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

绽而无用。

【超蝙】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4

HP霍格沃兹AU

┄┄┄┄┄┄┄┄┄┄┄┄┄┄┄┄┄┄┄┄┄┄┄┄┄┄┄┄┄┄┄┄┄┄┄┄┄┄┄┄

chapter4[Dream is a man who must talk. Sleep is a man who silently listen.梦开始唠唠叨叨时,睡眠默默聆听。]

“棒极了,我真不敢想像我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布鲁斯皱着眉头来回踱步。

“看来我们得想其他办法去霍格沃兹了,通常学生是禁止使用列车之外的方式前往学校的,不过现在我们看起来没有别的选择了。移形换影……不行,这样的魔法技巧繁琐我还暂时没办法使用……飞路粉传送过去的话要是被发现我们大概连参与分院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仿佛都能听到阿尔弗雷德在他耳边第不知几遍的叮嘱他要有一定的时间观念。哦,他的老管家什么时候能错哪怕一次。

目前看来最好的办法反而成了去买两把扫帚直接飞过去。

如果幸运的话他们能赶上火车。再差点至少也能在分院之前赶到霍格沃兹然后混进新生的队伍。

他自己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克拉克以前从没学习过飞行,更别提他的父母都是麻瓜,就算有一定的魔法血统大概也是隔代遗传.

尽管有些残酷,但血统对巫师天赋的影响毫无疑问是巨大的,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对这个小镇男孩毫无疑问是个打击,或许他会因此终身无法学会飞行。

说起来他得为此承担大部分的责任,他在魔药店里面耽误了太久的时间,换了太多把魔杖,如果他没有……

“…斯……布鲁斯!上来!”

“小镇男孩,安静点我在想办法……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布鲁斯匪夷所思地抬起头。

“我找到那辆列车了,离我们大概20公里左右。你到我身上来。”

“你开玩笑换个时机的话我或许有心情笑一笑童子军。”布鲁斯转身就走,他打算买一把扫帚,至少试试他能不能带上一个人。这个家伙还该死的比他高些。

“好吧。那抱紧我。”对方在背后说到。

下一秒布鲁斯就感到一股巨力将他带离了脚下的地面。一只钢铁般的手臂拦腰把他整个搂在怀里。

这差点让他叫出声来。等他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在离地面上百米的高空平稳快速的飞行着了,他们的一大堆行李被一根怪异的绳子打包拎在克拉克另一只手上。

随即他意识到那是他在魔药店用七枚纳特买到的新鲜沙棘藤,上面带有烈性麻醉药。能在三秒钟之内放倒一只雪怪。而此刻沙棘的一端在克拉克的手中握着,麻醉药全无用武之地。

而那个该死的高加索犬——不,现在布鲁斯开始思考克拉克是一只吸血鬼或者巨龙后代的可能性。——正游刃有余的在他耳边感叹着一些诸如

“喔,布鲁斯我看到大笨钟了,我没想到我们居然从哥谭直接被传送到了伦敦。飞路粉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说起来海格没有告诉过我霍格沃兹是英国的学校……”一类毫无意义的废话。

但他得承认这种感觉和坐在扫帚上飞行的感觉截然不同,他感觉得到克拉克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沉稳而安定,对自己的能力毫不怀疑,连带着布鲁斯也因此而安心下来,大概这也是克拉克的某种天赋之一了。

经验主义的笨蛋。布鲁斯这样想着的同时伸手回抱了他。

“哦,我看到了它了。就在前面,车尾刚好有一个露台,我想我们可以降落在那里。”克拉克说到。

“很好。”布鲁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到。“你欠我一个解释。现在给我轻点落下去。如果我发现我的全套魔药器材被撞碎的话你的小金库就将和你告别了。”

“哦,当然,当然……”克拉克因为他在耳边的吐吸而红了脸。同时他分神想着小金库大概从海格交给布鲁斯开始就已经不属于他了。






他们的双脚终于重新无恙的落回了地面,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把沙棘藤塞回了装魔药的荨麻草袋。面无表情的想着,他会吧这笔账也记在克拉克身上的。……嘿,你还记得这原本花的就是他的钱吗?

“算了。去找个车厢呆着,然后我们会谈谈你的问题,我们大概需要十个小时以上才能抵达霍格沃兹。”布鲁斯边推开尾车厢的门边回头这样对克拉克说。车厢里坐着一些人,看起来都是高年级的学生。

“啊!是你们!”一个女声突然插了进来,布鲁斯和克拉克同时向她望过去。

克拉克立刻认出了那是之前在对角线传送出来的时候提醒他不要站在壁炉口的棕发姑娘。

她的斗篷已经脱掉了,法师长袍显得她身材惹火,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嘿,湄拉姐,就是他们,我早上说到在对角巷壁炉一见钟情的那对漂亮男孩。”那个叫湄拉的红发的女人闻言看向他们。

事实上这句话信息量之大立刻吸引了整个车厢的人。两人这才注意到这个车厢竟然全是姑娘,而此刻具都将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

布鲁斯淡淡的挑起了眉,而我们的克拉克脸立刻就红的让人担心他会不会下一秒就要原地自燃了。

“等等,塞琳娜,”一个金发女孩惊讶望着他们的说到,“布鲁斯·韦恩?!”这下车厢内更是一片哗然。“韦恩?是那个韦恩?”“好帅,男朋友也很帅……”“真的假的?”

她们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跳起来吃了布鲁斯。吓得克拉克赶紧吧他拉到自己后面。

“嘿!姑娘们!都闭嘴吧!”认出布鲁斯的金发女孩用力拍了拍桌子。

然后她转过头来对他们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

“路易斯·莲恩,二年级,格兰芬多。校内新闻社的成员,两位不介意坐下来回答几个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小姐,我的荣幸。”布鲁斯绅士的上前和他握手,然后拉着克拉克一起坐到了她对面的椅子上。

哦,克拉克有些郁闷的想着,布鲁斯对他的态度可比不了这个。

“嘿,先说说你们的关系吧!”那个被称作塞琳娜的姑娘抢先开了口,作为早晨直击现场的第一人她显然只关心这一个问题。

“我是塞琳娜·凯尔,四年级,斯莱特林。”

“我和这位克拉克·肯特先生只是朋友而已。”布鲁斯似笑非笑的看着克拉克回答了这个问题,难以想象这家伙居然一个上午就能做出这么多傻事。

他说朋友那两个字时的的声音温柔的让克拉克立刻打了个寒噤,老老实实的装起了透明人。

“哦,好吧……那可真遗憾……”塞琳娜看起来有些失望。

“塞琳娜,这样可不怎么礼貌,他们还没到那个年纪。安静些让路易斯问她的问题吧。”这次说话的湄拉是一个成熟的红发女人,她看起来在这群姑娘中很受尊敬,证据就是乱成一锅的姑娘们在她发话后具都安静了下来。





“那我们开始吧。”路易斯对他们笑了笑。“韦恩家族近几年来在哥谭大量发展管道交通……”她的羽毛笔自己开始在羊皮纸上写起了字。

等到他们从那个包厢离开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路易斯神清气爽的收工,这个月的独家报道已然有了着落。

“湄拉姐,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我在想这两个孩子现在才从车尾的露台走出来,那他们之前都在干些什么。”红发女人抿嘴笑着说。

“哦——”姑娘们顿时一起发出了意味深长的感叹。

布鲁斯和那位莲恩小姐聊的大多是韦恩家族近些年的发展,听的克拉克如坠五里雾中。

而他们走出包厢后沉默的人反而变成了布鲁斯。他们找到一个空包厢坐下后他也低着头,看起来在思索着什么。

“布鲁斯?你还好吗?”克拉克有些担忧的问到。

“我很好。”布鲁斯双手交叉垫在下巴处,“那个包厢里坐的可都是些不得了的家伙。那个塞琳娜别看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她是凯尔家族的次女,和韦恩一样是一个亲麻瓜的纯血贵族。还有那个叫湄拉的女人,五年级,是拉文克劳的女级长之一,据说精通御水术,有人鱼血统。还有在角落里带着眼镜一直没说话的那个金发女人,哈莉·奎因,斯莱特林,魔法部前任部长的女儿。这么一群女人聚在一起到底想干什么……”

“呃,也许只是某种女生间的聚会而已……那路易斯呢?她看起来也很专业的样子。”克拉克随意的问到,他可不擅长思考这些问题,完全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真相了。

“怎么?”布鲁斯结束了思考,露出调笑的表情,“你很在意她?你喜欢那种强势的类型?小镇男孩的品味。”

“哦……布鲁斯,她和你说的话可是最多的……我当然会注意到。”克拉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相信我你比她强势多了。”

这是什么诡异的比较,我们讨论的话题是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性吧,扯上我干什么,布鲁斯感觉怪怪的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解答了小镇男孩的提问。

“她是预言家日报在霍格沃兹常驻的实习记者,以这个年纪来说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殊荣了。而且,”布鲁斯歪头盯着克拉克,“她看起来对你蛮有好感的,虽然在采访我,但眼睛可一直时不时就看你一下。这么好的姑娘居然看上一个小镇男孩,真让人嫉妒不是吗。”

“我看那个贵族出身的塞琳娜可是一直盯着你没动过。”

“你确定?鉴于她一开始就试图把我们凑到一起这点就看得出来她是什么类型了。”

“还有你对露易丝笑得温柔极了,对我你可从来没这么笑过。”

“哈,那是韦恩家族的礼仪,这句话由你来说可不合适,你对她们笑得不也灿烂的很吗?小镇男孩,或许你是想去评选《巫师周刊》的最迷人微笑奖?”

“那其他姑娘们呢。听到你的名字之后她们看起来就像是要随时扑上来把你吃掉。”

“哼,之后你挡到我前面她们偷望着你,有几个脸都红了你该不会没有发现吧?别告诉我你是在主动吸引她们的目光。”

“我……”克拉克被布鲁斯噎的哑口无言,当然,斗起嘴来十个克拉克也顶不上多大用处。

“我是在吸引她们的目光,那是因为她们盯着你的样子太可怕了,而且这不公平……我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怎么可能注意得到她们有没有脸红,”小镇男孩有些苦恼的嘟囔,“况且我平时对你笑得比那灿烂多了,而你却从不吃这一套。”

这次说不出话来的变成布鲁斯了,贵族们的情感表达通常都是矜持的,含蓄的,点到为止的,而不会说这么直白的话语。

这让他颇不适应,而且这个小镇男孩平时动不动就变身番茄,说这种话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害羞这两个字怎么写了?!

哦,我们的克拉克以出其不意的手段扳回了一成,今天的老爷对大超的直球也毫无抵抗能力呢。





值得庆幸的是这时有人敲响了包厢的房门,克拉克上前去开了门,这让布鲁斯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考虑该给出一个怎么样的反应了。

“嗨,买零食吗?小伙子们。”

克拉克刚想拒绝,布鲁斯就率先开口,“我们全都要了。”

克拉克有些意外的望向他。布鲁斯花掉了他们最后的三个加隆和七个西可买下了这堆东西。

“到学校去你不会有机会花钱的。而且你给我惹了不少麻烦,我想你的钱包得为此负些责任。”

“好吧,”克拉克有些无奈的笑了,“我想阿尔弗雷德平时大概不会允许你吃多少零食。如果你喜欢的话偶尔这么一两次也没什么关系。”

闻言布鲁斯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大手大脚的花钱就是为了让克拉克感到心塞。

毕竟我们的韦恩少爷很久没这样失态过了。

和这个家伙一起被姑娘调侃,然后居然开始幼稚的和他斗嘴,现在居然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拿阿尔弗雷德来压他。

挥金如土应该是他的设定,这个小镇男孩难道不应该稍微肉疼一点吗?!

说起来克拉克确实有些地方很可疑。如果之前布鲁斯只觉得他是力气大些,那么他不用扫帚就能够飞得这么快就无法用魔法常理来解释了。

还有在魔杖店里的事情,换作海格对此可能不会多想,但其他人都会立刻意识到他的特殊。

哼,这个问题他之后会和这个小镇男孩聊聊的。不过现在他可不想理克拉克。布鲁斯用力的咬了一口南瓜饼,该死的堪萨斯犬。

“布鲁斯?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要和我谈谈?”

布鲁斯的回应是一只扔在他脸上的巧克力青蛙。装巧克力蛙的盒子里邓布利多的3D卡片笑着对他眨了眨眼。

克拉克终于货真价实的感到有些心塞了。






黑夜慢慢笼罩了前行的列车,克拉克手上那本《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已经被他翻到了第三遍。布鲁斯则坐在对面看着一本《亚洲抗毒大全》。

窗外,英国北部山脉的森林幽暗绵延,包厢内橘黄色的暖光暗暗的打在他们身上。布鲁斯安静的垂着眸子,纤长的睫毛随着他的眨眼微微的抖动。氛围静谧而美好。

克拉克注意到火车慢慢的减速驶向了一个站台。站台上海格正提着一盏油灯默默伫立着,看起来这就是他们这趟旅途的终点了。

他们已经换上了霍格沃兹的法师长袍,而此外布鲁斯身上还裹了一件厚黑的绒毛披风,脖子一点也不露出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高贵的王子。

不少学生都穿上了厚毛衣和斗篷。初秋的山中已经是霜寒露重。当然,这对克拉克毫无影响,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挽着袖子,法师长袍随意的系在腰上,拎着一大堆行李和两手空空的布鲁斯并排走下车时立刻遭受了不少人的目光洗礼。

当然这和两人出色的外貌不无关系。也有纯血贵族在窃窃私语的对布鲁斯指指点点,克拉克注意到莱克斯·卢瑟也在其中不还好意的看着他们。

不过最主要的是他们这一冬一夏的穿着打扮实在很有对比性。连海格都顺着众人的目光注意到了他们。




“嘿,克拉克,布鲁斯,你们来了,”这个大个子显然有些尴尬,他还对之前带克拉克在哥谭老城区所遭遇的那些事情感到耿耿于怀。

“来吧一年级的新生们。”他抬高了手中的灯,“跟我到这边来。”

他们走了很长一段山路,路的两旁都是茂盛的松树。走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金发的男孩和一个黑发的女孩,他们在争执草莓和香草两种冰淇淋中哪种才是冰淇淋的王道。

这让克拉克不由放松的笑了笑。之后的下坡路异常湿滑,男孩女孩们互相搀扶着小心向下走去。他们身后那个金发男孩在一不小心摔倒后,引来了周围人善意的笑声。

克拉克索性也将布鲁斯的手拉了过来,以布鲁斯的细致当然不会摔倒,不过克拉克注意到他的手指冻的通红,显然毛绒披风对他的作用不怎么大。

布鲁斯挣扎了几下,没能甩开也就任他拉着,同时在心里飞快的否决了克拉克具有吸血鬼血脉的可能性。当然,他决不会承认克拉克的手确实温暖的让他感到舒服的事实。

海格在前方喊到,“——下了坡就是霍格沃兹了。”这让孩子们都兴奋了起来。

一片漆黑的大湖展现在他们面前,湖对面山上伫立着一座巍峨的魔法城堡。塔尖林立,每个窗口都绽放着或温暖或明亮的灯光。

不,只是城堡还不足以形容,那就像是一个城市。

他们以四人一组坐船渡过湖面,穿过黑暗中墨绿的常青藤帐幔。或多或少的对此发出不自觉的赞叹。

布鲁斯沉默的抬头仰望着。克拉克注意到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行李被统一的摆放在城堡的仓库,会有人帮忙送到他们的房间。

他们穿过长长的寂静回廊,墙壁上的雕花让克拉克不由的想起小镇上的修道院。然后他们踏上了大理石的阶梯,四周很安静,新生们都不自觉的闭着嘴四处打量。

只有克拉克能听到远处的有门内传来无数人嘈杂的谈话声。他们正向那个方向缓缓走去。而在大理石阶梯的尽头,有人在那等着他们。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穿着翠绿色长袍,带着尖帽的高个子黑发夫人。她的神色庄严而肃穆。

“在参与你们的欢迎晚宴之前,你们将进行极为重要的分院仪式。现在整理好你们的仪容。希望你们的学院不会因为你们的加入而感到蒙羞……”她在喋喋不休的介绍了一大段话,诸如扣分规则和学院积分之后。她顿了顿。目光扫过眼前每个年轻而期待而又忐忑的面庞。

“现在,新生们,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兹。”





TBC.

┄┄┄┄┄┄┄┄┄┄·┄┄┄┄┄┄┄┄┄┄┄┄┄┄┄┄┄┄┄┄┄┄┄┄┄┄┄┄┄┄

下章分院仪式。啊啊我觉得我遇到瓶颈了,写不出有趣的东西来。让猫女还有湄拉她们出来打了个酱油,然而我就是驾驭不了群像,怎么写怎么苍白……好想死……_(:з」∠)_









评论(21)

热度(127)

  1. 最近修仙中不實 转载了此文字