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5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5[ 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眠龙勿扰。 ]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脚下是湿滑的土地。爱尔兰的耐寒植被结了一层薄薄的霜。

气温大概在五摄氏度左右,但是因为雾气的原因更让人感到难以忍受。根据现在的海拔和空气的湿度来看,大约傍晚七点的时候这里曾下过一阵大雨。

周围是嘈杂的说话声和笑闹声。

克拉克·肯特走在我的旁边,在泥泞的土地上拎着一堆接近五十公斤的行李依旧没有给他造成任何负担。这再次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他握着我的那只手温热滚烫。那温度有四十度了吗?他是否发烧了?我在下车的时候有提醒过他这里昼夜温差大应该多穿些吗?

但他看起来精神很好。愉快的笑着,我没有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拉住我的手的。我有阻止过他吗?我希望我没有对此表现出顺从的态度。毕竟他显然很擅长得寸进尺。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周围的船上传来嬉笑和喧闹声。而克拉克在我身边很安静,我以为他一向很聒噪。但他已经一个晚上没有说话了。

不。不是这样的。

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人是我。他只是配合我而已。我表现的很不自然吗?不,我一直很冷静。或许是他感觉很紧张才这么沉默。我或许应该安抚他一下。作为一个麻瓜家庭出身的孩子这一切对他大概都很陌生。

而我意识到我大概不太懂得怎么说些镇定人心的话。所以我最后依旧什么都没说。

船在一个类似码头的地方靠岸。那座城堡伫立在山上。近在眼前。我曾在无数图片中见到过它。那令我感到陌生而又亲切。

然后我们走在洁白的大理石阶梯上。墙上的油画中那些人正好奇的打量着我们。我知道在我们面前说话的那个人是米勒娃·麦格,霍格沃兹的副校长。格兰芬多学院院长。

她在说有关分院仪式的事情。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进去,但没关系,我对此早已了然于胸。

一个苍白的虚影从墙壁中冒出。他是赫奇帕奇的幽灵胖修士,当然,我也听说过他。我知道这个学院的几乎每个幽灵的故事。

克拉克在听他讲那些过去的学校生活。他目瞪口呆,那样子看起来有些傻,我应该告诉他那些事情其实经过了胖修士本人的艺术加工。

可我没能开口。有什么困住了我。那让我变得有些……我不知道,或许有些不安。不过我相信我会很快克服他们的。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们走进了那个巨大的礼堂。横贯大厅长桌上坐满了四个学院的学生们。桌子上铺着天鹅绒桌布,放着熠熠生光的金盘和银色的酒杯。大门被推开的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边望了过来。

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天空中的蜡烛将整个礼堂照的明亮。穹顶上被施了魔法,可以看到明月星辰与浅淡的云烟。

上首的高台上坐着霍格沃兹的教师们。我认识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我同样熟知他们的故事。

而我们这些新生们被带领着在高台下站成一排供人们打量。有很多人在看我,又或者是在看克拉克。他太显眼了,一脸兴奋而又期待的样子让他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而他自己却完全没有意识到。

在我们的正前方放置了一把三脚椅。上面摆着的是一顶看起来很有些破旧的帽子,他皱巴巴的,褪色严重,甚至看起来积了一层灰。

哦,分院帽。它看起来比我想像的还要更加糟糕。只见它像是从沉睡中苏醒伸了个懒腰一般抖动了起来。麦格教授手拿着名单,她叫上去的第一个是一个叫安妮的其貌不扬的女孩,然后分院帽将她分到了赫奇帕奇。

我突然发现我在微微的颤抖。我不该会为这样的事情感到害怕或者是兴奋。我一直善于控制自己,从四年前开始,我时常会从睡梦中惊醒,梦魇纠缠着我,挥之不
去,但当我清醒的时候便不会有任何东西能够使我动摇。

“比利·巴特森!”

一个瘦小些的男孩上前坐下。“嗯,聪明,好奇心旺盛,显而易见,你要去的学院是——拉文克劳!”一张长桌上的人立刻鼓起掌来。

然后我蓦然意识到了那股情绪究竟是什么。

那是某种怀念,带着突如其来的亲切与平和。是的。我当然会知道霍格沃兹的样子,知道这里每个幽灵的故事,知道每个教授,知道他们经历的那些辉煌的过去。

我以为我忘记了。但我其实只是避免想起。曾经有那么两个人,他们在这所学校相识然后相爱。他们在我的床前给我讲过那么多关于霍格沃兹的故事哄我入睡。

在他们离去后我把这些丢弃在回忆的深处。而现在这些陌生而熟悉的画像,走廊,幽灵,还有人们将他们从我的记忆深处带了回来。

胃中一直纠结着的什么东西消失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与平静。这个想法让我温暖了起来。是的,是的。我可以走上他们曾走过的道路,我可以去做那些他们最终没能做到的事情。

终于,我可以继续前进了。


“布鲁斯·韦恩。”麦格庄严的念出这个名字。邓布利多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礼堂中诡异的静默下来,然后立刻爆发出一片哗然和窃窃私语。早已认出他的贵族们这时也开始交头接耳。

“布鲁斯·韦恩?!是那个韦恩吗?传说中的?”

“韦恩家族的那个人吗?我还以为那是小说人物呢!”

“我的天啊!最后的韦恩,已经到他入学的年龄了吗?”

布鲁斯优雅的准备迈步上前,而他在释然和决心后所前进的第一步就僵硬了一下,然后极为努力才维持着正常的步伐走过去坐在椅子上。

哦,棒极了。布鲁斯咬牙切齿,现在他知道那么多人盯着他和克拉克的原因了,鉴于他们一路走过来像幼儿园宝宝一样一直牵着的手在刚才那一瞬间才放开。而他之前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

他将分院帽重重放在头上,努力的压抑着把手中能拿到的任何东西摔在克拉克·肯特脸上的欲望。

而对方完全没意识到他的愤怒,甚至冲他露出了一个带有鼓励性质的微笑。

果然从遇到这个堪萨斯犬之后他的生活就开始被意外和麻烦充斥。

“嘿,手脚轻点孩子,我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分院帽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哦,瞧瞧,又一个韦恩,纯血不用说。不过你和你的父辈们都很不一样。”它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恼。

“困难的抉择,精明,智慧,极强的创造力和掌控能力,像每个韦恩一样。听起来拉文克劳似乎很适合你。”

“但比那更明显的是坚韧的意志,毫无疑问的勇气和强烈的献身精神,这可得注意,太过强烈的献身精神会让你产生自我毁灭的倾向。那可不好。”分院帽说着,而布鲁斯对此保持缄默。

“我决定了,去那里吧——你母亲曾经的学院,勇士的学院——格兰芬多!”分院帽高喊着。

布鲁斯站起来向他所属的学院走去。

“喔喔!欢迎韦恩!”格兰芬多的长桌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和口哨声。

“下一位,克拉克·肯特!”布鲁斯在空凳子上坐下,和周边的几个人握手,眼神却下意识的跟着那个上前的小镇男孩。

克拉克小心的将分院帽放在头上,他注意到布鲁斯正看着他。直到目前为止他还完全不知道这四所学院都分别代表着什么意义。但他至少清楚的知道他想和布鲁斯呆在一起。他是他进入这个世界之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格兰芬多,让我去格兰芬多吧,拜托,让我和布鲁斯呆在一起。”克拉克在心里用力祈祷着。

“哦,孩子,别祈祷的这么用力。我听得到。分院可是一件能影响你终生的大事情。别这么草率的决定。让我看看……”分院帽有些不满的对他抱怨着。

“哦!你能听到我在想什么!”克拉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当然,我可是霍格沃兹最伟大的试炼帽,任何人的念头都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分院帽得意的挺直了身子。“现在坐好,小子。我会知道你最该去哪儿。”

然后它沉默了一会儿。

“呃……这可有点奇怪了……”它在克拉克头上调整了一下姿势,似乎那样就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克拉克的内心。过了一会儿,就又调整了一次。

“哦……我不明白……”它嘟囔着,在克拉克的头上扭来扭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下方的学生又开始了骚动,分院帽从来都会在三十秒之内做出决断,大部分情况甚至只需要十秒不到就已经足够。

而克拉克已经在台上坐了快超过五分钟,分院帽在他头上都快扭出一朵花来了也没能给出任何答案。连教授们都已经忍不住开始惊讶的交换神色。

麦格教授在一旁拿着名单同样不知所措,邓布利多冲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等待。

“见鬼,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分院帽又扭了一阵终于放弃般的停了下来。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耷拉在克拉克的头上。“我明明听得到你现在在想的事情,可其他的我什么都看不见……”

“既然你没办法判断就让我自己选择。我要去格兰芬多。”

“嘿,都说了这是影响你人生的重大决定了吧。”

“我要去格兰芬多。”

“…………………………….”

“格——兰——芬——多——”

“好了好了你这个固执的小子,别在想了,算你赢了好吧。真是耻辱……我居然有向学生妥协的一天……你可别把我没判断出来的事情说给别人听……”分院帽絮絮叨叨的叮嘱道。然后张开裂缝大声喊到,“格兰芬多!!”

掌声稀稀拉拉的响起,慢慢才扩大了起来。众人机械性的鼓着掌,连格兰芬多本院的人都还没能彻底反应过来,克拉克心满意足的坐到布鲁斯身边,大家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某种未知生物。

六分三十四秒。布鲁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之前分院帽判断所花的最长的时间是四十八秒。这可不是破纪录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克里斯·威尔!”  “拉文克劳!”

拉文克劳的长桌响起矜持的掌声。

“戴安娜·普林斯!”克拉克注意到那是之前山路上走在他们后面的女孩。她坚持香草冰淇淋才是冰淇淋的王道。

“——格兰芬多!”她走到布鲁斯的对面坐下,爽快的冲他们点了点头。

“黛娜·兰斯!” 分院帽思索了一会儿后喊到,“斯莱特林!”

“下一位,奥利弗·奎因!”这次上前的是那个在山上摔倒的金发男孩。草莓甜筒派。

“星城的奎因家。”布鲁斯有些惊讶的说到。克拉克闻言望向他。“以前跟我们家族的交往挺频繁的。”布鲁斯解释到。“我不知道他们居然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儿子。”

最后上前的是莱克斯·卢瑟,几乎没怎么判断分院帽就将他送去了斯莱特林。而卢瑟因此冲他两个跟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起来颇为自豪。

“注意这儿孩子们,”麦格教授用勺子敲了敲高脚杯,“校长有话要说。”

邓布利多站起来说话,而克拉克附近的一个老生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又是那一套,不准去禁林,不许夜游,不许违反校规……”

邓布利多总算说完了规矩,最后他高声喊到,“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谢谢大家!”

所有学生都大声的欢呼起来。下一秒他们跟前就放满了吃的。烤牛肉,猪排,羊羔排,腊肠,牛排,煮马铃薯,烤马铃薯,约克夏布丁,豌豆苗,胡萝卜,肉汁,番茄酱,还有薄荷硬糖等等。

而他们身边不少的鬼魂来回飘荡。克拉克注意到一个穿轮状皱领的幽灵正羡慕的看着那些食物。

“先生你想来点吗?”

“不,不用,叫我尼古拉斯伯爵,事实上我已经四百年没吃过任何食物了。”他有些忧郁的看了克拉克一眼,“比起这个你没有关系吗?”

“什么?”克拉克回过头来就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己的盘子里堆满了大蒜洋葱和芹菜。而布鲁斯又迅速给他添了一把菠菜苗。

“我讨厌这些食物,我想解决他们是你的工作。”

“那个布鲁斯……你不吃可以不拿啊……”

“你刚刚有说些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克拉克吃着洋葱默默流泪,他做什么又惹布鲁斯生气了,戴安娜在对面给他投递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新生们开始相互介绍起来。戴安娜是一个豪爽的姑娘,她来自天堂岛。

据说那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一向把男人当女人使,女人当畜牲使。克拉克和布鲁斯为那里彪悍的民风感到震惊。

其间路易斯·莲恩坐了过来,她对分院帽和克拉克说了些什么能耽误这么长时间感到无比好奇。

而克拉克只能向布鲁斯投出求助的目光。并以多吃了两个洋葱为代价送走了那位记者小姐。

他们享用完可口的晚餐后,邓布利多站了起来,他挥舞着魔杖,看起来已经有点醉了。“各位,在就寝之前让我们共同演唱校歌吧!个人选择自己喜欢的曲调!”

教授们脸上立刻都露出了苦不堪言的神情。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不为所动,而格兰芬多已经有不少人大声的唱了起来,这首歌七零八落的结束后,邓布利多心满意足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赞美着音乐的伟大。随后各个学院的级长便带领他们回去就寝。

格兰芬多的级长带着他们穿过重重叠叠的帷幕和滑动挡板后的大门。人流汇向会变动方向的楼梯,终于艰难的走到了一张唱着花腔女高音的画前。级长对自己的喉咙施展了一个声音洪亮咒。大声的说到。

“晚上好胖夫人。今天的口令是德莱克地瓜。”

他们走进画背后的门内。“好了,各位的行李已经放在你们的床边上了。请早点入睡然后明天早上的课程务必不要迟到。还有一点,”

级长意味不明的看了布鲁斯和克拉克一眼,“以后请千万不要在行李箱上涂抹一些奇怪的魔药,今天帮忙拎行李的几个学长中了沙棘藤的麻醉药现在还在医疗室躺着呢。”

哦,好吧,尽管有不少不尽人意的小事故发生,但不管怎么样克拉克和布鲁斯总算在他们的小隔间里安然入睡了。而明天,他们将正式开始他们在霍格沃兹的学习生活。现在,祝他们好梦。

TBC.

┄┄┄┄┄┄┄┄┄┄┄┄┄┄┄┄┄┄┄┄┄┄┄┄┄┄┄┄┄┄┄┄┄┄┄┄┄┄┄┄

说一说有关老爷分院的问题。

斯莱特林大概几乎是所有姑娘想到的第一选择吧。但仔细思考下来却是和老爷本身最不相符合的那一个。

“学生名义上要有纯正的血统,有野心,精明,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这是百度百科上对斯莱特林的解读。如果按照这句话来塑造出一个人物形象再将他和老爷对比,我想很难有人能够把他们联想到一起去。

蝙蝠侠到底是一个什么的人。我没办法准确的回答这个问题。他对权力不感兴趣,他拯救了很多人但总是伤害自己,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他不杀人,也无法“为求胜利不择手段”。

就像我之前说的,义警这两个字的分量比英雄要沉重的多。或许我这么说有些过分,但一个斯莱特林或许能成为英雄,但不会是一个义警,因为他们把自身看的太重要。而老爷却是那种把自己放在最后去思考的人。

再说拉文克劳。老爷确实是聪明的。但当他思考或是钻研什么东西的时候大多不是为了所谓的好奇心或者学术精神。而是因为他对未知的恐惧,对无能为力的恐惧,这样的挣扎几乎出现在老爷的每一个故事里。他的智慧更多是作为一个战士而不是一个学者。

至于赫奇帕奇……呃……赫奇帕奇就不说了……

最后是格兰芬多。如果说大超是一个典型的格兰芬多大概没有人会反对的。

但让我们看一看HP原著中的格兰芬多们,即使是主角哈利也不是像大超这样如同希望本身的角色。

英勇无畏,奋不顾身,坚持正义,或许老爷并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但在我看来没有人比他更像是英雄了。超人或许会因为失去而变成白超或者不义超。而老爷失去了父母,瑞秋,杰森之后也依旧是老爷。

最重要的是不在一个学院怎么享受同居的乐趣,老爷的睡颜不给大超看你们还想给谁看,说好的世界最佳搭档阵营都不同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_(:з」∠)_以上








评论(35)

热度(153)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