稍微好看些的表情。

而不像是看见戴安娜和史蒂夫那锅奇形怪状时所说的“你们在熬制的东西是地精工程师烧的煤炭吗”,还有在面对奥利弗的时候——“我假设您不是一个肌肉萎缩的产物,奎因先生。”

而之前对布鲁斯出言不逊的那几个小子熬出的那一堆半生不熟的玩意儿得到了斯内普“你们大可以把它当美容药剂糊在对方脸上”的评价。

很好,振动撞针毫无反应,布鲁斯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得到了对方一个求表扬的狗狗眼。

至少确定了冷冻呼吸也绝对不是什么鬼魔法。

还有这个白痴真是无可救药的护短。

呸呸呸,什么护短,还算他有点分寸没用热视线弄出些爆炸之类的事故来。

布鲁斯暗暗的想着,至于他不受控制上翘的嘴角……

嘛,为了人身安全还是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吧。

TBC.

┄┄┄┄┄┄┄┄┄┄┄┄┄┄┄┄┄┄┄┄┄┄┄┄┄┄┄┄┄┄┄┄┄┄┄┄┄┄┄┄

本来说好晚上发的结果居然睡着了。

让女神和她的官配见面了。绿箭继续打酱油。

大超刚刚扔出一个智力球,马上又在老爷面前翻船了。不过有些时候蠢点也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吗?_(:з」∠)_

老爷不是那种能够很快信任一个人的类型。事实上这些东西他主动问大超大超也会告诉他。但他还是选择只相信自己的知识和眼睛。

他表面上接纳了你,但他同时在观察你,考量你。

他会经过诸多的试探,而当他接纳一个人时他们之间的信赖往往只怕已经遍体鳞伤了。

大超知道后大概会为这个有些受伤吧。

这也是他们每个世界都在纠结的问题了。

但他们最终总是能理解并完整的接纳彼此的。

因为他是超人,他是蝙蝠侠。

以及好难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码什么鬼玩意儿。我需要喝一杯。_(:з」∠)_

评论(19)

热度(168)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